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姜在忘天涯名博

雨笠烟蓑归去也,从此东篱不种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8
  • 总访问量:1729270
  • 开博时间:2004-04-05
  • 博客排名:第758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别人之城

我在别人的城市里。
冬天渐渐地来了,我走在寒冷的回家的路上,熟悉的街道不熟悉的面孔,今天是昨天的拷贝,明天是今天的镜像,生活不过是一段一段的例行公事,寒风唯一的用处,是提醒我——你还活着。
街上的人们会看到我在笑,我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在街上穿行,我管不了脸上的笑容。可笑的事多啊,人们排着长长的队等着买肉铺里的熟食,这不可笑吗?公共汽车在我赶到之前就起动了,这不可笑吗?环卫工人刚扫过的地上又被人扔了垃圾,这不可笑吗?我没有伞,可雨却下个不停,这不可笑吗?
华灯初上,一片繁华中突然觉得这座城市好大,而我不过是空中飘浮的一粒微尘,缓缓地坠落,不知何时落地。
我在别人的城市里做什么呢?在这里没有一片土地属于我,没有一条街道留着我的记忆,没有一个人归我管,没有一个地方期待我的拜访,没有一个电话可以打,真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呀,呵呵。
这里的冬天又好漫长,寒冷的、无望的、黑暗的,单是想一想,也足以让人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更何况,在寒冷后面,还有孤独如影随形。
早知道是无路可逃的,只是烟花未尽,人不肯散罢了。
曹操说,譬若朝露,去日苦多;
哈姆莱特,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安迪·杜弗伦说,不是忙着生,就是忙着死;
诗经里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苏曼殊说,纵有欢肠已似冰;
纵有欢肠已似冰啊!
等的车不肯来,我一个人站在车牌下发抖,止也止不住。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光洒肩头,仿佛自由人

一杯滚烫的茶在桌上放好,把碟片放进机器里,我按下遥控器,我准备好了再一次从黑暗到光明的艰难穿行。
从《刺激一九九五》到《月黑风高》再到《肖申克的救赎》,这个正规译名的回归也正好反应了这部电影在人们心目中地位的提升,不过十年时间,它已经成就了一段传奇。
我跟着安迪·杜弗伦来到四十年代的肖申克监狱,开始一段长达十九年的沉重浮生。
安迪的生活在一夜之间彻底改变,先是妻子的背叛,然后是因为杀妻罪名锒铛入狱,从青年才俊的银行家到尊严尽失的囚徒的角色转换,在人生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坠落啊?
肖申克监狱在灰蓝的光影中渐渐浮现,除了冰冷的高墙,和黑色制服包裹下的狱警,什么也没有。安迪的狱友瑞德说,肖申克会让人体制化,所谓体制化就是——一开始,你恨这里,然后你不得不适应这里,最后,你离不开这里……
而安迪说,世上有些东西,是石墙关不住的,在人的内心,有个地方,是他们管不到的,完全属于你,因为有希望,希望是人类美好的东西,只要自己不放弃,希望就会永远相随。
安迪从未选择放弃,即使是在那样令人绝望的地方。人性之光不仅仅照亮了他的内心,同样也给同监的失意囚犯们带来光明,在施工间隙,狱友们坐在屋顶上,喝着安迪用知识向狱监换来的冰镇啤酒,那一刻,他们也同样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尊严、自由、希望一类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所以瑞德会说“阳光洒肩头,仿佛自由人”。
听到此话,我总会忍不住会泪流满面。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来了

在她心里,不快乐已经被做成了木乃伊,千年不坏,永世长存。
她往屋子里一站,室温骤降5度,那怕她身上穿着红色的外套。
其实红色跟她极不相宜,她有着一张标准的北方女人的面孔,尖而薄的嘴唇,微高的颧骨和一双从来不笑的眼睛,这一切,都跟红色相冲。
我曾经努力试着去喜欢她,毕竟她是上司,可终于还是放弃了,相形之下,攀登珠峰还要容易些。虽然怎么也不愿意让这样一个其实不相干的人来打破我固守或者是希望固守的安祥,可是末了,我仍然不得不承认,她在这里呆一天,我就会烦恼一天,这就好比你指挥的乐队里突然来了一个不懂节拍的家伙,轻而易举的打乱了你的节奏,最终把你的演出搅得一团糟。
最要命的是喜怒无常,我看到别人在她勃勃的怒气轰鸣下辗转闪躲的时候,心里总忍不住要把一些心理学上的案例分析往她身上套,不然怎么解释,这样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白领女性竟然有着街头醉汉一般的暴燥?
偶尔她也有高兴的时候,兴致很好地发表她对事物的看法——保姆都是懒的;出租车司机都是要绕路的;饭馆的伙计都是不讲卫生的;老人都是蠢的;小孩子都是烦人的……她薄薄的嘴唇快速地掀动着,象是金鱼在吐泡泡,只是眼睛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热情。
只有一次,她提到过他,在电话里,对着某个朋友说:“人和人相处,难免会出现一些沟通上的问题,反正我想他应该是明白的,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什么,他又付出了什么,他如果不能很好地来跟我交流,那么这事儿会往什么方向发展,那是谁也说不清楚的,先走着瞧吧?……”她驾驭外交辞令的水平,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连我这个学中文的人都自叹弗如。
搁了电话,她扭着身子,垂着眼睛在那里剔指甲,剔了好半天,也不动一下。
突然之间,觉得她其实蛮可怜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六——死刑

不知道人们为何要讳言死亡,仔细想想,死亡其实不过是这世间唯一真实的宗教,无论是谁,最终都要低头顺目做了它的信徒,虔诚皈依。那些恐惧,真是好没由来。常常拿出来想想,或许能换得届时的从容呢?
学校的后山有明显的地质特征,地理学家见了,多半会欣喜的脱口而出什么“喀斯特地貌”一类的字眼,稀疏的草皮下,是累累的白沙,用手指一抠,便会蔌蔌落下,沙砾里还夹着细小的螺壳,我总怀疑,千百万年前这里曾经是海洋。
放了学,有时候会和同学一块儿游荡到那里去,因为那里有白茫茫一片的干净,在起伏的山凹里闲坐着,体味这荒凉中的寂静,无所事事的,竟然也生出几分远离尘嚣之心来。孤独本是人基因里带来的信息,再是活得精彩热闹,静下来的时候,它也会找上门来,和求性和求死亡一样,求隐也是人类摆脱不掉的本能。
那两个人就要在这里被枪毙,听说是因为偷了价值不菲的生产用银。可是竟至于死乎?这是法律概念,我还小,不太懂得,也不关心。
先要在学校的操场上宣判,人山人海,两个人在警察的簇拥下,站在高高地卡车上,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在笑,咧着嘴,满不在乎地笑,眼睛灼灼地望向人群,仿佛在嘲笑生与死的无常。
然后就要上刑场了,警察不许人们靠拢,人们就远远地跟着,一心一意,就是要看一场合法的、真实的杀人表演。
警察们找了一片独立的凸地,人们只能在周围的山腰扇形地站开,隔了一丈来远,我望着我的山谷,感觉有些陌生,从没有在这里见到过这么多的人,这与它的静,十分地不和协。
警察把人摁得跪下,双手反绑在身后,长长的枪抵住了后背,一个一个地动作落入眼中,竟象是在看无声电影,一点儿也没有真实的感觉。
突然静了下来,连小鸟都不吭声了。只听得“砰砰”两声巨响,两股蓝色的轻烟腾起,世界瞬间凝固。
我嗓子发干,恍惚若梦。
两个人侧着身子倒下,警察一下子围了上去,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因为一直隔得远远的看不真切,所以不知道最后那两张脸上的表情,更无法想象。一山的人都静默着,不安着,百般的不知所措,最强健的神经也感到了震动,原来生与死之间只隔了“砰”的一声,脆弱若斯,生命何贵之有啊?
那片山谷,从此不再涉足。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忘于江湖

又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天还没亮,但是新的一天已经开始。秋天早已来到,冬天也躲不过去了,那寒冷的、毫无希望的漫长冬天,不知道该怎么熬过去。
芙蓉花开了,大朵大朵粉红的花,衬着粗蠢不堪的叶子,怎么看也觉不出美来,只觉得破败,越开得盛,越让人失望。
我停止了在这座城市里的穿行,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读书,我在阳光下读完了《苏东坡传》,在两个阳光灿烂的上午穿越了一段激情飞扬的人生。上天果然吝啬,总是不肯让所有的完美在同一个人身上归结,再是天才,再是文豪,一样也逃不脱人世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嗔会、求不得、五阴盛,一桩桩地过来煎熬,叫人情何以堪!纵是千般才情,万般洒脱,最后也只得是尘归尘,土归土,正如圣经里所说:我于日光下所见的一切,不过是捕风,是虚空啊!
还有陈丹青的眼睛,他在《多余的素材》里告诉我他所见的一切,那些日子,那些生活,那些哭泣那些人,上海的风物到纽约的风物,不同坐标上不同面孔下,却是同样的惊惶不安,因为孤独、因为人生的长,我们注定要擦肩而过,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我反复吟念着这句话,醍醐灌顶!原来万紫千红散尽,还可以选择这样的放下和自在,只是我们从来都是太过执着,不肯如是罢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光下

假期又要过去了,想着我那死气沉沉的办公室,我有种快要闭过气去的感觉。
神仙树公园是个免费的好去处,人工景致也有美的一面,天空淡蓝,草坪青翠,我在十月的阳光下看书,一面谨慎地让自己不要太过快乐,因为我知道上帝的意思总是要叫人受苦的,如果这边给予多了,那边就一定要加倍地收回。这一刻我是自由的,但快乐却不纯粹。
人们说上帝是公正的,仁慈的,只要向他祈祷,他总会伸出手,只是用的是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而已,上帝一直在注视着,可我却一直不曾怀着敬畏之情想到他。
我想上帝曾经以某种方式帮助过我,只是他的恩典我从来是视而不见,因为我只想要他带我走。
阳光明亮眩目,如果就此无声无息地死去,或许会是一种极致的完美。对着阳光我突然有种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想在阳光下彻底地熔化,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来过,如果真是这样该有多好?
不远处一个小女孩剥开一只桔子,桔皮的寒香在空气中弥散,随风吹到我的鼻端,真实、丰富,足以让我从所有不着边际的妄想中醒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天

那天下着小雨,天色黯淡,幼儿园的老师打发我们睡下了,一张挨着一张的小床把屋里挤得满满的,被子里温暖舒服,一觉醒来就该有人来接了。
我被人推醒,睁眼看见姐姐背着书包俯在床边,睡眼惺忪中我看见别的小朋友还在呼呼沉睡。
姐姐不说话,只是动作麻利地替我穿衣,毛衣、毛裤、棉袄、膝盖上有小兔的花格裤子,然后是袜子、棉鞋,我觉没睡够,心情不好,但今天姐姐来得太早,事事显得异样。
“爸爸死了”姐姐站起来的瞬间在我耳边轻语。
我只顾低头看她刚刚帮我系上的鞋带,我自己总系不好,经常被它绊倒。
我似懂非懂,也不能肯定姐姐是不是真的跟我说了一句话。
姐姐拉着我的手走出门去,我对坐在门口的老师说“老师再见!”
老师一声儿也不言语,只是睁着眼,深深地看着我。
寒冷和阴暗扑面而来,不象是下午。
“爸爸死了”姐姐又说了一遍。
爸爸病了,癌症,和妈妈住在遥远的医院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回家了,我觉得倒是住在吴阿姨家的生活,才是可靠的正常。
姐姐还背着书包,带着我绕来绕去地走了半天,一辆小公共汽上坐满了等我们的叔叔阿姨。
我趴在姐姐腿上,又睡了。
车停了,我也醒了,面前是一座青湿的小山,山腰上立着一幢灰色的铁皮屋子,这回不知是谁牵了我的手往山上走。
门口也站着人,都是以前常常在家里出现过的叔叔阿姨,他们望着我和姐姐,只不说话,不知怎么,我突然开始觉得害怕。
屋子里有个白衣人,站在屋里的一张床前,床上的白布下面盖着什么东西。
妈妈被几个人扶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和姐姐被拉到床边,人们还是不说话。
白衣人揭开白布的一头,露出一个不动的人来,“妹妹,跟爸爸说再见!”一个阿姨在背后推着我说。
很久没见过爸爸啦,可我知道床上的不是,因为爸爸会皱着眉说“疼,乖乖帮爸爸捶捶!”或者说“苦啊,什么鬼药!”而床上的人既不说话,也不动。
“快跟爸爸说再见啊”阿姨催我。
“爸-爸-再-见”奉命说完,仍然不懂,只知心里好害怕。
屋里的人仿佛都松了一口气,我们被带了出来。
濡濡的细雨还在下着,我的恐惧还在无限的放大。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购书记

闹市区里的梨花街,有种金沙沉寂的静,走在这里的人总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只是我的造访从来都是目的性很强的,往往顾不欣赏这一路的安祥,闷着头一路直奔而去的,不过是街腰里的书市。
这些日子突然不管不顾地开始狂热购书,这种大手大脚花钱的潇洒已经久违了,钱包日见扁平,心中却有种豁出去了的痛快,到下个月发薪水还有十九天,真不知道怎么用剩下的六十块钱来抵挡凡世的物质诱惑。
初次进到书市人总会被里面的杂乱无章所困扰,好在我去得多了,脚头都熟了,再怎么晃也不至于迷失方向,哪个方位会可以期待奇遇,哪个方位会有循规蹈矩的收获一一了然于胸,迈步过去,从来不会失望。
那里的书浩如烟海,寻书的乐趣和烦恼同时闪现,我掏出前些天拟就的购书单递给摊主,暗自希望看到他们茫然的目光,可是失望的总是我,他们念念我的书单,然后极快地回答:这本、这本还有这本没有。那么多书亏得他们都记得住!
一个角落里的小摊位里倒有着意想不到的好东西,他不卖所谓的畅销书,满架子的学术书籍让人望而生畏,但是我喜欢,架子上找到了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我想不出还有谁比林语堂更适合写苏东坡的传记了,而且书的印刷很好,清晰简捷的宋体小四,光是拿在手里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陈丹青的《多余的素材》我找了很久了,可是处处都回答售馨,我不甘心地问老板有没有,只见他眼睛一亮。
找这个书的人很多,我这里没有了,但我知道哪里有。
他给我一个地址。
要走这么远啊?我失望地说。
十多分钟不算远,这书出版社里都没有了,只有这个地方还留了十多本,再不去就真没了。
我给自己半个小时时间犹豫,其实知道自己最终会去的。
去的时候手里又多了两本书,都是以前嫌贵没舍得买的,不料在楼上的淘书斋里竟然遇上了,九成新比原价便宜了十多块,十分划算,如果不买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只是这两本书又厚又重,我吃力地扛着这撂书走在灰尘飞扬的天府广场的工地上,身累心喜。
找到《多余的素材》只花了两分钟时间,可一路走来却用去了二十分钟,我付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下次买书恐怕得等到元旦了。
分类:书生活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桂花开了

桂花开了,院里暗香浮动,每移一步,皆有香随。
一向不喜秋季,因为秋窗秋雨,因为落叶满阶,因为秋气栗冽,因为万物都在由盛趋衰,就算没有古人悲秋的闲情,也难免会生出几分无奈惆怅的感觉,只有这桂花开得正好,还算得是秋季里唯一的一桩赏心乐事了。想起范仲淹说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应当汗颜,只是这样的境界,修为不够,实在是做不到啊。
牡丹菊花之属气味凛冽清寒,就算不经意间将人浸染,也终觉疏远,相形之下桂之香气温暖怡人,一如言笑盈盈的邻家女孩,再怎么亲近,亦不觉唐突。
桂花的好,只在香气,人类向来是视觉动物,花的好处往往色重于香,所以为了延长花期,竟至于将玫瑰作杀香处理,这实在是同焚琴煮鹤有得一比的事,可是却未见怎么引起人们的反对。失去了香气的玫瑰,也没了灵魂,毫无个性的混杂在花店的花海里,同菜场里成堆出售的蔬菜没什么区别,实在是令人一叹。
我卧室的窗前的那棵桂花今年开得尤其的好,推开窗子睡觉,就算在梦里也有桂花的香气,这种带着香味的梦,虽不见得就能留人睡,但倒底是我生活中难得一遇的好,所以心里总还是欢喜的。
以前在林清玄的散文里读到过做桂花蜜、桂花茶的事,一直心中向往之,只是那会儿没办法找到桂花。现在窗前一棵现成的,自然就生了觊觎之心,好在除了我似乎也没别人对它有兴趣。所以摘的时候也就没感到有多么的负疚,只是花好小,好多,摘了半天,也没收集到多少。真不敢相信这么娇弱的一朵小花儿,居然蕴藏了这么丰厚的的香味,也不知道桂花蜜是不是就真能把它的香味留住。
花已经开得极盛了,再过得几天也自会簌簌坠落,只是那会儿,我人不闲罢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五

回忆就有这样的好处,只要不超过我现在的岁数,我可以回到随便哪个年纪。
妈妈搬贵阳去了,我只好住在单身舍里,生活一下子简化到极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了。
那些女孩都有着惊人的生活热情,在单身宿舍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她们仍然坚持生火做饭,这也有可能是她们的相夫教子的女人天性在起作用。这对我而言是件不可想象的事,从买菜到调味的一系列复杂过过程,艰难程度让我觉得如登蜀道,站在菜市场里,我只会眨巴着眼睛发呆,甚至不知道选一棵白菜应该参照么样的标准。
所以我在职工食堂里打饭吃,职工食堂提供的从来都是古怪得难以形容的食物,幸好没有一样是吃得死人的,我默默地吃下那些东西,聊以维持我代谢并不算旺盛的生命。
单身宿舍的生活并不有趣,我的书也全部运走,留在手边的几本最爱根本满足不了我的饥渴,没有电视,没有报纸,可是我不能下了班就在宿舍里枯坐,所以我重新开始学英语,从“Good morning”开始。
周末休息两天,阳光和熙的日子我干脆不吃饭了,捏个大苹果,胳膊下夹本书,直奔宿舍后面的小山而去,小山实际上是另一座山的分支,几分钟就可以登顶,山顶上清风习习、鸟鸣啾啾,蓝天大地之间,唯我一人。
山顶是出世的静,我望着山下的宿舍,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跟那里离得很远。
这样没有阻碍的直面蓝天,让我有些眩晕,坐在草地上看书,感觉人是腾空的,稍不留神,就会被风带走。
在山顶上最适合读的书应该是老庄,可我手头没有,我只好把《麦田里的守望者》读了一遍又一遍。
“霍尔顿”我对书里的叛逆少年说“世界上有太多不懂的事,总需要有条正确的路……”这是齐秦的歌词。
可是我正确的路在哪里?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楼顶女孩

女孩坐在七楼顶上,双腿悬在空中,隔得太远看不清她的面孔,只见到她的长发在空中飘啊飘的。
我站在人群里呆呆地望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
这些日子我成了悲伤收集箱,遭遇了那么多别人的悲伤,可是我却只能够在一旁呆呆地静立,无计可施。
真正悲伤的人没有眼泪,他们浓重的悲伤有种不透明的沉默,让你除了保持同样的沉默以外,再没有别的事可做。
可是他们的悲伤会把空气浸透,吸多了这样的空气,我也会被悲伤包裹。
女孩在楼顶坐了很久,一点儿也不在乎楼下笑逐颜开的人们在对她指指点点。
我觉得我是坐在她身旁,同样被楼顶的风吹拂,一样的双腿悬在空中没有安处。我觉得她的悲伤在慢慢向我过渡。
不要啊,我在心底对她喊,对夏天的傍晚来说,被鲜血染红的草地太过残酷;年轻不动的躯体太过残酷;泥地上被砸出的小坑太过残酷;突然变得空空荡荡的楼顶太过残酷…………
我想我是要生病了,只要感觉到难过,我就会呕吐,那种搜肠刮肚的发作,每一次都让我觉得自己死了一次。
女孩被警察拖了回来,楼下的人们一散而空,夕阳还没有完全沉没。不知道还有什么角落还有多少悲伤在暗自沉浮。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四

秋季的天空,有时候高得眼睛也触摸不到。
春天的阳光让人感到可亲,夏天的阳光让人感到热闹,可秋天的阳光却让人感到无边的孤寂,阳光越炽,人越孤独。
天空蓝得发紫,一丝云彩也没有,望着天空,不知为何会突然觉得非常的伤心,仿佛所有宝贵的东西都一下子失去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似的,只想伏在大地上嚎啕大哭一场。那种感觉,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也会一痛。
厂里到处都是树,上学的路上种的是梧桐,秋风扫过,叶子落了一地,在阳光下被烤得焦脆,扣在地上,一脚踩去,便发出“嚓嚓”的脆响,听上去真叫人欣喜不已,我在路上绕来绕去地走,为的就是每一步都能发出“嚓”的一声。
落叶多了,厂里的清洁工会把落叶扫做一堆,然后放火烧掉,滚滚的浓烟在阳光下翻卷着弥散开来,那一段日子,满世界都是焚烧落叶的焦苦味儿,干燥、刺鼻,但很亲切。
学校旁边有几块附近村寨农民的麦田,有时候下了课,会偷偷跑进去捋上几把还没熟透的麦穗,摘掉麦芒,青绿饱满的麦粒握在掌心有种沉甸甸的喜悦,放进嘴里轻轻地嚼,清甜的麦香顿时溢了满口,不是为了贪吃,只是想嚼出泡泡糖一般的面筋,只是这个工程太过浩大,贵而不惠,我从来没有成功过,吐掉渣子,几大把麦粒嚼出的面筋只有黄豆大小,别说吹出绿色的泡泡,就算是用舌头一下子在口腔里找到它,也不容易。
好容易放学了,我和朋友一起踩着落叶回家,为了尽量把回家的时间延长,我们故意放慢脚步,在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那会儿,作业不多,青春还长,将来的一切都还充满着希望。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三

每次心情激动地坐在电影院里等待好电影开场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清醒冷淡地设想电影结束时的惆怅情形,这是我性格上的一个大缺陷,它让我总也无法全身心地拥抱快乐,因为我知道,无论多么美好的事情,总有结束的时候。
暑假过完的时候,我也会心情黯淡。
秋天的味道一天比一天浓重,夏天里的那些快乐,全部消褪在清晨变凉的空气里。
我不喜欢学校,老师们全是不可亲近的人物,除非你爸爸是厂里的干部或者你的成绩全班第一,我也不喜欢那些枯燥的功课,坐在教室里,我总是心飞天外,下了课就埋着头看书,只要能到手,什么书都看。
学校的操场是个细沙铺就的足球场,球场实际上是个高高的堡坎,如果一脚力大了,球就会飞到坎下,半天才捡得回来。
操场的旁边还有一棵奇怪的树,没什么枝叶,树干古怪地在半腰处往横里分了一枝粗壮的岔,正好可以坐下我,脚在地上一蹬,我就可以上上下下地晃起来啦。
体育老师是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一片热情地教我们跳马、翻杠、跳高,可惜我们全是不可救药的书呆子,再怎么折腾也跑不完八百米。
灰了心的体育老师站在操场的边上,看着我们三五成群地自由活动,脸上浮着极淡极淡的,象征失望的微笑。
操场的另一头是踏步很高的阶梯,一级比一级陡,坐在最低一级上,脚尖怎么也触不到地。纤细的小草从石缝里艰难地冒出来,过了几天再来,就会发现它们已经连绵成了茂密的一片。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二

越是回忆,我离故乡越远。
原以为在心底那些妥贴的收藏之所,竟是这般的不可靠,那些以为是永生永世也不会忘怀的东西,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突然明白,原来这世间最残酷的事,竟是遗忘。
我在脑子里顺着那些路在故乡漫步,这是我的学校,这是我曾捡到一块红玻璃的岔道,这是可以骑着自行车“呼呼”冲下的陡坡,这是冬天承接第一片雪花的大榆树……我悲哀地发现,有许多细节,已经无法还原。
我绕着它们走了一圈又一圈,就是想不起它们在明媚阳光下的样子,我心怀激动,却没有狂喜。
我还是停下来,站在夏夜的稻田边吧,流萤在稻田上空倏忽来去,这一秒还觉得伸手可及,下一秒已经闪在十米之外了,不知名的小虫在鸣啾,胖胖的青蛙“呱”的一声从身旁跳过,沉重地落入田中。有细细的蚊虫在叮我,腿上顿时惹起一大片火辣辣的刺痒,可是我不舍得挪步,一阵阵夹着稻香的凉风,清冽地拂过,身上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负担。
稻花的香气,无可比拟,温柔的、平和的、干净的、甜蜜的、让人想起平安喜乐几个字。
天空没有遮拦,没有一个角落没有撒着星星,没有一颗星星我叫得出名字,可是这又怎样?远处的天际有静静的闪电划破夜空,知道它离我很远,这里还是晴好的夜晚,所以我不在乎。
夜渐渐沉了,我知道该回家睡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舞鞋



小时候在喜欢和同学放学的路上看《安徒生童话》,看到书里的王子总会遇到公主,正义总能战胜邪恶,心里觉得世界真是美好,生活真是充满希望,一个个甜蜜有趣的故事就这么顺利地滑进心底,化作了微笑。
一直看到《红舞鞋》,对着书就那么怔住了,故事里每一个从眼中流过的文字最终都在喉咙处凝成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吞不下,也吐不出,噎得人难受。
“你得跳舞”白衣天使对女孩迦伦说“穿上你的红舞鞋,一直跳到你发白发冷,一直跳到你的身体干缩成为一架骸骨,你要从这家门口跳到那家门口,你要到一些骄傲自大的孩子们住着的地方敲门,要叫他们听到你,怕你!你要跳,不停地跳”…………,真是不懂,为什么要这么残酷?难道为了一次看上去算不得什么的过错,竟要承担这么严重的后果吗?
因为不懂和惶恐,所以从此跳过这篇故事,却不知,它早已刻在心底,挥之不去了。
后来再看《安徒生童话》才看到安徒生自己说,这篇故事的起由是小时候一次跟父母去教堂的路上,心有杂念地想到了自己的靴子。——在参拜上帝的时候却把关注给了自己的靴子,对笃信宗教的人而言,这是对上帝天大的不敬,意识到这一点,年幼的安徒生感到了极大的不安和恐惧,这种感受一直困扰了他很久,所以后来便写成了这篇《红舞鞋》
生物实验报告里提到过,小动物面对过大的压力时的应激反应往往是自虐,同样脆弱儿童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在面对压力时的反应要比成人决绝惨烈得多,比如自杀还骨的哪吒,比如被关进红屋子的简·爱,都是用自虐来具象自己的反抗。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一生童心未泯的安徒生安排女孩不停地跳舞直至被砍掉双脚得到宽恕,实际上就是以一种儿童式的自虐来完成对自己的惩罚和救赎。
红舞鞋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要穿上它?为什么一旦穿上就再也不能停止跳舞的脚步,难道虚荣心真是这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吗?恐怕下了笔,内涵外延的发展已经由不得安徒生了。
1949年的美国电影《红舞鞋》里对这篇故事的另外一种解读,也许才是对红舞鞋真正的诠释,芭蕾剧里女孩遇见红舞鞋、穿上红舞鞋都是命运的安排,红舞鞋就在那里,女孩就得穿上它,永不停止的舞步是掺杂着痛苦的喜悦。
红舞鞋美丽、邪恶而且充满魅惑,细细想来实际上不就是我们勘不破、放不下的魔障吗?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之中不是注定要为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疯魔,无怨无悔、义无反顾吗?
所以夸父要逐日,所以西绪福斯无休无止地推着巨石,所以奥雷良诺发动一次又一次战争,所以林妹妹泪尽而死,所以杜拉斯一段爱情写了一生……
就象歌中唱的:“Windflowers Their beauty captures every young dreamer Who lingers near them …………”
遇见是宿命,穿上也是宿命,永不停歇地跳舞更是宿命,根本是逃不掉的啊。或者只有脱掉才能得到解脱,可是在脱掉的那一刻,生命已如枯井,生存还有什么意义?

分类:书生活 | 评论:0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8页/8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2 53 54 55 5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