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记丁玲》及续集

  

沈从文先生的笔,是那么亲切而带一种朴实的泥土气息,在中国的文坛上,和老舍先生皆为特异的文体家。他这支笔最适宜写湘西的一角天地,那里的风土人情,本地人的山歌、野话,读过《湘行散记》的人,该不易忘记那一张张彩色山水,活灵活现的人物画。在这支笔下所写的湖南女孩如“翠翠”(《边城》)、“三三”,都那么可爱,为人所记忆,不易忘却,而丁玲女士则正为“一个圆脸长眉大眼睛”的出色的湖南女子,所以这本书使我读了,虽已隔几年,记忆犹新。旧书在炮火下毁去了,现在《记丁玲》出了新版,连当时因环境关系不能发表的后部也一齐出版,我便从书店带回了这两册书,一气读完了。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扶箕迷信底研究》

  

商务印书馆的工潮延及两月,偶过门首,看见里边蛛网尘封的情景,每为之惘然。每次复业以后,第二天去静安寺分馆一看,有新书不少。关于学术上的书有几种,个人所喜欢的是郑振铎先生的《困学集》与许地山先生的《扶箕迷信底研究》。《困学集》多半是论词曲的长文,愧不能懂;后面所附读书小记颇有趣。郑先生正从事版画史之不朽伟著,其勤搜异本之个中甘苦,每可于此中见之。许地山先生是早年文学研究会中的重要人物,是小说家。近来精研梵文,曾去印度,现在执教港大。前年曾在《大公报》“文艺”上见先生的《女国士》剧本。后来的创作就少见了。大概是已经收拾铅华,走上了学人的道路;这本小书就是一个学术研究的好题目,也是先生给我们的第一个研究结果。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蜕变》及其演出

  

好久以前有幸地得到一本《蜕变》来读(这书内地不许卖,上海买不到),感动甚深,久思执笔写一介绍文字,而总是没有机会。现在《蜕变》已在上海演出,似乎正是个好机会,那么就来饶舌一下。


  

曹禺先生是不但会写剧本,而且演得非常出色的一个剧人。几年前在天津,我还是一个中学的学生,在学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到处都塞满了这溟濛而迷惘的东西。带了萧瑟的冻凝了的墨绿色枝叶,都挂上了一抹轻绡。薄薄的,氤氲的,像暮春时节快变成蛹的蚕儿才从嘴里吐出来的丝,起初像一口口的白烟,经风一吹,就都变成了实在的丝缕,拂拭不去了。


  

在楼头凭望。远处是高高低低罩在纱幕后面的一堆影子,飘渺迷离。小时从志异书上知道的海上神山的影子忽然一现。我想起了上元夜的灯。玲珑的骨架上罩着多角的薄绢,上面描着纤弱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巷

  

天色是黯黑。空气里含了过量的水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像压在什么过量的负担之下,连呼吸都似乎感到十分的困难了。风也吹不动,只是喘息着。一切都是这么寂寞,阴惨,我简直怀疑这是正在有着好风景的江南的春天。“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我憧憬着的是这么一个境界。然而天呀!现在这是什么光景呢?


  

窗口是一条长长的弄堂,狭狭的,真是条狭的笼的样子。似乎两个人并起来就要跑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去了的青春

  

冬夜的风,挟了北国的寒威袭击着这都市的一个角落。在这被光明遗弃了的黑暗的幽僻的地区,隐着所阁楼。年深日久的被风雨剥蚀透了的楼梯,那弯曲而踏上去就发出声来的样儿,就已充分表现出这座建筑的年龄。一间破而小的房间里,有着个惨淡晕黄的光亮,在这五支烛的微光的照耀下,使这惨淡的家庭景象更加了层忧郁的暗雾。零乱的衣物,堆满了床的一角,床上蠕动着个令人不敢相信是有生气的动物,一个小女孩的乱乱的头发,在黯色的枕头上慢慢地滚动着,在床沿坐着垂了头的是她的母亲。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宴

  

时候已经是暮春,阴阴的天气里带了轻微的余寒。零碎的细雨琤瑽的落在柏油路上。无轨电车厚重的轮子从路上滚过时,发出一种“噱噱”的声音。因为是阴天,所以更早便黑了下来,不过五点多钟的光景,都市的灯光已经错落的点缀在街头,越显出一种寂寞的情调。带了一份沉重的心,去参加一个宴会。因为时间尚早,所以寂寞的在街上闲步着。不知不觉便又堕入遐想里了。


  

这春三月之夜,飘着细雨的天气,在我似乎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的断想

  

这地方是这么的多雨,连日都不放晴。天气只是阴阴的。有许多人因此讨厌了上海的天气。然而却也尽有令人可喜之处,是一种颇柔和沉静的味道,惯尝了北地风沙的人们是不会知道的罢。


  

无事时曾到较远的地方散步,想在这曾为炮火笼罩的地面上拾取一些烽燧的余痕。幸而赖了“宗教”的护佑,在这块地方不曾留下一些败坏的墙垣,零乱的劫灰,使我感到了轻微的失望。然而这空寂的气氛总是带了战争的余怖的。十亩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班长

  

廿六年五月下旬的北方。天气渐渐由春天转变到炎热的夏日。风只是懒懒的吹,但更多了的是从北边带来的沙子和泥土,暖暖的吹得人不起劲。刚开过花的槐树上,满满的罩着层黑泥,叶子瞧起来都发了墨绿色。


  

在天津西陲的集训营里的人们也像天气一般的过得没劲。可是时局却不是天气一般的平常,他会时常带来些小风暴给人们的。一个热极了的夏日,人们从远远的地方出操回来,都带着相当的疲乏。晚饭后坐在了一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黄

  

太阳光黄黄的照在广场上。村里静静的连大黄狗也不叫一声。只听见一群孩子在吵。最大的有七八岁,弯着腰当马,让三四岁的骑在背上,折了柳树条子作兵器互相打着,旁边一群在呐喊助威。一会儿梳着个小辫儿的“小虎”一不留神从马上溜下来,哇的一声哭了。装马的“小黄”看惹了祸,一溜烟就跑得看不见了。


  
分类:来燕榭集外文钞 | 评论:0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6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