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218030
  • 开博时间:2004-03-31
  • 博客排名:第121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maygloria

2018-05-16

停杯问新月

2018-04-30

若芊我芊n

2018-03-25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五月五日记

 

每年各种蔷薇的花期都会各有些出入。往年这时候的主力是木香和野蔷薇,今年却都已经开过了。

 

照片里的蔷薇只有玫红色的葡萄红和砖红色那朵采自园中,粉红那些是买的。遗憾。

 

蕙兰、白芨、蝴蝶花、鸢尾、夏橙花倒都是自家的。夏橙花香气沁人心脾,跟玫瑰香很不一样。

 

 

五月五日记

 五月五日记

 

 每月第一个周四是纪子老师的俳句会。起了个大早先去琉璃光寺、洞春寺走了一圈。天气晴好,满山新灿灿的深绿浅绿,教人看也看不够。

 

         

五月五日记

 

 五月五日记

 

分类:杂草 | 评论:1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一年

又到了晒蔷薇的季节。

今年园中蔷薇因象鼻虫肆虐,完全不成气候。只好去买了一把来充数。

配以溪荪、扁竹兰、金银花、虎耳草以及四照花叶子和茴香叶。

正逢花期的野蔷薇和已近尾声的白木香尽量挑了几朵没被虫咬坏的,也算意思了一下。

 

又是一年

分类:花事 | 评论:2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五日记

  

五月五日记

 

五月五日。立夏。雨转晴。

今年的蔷薇属最先开花的是木香蔷薇。现在已经开残了。然后是葡萄红,可惜花瓣太重,容易凋落。野蔷薇刚开,很香。

 

下图是两周前的木香蔷薇。去年大剪过,反而开得比往年好。

分类:花影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记

  

先挖个坑

2004年3月31日至今,博客十年,以年表记之。

分类:杂草 | 评论:2 | 浏览:3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也算年终总结,把相机里拍的月亮照片都倒了出来。有满月,有残月,都是从走廊上拍的。

相机是老旧的COOLPIX P100,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镜头的望远功能强大。曝光速度调到最慢也不用三脚架,躺在地板上或挨着晾衣杆拍就成。

按时间顺序贴:

 2013年9月19日 中秋节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2013年10月28日 农历九月二十四日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2013年12月20日 农历十一月十八日 

临近圣诞节,黑乎乎的公园里竖起仿沙勿略教堂的电饰,单薄简陋,周围越发显得冷清。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2014年1月16日 腊月十六日

真的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年腊月的日子跟新历竟然是重合的。

园子里的南天竹果子结得稀疏,照出来还挺好看的。闪光灯亮得很粗暴,效果奇特。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2014年1月19日 腊月十九日(大寒前日)

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这一年/从中秋到腊月

 

腊月十九这天傍晚,看到月亮正要从东山升起,赶快去拿相机,拍照时月亮的大半个脸都露出来,不过总算照出下方的树影,都是光杆子,很有冬天的感觉。上次拍了南天竹的剪影,这次想试试蜡梅,

分类:花影 | 评论:0 | 浏览:18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植物/蓝桉

  

云南人把蓝桉笼统地称之为桉树或洋草果树。 与绝大多数桉树一样,蓝桉原产澳大利亚。据说“桉树” 的命名者是民国初年的意大利公使吴宗濂。他依据法语名eucalyptus,将树名音译为安加利泼多,又以音译造字为“桉”。他为把这种生长迅速而有富有利用价值的树引介到中国,曾在1912年专门缉译了《桉谱》一书。

 

故乡的植物/蓝桉

 

蓝桉 (据《辞海》等)

【学名】Eucalyptus globulus
【别名】洋草果、灰杨柳、玉树
桃金娘科,桉属。常绿大乔木。花长生于叶腋。果实半球形或杯形,有棱。原产澳大利亚。 我国西南、华南有栽培。树皮和叶入药,有清热止毒、止痒、止咳、健胃、驱虫作用。蒸馏鲜叶所得的油有杀菌驱蚊之用,也可做香水原料。木材供建筑、船只、枕木等用,又为行道树及绿化树。

 

昆明海埂公园有种植于1896年的蓝桉,网上寻得照片,借来贴一下:

故乡的植物/蓝桉

来自这里

分类:花事 | 评论:0 | 浏览: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龟山的红叶

 

每年这时候不去龟山公园拍几张红叶照片,就觉得这个秋天少了点儿什么。 技术依然菜鸟,器材更是退化为手机,只有树还是那几棵树。

然后,就可以安然迎接冬天了。

 

龟山的红叶

龟山的红叶

分类:花影 | 评论:1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植物/银桦

  

 

1 不久前偶然查到银桦的学名,借此去搜图才知它跟另一种遍布云南的行道树蓝桉同样产自澳大利亚。此前一直误以为银桦树的原产地是西双版纳的勐海。

  

   

故乡的植物/银桦

 

2 幼时对植物留下印象的原因往往是一个“馋”字。银桦也不例外。银桦开花的时候,远远就能看到裹着蜜汁的黄灿灿的花蕊。只恨树太高,想吃也够不着。

 

故乡的植物/银桦

 

 

3 行道树是有流行的。这些年在云南用银桦作行道树的街道好像越来越少了。开花的银桦树更是多年未见。

  在网上看到照片倍觉亲切。下图这棵繁茂的银桦大概是原产地的景象,云南的银桦树大多瘦高易折,

  也许是水土不服的缘故。

 

故乡的植物/银桦

 

银桦还可做木材。小时候家里有个沙发的扶手是银桦木的,细密的网状纹路,很漂亮。

 

分类:花事 | 评论:4 | 浏览: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五日记

  

 

五月五日记

 

 

立夏。一年难得一次采园中花草做瓶花。

五月是各种蔷薇的花季。白木香四月下旬就开了,已过盛时。野蔷薇初开,甜香醉人。大多数月季还需再等几天才会开的样子。

不过对园丁来说,看着蓓蕾一天天长大也是一种享受。

 

五月五日记

 

草虫记今年进入第十年,刚好跟上图这株野蔷薇同龄。

 

 

分类:花事 | 评论:4 | 浏览: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螺蛳姑娘》及其他

  

 


  

民间故事《螺蛳姑娘》记得是小学时读过,印象深刻。


  

最近才知道这个故事历史悠久。  原出《搜神后记》:


  

晋安帝时,侯官人谢端,少丧父母,无有亲属,为邻人所养。至年十七八,恭谨自守,不履非法。始出居,未有妻,邻人共愍念之,规为娶妇,未得。端夜卧早起,躬耕力作,不舍昼夜。后于邑下得一大螺,如三升壶。以为异物,险以归,贮甕中。畜之十数日。端每早至野还,见其户中有饭饮汤火,如有人为者。端谓邻人为之惠也。数日如此,便往谢邻人。邻人曰:“吾初不为是,何见谢也?” 端又以邻人不喻其意,然数尔如此,后更实问,邻人笑曰:“卿已自取妇,密著室中炊爨,而言吾为之炊耶?” 端默然心疑,不知其故。后以鸡鸣出去,平早潜归,于篱外窃窥其家中,见一少女,从甕中出,至灶下燃火。端便入门,径至甕所视螺,但见女。乃到灶下问之曰:“新妇从何所来,而相为炊?”女大惶惑,欲还甕中,不能得去,答曰: “我天汉中白水素女也。天帝哀卿少孤,恭慎自守,故使我权为守舍炊烹。十年之中,使卿居富得妇,自当还去。而卿无故窃相窥掩,吾形已见,不宜复留,当相委去。虽然,尔后自当少差。勤于田作,渔采治生。留此壳去,以贮米谷,常不可乏。 ”端请留,终不肯。时天忽风雨,翕然而去。端为立神座,时节祭祀。居常饶足,不致大富耳。于是乡人以女妻之。后仕至令长云。今道中素女祠是也。


  

汪曾祺也改写过一篇,在网上读到,很意外,今天才发现收录在江苏文艺出版社《汪曾祺文集》小说卷。是<拟故事两篇>中的一篇。书买了快二十年了,我竟然没读过。 原文网上就有,搬来贴在这里:


  

螺蛳姑娘


  

汪曾祺                                                      


  

有种田人,家境贫寒。上无父母,终鲜兄弟。薄田一丘,茅屋数椽。孤身一人,艰难度日。日出而作,春耕夏锄。日落回家,自任炊煮。身为男子,不善烧饭。冷灶湿柴,烟熏火燎。往往弄得满脸乌黑,如同灶王。有时怠惰,不愿举火,便以剩饭锅巴,用冷水泡泡,摘取野葱一把,辣椒五颗,稍蘸盐水,大口吞食。顷刻之间,便已果腹。虽然饭食粗粝,但是田野之中,不乏柔软和风,温暖阳光,风吹日晒,体魄健壮,精神充沛,如同牛犊马驹。竹床棉被,倒头便睡。无忧无虑,自得其乐。


  

忽一日,作田既毕,临溪洗脚,见溪底石上,有一螺蛳,螺体硕大,异于常螺,壳有五色,晶莹可爱,怦然心动,如有所遇。便即携归,养于水缸之中。临睡之前,敲石取火,燃点松明,时往照视。心中欢喜,如得宝贝。


  

 次日天明,青年男子,仍往田间作务。日之夕矣,牛羊下来。余霞散绮,落日熔金。此种田人,心念螺蛳,急忙回家。到家之后,俯视水缸:螺蛳犹在,五色晶莹。方拟升火煮饭,揭开锅盖,则见饭菜都已端整。米饭半锅,青菜一碗。此种田人,腹中饥饿,不暇细问,取箸便吃。热饭热菜,甘美异常。食毕之后,心生疑念:此等饭菜,何人所做?或是邻居媪婶,怜我孤苦,代为炊煮,便往称谢。邻居皆曰:“我们不曾为你煮饭,何用谢为!” 此种田人,疑惑不解。


  

又次日,青年男子,仍往作田。归家之后,又见饭菜端整。油煎豆腐,细嫩焦黄;酱姜一碟,香辣开胃。


  

又又次日,此种田人,日暮归来,启锁开门,即闻香气。揭锅觑视:米饭之外,兼有腊肉一碗,烧酒一壶。此种田人,饮酒吃肉,陶然醉饱。


  

 心念:果是何人,为我做饭?以何缘由,作此善举?


  

复后一日,此种田人,提早收工,村中炊烟未起,即已抵达家门。轻手蹑足,于门缝外,向内窥视。见一姑娘,从螺壳中,冉冉而出。肤色微黑,眉目如画。草屋之中,顿生光辉。行动婀娜,柔若无骨。取水濯手,便欲做饭。此种田人,破门而入,三步两步,抢过螺壳;扑向姑娘,长跪不起。螺蛳姑娘,挣逃不脱,含羞弄带,允与成婚。种田人惧姑娘复入螺壳,乃将螺壳藏过。严封密裹,不令人知。


  

 一年之后,螺蛳姑娘,产生一子,眉目酷肖母亲,聪慧异常。一家和美,幸福温馨,如同蜜罐。


  

 唯此男人,初得温饱,不免骄惰。对待螺蛳姑娘,无复曩时敬重,稍生侮慢之心。有时入门放锄,大声喝唤:“打水洗脚!”凡百家务,垂手不管。唯知戏弄孩儿,打火吸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俨然是一大爷。螺蛳姑娘,性情温淑,并不介意。


  

一日,此种田人,忽然想起,昔年螺壳,今尚在否?探身取视,晶莹如昔。遂以逗弄婴儿,以箸击壳而歌:


  

 “丁丁丁,你妈是个螺蛳精!


  

橐橐橐,这是你妈的螺蛳壳!”


  

彼时螺蛳姑娘,方在炝锅炒菜,闻此歌声,怫然不悦,抢步入房,夺过螺壳,纵身跳入。倏忽之间,已无踪影。此种田人,悔恨无极。抱儿出门,四面呼喊。山风忽忽,流水潺潺,茫茫大野,迄无应声。


  

 此种田人,既失娇妻,无心作务,田园荒芜,日渐穷困。神情呆滞,面色苍黑。人失所爱,易于速老。


  

 一九八五年四月四日      


  


  



  


  

很实验性的拟古文,唯有那句“俨然是一大爷”在其中闪闪发光。很好玩。 幼时读过的故事印刻在记忆里,不知不觉间会变成感觉尺度的一部分。 每当沉迷网络之后不得不飞速做饭时,我就会想起“螺蛳姑娘”,我猜想螺蛳姑娘在农夫回家前要把饭做好,一定也是这么匆忙。

分类:杂草 | 评论:3 | 浏览:3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在一夜之间》/金子美铃

  
   秋天在一夜之间
  
   作者:金子美铃
   翻译:草草
  
  
  
  秋天在一夜之间来临。
  
  第二百一十天刮了风,
  第二百二十天下了雨,
  第二天拂晓雨过天晴,
  那天夜里它悄悄来临。
  
  它乘船来到海港吗?
  它展翅飞过天空吗?
  它从地下突然冒出来吗?
  没有人知道,
  但是今早它已经来到。
  
  它在哪里,我不知道
  但是,在某个地方,它已经来到。
  
  
  (译注: 第二百一十天和第二百二十天:自立春起第二百一十天和第二百二十天。农家认为这两天是最容易受台风影响的灾厄日。)
  
   今天刚好是自立春起第二百一十天。虽然没有刮台风,但是傍晚有一阵风特别大。感觉一下子凉了下来。看来要跟夏天说再见了。
  
   金子美铃的这首诗收录在新星出版社将出的增订版金子美铃诗集《星星和蒲公英》之中。书还没有上架,但已经有了 豆瓣条目。敬请期待!
分类:草译 | 评论:2 | 浏览:3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彩彩近况

  
  彩彩下个月就满三岁了。以桃脸鹦鹉的年龄来看,这年纪已经可以当爹。可惜彩彩还是老大男一枚。我们经常去宠物店帮他相媳妇儿,但是桃脸鹦鹉幼时雌雄莫辨,生怕领个弟弟回来,每次犹豫再三,总是空手而归。目前媳妇一职,暂由我兼任。
  
  彩彩in鞋柜
   Photobucket
  
  在鞋柜里开辟了一个角,放放饲料什么的。他却很中意这旮旯,钻进钻出玩得很开心。用阿板的话说,就是:好像一只长了翅膀的老鼠
  
  据说野生的桃脸鹦鹉在野外(原产纳米比亚)是住在山洞里的。彩彩不知是身居海外的第几代,居然还留着这基因。或者是我的宅病传染给他了?
  
  所谓宅,就是空间越窄越安心。
   Photobucket
  
  最后是今天刚拍的录像:菜来张口的彩彩。
  
  
  
  
   2009年的彩彩
分类:杂草 | 评论:2 | 浏览:7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锁心中》译后记

   Photobucket
  
  “手锁心中”这个书名直接照搬了原题。如果照字面理解为“把手锁在心中”,误会虽然不小,倒也能给这部小说平添几分趣味。其实“手锁”是类似手铐的古代刑具,“心中”则是殉情的意思。直译即“戴着手铐去殉情”。
  
  1972年7月,这部以滑稽逗笑为主眼的短篇小说赢得第六十七届直木奖(落选的作品中有筒井康隆的《家族八景》)。即便是面向大众文学的直木奖,一篇“没个正经”的作品能够胜出也足以令世人为之震惊。因为当时的日本文坛还没有这类滑稽荒诞小说的席位。其实在日本传统文学中,以江户时代后期的“戏作”小说为代表,滑稽荒诞的手法和题材一直是大众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十返舍一九的《东海道中膝栗毛》(又译《东海道徒步旅行记》),式亭三马的《浮世澡堂》和《浮世理发馆》等。然而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文学俨然以欧美文学为范本,流派纷呈,却失落了“戏作”的传统。《手锁心中》一举获得直木奖,可说是戏作小说重归日本文坛的标志性事件。
  
  《手锁心中》的故事发生在平民文化盛行的江户时代后期(18世纪末)。江户城中的图书出版业屡遭幕府的管制,却依然生机蓬勃。持续近两百年的安定环境下,平民的识字率急剧提高,加上同属平民阶层的商人们雄厚的财力,面向平民的图书文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发展。
  故事的主人公荣次郎是一位梦想当明星作家的富家子。只要能够成名,荣次郎可谓不择手段。先请三位损友代为捉刀,并倚仗父亲的财力将作品出版,可惜这部胡乱拼凑的处女作根本无人问津。为了显得像个苦苦写作的真正的作家,荣次郎忽而屈尊入赘贫家,忽而假装沉迷青楼而被妻子逐出家门。如此这般,依然得不到期待的效果。荣次郎不得不采取更加激烈的招数:写一部嘲讽当朝政治的作品,故意触犯幕府大忌,只为能得到具有轰动效应的手锁之刑。经损友通融熟人,荣次郎终于受到佩戴手锁三日的轻微处罚。苦肉计换来了知名度,荣次郎的新作转眼售罄,城中人都对这个奇怪的作者议论纷纷。然而荣次郎仍不满足,又邀约一名吉原花魁与他上演一场“手锁心中”的闹剧,好让自己的大名轰动全城。闹剧在最后关头惊现意外,假戏成真,迎来悲剧结局。三位损友背负荣次郎未完的梦想,重新立志写作,后来都成为名震后世的作者。
  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除主人公荣次郎之外,多是当年江户文坛大名鼎鼎的文化人或名作家。当然场面和情节纯属虚构。除了令人捧腹的荒诞情节,作者精心设计的场面描写更浓缩了江户时代宽政年间的社会百态和文坛风景,也是这部小说的魅力之一。
  滑稽搞笑的作品在如今的日本文坛已不鲜见,但《手锁心中》历经四十年,依然独具魅力。这无疑要归功于作者赋予作品的超越时代的寓意。荣次郎毫无文才,只好凭荒唐行径博取声名的做法,一定也能让中国读者会心一笑。
  作品中随处出现的那些文坛高手们的名字,对日本读者而言无须多做解释,而对于中国的大部分读者可能会比较陌生。考虑到这一点,译者对文学史上比较著名的人物名都添加了注释。但愿能为中国读者理解作品提供一些参考。当然无视这些注释也不会影响阅读。
  
  同时收录于本书的《江户暮雨》是井上厦在获得直木奖之后创作的第一部作品。故事依然以江户时代为舞台,滑稽荒诞的风格也类似前者,但主题并不相同,故事发生的年代也稍晚于《手锁心中》,大致相当于明治维新的前夜。
  主人公桃八是个混迹于欢场,专门给有钱人溜须拍马的“帮闲”艺人。江户城中数一数二的药材商沙丁屋的少东家清之助是桃八苦心巴结的固定客人。主仆二人在酒家吃喝玩乐,不小心得罪了一群凶悍的武士。他们仓皇逃命时阴差阳错登上了前往东北沿岸的运输船。这趟旅行一去九年,桃八鞠躬尽瘁,不忘“帮闲”的奴仆本分,而清之助出尽洋相不说,为求自保甚至把桃八卖给人贩子。从苦役中死里逃生的桃八不计前嫌,继续忠心侍奉清之助。两人历尽艰辛,终于踏上归途。他们回到江户时,幕府已被推翻,江户变成了东京……
  这是一篇逗笑风格的行纪小说,更是一个关于背叛与原宥的故事。不予余力的逗笑后面,掩藏着小人物深切的悲哀。戏剧评论家扇田昭彦在剧作版《江户暮雨》的解说中写道:作者可说是以一种克制的愤怒塑造了桃八这个人物。他代表了日本“平民的原像”,不管日本社会如何变迁,他们都宽容而不记恨,依然紧跟在人后过日子。这样的平民性格不改变,日本社会的根本弊端也将难以改变。
  
  通篇的搞笑逗趣,结局却并非喜剧收场。这可说是本书收录的两部作品的另一个共同点。逗笑之后,在读者心中投下的暗影,大概才是作者的真正意图。
  
  “难的要浅显地写,浅显的要深刻地写,深刻的要有趣地写,有趣的要严肃地写。”是井上厦的座右铭。浅显有趣的语言风格可说是其作品的最大特色。尤其是运用词语的谐音来逗乐搞笑的手法更是随处可见。这在翻译过程中往往难以再现,只好用加注的办法解决。原作的魅力难免因此大打折扣,还请读者给予谅解。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译文中需要谅解的地方大概还有许多。但作为井上厦的忠实的读者,翻译这部作品的过程即便艰辛,也是一个非常愉快的过程。
  
  本书收录的两部作品《手锁心中》和《江户暮雨》最初分别于1971年3月和8月刊载于《别册文艺春秋》杂志。并于同年8月由文艺春秋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1974年又由文春文库出版了文库本。本书译自文春文库2009年新装版。
  
  
  最后,特别要向于百忙中为本书作序的李长声先生表示衷心感谢。还要感谢彭毅文小姐为引进这部作品所做的努力,感谢张兰小姐的耐心与细致,谢谢你们给我充裕的时间,使我得以从容完成本书的翻译。
  
  
   译者
  
   2012年2月于山口
  
  豆瓣网链接 在此
分类:杂草 | 评论:8 | 浏览:1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的花/其他

  
  水仙各种
   Photobucket
  往年中国水仙从十一月就开始开花,等不到三月洋水仙开花就凋谢了。今冬天气反常,洋的土的都在三月里遇上了。
  
  贝母
   Photobucket
  药用的贝母好像有许多种类,这只是其中之一。
  贝母的花型就好像把郁金香倒过来的样子。花瓣里的纹路不知是为了吸引什么虫,很特别。
  学摄影达人来张逆光的:)
   Uploaded with Snapbucket
  
  今年开得好的还有瑞香。花香满园,之前有梅花香,梅花香更好闻。
  花丛后面的紫荆一直光秃秃的没动静,今天终于看到满树粉紫的小花蕾。
  
   Uploaded with Snapbucket
  
分类:花影 | 评论:0 | 浏览:1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杂草的春天

   Uploaded with Snapbucket
  
  这就是我家园中杂草的生态。看上去一片绿,仔细辨认的话,有野豌豆、紫堇、野芝麻、拉拉藤、繁缕、刺果毛莨(我终于记住这名字了!)……
  要给它们分别照张证件照实在不容易。那就尽量分分类吧。
  
  可食或可药用类
   Photobucket
  上左:蓬蘽。去年从野外拔了两棵幼苗回来,才一年时间,就在花坛里蔓延开了。估计初夏可以吃上红红的“覆盆子”果。旁边的长条形是红花石蒜的绿叶。
  上右:虎耳草的新苗。背阴处的墙角有成片的虎耳草。不知是野生还是早年种下的。据说虎耳草的叶子捣碎了可以治烫伤。新叶子做天妇罗(裹上面粉油炸)也好吃。
  下左:蜂斗菜(日本人误称为款冬)的花蕾也可以做天妇罗。日本人似乎愿意把一切可食的野菜都裹面粉油炸之。最绝的是在电视上见过某食草爱好者连猪笼草都拿来试过。
  下右:天葵。这个是凑数的。应当可以药用。药效不详。今年天葵逢大年,连砖缝里都长。照片是中旬拍的。今天看到有的已经开花了。
  
  花盆里的杂草
   Photobucket
  我的花盆里,草总是长得比花好。好得让我不忍心拔掉。
  
  其他杂草
   Photobucket
  这几种要到四月才开花,都很漂亮。上面两张是野芝麻(不知是品种不同,还是日照强弱的关系,两种叶子差别很大。)
  下面从左到右是刺果毛莨和春飞蓬。
  
  最后这三张是紫堇。大概是裂叶紫堇吧?
   Photobucket
  上面这张是花盆里自己长出来的,茂盛到有点畸形。但三张放在一起对比又觉得不太像。
  中间的花是昨天才拍的。在这里它的花期刚刚到来。
  
分类:花影 | 评论:0 | 浏览:6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