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水的博客

那马诗人和四水,男,白族支系那马人,云南省兰坪县人,《兰坪》杂志主编,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文联五届委员,中国文联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出版诗集、散文集多部。邮箱:lphssh@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655
  • 开博时间:2010-07-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爱的底座(组诗)

   爱的底座(组诗)
   和四水
  
   爱的灯塔,不知有多高
   十年,不过是个底座
   谁也不会预料,有一天
   墙上精美的婚照,也许
   被风刮倒落地。那么就
   扫去破碎的玻璃
   重拾含笑相依的照片
   只要完整无损
   无须装饰
   哪怕尘染灰黄
  
  
  写给月季
  和四水
  
  当我俯身亲近的瞬间
  你含着我的甘露,在笑
  向着我,向着其他的花儿
  我知道你月月深情的用意
  铁树也与我约定
  一千年以后,才敬献她的礼物
  这样的昂贵
  我消受不起,就让她自己
  天荒地老
  
  日 子
   和四水
  
  你把你自己
  装进信封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紧跟美女十分钟

  紧跟美女十分钟
和四水(那马人)

从百亿电器商场和凤翔超市
飘出的音乐弥漫着这个街道的人流
我前面走着健美而风韵的女人
像是那首音乐中的一段歌词
让我的脚步缓慢了下来
我开始在脑海里用百度谷歌搜索
这个熟悉背影的有关记忆

我差点喊出了一声大姐,哦
不是。这不是家乡的林荫小道
这里没有松涛澎湃,田间山歌
我大姐穿的是那马人蓝布长衫
飘逸的长发,精致的皮革挎包
有点像我的孩子她妈,哦
也不是。孩子她妈还在家吃药
这几年,她已被病魔折磨得皮包骨

与我最相关的两个女人都不是了
我想超越,想看看她浸满幸福的笑脸
不能,我慢慢地跟着这个美丽的身影
我害怕看到她秋水的眼眸,会打破
我宁静的心湖。我点燃了一支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 人(外一首)

  

从歌厅出来已是半夜
搭个出租车回家
车子在十字路口戛然而止
我说闯一次红灯怕什么
现在没有人
司机没有看我一眼
没有说也没有开


距 离
和四水(那马人)

手机响了,又是相约打麻将
还有几个人是有事无事喝酒吹牛
这伙人我熟悉他们的身影
知道他们的海量和赌技
但从来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着什么
他们走后,我想到了博友
这是一伙新朋友
我惊叹他们的好诗好文
知道他们想说什么
但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

2010.8.11于朝阳楼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哭舟曲

  哭舟曲
和四水

要是有一叶舟
能载回生命
要是有一首曲
能唤回笑容
我宁愿以自己的
血肉之躯,当成舟
再撞一次泥石流
我宁愿以自己的
低泣之声,当成曲
再求一次石太阳

然而,我不能
我必须,每一秒
像岷山一样挺住
像白龙江一样寻找
在这个藏乡江南
来不及挥挥手
就不见踪影的亲人
悲伤已塞满了堰塞湖
多少爱
能炸开一个个缺口
让不幸流走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夜,我守护在母亲的病床前

   那夜,我守护在母亲的病床前
 和四水(那马人)

 当母亲躺在手术推车上,被几个护士从手术室里缓缓地推出时,早已等候在手术室门外的人们蜂拥而上,争着去看母亲。母亲很清醒,微笑着深情地先看了父亲一眼,然后轻轻地对我们几个兄妹说:“我很好。”小妹忍不住喊了一声:“妈妈!”医生严肃地说:“今晚,你们只能留一人陪护病人。”几个兄妹经过反复争夺,最后决定由我陪护。父亲还是放心不下,也要求留下了。
 那夜,我守护在母亲的病床前。
 母亲患的是胆结石,几年来母亲不知吃力多少药均无效。母亲一天天消瘦下去,有时剧烈的疼痛让母亲痛苦不已。母亲不能再受折磨了,我们几个兄妹决定送母亲到昆明动手术。母亲晚年幸福,是我们子女最大的心愿啊!这次送母亲来昆明医治,几个兄妹是凑着钱去的。我虽然参加工作十余年,可囊中羞涩,没给半分钱。母亲理解我,同情我,在家时她就轻轻地拉着我的手说:“这几年,你够苦的了,你刚刚从昆明进修回来,孩子也小,儿媳又病了多年,还欠债哩。没钱就算了,只要有孝心!”母亲说这话时,我的心像有钉子在钻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唱歌的那马人

   爱 唱 歌 的 那 马 人
 和四水(那马人)

 当父亲写完最后一个字,合上厚厚的书稿时,说:“给我倒一杯酒来。”
父亲已七十有四的高龄,且患有高血压,平时只在早晚餐时喝点小酒,很有节制。今天,正当晚霞满天,一轮夕阳喷发出最有魅力的七彩之光时,他一笔一字写就的民歌集《山花烂漫》完成了。虽不到晚餐时间,但我还是腾地起来,毕恭毕敬地用双手给他敬上一杯酒,以示祝贺!
 父亲写书,我是意想不到的。一段时间以来,父亲常常问我这字那字的,而且借用民歌之类的书籍。在那伙他们经常一起玩条牌的老人中也不见父亲的身影,让我好纳闷。有一天,我终于问父亲:“爹,这几天您在悄悄地玩着什么呢?”父亲脸上现出一丝腼腆的微笑,然后低声说:“写书。”写书?!让我大吃一惊,古稀之人还写书!父亲说,人虽至古稀之年,但铭刻在心底的歌,是无法抹去的,他要把它写出来。
 父亲写的歌,是曾经响亮在家乡长涧山头的山歌;父亲写的歌,是曾经荡漾在家乡长涧河畔的情歌;父亲写的歌,是曾经萦绕在家乡长涧田野的民歌。当我抚摸着那一叠厚重的书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过护林员的父亲

   当过护林员的父亲
 和四水

 父亲在放牧,与其他放牧人不同的是
 在大山里奔走的是他,而不是牲畜

他个子不高,莽莽大山
 那些细的、宽的,薄的、厚的
 叶子,却在他的眼皮底下
 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

 山上,还有父亲一样的男人
 他们在烧炭、伐木
父亲经常夜宿在他们工棚里
 嘻嘻哈哈地喝酒,吹牛,与山相伴
 但更多的时候
 跟钯松毛、拾香菌的女人一样
 背一篓夕阳回家

 有时候,父亲真的回不来了
 不在工棚里,也不在回家的路上
 他在垭口,在小道,从黑夜到黎明
 像猎狗,专为那些丢失良心的人
 捡回良心

 从父亲当护林员那时起
 我拿着父亲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 不 相 信

  我 不 相 信
和四水(那马人)

江南美色
真的让这场雨醉了
醉了,忘了上善厚德的伪装
现形狰狞与贪婪
它恩赐的生灵在遭受肆虐
雨,从我的指间坠落
从我的心脏滚至脚底
咆哮轰鸣

我的跪拜和虔诚已至极限
膝盖流出了血,我必须站起来
我愤然起身,仰天控诉
寰宇最大谎言
苍天有眼

我不相信,顶天立地的人
就像这场雨
东倒西歪

2010.7.26于朝阳楼

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军 人

  军 人
  和四水(那马人)
  
  十八岁,穿上绿军装,胸带大红花
  把多年的梦想与追求,深深融进
  绿色之中。军车在锣鼓声中
  载你远去。朝夕相伴的小黑狗
  跃过木栅栏,纵向村口
  见你远去,狺狺不停
  
  在峰壑争秀的山村
  在茅檐泥壁的农舍
  你像山野中的小白杨,在风中拔高
  你的骨骼。巍巍大山,崎岖山路
  和一条小黑狗,练就了
  你的野性和雄健
  
  你,山沟里的石头
  成为长城中的一块砖头,铁骨铮铮
  你以你的血肉之躯,赤胆忠心
  真诚地捍卫着,那神圣的字眼
  祖国。你在生命与生命的对换中
  播种爱的种子,收获绿的希望
  
  去年,你在地震救灾中
  收到母亲来信说,小黑狗死了
  今年,你在抗洪抢险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怒江儿女,同是龙的传人

怒江儿女,同是龙的传人

和四水(那马人)


在祖国西南边陲
有一条大江,名字叫怒江
有一方家园,名字叫怒江
我是怒江的一名文艺战士
我能够做到的
我痴痴追求的
我赞美,我书写
我可爱的怒江,以及
与贫穷和苦难
世世抗衡的父老乡亲

我为怒江有这样的亲人
毫无愧色
独龙江畔的纹面部落
与怒江苦苦相守的傈僳同胞
解放后才发现的基都鲁人民
我笑着流泪啊,我的亲人
像是一场梦,怎么
从原始的古国,一步跨越
就到了社会主义的天堂

我为怒江有这样的家园
自豪无比
人神共居丙中洛
举世奇观石月亮
绿野仙踪大羊场
还有,见证沧桑而
白了头的高黎贡山,碧罗雪山
不甘落伍而
冲刺奔腾的怒江,澜沧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