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

一友与大作家贾平凹甚善。一日在其家雅趣,有客相仿,闻礼中有台湾高山乌龙茶一筒。众友相谋,欲饮而快之。然,客无去意。众友怏怏,离。  后,终不甘。约而同往返,见贾,然想品客之所送神品。贾戏曰;“汝等偶见,已是造化,所沾福气已非常人可循,竟欲同谋而享,甚过,甚过。”佯作生气状坐。众友见说,乃四处寻觅,不得。贾曰;“吾知匪之将至,早已密藏,汝等不可见也。”语毕狂笑。众不甘重寻,得。主乐而煮之,果如甘露。  吾友咋得上茶,相约。饮之讲贾师之事,甚乐。吾记而告众。  今天偶然想写古文体,朋友们有善于古文言者请给修改。谢谢!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33
  • 开博时间:2010-06-1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把灵魂和躯体都捐出去

  昨晚做梦了。
  到了西藏那广阔无垠的戈壁。
  
  有一个僧人住在一汪湖水的边上,
  一群羊儿徜徉在白云外面,
  你分不清什么是白云,
  什么是羊儿。
  他们都在流淌着。
  我把灵魂呈给他,让他拿去洗涕。
  
  
  有一个僧人住在一座山谷里。
  寒冷孤凄,
  裹着冰霜雨雪的狂风永不停息的吹打着。
  我把躯体送给他,
  让他捶打敲磕。
  
  
  啊!分开了送出去,
  真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说我是废物,生活难弄

  原创】 潘红業
    
      从华山脚下来到秦人古都艳丽的西安,算起来已经有两年了,还算从容。
    
       在家那会,让贫困燃烧的心催促着来到解放路口。林立的摩天大楼,穿梭的美男靓女,马路上涌动的华美小卧车,哎呀!全世界精美的物质都集中到这来了。你记起来——要赚钱。从哪里下手?别说你家中的的那几口子给你要,就是自己口袋里剩的那几个大元,难熬。发起狠来张大嘴巴能把马路上跑的这些大卡车全都给嚼了。
    
     在几个装饰典雅精美的职介所,他们热情大方公平合理的分了你身上刚借来的四百元钱。这可是讲理的地方,全怪自己,人家介绍的工作不合口味,钱少职微对吧!可也不能介绍你去干个西安市长,这里的帝王气很浓,人人都想干一把手。
    
     屈夫子迎面走过,嘴里还说着你们沉醉了,该醒醒了,去听听钟鼓楼的钟声吧!钟楼管理员并没敲钟,说是没到时间。你们既然到这里了干脆去留个影吧!摄影留念的先生并没有留住我在钟鼓楼的身影。倒是从书院门传来低沉幽怨、如泣如诉、愁肠寸断的陶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挣扎着幸福

                             《原创》潘红业
  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我有什么用呢?咋样都弄不来钱,日子过得像井台上的辘辘绳一样——匝匝紧。
 中学毕业那会家长问将来想干什么?一个农民娃能干什么?爱音乐是人的天性,那我就来到一个技校学习音乐,头两年先吃透乐理知识。接着选一把乐器—圆号,嗒喇嘀可劲的吹练。等练成出来,改革的春风早已吹遍了大地。那些电子管代替了人力作业。我找不到工作,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事。有那手艺不妨去干吹鼓手,隔三差五的还能弄个三瓜两枣。农闲时也常常看看书,这可是好东西,看起来就没完没了。在这个浩瀚的海洋里面扑腾着,你别说还弄出来几朵浪花来。想着本钱不大就是受些寂寞之苦,几张纸,一管笔、刻苦学习还真有几篇文章见了报,弄个佰把拾元的,不亦乐哉。农村人目光短,看我能给报社投稿,倒还有几位称起先生来。
 不管干什么也不能忘了人伦道德。那会儿在家人们的催促下,我也成了人夫人父。每天放学回家冻得流着濞渧打闹着的两小儿吃完饭把二双小手执着的伸在面前,不给上面放些银两钱钞绝不收回。鬼老师成天要钱——还不如拿了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