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945
  • 开博时间:2006-01-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湘西俗话

  湘西有句俗话:卵都没有一筒。听上去极其可怕,当然是针对男人而言。小时候喜欢胡言乱语,老娘就扯着四川腔调吼:再乱言,嘴巴给你撕到后颈窝。过了几年,上生物课的时候,晓得后颈窝在脑袋后面,一来诧异于老娘知识面的宽广,二来就觉得她的残暴。好在只是吼吼而已,嘴巴还是长在前面,吃饭,说话,接吻,几年下来,一点都没有耽误。
  湘西这句话实际上意义很宽广,比如,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房子,没有本事等等,总之,是否定句式,贬义的。这样形容男人本来就够落魄了,又加上少了要命的玩意儿,落魄反而轻描淡写了。
  男人到底要有什么。大抵是男人到了不行的时候才会思考的问题。于是回想自己,少年做梦,青年冲动,中年发呆。老年呢?似乎还要几步才到,就没有去想。曾经说过活不起的话,是朋友在一起闲聊半真半假说的。活不起其实不是因为生活的艰难,而是生活的无趣。设想过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家伙流着哈拉子望着身边走过的红男绿女发呆,就想这日子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想要过的。
  懵懂过,美好过,像空山新雨,像少妇浴后的肌肤。在生命还不到20岁的时候,追赶着一个红衣女孩,像追赶着自己的未来。喊她的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里鳖

  长沙人把人分为两等:城里鳖与乡里鳖.尽管我从所谓的中等城市来,但还是被归为了乡里鳖。乡里就乡里吧,至少空气尚好。我经常这样安慰自己。安慰的结果是我习惯了朋友这样叫我,而这在乡下无论如何也是不可以的。因为了这个口头禅,偶尔这么叫人,回答我的大都是怒目圆睁。想这是犯了大忌,别人是纯正的乡里人,我这样称呼,不被打上一顿,已经是烧了高香了。
  算算四十多年了,我从乌鲁木齐、郑州、北京这样一路拼杀过来,末了与城市还是无缘。想城市真的要有市呢,市场和市井。市场之别不用多说,单说市井,真的差了去了。比如长沙,你是不是会说一口纯真的长沙话,你是不是会泡吧,你是不是会在唱歌的时候请上两个小姐侍候,这都是不成为但却极有等级的标准。更何况了,你在长沙最起码的,是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片瓦。
  而今,当我拿出了全部的积蓄,包括银行透支的几十万元,终于能够拥有自己的片瓦的时候,又突然发现,瓦有了,但人生却没有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宜昌需要什么样的理由

  薛伟打来电话,约我去宜昌。
  二十一年前,我只身去了宜昌,不为考察,不为旅游,而是为了那场轰轰烈烈的失恋。我住在电大同学黄艺的家里,她那时还没有恋爱,一个人住在闹市区的一间屋子里。屋里有不少的书,她说,你先在这里住吧,多久都行,有磁带,贝多芬的,还有书,它们可以陪你,我也尽量陪你。我的确需要陪了,我的心被抽空了,觉得身体周遭都是开着的门,血四处流淌,甚至无法聚集气息。
  事实上我没有让她多陪我,她在一家电子管厂上班,现在看来她的下岗似乎早已经注定了,只是那时这样的厂子在宜昌这样的小城来讲已是相当的荣耀了。陪我多的,是葛洲坝以下的江水。我坐在江边,脱下底子将要磨穿的平地布鞋,把脚放进江水里,感觉潮水涌来又退去。我想,终有一个时候,潮水就会没顶,将我完全的吞噬,那样的话,一切都会有个结果啦。
  宜昌那个夏天的燠热封锁了我诸多好或不好的想像,江边每天都会聚集无数的人群,让我的决定开始迟疑,到了最后,甚至连决定的心情都难得寻觅。应该说更多的时候是迷茫。于是我想,痛苦极至的时候,实际上心如止水。稍后几年,当我一个人在北戴河夜晚的海边静坐的时候,我才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在山庄等刘恪

  我与开诚相互称对方为乡里鳖。其实乡里鳖的是我。八月末,我取道长沙去郑州,我先到了长沙,住在乡里鳖的家里,他说,你不是春节才回去嘛,怎么又去?我答,春节是带女儿去的,这次是全家,我打前站,她们随后。再说,我也想吃北方的酱牛肉了。乡里鳖最晓得我了,晓得我每次住在他那里都要偷跑到学校门口的兰州拉面馆吃上一大盘炒拉条子。乡里鳖后来说,你去河南看看刘恪吧,我想那老鳖了。
刘恪先我到了郑州,我的火车晚点。到了矩明服务的地矿局,他们已经在办公室里等我了。寒暄了几句,就上饭店,然后喝酒。然后大醉。
我晓得跟刘恪住在河南饭店,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原因是下下午醉了,人事不醒。晚上竟又约了人去喝了,还打了麻将,竟然还赢了钱。
早上被刘恪叫醒,他絮絮叨叨,说我也老了,以前喝了酒不会是这样,然后不断催促我去洗个澡。出来的时候,看我一身的水,就去卫生间拿了浴巾,站在我身后擦拭,我不敢回头,怕他看见我眼里已汪了委屈的泪。
我们约好了在我返郑州的时候一起去湖南,当然先到岳阳,陪他回家看看。也帮他喝喝朋友的酒。只是我回来的时候赶上学生返校,到哪里的票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迟到的大师

  关注新闻,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秘鲁文学大师略萨。
1984年的我一定是个懵懂的孩子,尽管那时我已经20岁了。这一年,我的懵懂表现为可以每天从邻居图书馆阿姨那里抱来一大摞子书而供应我日益增大的饭量。这些图书中,就包括了赫勒的《第二十二条军规》、略萨的《绿房子》。之所以记忆如此准确,来自于这两本书对我的颠覆性。我在所受到的传统语文教育中,凡故事必须具备有六要素,那才叫圆满与客观。而这两本书告诉我的,小说其实可以不象生活一样,实际上是可以更幻象一些的。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我生活的结构能力极差,又最不喜欢过一成不变的日子,因此,即便是别人给了我一些故事,我再次复述它的时候,都会被我搞得七零八落。我毫不怀疑是受了这两本书的影响,几年后,我试着写我的中篇处女作《空间格式》时,轻松地象一个顽童。后来有人说这篇小说模仿了赛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我颇不以为然。好像我借过的书中有过这样一本,不过对那时每年都要参加麦收的我来说,想起麦芒的涩刺,也早就把这本书撂在一边了。
1994年,当我在北京的五四书店里闲逛时,看到所谓的文学精英们放肆且急迫地翻爬着书架,寻找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卿如何变成了堂客?

  我喜欢的董卿是她刚出道的时候,中央十二套有个栏目就叫魅力十二,好像是关于少数民族音乐的,原生态的音乐,加上她原生态的演绎,那节目便十分地让我期待了.我喜欢她还又另外一个原因,她与我当时老板的秘书极象,而老板的秘书,则是我们的铁姐们.
喜欢一个人,更多的时候就只能暗恋.这是出生于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的基本标志.何况我已成家,有了自己的爱卿。但既然喜欢过,还是要有些姿态的,就十分地关注起她来。从魅力十二,到春晚,到心连心的主持,又到各式各样的晚会、活动主持。春晚是艺人的摇篮,这毋庸置疑,但于主持来说,则是滑铁卢。十多亿人的耳目,你可以跑调,但不可以说请马季的儿子马季上台的口误。不过,漂亮的脸蛋总是要人生出额外的同情的,于董卿而言,十多年前,她漂亮的是态,而现在,眼目下,她漂亮的,只剩下脸蛋了。可见时光于女人的无限苛刻。
即便是到了大妈,总还是要有些态的。偏偏董卿不顾年龄地学会了矫情。或许她效仿的是周涛,周涛的摸样与声调大致是腻人,别人都不稀说了,卿本纯情,却硬要这么来一下,无疑东施效颦了。
再好的妹子一夜之后也会变成堂客。这是客观的。不过爱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什么在此地一呆三年?

  2008年是个不平凡的年份.这种说法众所周知.于我的不同是在那年的7月有太多不好的预感,这其中包括了即将开始的奥运会中国将要获得的金牌总数.有天于朋友在牌桌上聊天,朋友说,去趟永兴吧.看看.实话说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永兴,在哪个地区更是一头雾水.后来朋友告诉我在郴州,离资兴很近.我曾与东江湖的老板约过几次,要到那里去玩下的.这下也好,顺便了.当然,我不知道这种顺便竟然决定了我三年的生活.
八月的便江的小船上闷热难当,而且那种旅游的行程安排得想要人死.好在考察的时间很短,好像只有两天.我们在一个叫马田的大镇子上喝了一次考察酒后,我就去了资兴.对我来说,东江湖的项目应该更吸引我.
后来就到了十月.与我同去的老苗约我在长沙的街边喝酒,他说他又要去永兴,他看好那个项目,要我去参与项目的谈判.他那时刚从凤凰出来不久,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最受不了的是他的那句话:我年龄大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就是他的这句话,让我再次成行.
项目谈妥后,我的资兴项目却走到了尽头.郴州说不上是伤心之地,总也是不那么妥帖.于是我就想还是在长沙混吧,至少机会总有那么多.我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到一种东西不容易

  八月回故乡.见到了老友炬明,照例是喝酒的,高了.他说,以前还能见到你的博客,现在好了,影子都没有了.事实是我也很多年见不到自己的博客了.不是不想写,而是一夜之间被我弄丢了.而且,丢失的不是文字,而是那么长一段生活.喝酒的时候,感叹时间的流逝,醒来后,又觉生活的虚空.这应该是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了.丢了的博客能找到,矫情地问一句:生活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漏着,生活消失着

过年哪都没有去,仿佛成了宅族.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回到家里就把问反锁上,翻翻书,看看电视,或者只在沙发上干坐着.偶尔到阳台上光顾一下,看一下视野之下的市井,仿佛与我无关,仿佛我也与世界无关.
有关的是我长沙租住地卫生间里的龙头,一个看似平淡的年过去,一场看似如期而至的风雪天的到来,水表爆裂,所有的龙头开始语言一样宣泄.电视也永远只有一个台(好在是奥运频道)……我开始愤怒这样的环境了,找了房东,房东正热衷于他的那些狗屁油画,我说水管漏了,他说,他要去北京参加画展。我无语,只给了欠了他三个月的房租。彼此都像拿一了个极烫的山芋,急与脱手。两个多月过去了,水依旧漏着,每次蹲在哗哗的水声上面,我都仿佛看见了硬币在往下水道里倾注。一下子就让我失去了对生活多半的意义。
至今,水漏着,生活像它一样消失着……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的辛苦

回忆的辛苦
1998年,我自觉得还是初到南方的北方懵懂汉子.我第一个朋友便是唐老鸭.那天单位搬家,我也是第一天上班,去帮他整理书籍.他办公室的书架上有一个像陶罐一样的奖杯,上面满是尘土,看上去好久没有动过了.我没有告诉他其实就是这一细节打动了我.象我一样,当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回来的奖杯在一个月夜变成了我的夜壶.我就这么突然地在异乡找到了知己.而且一知己便是十多年.应当还记得同样是一个月亮即将爬上来的夜晚,我们摸索在从袁家界下金鞭溪的石阶上.我们很认真地讨论着艺术,认真得让我觉得那天晚上的月光其实已经照到了我们心里.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几乎什么都没有变,改变的,或许只是我们现在的流浪.当我们一再被职业所拒绝的时候,上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为我们打开另一扇能够看见天堂的窗户.不过,这又有什么呢.谁又能预料黑夜的目的不是为了给白天制造光明呢?
这些影像与画品中,纪录着我们曾经消失和正在消失的时光,我曾伤感地感叹过时光若水的流速.好在我们是奔向了大海,没有重新返回河流.这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还想说一句: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