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707
  • 开博时间:2010-07-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1970-01-01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依法维权之路到底有多长?

为了从桐城市殡仪馆里取回老伴的骨灰盒,我奔走呼号,极尽我的所能:陈情、诉求,打官司,上访(指文字上访),历时四整年,最后上访到12348中国法律服务网。可喜的是,终于有了结果——今年10月29日,中国法律服务网反馈给我的处理结果:清理。取消后的办理方式:依照有关殡葬服务合同办理。我对此次处理的评价是:满意。我还在微博上发表了终于有了结果的感言。

可是,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再次来到桐城市民政局,他们依然坚持要公墓证明、乡镇民政办证明。分管的谢铖副局长说,省厅还是支持我们要那些证明。

我懵了,我立马就象泄了气的皮球!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来自中央高层的指令,或者说来自中央高层的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指示,一个县级市政府部门怎么就可以这样不拿它当回事呢?!

再说,中国法律服务网第一次给我的答复是:我们已经将您的批评转交民政局处理,处理结果会及时向您反馈。是不是可以这样推测,中国法律服务网反馈给我的处理结果,应该是民政局提供给中国法律服务网的。如果是,那民政局就是对上一套、对下一套了。这样的政府部门诚信何在?他们能为老百姓办事吗?那我们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时能写出我心中的精彩

    老伴2014年农历闰九月十六日因肝管癌复发、医治无效去世。这是她个人的不幸,也是家庭的不幸。

      人生苦短。象我们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过往的不幸,已难以尽言;而这生离死别,又情以何堪!

       其时适逢安庆市强制推行殡葬改革,实行两个一律:一律火化,一律入公墓。在强权政治面前,我等百姓任       如何呼天喊地,遵从传统习俗——“入土为安”,其结果都不难想像。

      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哪能说没就没了?我只好把老伴的骨灰盒存放在桐城市殡仪馆,当时签协议为存放一年。心里想着,这“入土为安”,“大跃进”没毁掉,“文化大革命”也没废掉,现在是风头上,等等看吧。

   &nb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依法治国,什么时候老百姓才能有获得感?

     老伴去世,明天就是三周年了。可骨灰还存放在桐城市殡仪馆里取不回来。尽管当时的协议明确写着“存放一年”。

     这是因为三年前,安庆市强制推行殡葬改革,桐城市按安庆市政府的指示,专门设置了“桐城市殡葬改革办公室”,简称“殡改办”,下发了通知:人死后一律火化,火化后一律入公墓。

     也尽管我为此以“殡仪馆不履行协议”一纸诉状将其诉至桐城市人民法院民事庭,尔后又上诉到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终以我与桐城市殡改办 不是同等的民事关系,不予支持,建议我走行政诉讼之路而果。

     行政诉讼,谈何容易!首先,被告难以确定。桐城市殡仪馆是当事人,可桐城市殡仪馆无主事的权力,它受桐城市殡改办管辖,而桐城市殡改办又是与桐城市民政局一家,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语)。上面还有桐城市人民政府。

&nbs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暂拟无题

 

当天与水

默契成画

定格

一瞬间

便淡漠了繁华

也沉寂了狂想

还扯断了千年的春花秋月

永无终期的思念

 

然而

天如水

惆怅

水如天

漫想

其万千思绪

谁来剪理

又该怎样端详

……

暂拟无题

 

分类:诗歌 | 评论:6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咏桃

立在门前

凝望云天

 

沉淀千年承诺

为心底的那份执着

岁岁年年

铁定要把春天守候

 咏桃

 

形之楚楚

情兮幽幽  

 

花骨纷纷覆一地

无语意亦殊

 咏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在流血

心在流血

 

 

现在,维权只能是走法律程序,第一步,医患双方封存医嘱等相关资料,接着,向所属医院医患沟通处递交质疑申诉。今天是患者去世的第八天了。看来,维权之路长漫漫!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心在流血

医者救死扶伤

向来是仁爱享誉天下 

然而

安医附院

今年今月7日8日

 一个也许是小小的疏忽

致使一个年仅39的鲜活生命

就嘎然消逝

 

我的长子,1米78的个 

正值青春年华

7日的傍晚

先前,几次发作、且轻而易举治愈的

急性胰腺炎又发作了

他带着极简单的行囊

从临泉路自己打理的小宾馆

来到安医附院的急诊楼

 

万万始料不及的是

7日22点入住7楼35床

至8日的13点15分

那么顽强的生命

在极度的痛苦中

嘎然划上了生命的终止符

 

千里长堤

溃于蚁穴

可那不是千里长堤呵

是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湖初冬

时间的步伐 ,何以匆匆

 原来,是空间的呐喊与呻吟

 红色的骄傲,弃不屑于一地

 憔悴了一夏的浪漫也遗忘了一春的温馨龙湖初冬

惟有静静的守望者

把一腔浩然书写在无垠的苍穹

龙湖初冬

 

夕阳沉静,梦断小荷尖尖角

晚风袅袅,残叶断茎寂无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11.08

   雨住了,云似水墨泼的,不能说是浓淡相宜,却也无声息的幕天席地了。

   地上,虽不见坑坑洼洼的积水,但还是湿漉漉的。

   风,并不大,却寒凛凛的。

   是的,下了一夜一天的雨,正如天气预报所预告的,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多。

   傍晚,我(就我一个人在家)用过简约的晚餐,在二楼小厅里,弹了一会儿电子琴——因数十年基本上没接触过乐器了,(原来比较拿得出手的也只是笛子),所以,先前滥熟于心的曲子,几乎已经记不起一首完整的了——弹了一首《孟姜女小调》、一首《妈妈的吻》。

   离开电子琴,我登上三楼的阳台。拿出手机,拍了几张。

   家乡的景致说不上有多好,但我还是常常拍一些。

   家乡,这一朴实、自然、与生俱来的概念,竟有着鬼斧神工般的魔力与奇幻!不是吗?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玉案』秋情

 

幽兰深邃底可谁,怅久久,依旧没。

沉沉不语秋日里,岁月云幻,草木迷离,别样凄凉至。

韶华温婉成奢忆,四野茫然心已灰,偏是往昔常汲起。

行止坐卧,众里身姿,俱缠绕眼际。

 

『青玉案』秋情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