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行者——杨通的纸上花园天涯名博

巴中魅影……披发行走天涯……雪花飘在雪花里……蓄长发……戴骷髅银戒指……在巴中写诗的杨通……我在巴中写诗,我很惭愧……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2
  • 总访问量:777507
  • 开博时间:2004-03-31
  • 博客排名:第176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9-20

小奋青滤pe

2020-09-20

雨落川

2020-08-30

连冰2020

2020-08-26

乌伤俗子2

2020-08-12

若芊我芊n

2020-07-27

费尔奇圆

2020-06-29

布意丹

2020-06-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1970-01-01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存档:《诗歌月刊》2020年第9期

在天马山村,我是如此迷恋这些陈旧的事物

杨通

 

青瓦上堆积的落叶,栅栏和蛛网里摇曳的虫蜕

祖母坐过的柏木椅子上斑驳的漆釉

祖父水烟壶上深刻的铜锈

父亲的马蹄铁

母亲石水缸上的青苔

堂姐新房门上破损的红色楹联

族长肃穆的须髯,与宗祠神龛前青花瓷瓶里的一炷香

 

半夜的狗吠,凌晨的鸡叫,散落在墓地的坟头石

浩淼水波之上打渔子网中的朝阳

苍茫群山中在屋脊上空与白鹤共舞的炊烟

纺车转动、梿架翻飞的声音,蜂桶出蜜时碾道上

铺满的金色黄昏,乡邻之间“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岁月

 

那些泅水过河出山求学至今没有衣锦还乡的读书娃

那个经过磨房消失在暮色中的送信的人

族谱上不肯一页一页退色的宗亲

葬礼上越走越幽暗的哭泣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巴中日报》2020年8月30日

坚持行走的诗性人生

》杨通

 

    光阴荏苒。时间过得真快,掐指一算,与谢艳阳认识,交往,已20余年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巴中成立地区后,我从供销社(日杂公司)来到当时的《巴中广播电视报》、现在的《巴中新报》做文学副刊编辑,谢艳阳在成都《四川工人日报》当记者,那时的谢艳阳会时不时地用笔名林峰寄来他的诗歌作品,不多久,他又以《四川工人日报》常驻巴中主任记者的身份回到了巴中。就这样,在诗歌的道路上我们愈走愈近,成了要好的朋友。这种因为文学“纠结”在一起的关系是美好的,以至于每当我们坐在一起交流,除了给于他写作上的赞赏和鼓励之外,还会毫不避讳地指出他某些方面的不足(包括一些对他负面的微词),而他总是虚心地接受,从不表示反感。时间,是一根长长的属于花卉科的藤蔓,在四季的轮回中总会在春天开满花朵。我与谢艳阳知遇的这根长达20年的时间的藤蔓上,漾溢着浓郁的友谊的花香……

    20年来,我有幸见证了谢艳阳的诗歌成长历程。台湾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巴中广播电视报》2020年8月28日

成长是一种疼痛

——读周书浩散文《慢慢长大》

》杨通

 

    人们常说,往事不堪回首。而我则以为,生活的意味,往往是那些值得我们去回首的经历的酸楚。大凡像我等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因为年代特殊,在贫困里一路走得尴尬而孤独。怯懦、自卑,给心灵造就的负担,是刻骨铭心的疼痛。而此种疼痛,则是我们慢慢长大以后去回首人生时的一种特别的味道。

    记得我小的时候,因为贫穷,感觉从未吃过饱饭。一次上学的途中,看见两个高年级的大同学在吃零食,馋得心慌。大同学见状,举起手中的食物,想吃吗?来,给你。我信以为真,快步上前……结果,我受到的羞辱,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那种无法言说的疼痛一直伴随着我慢慢长大。所以,当我读周书浩的《慢慢长大》时,那种相似的疼痛,让我感到惊悸,让我的眼眶里忍不住浮出了泪水。

    无庸讳言,任何人的童年都会有可以收藏的快乐,而命运似乎一开始就对周书浩有了固执的偏见。因为贫困,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他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处暑以降秋渐凉》

处暑以降秋渐凉

》杨通

 

人生,总有一些死灰复燃的美好,让你对失去的过往斤斤计较

这也是我喜欢在回风滨河路漫走的理由

看草木枯荣而光阴仍然前仆后继

就像曾经无数个夜晚,我在诗歌里种抒情的月亮

只为了期待,你的一次回眸,让我尖锐的孤独有机会浩荡起来

 

有些时候,我也想表达一种复杂的喜兴与愁绪

模仿先人说每一天都是新的

模仿后人说每一天都将被我们用旧

听信千山万水被风雨雷电撕裂,而春夏秋冬安之若素

夜终梦醒,临水照镜,我仍然是一轴静默无语的半壁水墨江山

行笔的理想不需要聚焦,满纸的前程皆可散点透视

 

悲观者认为“生活是一件忧伤的事情;生命的主旋律就是悲催”

乐观者相信“幸福有时拐过一个墙角就可以看到”

而失败者自知:“在爱情森林里,大多是迷途不知返的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一个人的七夕》

一个人的七夕

》杨通

 

今天,没有谁是需要我送花的人

因为我爱的人,已拥有了自己的十万亩玫瑰园

在这爱情泛滥的时代,我们都应该保持警惕和学会自律

洁身自好,以免自伤或伤到他人

 

面对如今被打造的“爱情风景”,我已无话可说

就仿佛现在谈“故乡”,显得多么奢侈,多么不合适宜

 

时至今日,我仍然相信,你的笑靥如火车背后晃动的青山

有挥之不去的牵魂动魄的云蒸霞蔚之美

我也知道,你总在勤于翻捡

院子里的覆盆子,擦去上面的锈迹

让月色、阳光和鸟鸣争相浮现兢兢兢业业的

甜蜜生活。你所有的涉世浪漫与惊艳,都与我背道而驰

 

看——巴河融入秋韵,听——夏柳嚣于蝉声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大开户牖,放山河入我襟怀”*

我虽然不曾奢望千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通江文艺》2020年01期

好想出去晒晒太阳

杨通

 

昨夜,梦见一只被淹死在井里的蝙蝠,在不停地喊冤

我用力掐断自己的呼噜,却不敢从惶恐中醒过来

今天清晨,我看见一只鸽子在天上飞舞

回家的时候,没有免疫的通行证

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被隔离后,再次成为小区舆论的焦点

 

今天,好想出去晒晒太阳。阳光仍然有点遥远

我们,被病毒困在一堵墙的两边

看不见彼此阳台的花朵

担惊受怕的模样

读微信朋友圈,“哪里有烟哪里就有火”

勇士们,正在争分夺秒地从死神手中抢救生命

我对抗疫一线的亲人说,放心,我在家里暂时有惊无险

 

花香是否是“流毒”,鸟语是否是“谣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李文亮医生

逝世的那个夜晚,一声哨音

吹亮了武汉满街的烛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梦中读父亲“来信”》

梦中读父亲“来信”

》杨通

 

 

他在“来信”中写到风吹野果时仿佛是他在掉眼泪

他说寺院里的香火又熄了好几次

蹒跚的夕阳“行到水穷处”

却不“坐看云起时”

老家天马山

下雨了

 

他描绘的日子就像一串老型小叶紫檀念珠

反复盘玩,却始终不见养眼的包浆

他也未提及被三江洪水

卷走的母亲的绿蝉、薰衣草和印花床单

沉默片刻,他心平气和:“早起的鸟儿开始叫了……”*

兴许是在太阳升起之前他必须吐出昨夜积压在心中的黑暗

 

他的笔迹古怪,就像他的人一样,时而潦草时而隽秀

仿佛山的高低河流的缓急,以及尘世的冷暖

都已是身外之物,甚至不再牵手的我

也与他无关。他的“来信”,让我读出内心的原罪,骤然升级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记忆中的蝴蝶结》

记忆中的蝴蝶结

》杨通

 

 

隐匿于记忆的深处,心上积有深色的思念的尘埃

悄然回首,爱情早就无话可说

曾经飞翔过的美

静止在生命的月色中

偶尔苏醒的心痛,不能去旷野放逐

很多时候,总想不期而遇,问一声“你还好吗”

 

“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有朝一日,我会配得上你”

醉鱼草喃喃自语:那时我有玫瑰的痴心妄想

而如今,只能对着一蓬蜡莲绣球发呆

收敛飞翔,虽然不是我想要的

但这就是我隐忍的生活

现实就像洪峰过境

总是令人胆颤心惊夜不能寐

但也有鸟鸣安魂、差强人意的时候

你说感谢时间,教我们学会了彼此理解,不再逾越情爱的红线

 

2020-8-20,晨,巴中逸鹤楼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诗歌巡洋舰年选》

《诗歌巡洋舰年选》,梅香/主编,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2020年1月)

 

云上太阳

杨通

 

你经过我,是一场意外

如果你不停下来

我园圃里的玫瑰花就不会低下高贵的头

 

一夜风雨骤,仍然是一场意外

但是爱,却贯穿了梦的始终

安宁,和谐,缠绵,自足

我把矜持了一生的丝质的光线慢慢解开

滑向你……

 

鸟儿叫醒清晨,这不是意外

当我的玫瑰花从你的怀中抬起温顺的头

我看见太阳,仍然在云上

我不得不放弃追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光雾山避夏寻凉,或期遇》

光雾山避夏寻凉,或期遇

》杨通

 

如果爱再给我一扇房门,我将绕开桃树的粉色后院

像那只躬身的松鼠,“嗖”地一声便消失在风景独好的拐角处

然后回想,这些年我游走自如,长袖善舞

为什么没有学会委屈求全

 

我得承认即使夜夜笙歌、高朋满座,或离群索居、逸尘隐世

无美酒,无欢饮,无星月,我自始至终都是孤独的

春去秋来,夏冬闪逝,鸟鸣泉唱,风声雨韵

太阳用光线为黑云缝上了金边

我唯有云山雾罩,辗转反侧,隐匿梦中狂傲不羁的夜生活

 

卡夫卡说:“我们必须闯一闯,因为我们不能待在这里”

我只想,山高水长,林茂溪深,禽兴兽旺

每天都很好,我只待在我该待的地方

万物皆可不期而遇,我也有期遇

虽然你已关上了山庄的房门

 

2020-8-17,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某种乐观把我们带入了悲剧时刻》

某种乐观把我们带入了悲剧时刻

杨通

 

 

当你关上房门,我感觉有一点黑暗

仰望星空仍然有光亮,是乌鸦身上自带的

再回首,不必担心今天的末路,已走完了自己的行程

 

我们坐过的白铁椅子,也脱掉了披荆斩棘的旧时光

青梅竹马只是随便玩玩,在彼此稚嫩的痛处

重启生锈的欢欲,答案还是“不行”

看来,我们都得作出让步了

魅力四射不碍寻花问柳

谁是励志的典范,取下乌鸦翅翼上的光亮

小心轻放在陵园中央,让阒寂的人间慢慢醒过来

 

骄傲降温。当你打开房门听见一声鸟鸣,轻轻惊叫

而我,已在你的黄连树下,矜持成了一枚苦果

期望返回生活,祛病,除却心上阴影

我只想与人合作,完善爱的修辞

保全我们的血、牙齿和头发

保全纸鸢坠落的冤魂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立秋·随记》

立秋·随记

杨通

 

 

纸短情长的夜晚,须知冷暖

山雨多梦话,用糊涂的方式沐浴了大地

渥蓝草,蔷薇藤,芨芨菜,苦楝树,千里光,三色堇

靠一墙泛滥的爬壁虎,就能让秋天红透,灼痛鱼的腮和眼睛

 

手持金焰绣线菊的装修工说:“如果你想让你的房子好看

那么就涂上黄颜色吧,因为黄颜色的房子与众不同”

红叶石楠,五朵云,蛇莓,短葶飞蓬,铜钱草

接骨木,密谋集体穿越后院马厩的竹栅栏

去上房揭瓦,去曝光蝼蚁们

梦想饕餮盛宴的奢欲

 

逐流者说,岁月的长河,既能淘掉你心上的诸多浊念

也会淘掉你身边众多随遇而安的人

最后与你一同漂泊至深寒的

可能都是孤独者

而我,只想把羊子放在东山上

把野草重新喊一遍,让露水落下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河埠头》2020年6月

《河埠头》2020年6月(总第十一期)“塘河文学抗疫专刊”

温州瓯海塘河文学社

 

遗言

——致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夺走生命的人

杨通

 

我死了,如果这个春天还在

请求幸存者,为我截图,贴在我的墓碑上

那些曾经被“隔离”的鸟鸣和花香

是我留给劫后余生的大地

遗言

 

四川巴中原点诗社推送的抗疫诗歌选

杨通   孙梓文   张学文   罗凤鸣   张万林   李杰   

李欣蔓   陈利平   李对慧   刘丽英 &nbs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营口日报》2020年4月30日

春色迷离

杨通

 

既然,岁月挑选了以春色为衣

那么,只需一朵桃花就能够描绘出生活最妖娆的个性

就如一个佩剑走天涯的浪人,他的情窦初开

反复在这个纷繁的空间里迷失,却能将冒险江湖的爱化险为夷

 

光照万物。谁还会傻到紧闭心门,不去轻扣春天的窗扉

即使,把一声鸟语错听成一瓣落英

失恋者也乐意觅得短暂的依靠

 

对于我而言,江山依旧安好若初

你来或者不来,快乐总是以花开花谢的速度让我变老

幸福总是以竖琴嘎然断弦的方式

把我凝固成时间上不完色的半成品雕塑

孤独,是一种可供玩味的奢侈

 

春色,只是岁月在今天挑选的一件心仪的衣裳

一朵桃花,也只是从我的纸上逃离出去的一句别人听不懂的誓言

我已不再太关心生命的画板

是否还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大凉山的回声》

《大凉山的回声》,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编,应急管理出版社/北京

 

谨记木里“3·30”森林火灾中牺牲的31名勇士!

 

清明祭英魂

杨通

 

 

孩子们,这个春天,我期望

万物继续说唱万紫千红的锦绣江山

鸟儿们的飞翔,继续描绘天地间纷繁有序的美好

 

孩子们,我一直相信春天是可以赞颂的

即使燃烧,也是花朵绽放的火焰

即使熄灭,也只是太阳下山后的小憩

 

孩子们,一场山火,竟把你们

年轻的生命烧成了亲情、友情和爱情里的灰烬

把你们青春火红的花朵烧成了清明节枯涸的泪雨

我的悲痛,是那冲天火光、浓烟滚滚中骤然坠毁的落英

 

孩子们,你们还是如此的稚嫩

你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3页/10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