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57580
  • 开博时间:2010-06-0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戒烟记

关于戒烟,朋友间流传有这样一句话:戒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天之内都可以戒几次。由此可见戒烟的确是一件需要毅力和决心的苦事。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一生都困在烟瘾里无力自拔或是根本就没有试图自拔者不计其数。我虽年岁不高,但烟龄足有三十年,实乃此中真味得以尽尝矣。

吸烟的三十年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确实曾戒过两次。第一次戒烟的时候,女儿还没有出生。只戒了一周左右,夜里便梦见有人递烟给我抽,并且我不假思索地就点燃了。醒来后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笑我为何要折磨自己,为何不可以随性一些呢,想抽就抽吧。第二次戒烟的时候,女儿已经是初中生了。这一次戒烟,持续时间达两个月。连我自己都以为可以真的就此告别尼古丁,但突然出现的一件让我身心俱疲的事情,成了我重新抽烟的理由。

我总是原谅自己,总是非常容易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开脱的理由,并乐此不疲。从家里的阳台到客厅,从卧室到书房,到处都摆着烟缸,老婆和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欧纯定

手机在客厅的茶几上沉睡,它突然叫嚷起来,一阵紧似一阵地催我接听。话筒里传来沙哑而苍老的声音,时而低婉时而振奋,把我的情绪完全带进往事里,真的出不来。

电话是欧纯定打来的,诗人欧纯定打来的。他的第三本诗集面世,恰又听安龙兄提及我已回到富顺,于是便约在西湖一见,顺便送新出版的诗集予我。

认识欧纯定,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如果在富顺写诗而又不认识诗人欧纯定,要么就没有这样的人,要么就是这个人写的诗歌其实算不上诗歌。每到文协开会,我们的诗人欧纯定便夹着公文包来了。他不怎么发言,但只要发言,就情绪激动。现在想来,满脸严肃,双手攒成松散的拳头,滔滔不绝地说着真诚得可爱的话语,并且颇有些见地的人,就是欧纯定,也只会是欧纯定。

诗人欧纯定并非和我同辈,按年龄,仅比我父亲小几岁,实为标准的父执辈。当年新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挥手自辞去

  

人的一生有着无数的团聚与分离,团聚固然妙不可言,然而没有分离,又哪来团聚呢。就个人而言,分离总是令我更加刻骨铭心。出于生计的缘故,我这一生充满了一次次的离别。每次分离,短则数月长则一年,近则出川远则出国。在戈壁、在沙漠、在崇山峻岭间踽踽独行的我,不经意就会将离别的场面次第闪回。

每次离别,和家人一起美美地吃一顿饭是必不可少的。席间充斥着平时不常有的一些叮嘱,听着听着由不得鼻子开始酸起来。而父母总会说自己的身体很好,出门在外大可不必挂牵之类的话语。都说父母在不远游,而我不得不远游他乡,其间的无奈与悲怆只得自己咽下。漫天黄沙模糊了望乡的双眼,一簇簇的骆驼刺掩盖了归途。

无数次的挥手,无数次的辞别,我还是未能练成金刚不坏的身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感慨万端。最近一次挥别故乡亲人朋友,饶是有些曲折而可笑。朋友们听说我将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号飞土库曼斯坦,于是提前两天为我饯行。酒酣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土库曼切拉维克

  

在土库曼斯坦工作,一个中方员工要配七八个土库曼人作配合工作。用俄语称他们,就是土库曼切拉维克。土库曼切拉维克每个月只须上十五天的班,超时就违反了他们的劳动法。我的土库曼切拉维克共计一十三人,分作两个班组,一个班组上半月工作,一个班组下半月工作。

我的土库曼切拉维克,其实就是本地农民工,素质不敢奢谈。由陌生到熟悉,没有花去我过多的时间。从他们的名字到工牌号,我可以背得出来,这要归功于我用油漆笔把他们稀奇古怪的名字全写在安全帽上。土库曼切拉维克本来不好管理,血管里流动着某种强硬粗犷的因子,但他们的考勤表在我手里,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工作努力的,考虑给予“阿近恰斯”(一个小时)的加班,懒惰怠工的,扣“德瓦恰斯”(两个小时)的工时。

川南有句俗语叫“懒牛懒马屎尿多”,意指工作中爱偷懒的人总是借口上厕所而放下手里的工作。我的土库曼切拉维克也是这样,一会走俩,一会溜仨。他们总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洛坦的冬天

  

约洛坦的冬天来了,标志是十二月中旬的那一场大雪。雪后的原野衬映出炫目的寒光,墨镜已没有时尚的意义,只剩下实用的功能。接下来的十余天,雪一点点消融,气温比我当年最颓废的那段时光时的心气还要低许多。也就在这十余天,手上的工作并没有过多的受到影响,反之,在气温达到零下二十多度的情况下,我却上了一个夜班,在雪地上忙活了一个通宵。那一夜,没有犬吠狼嚎,也没有暖身的伏特加。寂静的雪原,能够作响的只有孤独的卡特发电机和篝火里的树枝。配合我夜班工作的三个土库曼人,瑟瑟地用俄语低声交谈着。

很快,圣诞就到了,然而必不可少的雪却在节日这一天缺席了。不但没有下雪,连地上往日的雪也驾了土遁。对于我这样一个青春早已散场的人来说,圣诞本就无足挂齿,没有雪就没有吧。如果当年的圣诞前夜也没有雪,卖火柴的小女孩还会看到夜空中的流星和橱窗里的烤鹅吗?童话再美,写得深入了,就未免有些残酷,这种想法绝对是我年少时候读不出来的。好像上天有意为之,我脑子里的确只是轻轻闪过“圣诞没有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家的鱼儿

  

几年前,老婆买回一对小小的锦鲤,放在阳台的玻璃鱼缸里养着。阳台上本就是花草的领地,多了这一对红得没有过多特色的鱼儿,阳台更显得生机盎然。

对这一对鱼儿来说,或许新家让它们兴奋异常,甚至我猜它们对未来也有了巨大的期盼。每当我要靠近鱼缸,它们总是有一些卖弄地扑腾着水花,对我表示着欢迎。可惜,好景不长,它们过分的自信和盲目的乐观导致了一条鱼儿在夜里快乐地跳出了鱼缸,而我们全家对此全然不知。早上起来,看到地上僵硬的鱼儿,我当时就想到了一个词:乐极生悲。老婆心痛不已的拾起地上的鱼儿,发誓说要好好照看鱼缸里剩下的这一条可怜的鱼儿。

花鸟虫鱼里,我最喜鱼。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个叫“相濡以沫”的感天动地的成语。我以为这个世界,最多情的莫过于活在成语“相濡以沫”里的那一对鱼儿,那是一对在井里相亲相爱优哉游哉的鱼儿夫妻。有一天,井里的水无情的干涸了,两条鱼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互相吐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背后的真实歌者——速写周开岳老师

  在炎炎夏季,读到开岳老师传来的两首新诗,似有清风徐来,甚为惬意。开岳老师是我父执辈,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便给身为文协会长的他写过信,信里还夹有两首小诗。这便是我第一次找到文学组织发表文学作品的由来。
  熟悉开岳老师的人都知道,开岳老师深谙格律,长于诗词。稍早一些年头,开岳老师精力旺盛,在文学领域涉猎非常之广,无论小说散文诗歌,均有专著面世,累积达十部之多。开岳老师的文学创作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早在1956年便在上海《文艺月报》发表小说《心病》。将近一轮甲子的文学实践,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可谓倾其一生。一生的学识,一生的阅历,一生的感悟,尽在其真挚情感流淌的纸上。在散文集《一棵挨一棵的女贞》后记里,开岳老师说“只想用手中的笔咏叹古今,摹写世态,品味人生,歌颂自然”,由此我们便可以确认,这就是一个道地的歌者,一生不曾停歇的歌者。对文学事业的执着和挚爱,足以让后来者仰望和追随。
  作一个歌者不难,要作一个一生不曾停歇的歌者,那实在很难。作一个一生不曾停歇的歌者很难,但要作一个时光背后真实的歌者则难上加难。所幸,开岳老师就是这样的歌者。开岳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6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边的形容词(系列二)

  身边的形容词(系列二)
  
   孤独
  
  置身人海 最易感染的一种病毒
  黎明到来之前
  辗转反侧之际 涌上心头
  
  
  语言没有声音 情感羞于表达
  病入膏肓的眼神游走在洁白的纸上
  留下漆黑的笔划和言不由衷的情绪
  故乡是一味良药
  亲情和友谊也是一味良药
  可就那么虚幻无常 那么遥不可及
  
  
  一条鱼悠闲地吐着泡泡
  对溺水而不能自拔的我说
  快离开这里 像我向往的那样
  到火里烘干身子 或者
  沉到宿命的湖底
  
  
  于是 我从梦中醒来 从晨光中获得呼吸
  接连的喷嚏暗示我对身边的事物开始感冒
  视线是模糊的 血液是温暖的
  一个人的迷惘 或许不再是一代人的流行
  最易感染的病毒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出来的凌乱

  拿别人的诗歌来谈论,难免有揣度的不安和错意的危险,然而针对黄俊的诗歌而言,这样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非常熟悉黄俊的诗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有多少岁,我就认识她多少年。读黄俊的诗歌,基本等同于听她内心婉转的情绪流动的声音。
  
  黄俊的诗歌既是情绪化较浓的,就不免多一些个人色彩,突出表现在表达方式上,她总能抓住细节,让细节自己诠释情绪。在《天气》一诗中,她说“最初是音乐,接着/灯光落了下来,咖啡的香气和忧伤/也纷纷落了下来/我感到了不安,我不知/如何开始。我只能说天气。/杯子里的水/续了又续”。如此繁复的的描述,实质是为最后两句话营造语境,而最后两句平实的句子,又反证了前面的气氛。我素来认同诗歌里必要的细节描写,诗歌未必刻画人物,但有必要用细节为情感表达做出百分百地努力。在大量黄俊的诗歌中,还有一个比较鲜明的特色是善于把握瞬间感受,极其耐心地重复和叠加诸多的具象。如此构建诗歌,相当于把需要表达的东西放在一个横切面上来展示,而非向纵深发展。也就是说她在铺开而不是深入,引导读者进入的诗歌本身的是一个时间点而不是一个时间段。比如“我决定离开,这多汁的夜晚。/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妻书

  牵你的手走了二十余年
  从小镇走到城里
  从简单走到了更加简单
  以后 我还会牵你的手
  继续穿梭于质朴的柴米油盐
  
  
  妻 我们选择慢慢地老去
  选择蹒跚走过生活的斑马线
  选择啰嗦的话语
  和板着指头计算女儿归家的日期
  妻 我们老了 烛光里
  彼此念着十八岁的情书
  谁的假牙最先笑掉
  谁的羞怯依然
  
  
  离家远行的夜晚 家在枕畔
  妻 为我准备早餐吧
  我会在某一个早上背着行囊回来
  傻傻地站在你面前
  阳台的茶花就开啦
  照耀着我们历尽沧桑的容颜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给少女若素的诗歌

  少女若素 当想献给你这首素净的诗歌
  我已经是雪染双鬓 沙哑的声带
  可实在不知道除了歌唱我还会做什么
  
  
  少女若素 我的女儿
  你坐在我肩上 那些天蓝色的快乐
  我会让窗外的鸟儿每天都把它唤醒
  在早晨 在童年 在模糊的明天
  
  
  我此刻不能告诉你
  快乐有多么重要 快乐是什么颜色
  趁你尚未成年的时候 我祈愿
  委屈的泪花开满你视野的每一个角落
  不是爸爸狠心 我的女儿
  只有这样 你的内心才会更加平和
  
  
  少女若素 日渐衰老的我
  常常回到你降临人间的那个冬日早晨
  反复听到你的第一声啼哭
  我赐给你一个安之若素的名字
  我赐给你一个简朴敞亮的成长空间
  我其实想赐给自己一个梦境里的线索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考者的惯性与渐变

  离开家乡以后,只在周末才有可能遇到高仁斌在线,这和他繁杂的本职工作不无关系。作为富顺县文体广新局局长的他,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习惯,即在周末的时候静下心来从事文学创作。我不忍打扰他,所以看到他在线也基本不找他聊天,除非他找我,如此我们便会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高仁斌的文学道路始于少年时代,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师范生,一度还担任着富顺师范“春芽”文学社社长。走上讲台后,清贫寂寞却乐观向上的乡村教师生活,赋予他更多文学创作的激情和惯性。在此阶段,诗歌成为他思考者照亮外部世界的唯一的那束微光。那时的诗歌,多么青涩多么唯美,忧伤来得那么淡雅,快乐来得那么简单,和我们散场的青春何其相似啊。因为人人都有却各自不同的青春,不难理解如此的诗歌少不了“家园”“山村”以及“花蕾”“爱情”这样的具象。一路前行的思考,让高仁斌的文学世界被更多的人欣赏和熟知。也就在这一期间,他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思考,一个文学青年难得的入世和务实的思考。冷抒情和置身其外的笔触在这一时期的作品里始终占据着主导,给人一种他一直站在自己的文字背后,旁观读者的思考之印象。养其根而淡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韩愈语),如是的创作惯性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者之剑

  第十四届欧洲杯就在今天(7月2日)早上凋谢,在我充满倦意的视野里凋谢。西班牙斗牛士以绝无仅有的卫冕成为这颗星球最具肌肉的王者。倒在他们脚下的是102年来最惨痛失利的意大利,此处略去我的忧伤不表,还是看看我们的王者为什么是王者吧。
  04年的时候,西班牙还是习惯“无冕之王”的称号,还是习惯回家,回到他们应该回到的地方。是当时的主教练阿拉贡内斯在未来的王者身上埋下了被称为“希望”的种子,随着年事已高的指环王劳尔淡出视野,两翼齐飞的靓丽打法被传控传控再传控逐渐替代。而传控战术的核心是强大的中场坚固的后防,应运而生的是为战术而存在的巴萨风格的这一批球员。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就是王者手中刃口闪着寒光的宝剑。且不说因伤无缘欧洲杯的普约尔和葫芦娃,他们在看台上其实也是闪着寒光的。场上闲庭信步的七个连续三届参加决赛的球员,正是梁羽生笔下的“七剑”。此番“七剑下东欧”,他们从意大利开始又从意大利结束,转了一个大圆圈。圆圈未画完的时候,我们完全有可能看不懂王者的剑尖在画鸡蛋还是脸蛋,所以很多人开始腹诽西班牙的无锋战术,所以才会被讥笑解说员可以一句话“一号传给二号,二号传给三号,三号传给四号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豪门恩怨

  葡萄牙一脚把捷克踢出局,自此八强中再无中东欧球队,欧洲杯一如既往的西风开始呼啸。德国对阵希腊,当然日耳曼人不会容许希腊神话再次诞生。坊间有个说法,如果希腊胆敢赢下德国,第二天德国总理就会找希腊政府还钱。西班牙和法兰西之间的八强对决,成就了西班牙人阿隆索的完美一百场。天下叫阿隆索的人难以计数,就像德国人里叫穆勒的踢球者都很厉害一样,阿隆索也是体育界随口一叫就来一大群的名字。可是能够在欧洲杯上梅开二度的,天下只此一人。意大利点球除掉英格兰,鲁尼只好提着酱油回家啦。
  四强既定,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据细心的人引证历史数据,本届四强为史上最强,最新国际足联世界排名西班牙第一,德国第三,葡萄牙第十,意大利位居十二,四队排名相加为历史最高。如此豪门会师半决赛,既是能力使然也是天命所归。半决赛葡萄牙迎战西班牙,两牙相磕,必将有人满地找牙。尤其是葡萄牙人心中有一个永远的痛,那就是1934年,他们被西班牙九比零屠戮。我们完全不用耽心这一战是否足够精彩,他们本身的恩怨已经替代了赛前的热身。不过我们是看不到大比分了,目前的西班牙,虽贵为天下第一,却患了重症锋无力。他们冗长的繁复的传球,华丽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泊

  从阔叶林到针叶林 从长河落日到大漠孤烟
  从心间到云端
  漂泊只是时间串起的 挂在胸前的项链
  跋涉 沿着理想指引的方向前进
  到达的地方却总是生存的积水潭
  
  
  从汉语到俄语 从漫山遍野盛开的方言
  到睡梦里湿润的呼喊
  一个少年就走进了中年
  当左脚超越右脚的瞬间
  右脚也在把左脚驱赶 漂泊 漂泊
  天涯仍然只是一个起点
  
  
  想停下来 想把一路的风尘积攒起来
  在敲开家门的刹那 抖落一地
  不可以 突然泪流满面
  不可以剥开伤口 不可以
  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
  
  
  漂泊是船 挣扎是浪
  一袭羁旅离愁的衣衫
  怎可辨认宿命的方向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