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707
  • 开博时间:2010-07-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3-24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1970-01-01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那山

   等着春,盼望着春,终于看见,她来了。
  
   她来自那遥远的北方,是风带着她来的。
  
   整整一个冬,风不遗余力地掮着她,唤着她……
  
   嗬!要送来整个春天,可真不容易,风流着汗,呼叫着;终于汗流满面了。喲!谁还在后面擂着鼓哩!
  
   风,在汗流如注之后,歇息去了。春,终于探出了眉眼……
  
   我在水塘边窥探、留连;在山冈上张望、伫立……
  
   田野里最露:那青嫩的绿,娇柔茁然。那成片的绿上面,似乎转瞬间已泛出了一层金黄的花儿,很阳光的,金晃晃,明丽豁亮。云雀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了,唱着欢快的曲子,在低空中闪悠着。嘤嘤嗡嗡的蜜蜂儿,在花丛中飞上飞下,忙得忘了早晚。蝴蝶是白生生的,成双成对,好像永远都只翩翩于庄子的梦境中。
  
   极目远望,蓝湛湛的天底下,一切又还是那样静静的,仍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不,又象在专注凝神的,做一份儿自己的欢天喜地的事。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我又移栽了一棵菊花。
  
   这是一棵白丝菊,略为弯曲细长的主杆顶端,相背向上的开着两大朵花。稍上的一朵开得最盛,白嫩细长的花瓣参差伸出,象一颗光芒四射的太阳。背向的一颗,亦正渐次绽开;只是因为尚未盛开,却平添了一分奋发向上的生气。两朵花儿各自微微向外探出,都高耸在细细的主茎上空,如轻盈飞动;又仿佛是在昂首振臂,向远方作深情的呼唤。下面的一侧,有一株显得低矮的红色小菊,当头一颗蓓蕾含羞似的默立着,象正谛听着白丝菊的轻声呼唤,又仿佛在默默的思索……
  
   凝神飞思之际,你就不免心趋神往;你愈入神入境,就愈觉得它形神可拟、遐迩咸宜。那上面的幼小花蕾,那无蕾的旁逸株枝,无不在呼唤之列,无不备向往之情,而又无不在作默默思考……
  
   我凝视良久,心底悄然升腾起一缕无可名状之情,象一股山风在深谷中回荡,又象春山晴日里的一缕山岚,在静静的无垠空间里,慢慢升腾扩展……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为香甜满人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的躁动

  风雨喧哗着
  
  似乎嬉闹着春的情韵
  
  亦似乎按抑着
  
  回春向暖刚升起的气温
  
  
  
  风打着滚
  
  撞到地上
  
  雨咬着风
  
  蹦到房顶上
  
  
  
  世界一片凄清苍凉
  
  我忽的想到了利比亚
  
  多国的飞机和炮弹
  
  浓烟中的焦土与热血
  
  
  
  上帝在云天上
  
  微闭起仁慈的双眸
  
  两行晶滢的涕泪
  
  正潸然流淌
  
  
  
  赖以滋孕生灵的土地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以为题(旧作)

   腾身天际意如何
  
   云霞蒸蔚空幻多
  
   四顾茫茫还独踽
  
   不觉轻弹顿成河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咏菊

   玉骨冰心立亭亭
  
   性乖格外喜秋冬
  
   毁誉千载凭人说
  
   东篱斗室自长吟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暗(旧作)

   静悄静悄的正午
  
   我伫立斗室窗前
  
   凝滞的目光
  
   久久滞留在一片黑影上
  
  
  
   不规则的形骸
  
   有的爬上了绳晾的被子
  
   有的在湿润的地上盘桓
  
   相互无声的叽叽喳喳
  
  
  
   它们仿佛在诉说着
  
   历史对于它们的中伤
  
   “这可恶的荫影,挡住了太阳”
  
   “哼,这鬼东西,造成了黑暗”
  
  
  
   我私下里暗自掂量
  
   惟觉只言并不公允
  
   追溯其根源嘛,还该是大树
  
   ——大树上的阳光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呵,春天(旧作)

   我总觉得我的心衷常常有一种游移不定的情绪,有时象是一种充实的愉悦,有时则象是一腔热烈的想往,有时则似乎是无可奈何的惆怅,有时则又近乎是无可名状的悲凉……
  
   仿佛它与春天有着密切的关系。
   记得先前是不曾有过的;也许曾经有过,而没有现在这样具体、这样深笃。
   它象是春草,不知不觉,却满陂满川;荣了又枯,枯了又荣。戴雨露,摇春风,映红霞,浴斜阳,却怎么都绘不出心中的平林新月!
  
   它象是春水,时潜时流,曲曲折折,却径向东海;飞山涯,撞牮渚,入江河,奔海洋,总是要一路上浅吟高唱,然而又怎么也不能尽情,依稀只如涟涟泪水,一湾又一湾!
  
   它象是春风,一切皆无,然而一切却都有了,一切都活脱了,生机勃勃,渐渐的,是一个崭新的天地;可是,一切又都憔悴了!虽然也曾郁郁葱葱,覆盖了未成熟的累累硕果,没有衰老的凄凉,却也无法完全掩去那惜春的沉重叹息!
  
   呵!我的心衷、我的思绪,就这样叩响了春的门铃,又这样缠绕着春的旋律!
  
分类:散文 | 评论:19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曾记得一两朵小花
开在无名的山地
虽然不能带给我春天
却也绽出了一点严寒中的春意

它一如大海中的孤岛
指点着迷茫时的希冀
亦如梅雨季节里的虹霓
支撑着渴望者的勇气

然而,可惜的是
竟不能共开拓者升起风帆
任你回首依依
却依然低垂天水之际


分类:诗歌 | 评论:96 | 浏览:7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暴风雨

   今天上午八、九点钟光景,下了一场比较罕见的暴风雨。
 早饭后,天渐渐暗下来,而且愈来愈暗,不过屋子里敞开着门和窗,仍是看得见的。就在人们并不怎么在意的时候,一缕缕微风里,掉下了几点零星小雨。人们并不惊慌,知道天要下了,也许要下大雨;因为是春天,而且近一段时间常是这个样子。
 可是还不隔五分钟,雨来了。依稀一阵如烟似雾的东西,直横扫过来,也许是风先来。嗬!好风,裹挟着雾烟状的细雨,裹挟着一天的电闪雷鸣,劈头盖脑直压过来。还没有让你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你已经分不出来哪是风声、哪是雨声、哪是雷声了?你也看不清什么了:俨如夜晚。只感觉到眼前是一整张巨大的白色的幕障,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它要向何方而去;只觉得它绷得很紧,粗大的树儿被压弯了腰,正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人、房子全掉进去了。只看到这乳白色的幕障里,红光闪成浑隆一片,引爆着上至九天、下至地狱的全方位的、分不清是轰还是鸣的震响?地上立刻涌出了的浑黄的地毡似的水流。只不过颜色不同,要不然你会分不出哪是天、哪是地?
 我站在窗户前,任凭如丝细雨将我裹起,却呆呆地凝望着这眼前陡然发生的一切。我
分类:散文 | 评论:28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