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水的博客

那马诗人和四水,男,白族支系那马人,云南省兰坪县人,《兰坪》杂志主编,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文联五届委员,中国文联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出版诗集、散文集多部。邮箱:lphssh@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637
  • 开博时间:2010-07-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和四水诗歌集中展示之九:《国之颂》

  

和四水诗歌集中展示之九:《国之颂》

 

《我向毛主席敬献花篮》

 

在韶山,毛泽东广场

我向毛主席敬献花篮

以云南怒江那马人的一员

深情鞠躬

 

在我抬头的瞬间

我看见毛主席在笑

我知道

您老人家在为新中国而开心

您关心的人和事,谁都清楚

 

您始终目视东方

东方,是我的祖国啊

现在的中国,您看明白了

您满意地笑了

 

三鞠躬的时间,不说更多的话

就说说我家

我的爷爷,您的同年人

背井离乡、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过如此而已(组诗)

不过如此而已(组诗

 

必须走的路

 

上班的路线是

家  菜市场  公厕  广场  办公楼

下班的路线是

办公楼  广场  公厕  菜市场  家

这条路很简单

但我和很多人在这条路上

艰难地奔波不止

 

小镇的一天

 

一支出殡队从小镇缓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骨头(两首)

骨 头(两首,是不是散文诗?) 

 

 

 

1983年,我和汉城第一次吃芒果,是在六库

 

六库太热,街道两边摆满了黄橙橙的芒果

 

那清香的味儿,像是小手在招乎

 

让我们不得不走到她的面前

 

恰好,有个刚认识的朋友买了一袋

 

给了我俩一颗。两人,一颗

 

我俩一人捏住一头,然后用小刀,像切苹果

 

在中间切下。然而

 

芒果的肉身,被我俩捏成了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的

打的

 

下大雨,打的回家

娟焦急地打来电话,我说有伞

的士来了,恰好一辆三菱超车

空的士看不见我的招手,走了

 

雨好大,娟电话打得很急

又一辆停了下来

前面的一个女人坐了进去

一辆又一辆被人抢了先

 

我和许多人只好冒雨前行

此刻,雨中的行人多么

向往温暖。 温馨的家在不远处

可还要过几道红灯,一段雨路

 

终于,一辆放慢了速度来到身边

空车两字,在雨中红得诱人

我轻轻地扬了扬手

因为我已经到家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是太过敏的时代(外二首)

这是太过敏的时代(外二首)

 

近期,我得了皮肤病

点点的、斑斑的,举着红色的旗

游击于我的皮肤

让我坐立不安

 

过敏源从接触、吸入、食入的渠道

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

像贼占领你的地盘

骚扰你的安宁

 

我的武器是盐酸赛庚啶

与它们周旋

过敏源有数百种之多

追捕实属不易

 

这是太过敏的时代

哪怕一句话一不小心

也像过敏源渗入体内

成为毒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余,一路走好(组诗)

老余,一路走好(组诗)

     和四水

 

一、七月七日

您家的这个楼梯

您不知已走了几回

这天

您从楼梯的上头滚到下头

以最快的速度

把您余生的时光

一次走完

当我赶到医院时

您还静静地躺在床上

一张白纸

让您我

从此阴阳两隔

 

二、碑文

由我来写您的碑文

在我脑海里跳跃的文字

是您脸上难洗的几滴血

和我眼里涌出的几滴泪

只用50x70厘米的大理石碑

就容纳了您五十有四的一生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棒记忆,凉里透甜的日子

                             冰棒记忆,凉里透甜的日子

 

    吮吸一口,凉凉的,凉到心骨!吮吸一口,甜甜的,沁人心脾!凉里透甜的记忆,在脑海里,不变色,不变味,原汁原味地保持到了现在!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我第一次跟父亲去赶街。街上的所见所闻,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这个小城与深山里的那个村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爪菜,让人心疼的形容词

  

                                 龙爪菜,让人心疼的形容词

 

    今天,是街子天。娟从街上买来一大袋龙爪菜,在精细地加工,想做成干菜吃,也给在外地工作的兄弟姐妹准备一点家乡土特产。我抚摸着这嫩嫩的棕色茎儿,翻着像爪子般的嫩芽,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愫。龙爪菜,多好听的名字,一个让人心疼的形容词!

    龙爪菜,家乡人喊它蕨菜。龙爪菜,是后来外出参加工作的人多了,才知道外地人喊它龙爪菜。

    包产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鸟飞过

一只鸟飞过

 

女儿和淼去州里读高中之前

种了一盆牡丹

我每天为它浇水除草

三年来,牡丹花开得好艳

 

一天,一只鸟嘻戏在牡丹花旁

在我轻吟的歌声中飞走

我目送一只鸟

翱翔于蓝天

 

那天,有毛毛春雨

薄云中也喷出一注阳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院子

 

 

夏日的玫瑰花、牡丹花

红了院子。那个红韵

比春天的杏花、桃花多了几分成熟

今天的阳光真好

垫单、被褥、衣物都来到了它们旁边散心

我的一套西服却站在一角

她在跟它训话,一面嘟哝着

一面细心地平整着衣领、衣袖。她看到

裤膝上有皱褶,还使劲地拍了一巴掌

院子很静,只有她的声音

调皮的太阳把我的影子撵到了她的面前

亲了亲她的脸。她这才发现

我和所有的静物都静悄悄地听着、看着

她一慌乱,踩翻了晒在地上的

一簸箕竹叶菜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枝藤蔓爬上了我的窗

  一枝藤蔓爬上了我的窗
  
  
  
  我的窗子,年年在看着别人的
  
  一块田。看着
  
  那些包谷、洋芋和南瓜
  
  怎么开花
  
  怎么结果
  
  这些朋友对我窗子里的一切
  
  很好奇。就派了一枝藤蔓
  
  偷看。原来窗子里的是个
  
  临窗敲键盘的人,刁着烟,正在写着
  
  它们喜怒哀乐的故事
  
  于是,藤蔓捧出小喇叭
  
  得意地扭着腰肢,广播
  
  它采写的新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路上(组诗)

  

路上(组诗)
  
  
  
  报刊亭
  
  
  
  报刊亭里摆满了
  
  百货和副食。我买了打火机
  
  点燃。看不见
  
  一本书,却照亮了
  
  物欲横流
  
  
  
  卖鸡蛋的小女孩
  
  
  
  一块五一个
  
  在客运站门口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魂

  我不想在黄昏以后写诗
  
  黄昏以后,黑暗太多
  
  我的灵感是在旭日东升之后
  
  我要看着太阳怎么升起
  
  经过怎样的弧线,从西山落下
  
  
  
  
  
  我向往月光的清辉与宁静
  
  那毕竟太虚无,我吟唱的是
  
  日益堆积的悲欢与离合
  
  我喜欢石榴和核桃内核的晶莹和酥香
  
  那毕竟是植物,我抒发的是
  
  咀嚼之时的开怀或惆怅
  
  
  
  
  
  我欣赏远山的彩云和霞光,可离我太远
  
  我的彩笔,只会描绘屋上的袅袅炊烟
  
  我想象对面窗户里的灯光,那只是好奇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诗两首

  短诗两首
   和四水
  
  一、门上,有一个小通孔
  
  家里换了新门
  我发现
  门上有一个小通孔
  
  安装师傅说
  有人按铃
  先看什么人
  再开门
  
  
  二、那只看门狗
  
  有人进去
  它纵着 咬着
  有狗进去
  它摇着 舔着
  
  但你去得多了
  学会了狗叫
  成了它的朋友
  它就高兴地晃着头
  像是作揖
  -------请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色十月

  红色十月
  ■和四水
  
  中国的十月生来就是红色
  可今年的十月不一般
  满天满地
  别样红
  
  母亲从地里
  背来一篓篓红色
  红辣椒 红萝卜
  灿然的笑颜
  满屋映红
  
  父亲从山间
  背来一篓篓红色
  五味红 红樱桃
  晶莹的汗水
  光亮闪红
  
  表妹从河边
  背来一篓篓红色
  红裙子 红枫叶
  青春的花蕾
  鲜艳泛红
  
  而我
  从玉树、舟曲走来
  从大江南北
  龟裂的地缝和洪水的爪牙中走来
  我感受到
  红色的歌和红色的旗在震颤
  我红色的心因此而没有停止跳动
  我沐浴着红色的阳光
  我成了一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