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梦斋记梦

梦里不知身是客(欢迎观光,谢绝私自转载)//////邮箱:baimeng331@163.com//通联:安徽省桐城市文联(231400)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86385
  • 开博时间:2006-01-01
  • 博客排名:第270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wwzs13

2017-04-0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告示

  本博作品屡屡被冒名盗用、转帖不注明出处……请这些文抄公自重!
  也因此,本博已停博多时,并将不再帖出新作品!
  谴责无耻之徒!!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说桐城历史人物之廿六]*师爷姚康的悲凉人生

  
  清初文字狱,桐城人深受其害,我们广泛知道的是“丁酉科场案”和“南山集案”。此两案一在顺治朝、一在康熙朝,以桐城方、戴两家为最大的受害者,兼及全国数百人被祸。然而到了乾隆朝,借助于编修《四库全书》这个浩大工程,在全国掀起了长达十九年的大规模的查抄禁书运动,这场运动才是清代箝制思想、消灭异己最为可怕的文字狱。
  一部《清代各省禁书汇考》,几乎攘括了明末清初所有思想家的著作,其中涉及桐城人的就有二十多种。当我满怀幽愤和景仰,在那份长而又长的禁书目录中寻找家乡先贤的身影时,有一个名字令我惊诧:姚康。在我耳熟能详的先贤辈里,这个名字有些冷僻和陌生。更令我惊诧的是他的被禁著作,名为《太白剑》。
  姚康何许人也?《太白剑》是一部怎样的书?
  以我年青时狂读武侠小说养成的思维定式,我想当然的觉得《太白剑》是一部武侠小说的名字。吾乡前辈诗、书、经、史、哲不乏大家,散文写作更是了得,然而还没有一个称得上小说家的。按说明清时期正是中国小说的发展和成型期,桐城那么多文人学士,竟没有一个人肯为小说操刀?大约是因为诗歌和散文乃文学正宗,小说属末流技艺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先驱吴越(白梦)




  辛亥革命前夕的晚清社会,已是病入膏肓,政治腐败、民生凋弊。面对西方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许多大清国的王公贵族仍在紫禁城里做着天朝上国之梦。
  从鸦片战争到太平天国,从甲午海战到八国联军,昔日的天朝大邦已是内外交困,羸弱不堪。仁人志士们励志图强,各出其招,有主张立宪君民同治的、有专注洋务实业救国的、有决心革命彻底推翻旧制度的。
  随着戊戌变法的失败,维新派深受打击,革命派渐占上风,许多人的思想也由拥护维新而转向立志革命。吴越就是其中之一。
  吴越,字梦霞(后改为孟侠),清光绪四年(1878)生于安徽桐城县县市乡(即今城区所在地,故居在延陵巷)。其父吴尔康,早年在浙江任小官,后在县城教私塾。吴越八岁丧母,随父就读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1 | 浏览:10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嬉子湖四题(白梦)

   
  《听水》
  
  水乡总在梦里
  夜深人静时,水是醒着的
  我也醒着,为了与水亲近
  从梦里溜出来,拖着曳地的长袍
  如果我走进水中,将变成一条鱼
  睡袍上的流苏像鱼鳍
  
  一条鱼多么纯净
  它在水中唼喋
  摇摆着尾巴,自由地来来去去
  
  一群鱼多么纯净
  它们在水中唼喋,仿如向我发出邀请
  水浪也哗哗笑着,拥过来
  轻拂我的脚面,告诉我
  水是多么亲切安详
  
  可我已经污染了自己
  作为人,我有着太多的罪孽和过往
  我不能变成一条鱼
  我怕污染了这片水域
  
  只悄悄坐在水边,当众人已经睡去
  我且醒着,听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2 | 浏览:8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寄语

   新的一年,克服末世情绪,不为纷乱的时局所扰,做一个内心坚定的人
  
分类:梦非梦 * 本我 | 评论:1 | 浏览:9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至》

  
  我的爱人,躺在山隈
  去赴古人的约会
  远处,世间的悲欢离合
  犹在一幕幕上演
  
  我的心已如山峰一般不动声色
  亦如投子*一般不断轮回
  
  坟头亦新亦旧,时间正翻越第六个年头
  我看见的,仍是故人生动的面孔
  冬至,享受冰雪前最后的阳光
  我们仍旧坐在一起,沏茶、斟酒,促膝而谈
  
  寒衣在火焰中消逝
  那是从此世送往彼世的路径
  纸灰翩跹
  蝴蝶演绎千年的情痴
  那些颂歌啊,读得我心软
  
  九天已来临,我最最惧怕的冬季
  我要怎样念叨着你曾经吟唱的歌谣
  用温暖填满八十一个空隙
  
  池塘渐渐宁静
  水渐渐收紧身体
  我的心,像水面上刚刚凝结的一层薄冰
  清澈、寒冷、坚硬、透明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3 | 浏览:9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说桐城历史人物之廿五]*钓鱼台上话潘江

  

一提起潘江,我便想到钓鱼台。中国古代的隐士都有钓鱼的爱好,最令人称道的莫过于严子陵了,他的钓台至今是高风亮节的象征。中国各地钓鱼台不知凡几,证明历朝历代各地各处都有不少隐者,他们胸有丘壑,心有戚戚,不慕荣华,不思名利,坐爱山水,相忘江湖。一根钓竿独钓寒江,不为钓鱼,为钓寂寞,寂寞中或有无限惆怅,或有万千烦忧,皆随这清江寒流,逐波远去。
潘江,在桐城历史典籍中就是一个隐者形象:潘先生讳江,字蜀藻,号木崖。少孤,母吴氏高节博学,著有《松声阁集》。先生生而天才隽妙,十岁试文郡邑,群士推为圣童。后益博极群书,历游齐岱、京、楚,与海内名流相结,主盟坛席者三十余年。康熙十八年举鸿博,以母老辞。后,两征遗逸皆不就,隐居北郭之河墅,年八十四卒。张文端公题其碑曰“诗人河墅先生之墓”。
初读《桐城耆旧传》中这段文字,我便想到北门外的钓鱼台,隐居的人都是喜欢钓鱼的,潘先生的河墅是不是就在这钓鱼台附近呢?再看文后注释,说当年的河墅应在现如今毛河一带的走马岭脚下。看来潘先生没有在钓鱼台钓过鱼,但我还是来到钓鱼台,站在崖顶往西北眺望,那是西龙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1 | 浏览:1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呓语》



他终于发出呓语
梦魇太久了
我们深陷其中
爱着这滋味,不能自拔

谁将醒来?

我手上正握着四十年前的梦魇
做梦的人很老了,他对我说已经醒来
其实睡得更深
还有更长久的大梦,像盛宴
早已杯盘狼藉,食客犹酣,迟迟不肯散去

醒来的人都将死去!

梦中的人抱着自己,哭泣或者呻吟
我也在梦中,看着生离死别
说着别人的梦

2010-5-10
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2 | 浏览:1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摘—《上帝的指纹》(英)汉卡克著,胡心吾译

全世界的秘密帮派中,最神秘、最古老的要数中国的“洪门”(Huan League)——西方学者称其为“中国古老宗教的宝库”。洪门入帮仪式包含一段问答:

问:你在路上看见什么?
答:两个盆子和一根红色的竹竿。

问:盆子里有几种花草?
答:一个盆子有36种,另一个盆子有72种,总数是108。

问:你有没有带一些回去啊?
答:有啊,我带108种花草回家去。

问:你怎么证明呢?
答:我可以吟一首诗。

问:这首诗怎么讲?
答:羊城红竹奇又奇//其数三六与七二//谁人能解个中谜//入得门来自知晓。

分类:醒非醒 * 杂记 | 评论:0 | 浏览:1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摘——竹林七贤之阮籍

《通老论》(阮籍)
圣人明于天人之理,达于自然之分,通于治化之体,审于大慎之训,故君臣垂拱,完太素之朴;百姓熙怡,保性命之和。
道者,法自然而为化,侯王能守之,万物将自化。《易》谓之“太极”,《春秋》谓之“元”,老子谓之“道”。
三皇依道,五帝仗德,三王施仁,五霸行义,强国任智,盖优劣之异,薄厚之降也。

《吊北公文》(阮籍)
沈渐荼酷,仁义同违。如何不硑,玉碎冰摧。

《宜阳记》(阮籍)
金山之竹,堪为笙管。

《阮籍铭》(卢播)
峨峨先生,天挺无欲。玄虚恬澹,混齐荣辱。荡涤秽累,婆娑止足。胎胞造化,韬光缊韣。鼓棹沧浪,弹冠峤岳。颐神太素,简旷世局。澄之不清,溷之不浊。翱翔区外,遗物度俗。隐处卧室,友真归朴。汪汪川原,迈迹图箓。


分类:醒非醒 * 杂记 | 评论:0 | 浏览:9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诗》

 

将我拆解,塞回浑沌中
将万物拆解,塞回浑沌中
昨天刚刚得到启示:
关于进化、速度,以及诸如此类的新科技
以及我常常被预言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脆弱神经
瞬间就被你拆解了:还原成一堆杂碎
浮尘、泡沫、垃圾……多么令人沮丧
更加沮丧的是,这个清明节之前
我决定不再写诗。也不再寻找真理……

2010、3、9

分类:清芬阁 * 诗歌 | 评论:1 | 浏览:1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十二]*桐城名媛

《名媛与茶》



桐城文化风教,自明清以来,昌盛于世,人所共识。然而,世人也许有所不知的是,桐城人重视文化教育,不仅不分贫富(有古训“穷不丢书,富不丢猪”为证),亦且不分男女。桐城名媛知书识礼、能诗善画者代有所见。一部民国二十五年(1936)出版的《安徽名媛诗词征略》,入选的安徽历代名媛共四百人,其中桐城名媛几占四分之一。
从这些诗词中,我们可以窥见当年桐城女性的生活状态。有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桐城女子却反其道而行之,以自己的德、才、学、识证明了帼国可以不让须眉,知书才能通情达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是桐城女子所追求的完美形象。
我们常常说起桐城文化的历史悠久,就觉得必然是封建的没落的,可认真探讨桐城文化之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十一]*陈所巨

《千里故乡茶》
——陈所巨与小花茶



陈所巨(1947—2005),当代著名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一生笔耕不辍,创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千万字,生前出版诗文集17部,2007年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陈所巨文集》七卷。
“我的家乡安徽省桐城市,至少有两样东西值得夸耀:一是文章,二是茶叶。”这是陈所巨散文《客来茶当酒》中的开篇之语。桐城文章甲天下,“桐城派”统领中国文坛200余年,这是文学史上有定论的,人人皆知。而将桐城茶叶与文章一起夸耀,也绝非作家矫情,乃是事实。
在同一篇文章里,陈所巨还说“我是茶客,嗜茶似痴,且痴到除了家乡茶,其余皆喝不习惯。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2 | 浏览:18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十]*朱光潜

《美学家的美食记忆》
——朱光潜与小花茶



朱光潜(1897—1986),字孟实,中国现代著名美学家、翻译家、教育家、文艺理论家。
朱光潜出身于桐城乡下,从小在家中受父祖之教,打下了扎实的传统学术功底,十五岁考入桐城中学,开始接受新式教育,19岁经教育部选派,去香港大学学习,1925年考取官费留学生,游学英、法、德国等地,获得过英国文学硕士和法国文艺心理学博士等学位。1933年回国,先后在四川大学、武汉大学和北京大学担任教授之职,并潜心于美学研究,结出了丰硕成果。出版论著有《文艺心理学》、《非剧心理学》、《谈美》、《谈文学》、《诗论》、《西方美学史》、《谈美书简》等,主要译著有《歌德谈话录》、柏拉图的《文艺对话录》、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4 | 浏览:1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与茶之九]*方苞

《皇帝•侍郎•茶》
——方苞与茶的故事



方苞,字凤九,一字灵皋,晚年自号望溪。生于清康熙七年(1668),卒于乾隆十四年(1749),享年八十二岁。方苞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从死囚到布衣入值南书房,最后官至礼部侍郎,与康熙、雍正、乾隆三个皇帝结下了不解之缘。
方苞出身于桐城望族桂林方氏,系中六房十六世传人。可是由于方氏家族在明末清初遭遇政治上的重创,到方苞祖父辈已经家道中落,其父方仲舒入赘六合吴氏,遂移家江宁。方苞虽然自幼生活艰苦,但家学渊源,打下了扎实的学问基础。二十四岁入国子监,游学京城,声誉鹊起,有“江东第一”之称,大学士李光地尤其赏识方苞,惊叹他的文章是“韩(愈)欧(阳修)复出”“北宋后未有”。
分类:醒梦斋 * 散文 | 评论:2 | 浏览:16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