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的三次方天涯名博

我像是夜间的道路,在寂静里谛听着记忆中的足音---泰戈尔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43063
  • 开博时间:2010-07-21
  • 博客排名:第677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学经济学就能赚钱吗?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人咨询高考的事,最多的问题是,这个分数能考某学校吗?我想读某个专业,哪个学校最好?我的分数刚上一本,好学校和好专业怕是去不了了,哪个二本好啊,不想出省,等等,有的人直接就说,“只有找你了,谁叫你在高教系统。”可是,关于人生规划和战略性的问题,咱也不懂啊。关于升学的问题其实真的挺难给建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自己认为好的,对别人不一定合适,弄不好会影响别人的选择,甚至改变人生的方向。

 

如果说,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将来想做什么,只问什么专业最容易找到好的工作,这种问题最令人头痛,也已经看见过深刻的教训,因为,就业情况实实在在的受到国内外形势和行业饱和度等因素的影响,待到学成之时,也许热门就变成了冷门。有人说过,职业好坏是因人而异的,所谓好,就是适合于自己。那么怎么确定一个职业是否适合于自己呢?我还是比较认同以下的三个条件:一、有强烈的兴趣,甚至不给钱也一定要干的程度;二、有明晰的意义感,确信自己的生命价值借此得到了实现;三、能够靠它养活自

分类:教子育儿 | 评论:11 | 浏览: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背影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背影》)

 

朱自清一篇《背影》,极其细致地描述他父亲送学,车站买橘子的细节,语言朴实真切,父亲的形象跃然纸上,是为最动人之处。父亲的背影之于我,除了一种离别的不舍,还有一种《论语》里说的,“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父母的年纪不可以不知道。一方面为他们的长寿而高兴,一方面又为他们的年老而恐惧。)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14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静好,我用血脉来想你!

岁月静好,我用血脉来想你!

 

家里有一张椅子,是小时候父亲做的,当年父亲做了一对,另一张放在弟弟家里。小时候,除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满屋的家私都是父亲亲手做的,床、衣柜、沙发、餐桌、茶几、电视柜、各式收纳柜,包括晾衣架等等。有的柜子上,还有彩色的图案和花纹,记忆中,有一放食物的柜子,前面镂空成几朵梅花和梅花下一只顶着角的梅花鹿,可以透视里面的东西。父亲做的床,有高大而结实的蚊帐架子,配上母亲亲手缝纫的蚊帐,空间的既视感很好,架子上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30 | 浏览:6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照片上的诗和远方

照片上的诗和远方

 

去年绕北美转了一圈,照片拍了不少,回来不小心全部给删掉了,仅存的就是已发到博客上的人文风景照或发给朋友们的几张私人照片,其中就有上面的这一张。

 

高原的大峡谷上,火辣辣的阳光,与眼前的一切直接的亲密的接触;风大,帽子是戴不住的,乱发飞舞。爬上大石,刚刚站定,还没准备好,瞬间就被定格。站在

分类:旅游见闻 | 评论:26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匆匆那些年

最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一个大学同学,这半年来在二十来人的大学群里超乎寻常的活跃,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有时回忆往事,有时直播一下日常,有时发一些她自己感兴趣的帖子。群里平时比较安静,该同学说话的时候,偶尔有人附和一下,更多的时候是她自己一个人在说话。有时候,别的人都说要忙家务去了,她还自顾自地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有个同学直接敲出了几个字,“你真可爱!”呵呵!最近,只看见她又在回忆往事,说事实上她与全年级的同学都亲,很多还超过了我们班同学的,列出的果真大都是其它班同学的名字,看来是因为学生会活动的缘故。

 

说起这个同学,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在专业方面,我们大多数人只能远远地望其项背。大概,学霸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她一向话语不多,喜欢独来独往,没看见她跟谁交往密切。前些天,她转发了一个帖子,大概是别人对时下同学聚会的感想和总结,只是老生常谈。她说,上次聚会没看见这个,没看见那个,很遗憾;看见谁谁,很高兴。还说,大概以后都不会再参加类似的聚会了,除非国外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14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突然不治自愈?

某天晚上十二点了,小蜗牛外婆身体不适,蜗牛妈决定带她去看急诊。家里的青壮劳力出差去了,小蜗牛要求一起去,都大半夜了,第二天要上学的孩子,还是不去了。在蜗牛妈收拾东西的时候,小蜗牛用打车软件叫了出租车,蜗牛妈听见他跟司机大佬电话联系,可能对方不认识进入小区的路,小蜗牛跑出去,想把车带进小区。等蜗牛妈收拾妥当去到路口,恰逢一出租车在面前停下,以为是小蜗牛叫的,一问不是,是小区里有人半夜回家。这时小蜗牛跑过来,他让我们先上车,然后打电话给那还没来到的快车。蜗牛妈上了车,带着外婆直奔医院,还好,当晚看急诊的人不是很多,医生说,刚刚看完一大波病人。看完医生等待检验结果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了,才发现还有小蜗牛的短信,说有事叫他。幸好,检查结果没有问题,虚惊一场。回到家已经三点了,倒头大睡。第二天屋子里的人都起了个早,小蜗牛很关切地问候外婆,把外婆感动得连声赞扬她孙子表现不错。

 

蜗牛妈也觉得,现在的小蜗牛确实比以前懂事很多了,以前听不进去的话现在都能听听。有时候,蜗牛妈给

分类:教子育儿 | 评论:15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蜗牛的田园生活

饭桌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小蜗牛不爱听的话,只听见他自言自语,“不生气,淡定。”

 

蜗牛妈:现在你吃父母的,用父母的,大家还要伺候你吃喝拉撒,还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吗?”

小蜗牛:我要学会修身养性,不生气,养生。

蜗牛妈:还养生呢,每天早点睡觉就是养生,熬夜是慢性自杀。

小蜗牛:没有熬夜啊。(蜗牛妈知道小蜗牛晚睡)

蜗牛妈:什么是修身养性?

小蜗牛:就是不求名利,不争,随意。(他把这很好地贯彻到学习上,名次和分数都不重要)

蜗牛妈:那你以后开间小士多吧,与世无争,管饱你的肚子就行。

小蜗牛:那节奏又太慢了,不适合我。

蜗牛妈:究竟什么节奏,什么生活适合你?

小蜗牛:田园生活。

蜗牛妈:陶渊明啊?

小蜗牛:妈妈知道什么是田园生活吗?能背几首诗吗?(看样子是刚学会了几首诗歌吧)

蜗牛

分类:教子育儿 | 评论:12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掌声,确实是用汗水换来的

上周日,老师给我一首歌——凤凰传奇的《全是爱》,让我参加表演。既然应允了,就要做好,几天来每天在家里自己练习。初学者,首先学的是基本节奏,《全是爱》这首歌的节奏跟以往的不一样,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有点手忙脚乱,因为手和脚已经有了基本的节奏型,要突然改变过来是有点难度的。还好,练习了两天,顺溜很多,这就是老师说的,学习乐器主要是要多练习,更何况像我这种没有音乐天赋的人。我是中国好邻居,平时都很注意尽量减少噪音,以免惹得四邻不睦。在这闷热的雨季,每天练习架子鼓的时候,都关好门窗,把自己闷在房间里,练得满头大汗,像蒸桑拿一样。

 

练习了几天,今天终于要上场了。一首歌下来,掌声响起。主持人当场问我,学习架子鼓有什么感受,我只说了两个字,“好玩”。说这个好玩,是因为一直喜欢这个,不过以前总认为自己没有艺术细胞,看见各种曲谱,像天书一般,从不相信自己可以学会,可以学好。现在看来,学习的事,只要想学,并动手去学,其实没有学不会的。再说了,这只是一种业余爱好,学得高兴就行,至于

分类:生活 | 评论:17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最美好时光

很少在晚饭后看电视剧,因为这玩意太费精力和时间,看见虐心的矫情的更是没有了兴致。一向比较喜欢看历史正剧和年代剧,最近偶然看见一部《三妹》。说这部片子,不是因为它拍得有多么的好,而是因为喜欢看建国初期至改革开放前的故事。这一时期发生的事,离我们生活的时代不是太远,最重要的是,里面有曾经从父母口中了解的点点滴滴。

 

《三妹》主要讲述上世纪七十年代当代农村发生的事,就是父母那一辈人的青年时期所经历过的,有越战的背景和拨乱反正的思想。其中的一些细节,看着熟悉,因为父母曾经无数次地讲述过他们的故事。比如,戏中,物质匮乏的时候,每人一年分配的口粮为180斤,大概这就是以前母亲说的,每顿只有二两米,没有油,没有菜,只有咸菜和豆腐乳,有时摘些野菜和着米饭一起蒸着吃。戏中,孙涛扮演的弹棉花匠上门给人做工,雇主家提供三餐,每餐也是只有白米饭,没有菜,母亲说,有白米饭吃已经不错了。最难理解的是,片中,青年男女约个会,都像是作奸犯科似的,被人告密捉奸,搞到要逃跑跳崖。关于这个,父亲曾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10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陪读的母亲

现在很多妈妈为了孩子,选择做家庭主妇,甚至远涉重洋陪读。关于陪读这种事,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很早的时候有没有呢?有,在我们家。

 

插班读完小学后,我很顺利地进入了城里重点中学的重点班,父母想复制我走过的路,让弟弟在五年级的时候做一回插班生。不过,男孩子年幼,寄宿在亲戚家里是比较麻烦的事。于是,父亲干脆让母亲停薪留职,在城里带着我和弟弟上学,他自己一个人撑起整一个家。母亲多次回忆说起,在做决定的前几天晚上,父亲和母亲彻夜长谈,考虑各种问题。最大的当然是经济问题。在那个年代,双职工的日子还过得去,但如果突然少了一份工资,将来的日子要精打细算不说,未来还不可预见。母亲说,他们俩做了决定后,相互打气,将来无论怎样,都不能后悔,也没有回头路。于是,在城里,我们有了自己的家,我也吃上了母亲做的饭菜。

 

当年,父母的单位已经有停薪留职这东西了。不过,这停薪留职不仅没有工资,每月还要交纳一笔钱,保障母亲有医疗报销和将来有退休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27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童节,致生命中出现的人!

周末跟年少时的小伙伴A聚会,找个安静的地方,一顿饭吃了四个小时。说不完的话题啊,只因我们失散了很多年,两年前因另一小伙伴B之故,我们大家重逢了,但匆匆一别,这一次重聚,小伙伴还大老远地给我捎来些花草,她知道我喜欢捣腾那些东西。时光在中间断层了好多年,一顿饭吃了四个小时也就不奇怪了。

 

相识的那一年,A和我都是11岁。说时光很无情,一点也没冤枉了它。关于遥远岁月的记忆,有的清晰得历历在目,有的完全没有印象了,比如,我们是怎么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的呢,大家都想不起来了。11岁那年,上完四年级,父亲托关系把我弄到城里重点小学上五年级,就插在小伙伴那班,从此开始了离开父母独自求学的生活。很清晰地记得开学第一天,父母不在身边,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自己一人去上学。课室门口,探头往里看,课室里已经密匝匝地坐满了人,没有看见老师,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个位置。正踌躇间,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课室里走出来,天啊,那不是我儿时的小伙伴B吗!我们两家是故交,从小认识,她早些时候已经随父母转学来了,更巧的是,她的旁边有个空位置。于是,就这样,在新学校的第一天,我一点儿也没

分类:蓦然回首 | 评论:17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不小心成了名博

昨日中午想发博文,天涯总说操作过于频繁,不让发,这样的提示经常有,已经习惯了。晚上忙完想起这事再发的时候,赫然看见“天涯名博”几个字,以为点错了别人的博客。大约一周没上天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就成了名博。

 

关于这个名博,有人说, “名博”这个称号其实没多大的意义,只要访问量达到一定的数量,就成名博了。可是,有的博客,点击量都去到差不多100万了,排名约1000,不是名博,可见,以点击量为标准也是不可信的。一直关注一个博客,博主写的文章,有内容,有深度,尤其那些关于中国的乡土人情、乡村的历史变迁等等,每一篇,我都认真地读完,还一字一句地,博主写的东西,有自身的感悟和经历,真实、情真、意切,不浮躁,不造作。想来,文字,首先得感动自己,连自己都感动不了,怎么能感动别人呢。看得出来,博主本人是一个有思想、有学识的人。曾经特别留意过他的博客的一些数据:开博至今五年,博文数量还不到120,点击量才五万多,排名在三万以外,一般情况下,他很长时间都不更新,甚至数月不出现,正

分类:随笔杂文 | 评论:27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花,绚烂!

夏天真的到了,炎热。不是说,五月五的粽子还没吃的话,棉被和棉衣是不能收起来的么?木棉花落幕后,广州城里最美的当属凤凰花,路边、公园里、小区中,桥的两头,城里到处可见红彤彤的一片,都上了新闻了。那花,长在高高的树冠上,远远地就能看见,足可以媲美市花红木棉。

 

校园一年四季都不缺花,此时,紫荆还在稀稀落落地开,各种花,叫得出或叫不出名字的,争相斗艳。

分类:随笔杂文 | 评论:2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爱过又忘记

余秀华又出新诗集了---《我们爱过又忘记》。对于这么一个特殊的诗人,有人误解,有人质疑,无论怎样吧,反正自己不懂诗歌,不会写诗,写不出那样的文字,读诗,抱着一种欣赏的心态就对了。

 

窗外,乌云满天,山雨欲来,今天,广州城暴雨,这种天气下,读这样的诗——我们爱过又忘记,很容易让人伤怀的。时间的长河,多少人,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而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别人的过客?正如,四季的更替中,我们从一朵花走到另一朵花,从一个路口走到下一个路口,唯一不变的是,日子如常流转,还有,如余秀华新诗所说的,《美好的生活就是坐下来,把字打上去》。

 

……

而总有一个时候,我洗净双手

在这电脑面前坐下来,把字打上去

它们也许并不会说出什么

如同心理装不下的富足

争抢着跳上去

 

今日,用她的诗集标题作题目,只因今天是5月20日

分类:随笔杂文 | 评论:12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商乎?教育乎?

小蜗牛的学校开家长会,级长在全级家长面前,除了讲学习的问题,还提到家校联合教育,也就是,现在的孩子,除了学问,还有做人的问题。其中,有一件事:某班有个孩子,向级长提问题,这个老师很耐心地答疑十余个,答毕,那孩子说,“你可以走了”,说声谢谢都没有,把老师噎在那。级长的意思是,可以不说谢谢,但不能接受“你可以走了”,至少可以说,“老师,我的问题问完了”。最后,她强调,在学校,老师可以包容,但社会不一定包容你啊。

 

级长这句话,蜗牛妈在课堂上曾经说过数次,但不是对小孩子,是对已经成年的大学生。有时候,在课堂上,会出现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有的人,手机响了一次,又响第二次,再响第三次的时候,蜗牛妈就要忍不住提出自己的看法。响了第一次,可能是忘记静音或关机了,可以原谅一次,再响第二次也可以勉为其难地再原谅一下,不过,被原谅和容忍的人,难道那一刻还没有意识到歉疚?还要一而再,再而三?这不是最基本的社交礼貌吗?有的人,原本负责每周一次的借课室的门禁,(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课

分类:随笔杂文 | 评论:9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