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55378
  • 开博时间:2005-1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崇拜症

  

我猜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包括比我年轻的人,对现在还叫“孩子”的一种生物,顶看不惯的,就是他们对于一些人莫名其妙又强烈的好感,愿意为他们喊破喉咙,去机场接机,挥舞着自制简陋的牌子为他们喝彩,不管他们唱歌的调子是否跑到了六十里开外,或者舞步踉跄,像喝醉了的猩猩。很多人管着叫追星,我也暂时用这个词吧。

我们老人对这种行为的鄙视,无非是嫌弃他们的浅薄,我们说这两个字的表情,仿佛我们一辈子都很深刻,至少是追求深刻似的。深刻是那样一种东西,如果你还不具备,但是你表现出了向它贴近的可能性,于是你也自动获得了深刻的外围勋章,捎带手具备了深刻所应获得的尊重、发言权,获得了其他说不出口的好处。

一天翻报纸,看到了一个名字,我想了又想,终于记起,这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的名字。我跟她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读中学时,在一个大院儿里,她和一群同学走过来,我们对视了一下,她喊出我的名字。

在她美貌的照耀下,我有些局促。她落落大方,小脸红扑扑,两眼放着光。她打开一个笔记本,上面又一页一页的签名和赠言,有的字写得规整,一看就是照着《席殊硬笔字帖》练过的,有的字写得像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好不忘记

  

我猜,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大概知道某些凄惨的故事,但是因为隔着时空距离,道德上的正确被消费之后,可以陷入对他人苦难的亵玩。若干年前,我大学毕业回到老家工作,那项工作是非常无聊的,人精神上闲下来,就会生事。那段时间我喜欢上了发明菜谱,就是把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搅合到一块儿,取一个有舞台效果的名字,越惊悚动人越好。我现在还能记得的名字就是“奥斯维辛小肉丁”。

进入波兰之后,也许是心理原因,风特别冷硬,仅是十月初,阳光照到的地方,还仅有些象征的暖意,阴影里风可刺骨。抵达奥斯维辛是早上,周边的小镇安详得像童话。朋友说,二战期间,周围的居民都极少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发生的惨剧。一条列车专线每天从欧洲各地运来犹太人,铁丝网之外是荒僻的草地,几乎无人可以逃生,但别人也无法知道铁丝网里的故事。

远途来的人途中的死亡率很高,因为一路上并不提供食物和水,闷罐车人口密度极大,体质弱的在路上已经病死。大部分人抵达奥斯维辛的第一天就被筛到死亡组里。他们下了火车,以为总可以透一口气,可以洗个澡,喝碗热汤。他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艺谋被谁贴了十几斤肉?又被谁瘦掉?

  周六(9月15日)下午,接到朋友电话,说你被“标题党”黑了。9月13日,我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张书豪的邮件采访。问题主要针对张艺谋和我的共同作品《张艺谋的作业》。我看了一下,觉得可以回答。便以邮件方式回复。朋友说:快看看吧,什么张艺谋掉十几斤肉,是你说的吗?
  我大吃一惊,《成都商报》的标题是“一天只吃一顿,最近掉肉十几斤——张艺谋为谁消瘦”。


  这是一则完全错误的信息,我接受采访的原文如下:
  “跟我一起见他(张艺谋)的美编也深受影响,也开始一天吃一顿,前两天看见他,瘦了一圈,掉了十几斤肉。他说最大的收获是,弯腰插U盘,以前蹲不下去,现在可以直接钻到桌子底下,身手敏捷,头脑清明,精神也不受影响。”
  这说的是跟我一起去访谈张艺谋的美编掉了十几斤肉,这肉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望



(这篇文章是一家媒体的母亲节约稿,在我说明不会写眼泪汪汪的母爱文章之后,编辑先是让我放心写,几个小时之后又打来电话:那个,你可以随便写啦,但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9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墨镜后面的张艺谋(周晓枫)

  

2011年,和张艺谋合作《张艺谋的作业》一书,算是去年个人值得记录的事件。我有多重的收获,除了靠近观察一个有趣的人之外,我得知了一个手艺人在今天的悲催,一个电线杆式的人物必须付出的代价,他的滞重和天真,他的诚恳和茫然。在写完书之后的日子,我也知道了,其实我们比自己想的,还要缺乏耐心。


写这本书的缘起,在周晓枫,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之间一直以互相辱骂来互相支撑,至今已超过20年。因为她和这本书有关,这次也难得收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自高潮

王朔的小说我很爱看,只不喜欢《永失我爱》。二十年前看这部小说,曾经跟同宿舍的黄鼠狼一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贼似的偷偷溜到水房,把毛巾沾了凉水盖在眼睛上消肿。虽然哭得如此投入和丢人,也难掩对它的不快。如同很多言情小说一般,这部小说在声言一种霸道的处理方式:但凡自觉不同的人,总有些出人意料之举。而且,这些举动在自觉不同的人那里,全是为别人考虑的结果。
这让我想起少时看的《射雕英雄传》。杨铁心和郭啸天两个人亲如兄弟,杨铁心那慈悲心肠的老婆包惜弱因救了金国王爷完颜洪烈惹祸上身,官军把两家人围住,要捉拿问官。郭啸天被砍死,杨铁心拼死冲出,将抢了自己老婆的武官杀死。包惜弱一见丈夫,又惊又喜,扑进丈夫怀里。杨铁心问到郭啸天的老婆李萍的下落,让包惜弱原地等待,他去救李萍。“包惜弱紧紧搂住丈夫脖子,死不放手,哭道:‘咱们永远不能分离,你说过的,咱们就是要死,也死在一块!是吗?你说过的。’杨铁心心中一酸,抱住妻子亲了亲,硬起心肠拉脱她双手,挺矛往前急追,奔出数十步回头一望,只见妻子哭倒在尘埃之中,后面官兵已赶到她身旁。”
大乱之中,丢下老婆给如狼似虎的官兵,去救兄弟的老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裤主义

  看美国电影《爱情故事》的时候,已经上了大学。那会儿还没有恋爱过,按说正该对这种戏非常入迷才是,不过对这部后来被日剧韩剧翻着花样改编的爱情剧老祖宗,男女之情的桥段已经印象不深,在电影院里被深深震撼的,是男女主角驱车去男主角家,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女主角穿着大衣从车里出来,进屋后男主角为她脱掉大衣,她里面居然只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裙子底下是两条光着的腿。我只有一个念头:她,她,她……居然棉毛裤都不穿!
  小时候,打死我也不相信,棉毛裤有一天会成为时尚的敏感词。这个敏感词从2008年开始,每到秋冬季节,便悠然浮上心头。在我们南方管叫棉毛裤的家伙,在北方被叫成了简直可以入诗的秋裤——听听这两个字,嘴唇轻轻聚拢,在最圆润的时候吐出一口气,幽幽然,不怨,萦萦然,不伤,若是用着舒缓的语气念出来,一个完全不懂汉语的人,会误会在叫情人的名字。我头回听到这两个字,便觉得那软塌塌白底绿花的棉布裤子有点配不上这美妙的音节——绝不如棉毛裤那般暖和、直白和便宜。
  我想那位时尚女主编,当初打死也不相信,她的名字会和秋裤这样伧俗的物事紧紧绑在一起。她不穿秋裤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我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90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我们在谈非虚构的时候我们在虚构什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腚见

  一个人有定见是件让人钦佩的事,虽然如何叫有定见,层次有别。小则家庭主妇不为百货大楼旌旗招展的降价打折所动,扭头回家,摸摸裤子兜,钱包硬硬的还在;大则变故当头,众声喧哗,任尔百般妖娆,我自岿然不动,之后解难于旋尔毫厘。中等的定见,则如双方对峙,凶多吉少,经多方计算,不顾群情激奋,“按既定方针办”,以半目险胜或惜败。
  人在年少时分,爱薛宝钗的少,爱林黛玉的多,不过不得不承认,薛宝钗是女人中相当罕见的有定见的一位。稀里糊涂被母亲和贾母等安排了成亲,是时贾宝玉丢了魂儿,成天浑浑噩噩疯疯癫癫,其他人哄之唯恐不及,绝口不提林黛玉几个字。宝钗并不上杆子哄:“实告诉你说罢,那两日你不知人事的时候,林妹妹已经亡故了。”贾宝玉再度灵魂出窍,要死要活。贾母和王夫人深怪她造次,袭人和莺儿两个丫鬟也觉得这招使得不靠谱,“深怨”宝钗。此时的宝钗孤立无援,母亲在此事中毫无置喙的余地,从公婆到下人也都没一个给好脸色,“那宝钗任人诽谤,并不介意”。看到这里不由得想起历史学家唐德刚在著作中经常出现的字样:朋友!你若是在现场,怕也只能站在群众一边。
  宝钗在此案例中是个典型的结果论者,要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9 | 浏览:9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赞美

   算起来,父亲第一次对我说想念的话,应该是我上研究生那会儿。每个门洞一个电话,要伺候这个单元里三百多号人,在晚上8点以后的黄金时间能打进一个电话,跟抽奖的几率差不多。那段时间要干的事儿太多,父亲耐心摁了很长时间电话,好容易通了,多数时间我都不在。那一天终于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我嘻嘻哈哈跟父亲瞎扯,他的声音很放松:“丫头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不要你的老爸爸了。”我一愣。多年以来,我对这种直接表达的爱意毫无准备。我有点结巴,不知道怎么接话。父亲又说:“我想我的小丫头了。”一种深层的害羞泛上来,我很粗暴地打岔:“肉麻肉麻……你跟妈晚上吃的啥?”

 那一天应该是父亲感觉自己老了的一天吧。

 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印象中的父亲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他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晚上等我吃饭。在起点站挤公车的时候身手矫健,抢上一个座位之后拿手把着旁边一个,大声招呼我和妈妈,这声音里还包含了一点暴躁,像是给其他妄图坐位子的人一个警示:有人了!而且我不是好欺负的!上了初中之后,我对这种做派深以为耻,以不坐来抗争。我父亲不能理解,抢个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