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176799
  • 开博时间:2005-1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9-20

小奋青滤pe

2020-09-20

若芊我芊n

2020-07-27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费尔奇圆

2020-06-29

szyzz

2020-04-17

海晓君

2020-03-03

mukj049

2020-02-2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三个男偶像



庄子

庄子是个善于创造名言的人,不过他的名言总是被人断章取义。“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被挂在小学教室后墙上,鼓励孩子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知识的无边,从而戒除自满,积极求知。人家庄子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以有涯逐无涯,殆矣。”既然根本就没指望,瞎折腾也是白搭——这句话就这样被不求甚解的教育者从颓废宣言给弄成了励志口号,这大约是对庄子最大的调戏。同样的,“相濡以沫”被用来夸奖模范夫妻,不过庄子接下来说的是“不如相忘于江湖”,对于受不了贫困另寻他路的负心女们倒从这里可以获得理论支持。
这样一个放弃、厌绝的男人在中国人中是一个异数,隔着精简的文字望过去,他脸上似乎永远挂着嘲弄,这可比成天在网络和电视电影上装酷的小帅哥们NB得不是一星半点。他似乎也并不寂寞,有个叫惠施的家伙,一生跟他争斗不休,被他羞辱了个够。像惠施那样的一流的对方辩友死了之后,庄子说:“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以言之矣。”——你死了之后,也没人跟我作对了,我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表面上是怀念实际上是扫兴。当年曾运斤如风,现在无人比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3 | 浏览:22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面周晓枫

作为一个认识周晓枫多年的贴身损友,一方面我有足够的认识和资料去写那个散文之外的周晓枫,另一方面我又毫无自信。这大概源于我们相识过久,交往模式早已固化,而那种让旁人紧张的夹枪带棒的方式,基于知根知底的粗暴揉搓,除非有充分的默契,实在难以在文字上公开——可悲的是,除此之外,别的描述方式已经很难被精确唤起。而我也发现,写一个散文之外的周晓枫是困难的,如果不围绕文字的话,她的生活基本上无法展开。我只能打捞出一些斑驳的印记,聊作对她的描述。

绕并脱口而出

周晓枫的文字无疑是她最大的招牌,精密、繁复、深微、华美,情怀是古典的,但结构舒卷极其现代,情感是收敛的,表达却很放纵。这和她的口头表达很相似,她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描述经常让人绝望,言辞已经抛弃了基本事实——不过我觉得,这倒是一个好作家的标志,他们通常并不关心那些小事,他们热衷的是对小事的描述已经离开具体事实多远并深入到他们所热爱的世界有多深。不过对于原本复杂的事件,她倒能一语中的,这又让人恢复了跟她进行日常交流的信心。有很多被广为传播的句子:比如“坐骑非常重要,它决定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5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妈是一切的开始

我这个年纪的女人,至少从我周边的人看,很少有和妈妈很腻味的。撒娇在母女之间是件很尴尬的事,再说,偶尔情发,双方都会紧张起来,仿佛本来正在上演沙家浜,结果音乐起放的却是邓丽君,拐七扭八的,实在难以入戏。
小时候我和妈关系并不很融洽,我很怕她,努力做一切取悦她,让她更关注我一点,不过好像收效甚微。她极其热爱工作,真正达到了工作就是娱乐的境界。也许我生得也不是时候,那会儿正赶上妈因为出身太坏在军队待不下去,她抱着我被迫转业到了工厂,心里郁闷难平。她似乎永远要给人证明自己的出色和靠得住,也许下意识有给那些军队里的老爷们看看的天真意思。我最好不要成为老妈勤奋工作的负担,一旦添些麻烦,就会引来一顿胖揍。我还记得七八岁那会儿,一天晚上,我被揍得突然发了神经,把不知道从哪部苦大仇深的电影里看来的一句台词抽泣着念出来:你这么对我,我还不如死了的好。我妈特别酷,冷静地到厨房里拿了把菜刀放到我面前,说,好吧,你死给我看看。菜刀在灯光下映着白光,我一边悲愤地掉着眼泪一边掂量,要不算了,怪疼的。
套句马尔克斯的话吧,若干年以后,我觉得,我那浪漫主义加现实主义又略略带点悲剧感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1 | 浏览:16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亮话

阅读中很多快感来源于在毫无预期之时迎头碰上一些机警的漂亮话。有的是攒了半天才说出来的,有的似完全漫不经心。有一次看一本社会学著作,通篇以不带偏见的科学态度陈述案例,突然斜刺里冒出一句感叹:这个世界有的事情虽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是还有人去做,那么就让想得病的得病,想吃药的吃药吧。好像可以看到作者伏案已久,终于不耐烦举手伸了一下懒腰,嘴里还发出呵呵的怪叫。
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有一句名言,年轻的时候经常听人背诵,作为自我解嘲的托辞,看透红尘的证言:一个不成熟男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乍听起来很有些意思,仔细一琢磨,觉得跟《读者》上经常出现的“幸福其实就是……(暑天的一杯茶、冬天的一壶酒,一生中若干次洗衣做饭之类)”同一个句型,有点绝对真理的霸道,对那些死去的成熟男人也实在是不大公平。相比之下,罗素的漂亮话出现频率极高,而且不急不躁,娓娓道来,因此也刻薄得厉害。在不同版本的记录中辨别真实的苏格拉底时,罗素并不同意有的人的意见,认为色诺芬的记录比柏拉图的更可信,因为通常认为色诺芬脑子不大灵光,他缺乏“可以想象任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79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灯跳舞好揩油

总有写书评的委托和需要,有些是真心觉得好的,有些不然,我一直想着另一些写书评的方式,和我以前写的书评都不一样。
比如,可能是这样的:

我们都知道拿破仑吧?当年拿破仑横扫欧洲的时候,那番神勇,额滴神啊……后来为什么拿破仑就拿不下俄国呢?他那些骁勇的兵士去了60万人,只回来了不到4000人。据说是当时流行了一种只在俄国出现的斑疹伤寒,一下子就把那些从来没见过这玩意儿的士兵整死了大半。在俄国酷寒的天气里,拿破仑军队的加厚冬衣和长靴怎么就没管用呢?据两位化学家——潘妮•拉古德和杰•布勒森——研究,当年衣服和靴子上的口子都是锡做的,这种金属在低温时会碎裂,拿破仑的那些没被伤寒折磨死的士兵就穿着这些没扣子的大衣和靴子,敞胸露怀趿拉着鞋要跟俄国人拼命,肯定干不过呀。
再说说那著名的滑铁卢吧,这个倒霉地方,跟中国的荆州麦城一样成了个不吉之地。拿破仑没有亲自指挥那场战争,他正躲在帐篷里抽鸦片镇痛,痔疮把他折磨得就剩下半口气了。最后的两天恶战是他的手下指挥的。人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其实未必如此,强人能量太猛,光环太亮,手下容易患上精神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 | 浏览:8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棋逢对手

我对汉语节奏的美感最初是从评书中感受到的。小学时我们一拨同学中有几个因为能够背诵大段评书而颇为露脸的,我比较笨,只会说两句,一是“擎天白(念做搏)玉柱,架海紫金梁”,一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觉说起来语词铿锵,仿佛牙缝里都“咝咝”地冒出兵器无情的寒意。
世界上一切角力角智的事儿,除了攻城掠地的目的之外,还有斗争中的享受。快意总是需要棋逢对手,无论是形而上的哲学争论还是形而下的男欢女爱,要修养趣味相当的人才会创造彼此深会其意的快乐境界。黄药师只有和洪七公、段王爷几个谈武功才觉得很爽,不过后来在华山仿前人论剑的那帮乌合之众吵吵嚷嚷一样也很爽,要不是被那些高手驱散,这个快乐的聚会还会继续下去。我倒觉得只要他们不是拿着“天下第一”的称号去评职称当教授,去找朝廷要官,去欺骗不懂武功但是崇拜英雄的纯洁女青年,怎么玩儿是人家自己的事儿。
古代婚姻最大的悬念就是不知道洞房里的那个人是不是跟自己棋逢对手,高级的担心对方不会作诗,实际的担心对方不会作爱。即使先行交往,这个对手也不是一看一个准,更需要自己琢磨清楚,很多时候高估自己会造成鱼死网破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7 | 浏览:9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情调

一个人,吃饱了,喝足了,又粗识了几个字,就想整点儿情调。现在好像讲究情调的多为女人,我觉得倒不是因为男人没有这个意愿,而是这个社会容他们想入非非的时间远不如女人多。在经济还没有像今天这么发达的过去,就留下了很多男人畅谈情调的佳话。鲁迅就曾经提到过,他认识的两个人,就有与众不同的“大愿”:一位是愿天下的人都死掉,只剩下他自己和一个好看的姑娘,还有一个卖大饼的;另一位是愿秋天薄暮,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恹恹地到阶前去看秋海棠。
情调和格调不大一样,格调讲的是活得高级,情调讲的是活得率性。人最不容易的就是活得不管不顾,所以情调生活大都具备不可实现性,顶多是昙花一现的浮糜场景,最经不起分析。比如,爱吃大饼的那位,要世界上剩下他和一个好看的姑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还要天下人都死掉就太没必要了。他肯定是在现实世界中面目可憎极端无趣,以至于姑娘只要有一线生机就不会看上他。假如真的如了他的愿,就果真像他设想的天堂吗?他成天干什么呢?除了买大饼,就是对着唯一的姑娘。姑娘好看不好看,是跟别的姑娘比才知道的,现在就剩一个了,姑娘再好看,也跟老母猪没有区别。他还忘了那个卖大饼的,好像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7 | 浏览:9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趣型势利眼



势利眼有两种,其中最常见的就是坚持有利原则,把每一次交往都当成一次投资,以期获得更大的利益。还有一种比较少见,就是把每一次交往都当成可能获得的享受,当这个期望明显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就不管不顾翻脸而去。
后一种势利眼有时候比前一种更让人讨厌。因为前一种还有一个资产评估阶段,那个时候的礼数还是很周全的。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上,谁能知道那个现在落魄的家伙日后不会家藏万斗粮,手握百万兵?所以即使最初的评估分很低,也不会太让人下不来台。但是后一种就直接得多,这个人会不会让你愉快,几句话,甚至一照眼的功夫就能定下来,虽然有时候也有枉杀三百的遗憾,但是对真正势利的人来说,这点浪费就算是运行损耗,认了。
因为身边颇有几个这种情趣型的势利眼,通过对他们的观察,发现这类人有一些共同点。一是对趣味孜孜以求,哪怕你骂他,只要骂得有趣,他都会喜欢,还帮着义务传播;二是智力上比较混沌,和白痴在一起一点也不显得更聪明,在智者身边也不会太傻,基本上是跟猪即黑随兔即白;三就是这帮人不大把自己当回事,都有些高远而模糊的追求,但是从来耻于承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3 | 浏览:11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女关系的民间分析



读研的时候,出于极度无聊和对社会学男女关系研究的失望,对其进行了民间梳理。我们按照跟女人的亲疏,将男人分为郎、相公、公子、生、君五个等级。最高等的郎,其亲密程度上不封顶,底线是不思量自难忘,辗转反侧,寤寐思服;其次的相公,底线是,遇到麻烦事第一个想到他,怎么拖累也不内疚,欢喜事第二个想到,怎么狂欢也不尽兴;公子通常和自己有点滴默契,但是对彼此距离心照不宣。可以有单独喝夜酒的交情,最适宜人多的场合,“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生只是淡淡之交而已,但是不乏可爱之处,有随时晋级为公子的可能。君是等外品,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因为太好,就像千金古画挂在墙上,可远观,不可,也不愿亲近。
研究结果出来之后,立刻被付诸实施。时有壮汉两名,一人姓金,一人姓白,跟女生们关系都不错,也许他们在单个女人心目中的类属各不相同,按照我的观察,起码半数将他们看成公子以上级的,但是由于人缘太好,大家称呼他们的时候只好普遍降格为不引起误解的“生”。一时金生和白生声名远播,真实姓名倒是少有人提,最后竟到了喧宾夺主的地步,有其他级的女生问起,怎么你们级的男生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9 | 浏览:248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期的典型事件



我的一个学文学的师弟在女博士楼前看见一个男子,当时正簌簌下着雪,那位绅士身上已经披了厚厚的一层,显然站在那里很久了。这时候,从楼上兜头泼了一盆水下来,把他淋个透湿,“他居然抖都没有抖一下,”我的师弟愤愤地说,“就是只狗也要抖一抖!”
我这个师弟是一个激进派,由于本身条件优厚,对别的男人就有些不体谅。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年轻的时候恋爱、颓废、狂热,都跟现实中的人或者事件没有太大的关系。咱们只是有角色需要,需要那些个身份和情绪,跟内急一样不可忍耐。那会儿还喜欢说些注定的话,好像没有这个人就不会这样疯狂,其实最不注定了,就如同你的排泄物和某一个厕所之间一样,没有注定的关联。
这个男人也许只是在重复自己头脑中的某个场景,因为真正的伤心或者恳求跟展览站立无关,他只需要一个,或者一些观众,站给你看。表演最怕的就是无声无息,至少从表面上看,他追求的那个女人还是很配合的,肯给他那样豪华的一个道具。我劝我的师弟,人只有在青春之火烧得最旺的时候才有如此强烈的表演欲,这位大哥既然爱上的是女博士,估计岁数也不小了,你应该佩服他,因为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4 | 浏览:257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