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一方净土

春风吹面薄如纱,春人装束淡如画。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飞舞春人下。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莺啼陌上人归去,花外疏钟送夕阳。李叔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8247
  • 开博时间:2005-12-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晕晕乎乎

  面对着沉闷的早晨,让人的精神按钮不能松懈下来,我们匆匆地面对每一天,留下半点痕迹。当我们失去了更多的幻想与内心的充裕,人生变得更短暂。这就好像为何小时候,总希望长大,总觉得日子慢,盼望和期望的东西多,而内心的世界也更充裕。如今,只能在现实的缝隙中,我们选择了拼杀式的生存方式,为自己创造者现在与未来。生活的重复让我们忘记了未来路上的种种,这点谁也没有经验,但如果具备这样的准备心理,大约人生的种种会容易应对些吧!
  我想有些时间,一个人想想,可似乎这个世界并不会给你这样的更多的“奢求”。我已经有大约一年多时间,没有写长文章,自己怀疑自己是否还具有这种能力?此时的心境毫无疑问就像涂上了猪油,昏沉沉地不能清醒。我对自然界已经陌生到不能感知,缺少了那份寂然面对虚空的种种心境,两年时间虚度几何,不能在自我的慢慢路途中寻找点有价值的东西?用行尸走肉来描述现在的自我,一点也不过分,只剩下一个躯壳了。
  人心的空旷面对着嘈杂的环境,人心的平静又将何处去寻?一种拒绝的方式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也许我们选择了内心世界丰富的生活,以此让自己的世界丰满。这种多少带着理想式的方式,唯
分类: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觉
半年多,心闷如窝,惟觉梦境缠绕,不知时间几何。与躯体争半点康健,如此柔弱。沉下心,当知事事蹉跎。
万缘皆如一花朵,成败光阴如梦厄
存留短暂不觉,恍若世事一念,染就诸多心恶。

分类: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油诗一首

寒暑交替又一年,眨眼如同梦幻间。
事事非非皆不管,无边无尽出离难!

空对时间
分类:发的文章 | 评论:1 | 浏览:9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轩岐救正论》关于脉学部分!(断句稍有问题,阅读细

有疑似难别者。有真假相混者。有有胃气无胃气胃气少之殊者。有从四时。反四时者。有与证相反相合者。有一病而兼见数脉者。有一脉而兼病数症者。有杂投舛剂。致藏气不定。脉随变幻者。有确守良药。症无进退。脉不转移者。有人病而脉不病。脉病而人不病者。有脉不转移。而良剂稍辍。便见虚陷者。有老少衰旺之不同者。有新病久病之宜忌者。有寿夭吉凶之预定者。有纯阴纯阳之偏禀者。有形体之相反相应者。有合闻问望而兼诊者。有僧尼寡妇室女童男之异常人者。有贫富贵贱正人奸人六气七情之各殊者又有真藏脉。有奇经脉。有太素脉。有天和脉。有人迎脉。有关格脉。有妊娠脉。有五逆脉。有六绝脉。有七独脉。皆应详辨精确。服膺弗失。一遇诊按。生死吉凶。子了指下矣。庶神而明乎。愚按先哲有云∶余念古良医治疾。未有不先诊脉。自轩岐已然。辨人鬼。别男女。特其粗尔。微茫呼吸之间。而生死系焉。如济北才人。颜色不变。而在死法中。其脉病也。吁、是固神于脉矣。然脉特四诊之一也。独恨近代传授匪真。偏遵脉诀。致令治疾乖讹。而倡明斯道。实乏其人。即有明良辈出。不免调高寡和。行高谤多。故刖璞怀光。鲜有识之者。嗟此生人。虽幸生偏安之宇。不死于盗贼水火。乃阴阳为患。甘
分类:中医 | 评论:0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静的早晨

平静的早晨

平静而近乎一样的早晨,这种无差别里,炎热慢慢袭来,让本应清醒的脑袋浑浊不堪,忘记了时间地淡淡流动,以及周围人与物的变化。我很想品清它们的味道,就像手中的一杯菊花茶贴近嘴边,一股淡淡地热水缓缓从口腔下到胸腔,再到腹腔,直到我感受不到了。是的,我想从顿时感受此间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唯有这样的感受,才能觉着自我生命的能力。以此之外,真的不敢想象了。
我是在刻意描绘早晨么,这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一切的感知,均衬托着生命的存在,以及它所能感受到的所有。当窗外的车流摩擦地面的声音一阵一阵传来,不停地刺激着耳膜,单调而又保持着一样的节奏,那就更不可入耳了。我凭着自己看到车流盘旋在高架桥的样子,当听到声音时,流动的样子不自觉地在脑中还原。这大概也是生命存在感知世界的方式吧。当一种声音是第一次到来时,在意识的世界里,自我凭着想象用感受到的声音还原一副图画,动态的那种,且用沉淀在脑海的元素,拼凑出一个或者的样子。大约生命的能力源于此吧,似乎有点像今天人冠以的“创造力”。
习惯是一种不自觉的延续。我在这简单的重复里找到了不一样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阳祖师与邱祖文两段

重阳祖师与邱祖文两段
《活死人墓赠宁伯功》:“活死人兮活死人,自埋四假便为团。墓中睡足偏惺酒,擘碎虚空踏碎尘。活死人兮活死人,火风地水要知因,墓中日服真丹药,换了凡躯一点尘。”
——
尘世大修行,拜!

丘祖《乐道》吟道:


迎今送古,看春花秋月,年年如约。物换星移,人事改多少。翻腾沦落,家给千兵,官封一品,得也无依托。光阴如电,百年随手偷却。有幸悟入玄门,擘开疑网,撞透真欢乐。白玉壶中祥瑞罩,一粒神丹辉霍。月下风前,天长地久,自在乘鸾鹤。人间虚梦,不堪回首重作。
——
这段颇好,共襄!



周一困顿疲惫,文字工作却多,于是乱书,逃脱,逃脱。
——--
古音清幽渐入仙,枯槁形骸留存边。
神归上界真常道,误落世间几十年。


分类:随处拣点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智慧与生命——故事两个

智慧与生命

斗法
嘎举派第二代祖师来拉日巴尊者在冈仁波齐山修行,一日,在转山路相向遇到苯教大师纳热苯琼,二人互不相让。无何,约定在吉祥日藏历4月15日清晨比试法力,谁先登山谁就是山的主人。约定日,天刚放亮,纳热苯琼骑上皮鼓,用法力飞向了山顶,在途中他看到米拉日巴在洞中坐,心想胜利者会是自己。此时阳光初现,米拉日巴伸手拽往射进洞内的第一缕光线,飞身直上,待纳热苯琼到达山顶时,米拉日巴已在山巅闭目冥想。
3月某日我在此文边写下这样一段话;“谁理解了生命,谁就是圣者。”

纳木错的传说
一个牧羊人在湖边捉到一只羚羊,猎杀时,出现了一位漂亮的姑娘,她哀求牧羊人:“你放了它吧,我会答应你所有条件。”牧羊人看到女子的美丽,动了心念:“你能嫁给我吗?”漂亮的女人答应了他:“你要以人的方式,还是神的方式?”牧羊人答:“我要以神的方式。”漂亮的女子在牧羊人额头轻轻一点:“这就是以神的结合方式。明年的此时你来带走你的孩子吧!”牧羊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女子已经带着那只羚羊消失在湖里。一年的时
分类: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标准秤

标准秤

沙镇的街头在五色灯光的宣照下是繁华和潮涌,一波接一波的人让这街是个拥挤的嘈杂状。镇上不大的店铺里攒动着黑色的脑袋,讨价与还价声夹杂在街上的音响里;商家的门前断断续续连接着小贩的生意随意摆放,显得凌乱,却又团聚着数不清的买家,这便是沙镇街上可以绘就的样子。经过一天的脚步和叫卖,沙镇街上满是纸屑和塑料袋,这些纸屑随着人的脚步停留或被带到几步外的地方,失去了原来面目。而小贩的车前会有一摊甘蔗皮,或是丢弃的烂水果。花师傅是这水果摊的主人,眼见街道从早到晚一天来来往往的人们。他惯常坐在车子的旁边,一手拖着下巴,另一只耷拉在凳子旁边,似有所思,眼睛不灵光。一头灰黑的头发从一方抛向另一侧,盖住了谢顶的前额,头发上粘着些许尘土,显油污状。而那赭色的脸上却厚厚地印着岁月的积淀。双目被厚厚眼镜片挡着,路人只能看到眼镜片后的些许眼神,从而或多或少在人心里留下点印象。身上的皮夹克穿了好多年,既挡风也让沙镇的尘土落满,时间一长,上面也有了几颗洞。花师傅并不在意衣服破了,无非沙镇的温度上来时,夹克敞开着,天冷的时候拉上拉链。除此之外那蜷缩的身子显得脊背弯曲,向着街道,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妈与儿子

阿妈与儿子

 “阿妈,我想出去走走。”一个声音从房子的一角发出,盘旋在砖块垒砌的楼里。房子的另一角,妇人坐在小凳子上对着外面,似乎窗外有无限的风景一样。儿子翻动一下跌落了被子,他便试图从平躺着的状态坐起来,够着那被子。他吃力地伸出一只手朝一侧倾斜,哗啦,被子连人滚落在地,只让这楼一声懵响。妇人被这声音惊醒,连忙过去看儿子,她双手拖着儿子上床,用那双粗糙的手,拉平了床单,把被角向里掖了一掖。这动作娴熟又老练。儿子躺在那里一声不吭,似乎跌倒了身子做疼打消他出去的想法。
母亲拿着扫帚开始挥动在这块八九个平方的房子里。粗糙的地面阻挡一切从它上面过的东西,因此那些纸屑和菜叶以及零落的塑料袋只好用手取下。
“康明,你喝水不?”母亲低头碰着顽固的泥巴,连着几下都没能弄下来,她只好蹲下来费力地抠。这个蹲着肥硕的臀部,似乎占据了房子的全部。没几下,妇人就扫到了门口。她把这垃圾扫出门外。儿子清晰地听着这些声音。
“不渴”。康明没加思索地回答,刚说完却后悔,自己的嗓子有点干。
“李大伯还出摊,你看天气都这样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花

纸花

天晴的时候,挂上点淡淡的灰,既不是非常热,也并不冷气袭人,这是记忆里最深的天气颜色。惯常于这样的天气已经忘记了灰尘和阳光,让人忘记对那些恒久存在的东西投注。而在这样的街道上,纸花店一年四季都开着鲜艳的色彩,那色瑰丽夺目,让人忘记它最后的样子。镇上铺面最多的是纸花店,每隔几个门面就有一个,农村人的思维并不看门头牌匾,店前的摆设这店铺的经营就显露了。对于往生者,不用鲜艳的色,而这纸花却开的那么绚烂,让人很难把死亡和它联系起来。
生活的一部分延续着另一个世界,今生已经为后来做好了一切行装。纸花人像做平时物件那样完成一件必将为人带走的东西。那些带走的也将带走作者的心绪和茫然。而这些延续正是他们自己的人生,也更贴近生命。竹竿搭起简单的架子做龙骨,扎绑上绳子,一个光秃秃的样子就出现了。每当一个细处,纸花人总会想着法子做好它,将来会有一个喜好鲜花的人把它带走,既然用的人是那么爱好,做好它是多么一件被人感谢的事。
纸花人并不多做,大约几个就够了,不知的天气带来雨水,会让那花看着枯萎,而打消一天的心情,同样,干燥的天气里车来车往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