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144027
  • 开博时间:2006-01-06
  • 博客排名:第1320位
最近访客

画蛇者说

2017-06-25

忘年恋曲

2017-06-17

康定微生活

2017-06-03

归冢

2017-06-02

heise13

2017-05-31

sunxy6504

2017-05-27

淚滴嘎嘎

2017-05-15

老潮河水

2017-05-15

TIANBL

2017-05-15

金博智慧

2017-05-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林奕含自缢:谈论作家之死时该谈些什么

 

 林奕含自缢:谈论作家之死时该谈些什么

 

我必须写下来,墨水会稀释我的感觉,否则我会发疯的。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

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

我说了五个字:“ 不行,

分类:徒具人形 | 评论:2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淡泊之水

淡泊之水

 

1.东方树叶

 

蒙山茶兴盛于中晚唐,杨晔《膳夫经手录》记载:“始,蜀茶得名蒙顶也。元和以前,束帛不能易一斤先春蒙顶。是以蒙顶先后之人,竟栽茶以规厚利。不数十年间,遂斯安草市,岁出千万斤。”

分类:长河饮马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雅安

雅安

 

即将永别告别雅安的那个夜晚,发生了全城停电。停电是现代文明里少有的遭遇,我站在三十楼的阳台,周围什么都不再看见,感觉自己如果躲在空中的一片羽毛,内心获得了片刻解脱,随即吐出一口长气。

之后,我顺着三十层楼道盘旋下到地面,感觉身后的高楼,已是一片深山老林。我顺着青衣江往上游走,想一直走到老城区去。我的心里,响起了平羌苍凉而又醉人的古歌,山月如眉,我的手脚在冰凉的空气里划动,这样的一个夜,竟然有了一些古远的意味。

夜空里并没有落下雨滴,但走了一

分类:长河饮马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个雄县的男人追过我!”

“有个雄县的男人追过我!”

 

 

救援车吱哇乱叫地冲过石桥镇所有的十字路口,到达综合市场的时候,也没不到五分钟,这使得我没有错过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这是一台闲得生锈了的救援车,心急火燎驶出车库时,刮掉了车库门。新剪了寸头的年轻司机,胳膊一僵,双手像触电一样支撑在了方向盘上。看门的老头一屈身,做出了那个著名的起飞动作,年轻司机才缓过劲来,杵在方向盘上胳膊重新有了动作。

分类:徒具人形 | 评论:0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带刀经过,他们就会变得温文尔雅

你带刀经过,他们就会变得温文尔雅

 

时光倒流,我看见自己瘦如麻杆,细碎的步子,行走在茶镇中学空旷的操场上。

风扬起了枯烂的草节,打在我的脸上,迷了眼睛。我半眯着眼,用手护住了碗。碗里有小半碗米,这是这一周唯有的口粮。我饿了几天,今天才周三,实在无法打熬,准备把它拿去食堂里蒸了。但还不知道剩下的几天,如何度过。

分类:徒具人形 | 评论:1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成都

成都,成都

 

几年前,有朋友招呼我说,来吧来吧,快来成都,在这里,连一条板凳都会发情。

我怎么会没有去过成都呢?当兵大理的时候,火车从老家过来,哐哐且且在山腹地里行走十几个钟头,到了成都,恰是漫漫长途的一半。傍晚时分的白雾笼罩着碧绿的平原,白鹭飞过暮色中的江面,江中的舟楫在悠悠地往回划,绕城高速公路的汽车也都举着一束束灯光回家。遥想城中的灯笼已经点亮,火红的辣椒正在金黄的铜鼎里烈火

分类:长河饮马 | 评论:2 | 浏览:1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除了老虎

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除了老虎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曼德拉

 

分类:徒具人形 | 评论:2 | 浏览:1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佛静山看贡嘎山

从佛静山看贡嘎山

 

 

站在这陌生的寺院,似乎已经很久,并未听到期待中的钟磬之声,只有云朵一样的古树上滴落的鸟鸣,雨滴一样湿了我的全身。许久之后,高处的佛殿里,金钟兀自敲响了一声。悠远的钟声在凉薄如雾的阳光里,有如一页一页的瓦片,跌落到了黑黑的崖头之下。崖头之下却是一片白雾,天地全然无法看见。

 

这是我从未到达过的远处,这是全世界的尽头。我站在这里已经多时,却又感觉我的脚步似乎并未将我带来,我在不在此处,我还在遥远的地方勾留。

 

回望我

分类:长河饮马 | 评论:6 | 浏览:20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镇镇

茶镇镇

 

集市上卖竹器的老人,盘坐在他自己的脚上。他上上下下看了几遍我,说,我认识你的父亲,也认识你的爷爷,以及你母亲那边所有的族人。他们不知道从哪里过来,冒着战火从遥远的马家湾往山里走,逶迤的队伍里时常听到老人的叹息,和孩子们的哭。队伍经过了十字路和明月关,到了圆宝梁,最终住进大梁上的开元寺。煌然的钟声在响,细碎的风铃也在响,大河在远处像推磨一样传来你不能听见的声音。那里几百年的木楼还在,银杏古木却不得已地自己老去,深阔的庭院里扫在一起的落叶年年堆粪。我出生在那座寺庙里的一间西厢房里。我记得自己出生的时候,蓝色的香烟如水一般漫满半院,青石铺地的院子里趴着一

分类:长河饮马 | 评论:3 | 浏览: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318怪故事:顺便

318怪故事:顺便

 

白马第一次驾驶长途卡车,经过这处山间谷地时的情形,三十多年后依然清晰记得。后来他每经过这里一次,这个记忆就又加深一次,让他永生难忘。

那是秋天,天地安静,下午的阳光对焦清晰,如同纯净的啤酒。他新买了大车,一个人拉了粮油从成都往回走。一路车多人多,让他这个新手很是紧张。直到出了一派碧绿的平原,开始上山,路边出现了牦牛和马和树,山岭上生出白云,他才放松下来。

白马记得,他是将威风凛凛的大车停在路边,到贩卖汽车音乐的小奥托那里去买过一张黑胶CD。贩卖CD的小个子穿着油渍麻花的藏袍,但白马只看了一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2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