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梦斋记梦

梦里不知身是客(欢迎观光,谢绝私自转载)//////邮箱:baimeng331@163.com//通联:安徽省桐城市文联(231400)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86827
  • 开博时间:2006-01-01
  • 博客排名:第269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寒箫弄月

2017-08-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名人与茶之八]*父子宰相

《手不离瓯的宰相父子》
——张英、张廷玉与茶



张英、张廷玉父子是清朝历史上著名的大学士,民间俗称“父子宰相”。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于明崇祯十年(1637),卒于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张廷玉,字衡臣,号砚斋,生于康熙十一年(1672),卒于乾隆二十年(1755)。父子二人先后担任大学士之职,任职时间贯穿清康、雍、乾三朝。史称“康雍乾盛世”,盛世功劳,皇帝固然是明君,然而宰相是各项方针政策的实际执行者,其辛勤劳苦更不待言。
据史料记载,张英、张廷玉父子都是精干能臣,办事效率极高,深得皇帝信任和同僚钦佩。同时,他们又都是极其清正廉洁之臣,生活简朴。张英除了官服之外,日常生活中要求自己“誓不著缎,不食人参”,张廷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1 | 浏览:15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七]*潘江

《花园河墅里的施茶先生》
——潘江与茶的故事



潘江,字蜀藻,号木厓。大约生于明万历末年,卒于清康熙四十年前后,寿考八十四岁。
和那一时期许多桐城名士一样,潘江在崇祯末年避乱金陵,与四方贤士相交,高张文帜,声名在外。清初返回桐城,在西龙眠山脚筑山庄隐居,因其山庄濒临溪流,故曰“河墅”。
在明末那个动荡岁月,潘江失去了考取功名的机会,但他自幼博览群书,天份极高。钱澄之所作《潘蜀藻诗序》中载:“蜀藻甫十岁,应童子试出,合郡传诵其文,目以圣童。当时见者,争以为潘氏千里驹矣。”钱文中还说,潘江本来全力攻制举之文,以求经世致用,学诗对潘氏来说,是“余事耳”。然而后来天下混乱,潘氏无法以学问为国家政治服务,只好转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六]*方孝标

《茶市谣》
——方孝标与茶



清初两大文字狱中,方家两度被祸,其中的关键性人物应是方孝标。
方孝标(1617—1696),原名方玄成,字孝标,号楼冈,因避康熙皇帝玄烨讳,以字行。方孝标是方拱乾长子,顺治六年成进士,一直供奉内廷,官至侍读学士,深得顺治皇帝宠幸:“帝尝呼楼冈而不名”,并说:“方学士面冷,可作吏部尚书”。然而,这样一个皇帝身边的红人,却因“丁酉科场案”牵连,被下狱,后发配边疆。并且,在他死后十七年,又因“南山集案”牵连,被开棺锉骨。
两案相隔五十年,方家五代数百人系祸,看似理不清头绪,可有论者认为,其实内中原因是方孝标心怀异志,遭到了清朝统治者的迫害。
当方孝标进入内廷供奉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五]*方拱乾

乡关只在茶香里
——方拱乾父子与故乡茶



清朝文字狱,桐城人中被祸最惨的莫过于方拱乾家,自顺治朝的“丁酉科场案”到康熙朝的“南山集案”,这两起清初牵连最广的文字狱,方拱乾家族两度蒙冤,受害最深,祖孙五代数百人陷于此中,两度发配东北边城。然而他们却能“穷且亦坚,不堕青云之志”,把文明和教化的种子播撒在绝漠边塞,开黑龙江文化之先河。
方拱乾(1596—1666)出身桐城世家,为桂林方中六房传人。其父方大美,曾官至太仆寺卿,方拱乾也是少年得志,娶同乡大学士何如宠之女为妻,崇祯元年中进士,官庶常,馆选第一,“文名震当世”,入清后,方拱乾又被起用为詹事府詹事。其子方孝标、方亨咸也都是顺治朝进士,尤其是方孝标,被选为侍读学士、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四]*孙晋

《少司马与椒园茶》
——孙晋与龙眠茶



“桐城好,谷雨试新铛。椒园异种分辽蓟,古鼎边枝贩霍英,活火带云烹。”这是清代桐城文人姚兴泉仿唐白居易《江南好》词牌所作的百五十阕小令《桐城好》中关于茶的一阕文字。其中提到的“椒园”如今仍有遗存,即在龙眠山双溪村椒子崖下,是明代少司马孙晋别业。
孙晋(1604—1671),字名卿,号鲁山。明天启五年进士,官至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孙晋少年英才,为左光斗赏识,将自己的侄女许配其为妻,后来当左光斗被魏忠贤所害,孙晋成为朝中敢于直言的又一桐城人,马其昶《桐城耆旧传》中说他:“时,贤路阏塞,公在朝岳岳,诸君子咸倚赖之,推桐城左公后一人也。”
然而,他这样卓岳不群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9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三]*徐翥

《避世文心苦似荼》
——徐翥与茶



 “避世文心苦似荼,餐来灵液吐村夫。不谙一字一缣帛,妄议万言万斛珠。”这是徐翥《煮字斋诗集•春园感怀寄峡川刘伯宗先生》中的诗句。
徐翥(1594—1676),字羽先,号半僧,隐居练潭小横山下,不仕不娶,好文识史,终身吟哦,卖鱼为生,人称打鱼诗人、布衣诗人。
说起他的打鱼生涯,桐城有一掌故,说的是有一天,江南名士刘城、吴应箕来桐城访友,行至练潭河畔,见一老者依舟垂钓,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气定神闲,非比一般,便上前答讪:“闻说贵地文风浓厚,妇孺皆能吟诗作对,请问老者,能诗否?”徐翥眼盯钓丝,头也不抬,慢声道:“客人试请出题。”刘诚道:“就请对景作诗,以垂钓为题,诗中需嵌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二]*方以智

《博依小识皆通雅》
——方以智与茶



方以智(1611—1671),字密之,号曼公,又号龙眠愚者、药地老人、无可和尚等。他是明清思想史上的一位巨匠、百科全书式的学术大家。他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出生于桐城县,曾祖方学渐、祖父方大镇、父亲方孔炤,都是学术大家,属桂林方中一房。晚年遭受政治迫害,清康熙十年(1671)于押解途中卒于江西万安县惶恐滩。
方以智出身世家,由父祖亲自教导,自幼接受到良好的学术训练,又天赋极高,所以成名极早,六岁识文史,九岁能诗,十岁能文,二十岁时即载籍出游,以文会友,声动吴门。三十岁中进士,官至翰林院检讨,被选为皇子师。
然而,他身处明末清初的动乱社会,一身的抱负才华未能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7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一]*李公麟

《龙眠有佳木》
——李公麟与龙眠茶



“大小二龙山,连延入桐城。山尽山复起,宛若龙眠形。昔年李参军,爱比山水清。投簪赋归去,筑室当林垌。兴来索束绢,握笔濡丹青。写就《山庄图》,墨妙如天成。我来觅陈迹,满壑烟霞生。凝神致遐想,恍若图中行。”这是明人许浩的诗篇《游龙眠山》。诗中人物“李参军”即是大画家李公麟。
李公麟(1049—1106),字伯时,北宋舒州(今桐城)人,生于皇祐元年(1049),卒于崇宁五年(1106)。历任南康、长垣尉,泗州录事参军,中书省官员等。元符三年(1100)以病致仕,因爱桐城山水,筑龙眠山庄,与弟公权、公寅一同归隐龙眠山中,公麟自号“龙眠居士”,时人并称兄弟三人为“龙眠三杰”。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2 | 浏览:9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妙文二则

乱读书,看到两则故事,大妙。

其一《醉酒快哉》(摘自《搜神记》)
 狄希,中山人也。能造千日酒,饮之千日醉。时有州人姓刘,名玄石,好饮酒,往求之。希曰:“我酒发来未定,不敢饮君。”石曰:“纵未熟,且与一杯,得否?”希闻此语,不免饮之。复索曰:“美哉!可更与之。”希曰:“且归,别日当来。只此一杯,可眠千日也。”石别,似有怍色,至家,醉死。家人不之疑,哭而葬之。
 经三年,希曰:“玄石必应酒醒,宜往问之。”既往石家,语曰:“石在家否?”家人皆怪之,曰:“玄石亡来,服以阕矣。”希惊曰:“酒之美矣,而致醉眠千日。今合醒矣。”乃命其家人凿冢破棺看之。冢上汗气彻天,遂命发冢,方见开目张口,引声而言曰:“快哉,醉我也。”因问希曰:“尔作何物也,令我一杯大醉,今日方醒?日高几许?”墓上人皆笑之,被石酒气冲入鼻中,亦各醉卧三月。

(本博按:此文最妙处,尚不是石醉酒千日,而是最后一句“被石酒冲入鼻中,亦各醉卧三月”。尝读吾乡剃头诗人吴鳌墓铭:“生前一醉浑如死,死后犹如大醉眠。”不亦快哉,真名士也,真隐者也,真饮者也。)


其二《无头好看》
 汉武帝时,贾勇乃余昌都尉。一日出征与匪战,受伤而失头。策马返营,众人皆观之。乃曰:“吾战败而匪砍吾头。汝觉有头好看,亦无头好看?”众士泣曰:“有头好看。”勇曰:“无头一样好看。”

(本博按:此人真好丈夫气慨!忽然想到,既无头,又从何处发声?该打!对此超现实主义妙文,有此胶柱鼓瑟想法,真是煞风景!自裁三杯,大醉三千日。)


分类:醒非醒 * 杂记 | 评论:2 | 浏览:1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夜,与古人约会》



我何以端居,安于此?
秋天就在身后
而春天仍在眼前
玻璃透明,使茶水更绿
有香气氤氲
一个个走过的前贤身影
有淡淡的苦味
不可回避的真实人生

典籍厚重
有旌表。赐谥。遗赠。追封
也有铿锵刀斧和斑斑血痕
烈士无头,仍在行走
我偏重于烈火
燃烧后捡拾舍利

端居,踉跄中的片刻欢娱
牌坊隐入历史
城墙毁于战事
园林颓废,惟有青山
文字从泥土中拱出,像一茬一茬的庄稼
熠熠生辉的是不灭的思想

你们一个一个复活
在秋天或是春天
品茗。吟诗。读经。论史
像复活的东祚门楼
像月夜里流淌不息的龙眠河水

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4 | 浏览: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分》



父亲们都已远去
他们的背影湿漉漉的
带着不曾治愈的伤痛
带着我无能为力的祝福

秋分总让人受伤
刀刃割开水面
九月痛入骨髓

埋头于琐屑而繁杂的生活
堆积的数字来历不明,面目不清
似乎遗忘了很多事情
久违了美丽的诗句

树叶在生病,池塘在生病
所有活着的人都在生病

我已放弃了一些原则
试图在背离中找出新的涵意
良知和美德都是中立的
痛苦所要诠释的,语言不能抵达

我常在一瞬间看见因果
又在一瞬间堕入轮回

当坟茔荒芜,生长荆榛
许多伤害仍在继续
伤害只是利器
不是罪恶,也不是结果
只有黑夜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7 | 浏览: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望碧空送舒芜


1937年,舒芜初中毕业照

2009年8月24日,上午10时,我离开办公桌,站到窗户前,抬头看天。我在以仰望碧空的方式为一个人送行。
同一时刻,在北京复兴医院告别厅,正举行舒芜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
舒芜先生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家乡的文学前辈。对于人们热衷谈论的他在胡风事件中的种种,我想我是没有能力评价的。我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完人,我也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人可以有资格随意地不负责任地指斥甚至是诋毁和谩骂一个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人。我想说的是,舒芜先生不是完人,他有他的过错和责任,他也为此作过解释和忏悔,然而更多的人在讨论胡风事件时,对舒芜先生采取的是不负责任地指斥甚至是诋毁和谩骂,这在网络媒体上更加明显,所谓“三人成虎”,我不知道那些打口水仗的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3 | 浏览: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林寺的莲花开了














分类:醒非醒 * 杂记 | 评论:7 | 浏览:9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闭关东林寺

  

(翠竹掩映的关房)

  前不久网上有位好友发起一个测试,问“你是否感觉到累?”我答:“不累,烦!”看别的朋友回复,几乎都是“累”、“很累”,最低也是“有点累”。于是就很自豪:众人都累,就我不累。
  想来近两年,我的工作比前些年要多很多,可为什么我不累?因为我学会了“放下”,去年在东林寺,有个学习班,同寮的人就说我“放得下”,更有人说“她哪里是放得下,她是压根不提起!”其实,不提起是不可能的,只是我能不提就不提,提着的,该放下时就放下。这样随时放下,我才不感到累了。  
  可是不累,却还感到“烦”,为了对治这个“烦”,前不久又去了东林寺,闭关十日。

  
分类:醒非醒 * 杂记 | 评论:4 | 浏览:20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说桐城历史人物之廿四]*田间先生钱澄之



    
  我写桐城历史人物,因是闲说,常常带着调侃的语气,有时甚至将民间野谈也拉扯进来,就有点戏说的成份了。可是对于钱澄之先生,我不敢带半点的不恭。为何,皆因先生是个极庄严的人,他身上的正气令我不能不正襟危坐;也因我手上存有他的全套文集,这些文字将他的生平事迹、品格思想展露无遗,而读过他的文集,则更令我对他不能不肃然起敬。
  黄山书社有一个宏大的学术工程,整理出版“安徽古籍丛书”,这个工程起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迄今二十多年了,发起这个工程的人许多都已不在人世,然而工程仍在继续……我感谢这些坐冷板凳的学者们,若非他们发微显幽、披沙拣金,将那些掩埋在历史尘埃里的残简断篇整理发掘,点校刊印,像我这样的当代后生,又如何能窥探乡贤前辈的思想事迹。
  在挖掘前辈历史的过程中,我们最感棘手和遗憾的莫过于史料的缺失,而在所有的史料中,莫过于当事者自己的文字最能说明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