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

我等的幸福,还有多远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7642
  • 开博时间:2010-07-12
  • 博客排名:第7579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们一直走在渐行渐远的路上

      3月2日晚上,莫名地找回丢失已久的新浪微博账号,时间定格在2010年4月,总共发了9条微博,取了莫名其妙的名字,发了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就记不起账号密码,消失在人海,再次见到,时隔六年,已是沧海桑田。

       现在所有的知识和技能都渐渐被时间夺走,只剩下吃饭睡觉刷朋友圈。点了一个朋友转发的链接视频,是高中母校的校歌,一阵熟悉感涌来,曾经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曾经也唱得朗朗上口。单曲重复了一晚上,激情澎湃,真觉得自己已泯然众人矣,愧对母校。回忆如同泄了闸的洪水涌来,我能想起的事情不仅仅在工作,在大学,时光的链条往前碾,高中,高中以前的事情一件件清晰起来。

      转发之后,好友留言,这是我们高一那年,音乐老师原创的歌曲,我们每个班级都在学,没想到就这么流传下去成了校歌。而那时候我们三个还一直溺在一起。是啊,那时候我们初中一个学校考进去的便显得格外亲昵。在时光浸泡下的石头大楼里,在我在外仰望一直想住进去的高中宿舍里,我们楼上楼下地跑,你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争 吵

偌大的办公室,如果你带着不变的神情,不变的表现,是不会有人发现什么。

而我的不开心,只会不说话。闷在心里,想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争吵,一个不管贫贱富贵,矢志不移跟随着的东西。总有那么一刻互相看不惯。如果一个怎么都还不开窍,那么这个梗就大了。

在楼下等着磨蹭的人,半个小时不见踪影。天空的烟花一个接一个的绽放,bong bong bong 的声音,小孩吓着抱着我的大腿,眼睛睁开个小缝隙,观摩着一朵朵绽放的烟花,不知道那刻她开心会不会多于恐惧,如果是这样,那么楼下的冷风便还是值得吹的。

我往回走,她说妈妈不要回家。对啊,我答应抱她去看灯展,全家一起去的。半天不见人影,突然那么一刻失去等待的耐心。

 

忘了交代,昨晚是元宵,灯展剩最后一个小时。我抱着孩子自己上公交,没有人让座,座上一个不老的老太跟我寒暄,但只觉得一阵厌恶。我就这么一路抱着孩子,电话响了一个又一个,一个站又堵过另外一个站。于是有个女孩子倒在我的脚边,同行的几个女孩子很快把她扶起来,司机受不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忘却和记起

时间过得好快,又是新的一年。

 

现在回去看以前写的心情介绍和留言都觉得幼稚得莫名其妙。

年纪越大就越趋向简单的表达。

 

过年回家,陪报爸妈逛超市,他们碰上一个以前的邻居。

以是中年以上,自己在挑东西,妈妈走过去打招呼,她客气地招呼着让我们去她家玩。

说她现在跟着女儿带着外甥,儿子也买了房子在县城。

然而我并想不起是谁,老妈说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但我真的想不起名字对应的容颜,想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

毕竟已经是逝去的人。

这女的故事比较神奇。她生了一女一男,丈夫去世后,她迅速勾搭上了丈夫的姐夫,不久新的男人也去世了。

她便跟着儿女,拜佛。可能想通了吧。原谅我用了比较严重的词。毕竟有些事情从道德层面并说不过去。而感情层面便是道不清,说不明的事情。

 

这样想来,以前的很多人,先是遗忘了容颜,最后姓名也都忘记了。脑海能想起来的人,就算了仇人,能记住也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脆弱

9月,晨起晚睡间都能感觉都一丝丝的凉意。秋天,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到来。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福州,好几年没有感受到春秋的气息。

今年多半阴天。

 

长大了,学会了自己做饭添衣,学会了一个人生活,也学会了照顾更小的人。

但没有办法学会离开更老的人。

 

前几天老哥在群里发了一些三年前的照片,照片里。

弟弟还没有长成,我还没有老成。

爷爷奶奶虽年纪大,但看起来比现在年轻许多。

这些都是不经意间悄悄的变化,就算你发现,也无能为力,无济于事。

 

今天在微信里看到一篇《作家母亲冷冻遗体等待50年后气死回生。女儿:妈妈,我们未来见》

随觉得残忍,但不放弃希望也让人觉得动容。

文章结尾。作者和母亲的告别是这样的:

5月20日,是杜虹的最后一天,张思瑶说,妈妈你知道吗,如果计划成功了,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宿醉

中国酒文化博大精深,全靠我们这些人真诚而认真地传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酒,有时候喜欢,有时候不喜欢,但多半是喜欢。

沉沦一段时间,便想宿醉一回。

 

同事相聚要喝酒,同学相遇要喝酒,朋友久别重逢要喝酒。

不知道谁定的规矩,但最后规则都这样。

记得第一次喝酒,我足足睡了一下午,不省人事。

慢慢地,慢慢地,觉得喝酒也就那么一回事。

 

喝多了,不像以前哭哭闹闹,所有难过的事情和勇气一起涌上来。

会和喜欢的人打电话,说着喜欢上你的各种苦恼和痛苦。

会和男朋友抱怨和责骂你的不尽责和不合格。

会和分手的人打破沉寂问我们为什么会分开。然后,无济于事,醒来除了羞愧就是懊恼。

 

现在哪怕微醺,脑子都保持十二分的清醒。压制想做各种不合理事情的欲望。

微微清醒后,还得庆幸,幸好我没有做让自己难堪的蠢事。

&n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为什么生气

就在停顿的间隔,我已经喝掉了一瓶芒果味的果粒酸奶。

我好像还是蛮爱吃芒果的,每次买芒果味的东西,吃起来都不会让自己失望,有点甜有点酸。

前段时间,花了很多时间背书,代表单位参加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胜利知识竞赛,激情澎湃,志在必得的感觉把自己都吓一跳。

最后因为抢答题抢不到,决赛没有进入,闷闷不乐了好多天,真是太憋屈了。

 

我最近真的是太容易不开心了!!!

怎么办!!!

 

9月3日开始,大家都放假三天。

几乎全民看阅兵。

我早早起来,然后去买面包,然后回来看阅兵,原本就这么简单而已开心地度过。

偏偏出现插曲。

前一天晚上某人玩游戏到12点半,我和宝宝也跟着没有睡觉,结果他躺下去呼呼大睡,我哄着宝宝到一点多才睡着,真的好累而且忍无可忍。

于是第二天起来,我就开始发脾气了,各种闹,还甩门出走。

于是,情商不够的他,原本是要上班的,居然对着他领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魔

       差不多平均每四个月,我会想起写点东西,然后斟酌斟酌,从空间移步到这儿。因为我又不想让熟人看的,看到我的现状,看到我的不堪和狼狈。

      今天是放假上班的第一天,我依旧正常起床洗脸刷牙吃饭,到楼下的时候发现车没有在的时候,我想不起它在哪儿。于是闷闷地自觉坐公交上班。

       直到同事问我,不开心吗? 才提醒了我,也才意识到我可能真的不开心,我也忘记,我一不开心是多么明显,以至于让别人一眼看穿。我并不喜欢这样子,但是我改变不了,只好接受。

       大概生活有个安稳期和动荡期,那段忙着考证练车的日子,忙忙碌碌,紧张充实,大概能记起的不开心,都是因为觉得累,太远不想去练车,期待能顺利通过,就这么简单纯粹。就跟学生时代一样,考个好成绩就能让自己高兴好久,也许我挺适合那种日子,努力努力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快乐。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拧巴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觉得特别受伤。

原本我就没有什么远大理想,我多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一个不大的城市,一个安静的角落,一个很小的单位,一个平凡的岗位上,渺小地存在着。

不想伤害别人,也不想让别人伤害。我不争不辨。

但我认为理所当然该这样的时候,却被别人骑到了头上,让我突然意识到,忍气吞声,反而换来了变本加厉,那又何必呢。 

我不想被人当成软柿子随便捏,我不发脾气,是不是就让你们觉得我就这么好。

 

这件事情是没有那么容易过去了,也暂时过不去。

我拧巴,和自己过不去,也和别人过不去。

我知道社会没有简单,我也特别不愿意参与很多的是是非非。

该做事的时候做事,该看书的时候看书,该思考的时候思考。从来不觉得做错了什么。 

 

但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合理。

认真做事,不愿拍马,不愿撒娇的。

就是比不上天天不做事,动不动不来上班的,基本不怎么来上班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 事

  

常常在祈祷,爷爷奶奶要健健康康。

前阵子刚刚回家,看着两个老人家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身影,觉得好温馨。

我问奶奶今年几岁了,她说70了,末了还加了一句,老了。 爷爷比奶奶大三岁。 

人老的时候,有个老伴陪伴,偶尔吵吵嘴,对子女来说都是幸运且幸福的事情。

 

因为爷爷奶奶在,所以整个庞大的家族还能凝聚在一起,让我们感受人丁兴旺的温暖。

偶尔还能接到来自老人家的温暖,所以,拜托时光你慢慢走,让我们自私地一直想留住爷爷奶奶,一直不承认他们在慢慢老去。

 

从小就和父母,生活在爷爷奶奶身边,二十几年过去了,已成婚生子,有时候常常在回忆,以前和邻居小孩,同学,甚至和兄弟姐妹的亲密无间,跟着父母满山跑,连买菜做饭都寸步不离,这些理所应当的事情慢慢变成一种奢侈,一旦汇入时光长河便回不去。

以前小我六岁的表弟,会依赖着我,告诉我他做的一件件捣蛋的事情让我保密,会跟着我满街跑,会到路边等妈妈回家,兴奋不已,这一切现在想起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 见,陵园女孩到齐

  

哥哥在男生宿舍度过一晚上,早早地过来敲门。

我们一起到市区乱逛,我踏进一家现在正眼都不会看一下的包包店买了个单肩包,几十块,白色,布的,有图案,特别容易脏,当然买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时还觉得图案挺美的,但那时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等我和同学混熟悉了,我果断换了个皮包,特别大的那种,还觉得特别洋气。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已是晌午,新生都陆陆续续到学校报到了,宿舍人也断断续续到来选床安置,各式的人来了又出去,N是福州女孩,爸妈特别年轻,但有为,一进校园就把辅导员搞定,班长支书任选一个,开始在校的政治生涯,从班级到系里到学校,看最后都留校工作,连工作都是学校辅导员。缘分啊缘分,就是这么神奇,原本不搭嘎的两人,最后邀请我们去参加她的婚礼,她们都在猜会不会她结婚的时候我刚刚好生孩子,后来,就真的这样,她结婚那天我刚刚好生孩子。

R是龙岩女孩,就之前说的很像男孩的女孩,当然她现在已经蜕化成完完整整的女人,我想说破茧成蝶羽化成仙啊就是这样吧,毕业三年时成婚,从南方嫁到北方,但人一直呆在南方,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次感叹然后叹

分类:矛盾的想法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