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472
  • 开博时间:2005-12-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二风尘人生

清晨的西海岸边,翻涌的浪花拍着沙滩,地平线上的红日开始放出灿烂光彩,潮湿的风带着的新鲜气息“呼”地卷起沙滩上一片枯黄的树叶飞向空中,树叶轻舞飞扬像只随风流浪的蝴蝶,飘过长长的滨海大道,最后慢慢坠入西海岸一户别墅的窗台,无声无息间停留在一张黑白淡定的老照片旁,照片里三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摆着当年阳光的笑容,优雅的姿势迎风而立。
此时,一缕晨曦透过明亮的玻璃投射进来洒在照片上,黑白淡定的人物逐渐充满色彩鲜活起来。
鲜活的人,鲜活的历史,鲜活的七十年代。
造反派夺权后一片萧瑟的城里连呼吸都有了政治的味道。
大清早,红脸阿强就接到举报,化肥厂的邱爹原来是资产阶级地主出身!他的父亲是民国时代海口的出色人物,早年往来南洋经营贸易,发迹后买船又买地,商行里长年的雇工就有几十人,解放后产业虽被收归国有,但家中囤积的黄金白银未曾上缴,大多埋在祖屋下面。
“藏得好深哦!”,阿强一掌击在桌子上,对手下的人说:“你们几个立刻去抓人,审完再报告,天黑之前务必拿出成果!”。他把专案组的人分成两队,一队直接去抓人,一队随他去找证据。抄家是他最爱干的事,发现什么证据不但可以邀功,一些值钱的东西也可以没收。
为了肃清走资派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他们将邱爹的老祖屋掘地三尺挖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到几枚铜钱。
几枚铜钱那也是证据,当天邱爹就被关押审查。
冬至,天空笼罩着厚厚的云,微凉的风中,红脸阿强带领纠察队大摇大摆敲锣打鼓,喊着伟大的口号,架着邱爹和几个右派分子五花大绑游了一上午的街,下午又拉到广场来批斗。
人斗人的场面十分精彩,立刻吸引了众多围观群众,全都伸长了脖子向前挤,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阿强越来越兴奋脸上的横肉块块饱绽,平时已经发红的脸此时像涂了一层血。
这些原本的当权派现在成了可怜人,全都跪在台上双手反绑,躬着身子拉拢着脑袋,胸前还挂块黑牌子五花八门写着“走资派”,“叛徒”,“黑五类”•••,这几乎就是定罪了。
“这些败类就要公开批臭!”,阿强边骂边从后背一人一脚将几个跪着的人全都踹倒在地,俯身抓住邱爹的头发从地上拉到眼前,神气十足慢声问道:“你的问题交待清楚了么?”。
单独提审时邱爹已经被打得不成样了,现在痛苦折磨着他的咬着牙一个字都吭不出。
不答话惹恼了阿强声色俱厉的吼起来,“不讲话就可以过关啊?”,甩开手就是响亮的两记耳光,邱爹终于哀嚎起来,喊道“我已经交待清楚啦!”。台下麻木的群众哄的笑起来,阿强也歪着嘴“嘿嘿”笑了骂道:“老顽固!你家祖屋是怎么埋钱的啊?”。
“那几枚铜钱是以前盖房时埋进去讨吉利的。”
“讨吉利?你那个地主爸死的时候没说么,其余的金银你都藏哪了?”。
“谁说我们是地主啊?哪来的金银啊?”。
“顽固!我让你顽固!”甩开手又是响亮的两记耳光,邱爹的嘴角立刻渗出血来。
阿强十分不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挖到几枚铜钱,他肯定邱爹绝对是把祖上的金银藏到什么地方了,可是这个老顽固软硬不吃打死也不坦白,一时无计可施,“呸!”他忽起一脚将邱爹踢倒,渡步回到旁边点上一根烟猛抽起来。
接着轮到手下的几员干将上阵了,这帮人急着表现龇牙咧嘴又打又骂,每个被斗者都免不了挨一顿拳脚•••。
自从邱爹被抓走后,刚上高三的邱亚仔也成了黑二代,身边的同学立刻疏远他,被批挨整随之开始,为此他向组织表决心,坚决与父亲与家庭脱离关系,坚决站在无产阶级革命者一边,但看到父亲被红脸阿强那伙人像狗一样踩在脚下时,一股怒气又涌上来,“报复”两个字火一样燃烧。
学校停课后城里也没工作,他和同校的李仁,牛阿旺这些被划为“黑五类”的家庭分子混在一起成天无所事事四处浪荡。
成人的政治运动不知不觉也影响了小年青的思维,一天,邱亚仔终于提出了报复的想法,一得势就嚣张跋扈的红脸阿强让人深恶痛绝!李仁和牛阿旺答应了,计划很快达成一致,他们还没强大到能动阿强他们的地步,邱亚仔说:“那就打他儿子!”。
阿强刚上初二的儿子半夜串联回来,在黑暗的巷子里被三个忽然窜出来的影子堵住,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打得头破血流嗷嗷直叫,阿强听到声音立刻追出来,凶徒已消失在巷子里的迷雾中。
阿强的儿子不幸被打成脑震荡头上缝了五针,这件事让他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这是政治报复!一定要追查到底!”。
就在阿强开始着手立案侦查时,他们三人已随着锣鼓喧天的上山下乡队伍,坐上那辆放逐青春的解放牌离开了海口,顺着这股时代的洪流进入群山环绕的仁兴农场,从此,在广阔的天地间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知青!


盛夏的骄阳普照着苍翠的雄山,飞鹰盘旋在幽蓝宁静的天空中。
一到简陋的营地他们就开始后悔,面对一望无际的荒凉,邱亚仔对李仁和牛阿旺说“我们的路走错了!”。
邱亚仔说的没错,此后,插秧种田,喂猪养鸡,砍柴盖房,开山种胶等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始终是生活的每一天。
几百名知青的开山刀在丛林里一路劈荆斩刺,将开荒的范围不断延伸,“噼噼啪啪”声中整片整片的树木轰然倒地,从坡地到远方的山脚又从山脚到山顶,最后伐尽整座山,这就是开荒大会战。
待到几天的烈日将倒下的树枝树叶晒至枯萎,一把火“噼噼啪啪”,冲天的烈焰又将横七竖八的树枝树叶彻底化为灰烬。一场春雨的到来,又让灰烬渗入土壤,肥沃了的土壤充满抚育力,又是一场百人种橡胶,漫山遍野,知青的汗水和青春就是这样挥洒在这片热土上。
从城里放逐到山中,每天像牛一样的辛劳已经受够了,歇息时,这些衣衫朴素食不果腹的同伴还和教导员围坐在田间地头,讲革命的大道理,李仁实在听不下去,他悄悄走到一边卷起一片树叶轻轻吹起悠悠的口哨,邱亚仔和牛阿旺也凑过来听,一会儿邱亚仔说:“他们吹的远不如你好哇”。
三人齐笑。
邱亚仔又说:“过几天我们去山对面看看如何?”他指着另一座山。
为了补充伙食他们常常偷偷去打猎,挖野菜摘野果,可是站在山头望着家的方向,心情越来越茫然。回家是绝不可能的事,这辈子就这样在山里过了,这是当时他们共同的看法,对此,邱亚仔自责起来:“如果不是我,你们也未必会到此”。
李仁说:“不是你我们也一样会来,谁能躲得过下乡的指标?”。
“是啊!”牛阿旺也附和。
春节过后,一位连队的摄像师到山里来记录劳动成果,他的相机拍下了大片茁壮成长的橡胶林,也拍知青的生活情况。黄昏时一队知青收工归来,他招呼走在最前面的三个青年人,在风中摆好姿势,一张黑白相片定格下他们青春岁月里的人生。
夜里,呼啸的台风伴着一场倾盆大雨铺天盖地而来,不知谁说了一句“橡胶树倒了!”,几名惊醒的知青立即拿起锄头,冒着风雨就向山上冲去,要抢救人民的橡胶树,黑黝黝的山上已经没有植被防沙固土,排山倒海的雨水带着泥土形成山洪从山顶冲刷下来,远处的邱亚仔见势不妙,不顾一切追上来拉住几名知青就往回跑,可惜已经晚了,就在那片凹地处,倾泄的山洪瞬间淹没了他们•••。
狂风暴雨中牛阿旺和李仁四处寻找邱亚仔,第二天水退后,知青们从泥土中发现了几具躯体,牛阿旺和李仁拼命去挖,邱亚仔被挖出时早已冰凉僵硬的手还死死拽着另一名知青的手。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冥冥之中注定的永别谁又能躲的过。那处明月映照松树林立的坟冈旁,五名知青永远留在了农场,牛阿旺永远也忘不了邱亚仔那张年轻却已僵硬的脸。
光阴悠悠流转,三年一晃而过。
时间的流逝让这件事渐渐模糊,渐渐淡忘在下乡队伍的红歌中,不变的是在流年的岁月里每一个人的躯体都渐渐成长。
经过几年不断的耕耘农场终于成为橡胶和胡椒的生产基地,一些附属的农产品也开始运往各县的农贸市场,大规模的生产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农场继续迎来一批又一批的知青。
教导员为了丰富大家劳动之余的节目,从新队伍中抽出几名漂亮的女知青组成一个表演班,平时和大家一起劳动,联欢时登台表演节目,表演班很受欢迎,所到之处总是吸引着众多男同志青睐的目光。
身姿优美,相貌俏丽的伊叶绝对是表演班的花魁,在山间的小路上像一阵暖风吹拂而来,娇艳的花朵不经意间陶冶了牛阿旺青春期那初开的情怀,他开始像其他知青一样以各种理由接近伊叶,在生活和劳动上表现得十分殷勤。一次,还特意托人从海口买来一块手镯,支支吾吾的说“送,送给你”。
可惜佳人淡淡的拒绝了一切热情。
一个初夏的黄昏,伊叶和几位女知青从山上割胶下来,不知是笼罩林间的云雾还是勤劳的汗水悄悄浸湿了她的衣裳,走到山脚下一片金灿灿的稻穗里,蔚蓝的天空中一声悠扬清越的哨声随风传来,循声望去,夕阳下金色的麦浪里一个高大的背影在锄草,来自心灵的声音真让人陶醉,不知不觉她向前走去,独自勤劳在这片田里的是李仁,哨声发自他口中的一片树叶。她慢慢靠近细细聆听,当李仁转身看到她时,带着突然的羞涩她慌忙跑开,这个年代的爱清纯的像小河流水似娇还羞。
第二天有意无意间她又从这里经过,清越的哨声依旧回荡在这片天地间,她悄悄坐在树边聆听直到夕阳隐没,李仁收起锄头往营地走,她才远远跟在后面回去。此后一连几天都如此,她远远坐在树旁悄悄看着这个背影,熟悉而又陌生,这么远却又这么近。
直到一天李仁没再出现,她带着失望独自回去,女人的爱随着感觉走,尽管从没讲过一句话,懵懂的情愫还是在孤独的夜里暗暗滋生。
思念中又到中秋节,农场举办第一届盛大的联谊会,那晚的月亮倒映湖中,浪漫的萤火虫点亮星空,舞台上表演的革命节目慷慨激昂,她看着看着终于鼓起莫大的勇气默默坐到李仁的身旁,顿了一下她说:“我听过你的哨声,很妙!”
李仁楞了一下笑说:“我也看过你的表演,很好!”
这是一个女追男的典型故事。也许红尘中的情缘是延续前世的因果,半年后,教导员主持了农场里最热闹的一场婚礼,一片妒忌中李仁带着伊叶步入洞房花烛夜。
而牛阿旺独自跑到山脚下躺了一夜,徐徐微风中他看着飞来飞去的满天飞絮,一夜无眠,那笼罩山涧的云烟让人生又增添了一份遗憾,也增添了一份成熟。
不久,时局的变化再次出人意外,上山下乡运动停止,一些有关系的知青开始返城,两个月后,农场收到了一封通知牛阿旺回城务工的函,能够回家是一件非常令人羡慕的事。
办完手续离开农场那天,他和李仁上山扫清了邱亚仔的坟,上了最后的三柱香,从山上下来李仁一路送到车站,临别时递给他一个信封,说:“里面是一点钱和粮票,回到海口替我交给家人”。
“好!”
李仁又掏出另一个信封递给牛阿旺,“这里面也是一点钱和粮票,替我交给邱爹,就说是邱亚仔的”。
牛阿旺沉默了一下接过信封,转身上了车回头对李仁说:“先走一步了,等你们回到海口记得来找我”。
“一定!”,李仁笑了笑,望着绝尘远去的车,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站在风中。


牛阿旺当天回到海口就把第一个信封交给李仁的母亲,出来后,从自己口袋里陶了一些钱塞到第二个信封中,敲开了邱爹的家门。
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苍老的邱爹正架着一副老花镜看报纸,他已认不出眼前这个当年成天和他儿子混在一起的年轻人了。在屋里牛阿旺自我介绍后将信封递给邱爹,说这些钱是邱亚仔之前留下的,看着沉默的邱爹牛阿旺不忍他再触及内心的伤痛,忙问:“谁家的小孩怎么可爱啊?”。
邱爹没有回答他,他这一辈子挨过苦,受过饿,被批,被斗,蹲过监,所有的苦难不仅没压垮他反而使身子骨越来越硬,可惜老年丧子难以承受,或是平抑内心的痛苦,或是缓解生活的孤独,他收养了这个遗孤。
牛阿旺抱过腼腆的小女孩逗她笑,邱爹问起:“你结婚了吗?”
“还没,不急嘞”牛阿旺苦笑道,放下小女孩喝了一口茶,忽然想起一个人,“红脸阿强呢?”
“平反之后我没再见过他,听说跑去大陆了,得罪这么多人还敢回来么?”。
“是啊”。
牛阿旺回到家已是黄昏,第二天就去化肥厂报到,随即在化肥厂做包装工。
就这样,历史跨入八十年代,燕归南方,春回大地,虽然是计划时代人们的生活已经明显转好,市场的农产品供应充足,供销社和小卖部的零售也不见紧张,再也没人喊打倒某某某之类的运动口号,倒是对“钱”这个字多了一些感悟。
在亲人的催促下牛阿旺经人介绍和坡巷村的黄氏成婚,第二年儿子出世,生命终于得到传承,欢喜的牛阿旺叫他:小牛。
儿子小牛一天天成长,很快就围着母亲在院子里跑了,一双机灵的大眼睛好奇地探索着这个世界,下班回家吃过晚饭,牛阿旺最高兴的事是骑单车载着他到钟楼那一带去玩耍,回城之后他已渐渐融入社会,融入家庭。夕阳西下,回首来时萧瑟处,点点滴滴农场里的人和事涌现,一个模糊的倩影止不住又从心灵的最深处走来,旋即消失在现实的风中•••。
不久,美舍河那一弯风情终于被忽如其来的一辆辆汽车打破,密密麻麻堆积在小小的海口市内外,全部是经香港转口进来免税的日本车,街头的人群热议纷纷,牛阿旺也十分好奇贫穷的海南要怎么消化这么多车呢?
化肥厂的王主任也就是牛阿旺的堂哥,入夜之后登门时小牛已经睡着,意外的牛阿旺吩咐黄氏炒了两碟小菜又端上一瓶米酒,堂哥啜完一杯,问:“知道我申请停薪留职出来干啥吗?”。
这件事正是牛阿旺不解的,“干啥?”。
“跑批文,跑海联公司啊,看到那些车了么?有批文才能出岛的”
“出岛?文件规定这些车不是只能在岛内买卖的么?”
堂哥嘿嘿一笑,“只要办得到批文,交足罚款他们就放行!”
牛阿旺明白了,他替堂哥倒满酒,自己也倒了一杯喝下,“一辆车能赚多少?好卖么?”
堂哥没有回答他,反问:“这两天有空吗?来帮忙运一批车过海”。
牛阿旺楞了一下,表哥说:“这不是投机倒把,也不算走私,是政策允许的,别担心,外人办事总不如自家人稳当”。
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压力,眉头上的汗水与眉毛下的泪水你总得选一样,牛阿旺仰头喝干一杯,说:“好,明天一早我就去请假”。
堂哥走后牛阿旺一夜未眠,在他模糊的意识中有一种即将冒险的感觉。
第二天,他到港口时堂哥和几个助手已经在等了。船和路线已经计划好,他们从市场买了四辆面包车开到港口,这里的工商局正积极的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买家办理罚款放行的手续,缴纳罚款在批文上盖一枚公章,一辆汽车就可以装船出岛了。
他们把车分装两艘小驳船,堂哥乘一艘牛阿旺乘一艘分别看车,下午船到雷洲开出来摆在港口旁卖,一辆免税的车在内地有相当大的利润空间,那些二手贩子围着叫价,四辆车当即卖光。
回程的船上堂哥交给牛阿旺一个袋子,到家打开一看,十元一张的整整一千元,当时一碗海南粉卖五毛钱,他一个月工资才五十元,这笔钱无疑就是巨款,原来这就叫做生意。
几天之后,堂哥又找到他,这次是八辆车干不干?当然,牛阿旺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照着上次的计划和安排他们又重走了一遍,八辆车当即卖光,没有耽误一分回家的行程。回来的船上堂哥又交给他一个袋子,感觉比上回的重了不少,牛阿旺客气的说:“我也没出多少力气,给多了”
“知道什么是改革开放吗?就是资本主义!就是给你赚钱,拿着吧”,堂哥笑着说:“以后跟我一起干,怎样?”。
这世上若还有比一千元更有发言权的就是两千元了,回家之后牛阿旺把钱丢在老婆面前,第二天毅然辞去工作,正式开始走资本主义道路。
他们几乎是每星期走一批车,但批文的来源堂哥是绝口不提,有些事不说并非保密,而是保护,谁料定这天是否会变呢,这些年还见得少吗?
堂哥的担心不无道理,海岛毕竟不是台岛,走私巨大的利润迅速吸引各路诸侯蜂拥而来,一些党政机关和部队甚至幼儿园也纷纷加入,几乎达到疯狂的地步。
大量外汇的流转终于引起关注,原来全部进口汽车去了,天要塌雷公也顶不住,省政府命令立刻停止进口汽车,区主要负责人被撤职,半月后调查组进驻开始抓人。
许多人因此身陷囹圄。
就在牛阿旺买回第一台二十一寸黑白电视机的晚上,堂嫂气喘吁吁撞开门:快,快跑!
牛阿旺没有跑,他知道堂哥是怎样的一个人。
堂哥被逮捕后向调查组坦白了倒卖汽车的事实,只身揽下所有罪状,被判了八年,“外人办事总不如自家人稳当”,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狂潮戛然而止后,风波在是是非非的议论中渐渐成为历史。这是海南第一轮经济热潮,也是一场混沌初开的市场经济课,当然,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


停止“汽车生意”后,很多朋友拿着各种各样的项目上门寻求合作,有资本就有选择,已过而立之年的牛阿旺洗净年少浮华,开始圆滑的处世,谨慎的处事,那充满纯真的理想在大时代里一去不返。
冷静下来他坐船到深圳逛了一圈,那时的深圳从一个渔港小镇飞速发展成现代都市的故事吸引了全国的目光,看到“深圳速度”牛阿旺意识到海南也将迎来井喷的一天,半个月后他回到海口开始四处买地盖商铺,这是一把赌局,地产的兴衰已经和他紧密相连。
当时的“双轨制”就像两个鬼,把计划物资从左手倒到右手,又从右手倒到左手,玩弄于鼓掌间不亦乐乎,这件事又促使牛阿旺在秀英开了一家钢材店,在开张的炮竹声中小牛也上一年级了,同时政府立起一块“省”字牌,他深暗其中的道理,开始学习和官方打交道。
时间进入九十年代,工商链条逐渐完善,市场的产品日益丰富,人们的观念已经翻天覆地,对财富的渴望更加汹涌澎湃,浮躁的心态把投机取巧发挥得淋漓尽致,娱乐业也应运而生,莺歌燕舞中人们四处喧泻埋藏的情感。
经过建省办大特区,十八万人才下海的洗礼,这片热土又积蓄了一轮经济腾飞的动力,在开发大特区的背景下,四大银行带领各路嗜血游资迅速聚集,不到60万人的小城市,集中了全国各地4000多家房地产公司,上百亿的巨资纷纷投入,楼价地价一个劲往上涨。
多么疯狂啊,人来人往的城市,满载着钢筋和沙子的工程车在市内不分昼夜来回穿梭,水泥搅拌罐响彻夜空,工人们忙忙碌碌,没多久一栋栋楼盘就在路旁雄立起来,城市迅速扩张,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商业、服务业、娱乐业、建筑业等各行各业全面繁荣,于是,又一轮故事诞生了。
事实证明先知先觉者赢天下。
牛阿旺的投资终于得到丰厚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望城市欲望街,我的天堂我的爱

   1 爱,起航
睁开朦胧的睡眼窗外已是一幕夜色,不夜城灯火阑珊星星点点明辉闪烁着。不能忘情于繁华我告别了亲人栖息在此,隐居在这片喧嚣闹市中任时光流逝,白天与黑夜之间,总是在凌晨心力耗尽后才挣扎着上床,傍晚又在铁一般的夜幕中醒来,昼伏夜出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慢慢幻化为一只夜行动物。
充满欲望的城市中光影摇曳,到处是灯红酒绿的夜总会,热力四射的慢摇吧,暧昧的桑拿会所,各式各样的按摩店,还有写着严禁赌博却又靠赌博生存的茶艺馆和咖啡厅,有些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周而复始,夜空中永远弥漫着欲望的味道。
纸醉金迷的生活如一头红魔在夜幕降临时出现,把我的精髓渐渐耗尽在这座城市中。“哔卟 ` 哔卟 ~”手机一响,我立刻披上风衣,梳了个“朋克头”,风中,骑着摩托250C怀着对世界的好奇出门去。
无人的街道上隐隐传来一首歌:“若是寂寞能在派对派光,今晚准我连夜到处闯荡,来借借你眼光照照我晚装,上帝说让夜里有光•••”。
在这里生活了太久,对大街小巷无所不知,新鲜的夜风伴我高速穿过一路迷离的暧昧的霓虹灯,路边的交警拦不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