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的专栏天涯名博

你怎样信仰,你就怎样生活。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22890
  • 开博时间:2005-1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什么是“根本的问题”

  

8月21日我为夏令营同学演讲“中国社会基本问题”,一个半小时,还占用了另一讲演者的十几分钟时间,结果是多数同学似乎完全没有听懂,很失败或最失败的 一堂课。之所以失败,当然与主题太大有关,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使用的iPad的一个软件(昨天在西单大悦城苹果总店遇到一位向我推荐教学软件的专家 在看了我的软件之后立即开始记录我的软件名称),它功能太强,可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谎言与知识

  

  很难说谎言与知识是一对范畴,但我认为它们是。因为,谎言即不真,而知识,这里有些困难的论证,姑且不顾这些论证,而常人都相信,知识是关于真的陈述。否则,我们就要承认,知识是关于不真的陈述。其实,这是更正确的关于知识的定义(否证的,人类有限的理性能力只适合获取否证的知识)。不论如何,我从常人的知识定义开始,知识是关于真的陈述,故而,知识与谎言,是一对范畴。换句话说,如果你相信一套谎言,你一定相信那是知识而非谎言。说你相信一套谎言的,是另一人,一名公正无偏且具有同情心的旁观者(这是斯密的专用语言)。我引入斯密的旁观者术语,是要暗示我写这篇博客文章的主旨,与上两篇关于谎言和谣言的经济学引论是一致的,要揭示一种关于谎言或知识的社会科学原理。根据我尚未表达的这一原理,是特定的社会结构决定了一套陈述是否为谎言或知识。换句话说,知识不是客观的,它首先依赖于它所在社会的权力结构,这样的权力结构,根据 Michael Mann的社会理论,以及根据我在前两篇文章里介绍的各家学说,适用于中国社会的,有三套:经济的权力、政治的权力、文化的权力。这三套权力网络的叠加,就是“社会”,现实社会(不是抽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需要何种学术标准 ---丁丁---经理世界文章

  

  创新与标准化
  时间:2012-07-05 来源: 作者:汪丁丁 浏览:85次 我要评论(0) 字号:T | T

  前些日子,我看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明星经济学家达龙·阿塞莫格鲁与另外两位作者去年发表的论文《经济增长的两大引 擎:创新与标准化》。他们的思路是这样的:如果只有创新而没有适时的标准化,则创新的成果就很难转化为经济福利和未来创新的制度基础。但若过分强调标准 化,则容易形成官僚化的管理体制从而扼杀创新。健康的增长模式,是在创新与标准化之间权衡。我们可以想象一条彩虹形的曲线,对应于创新与标准化的不同比例 有不同的GDP增长率,并由这条曲线唯一的峰值决定一个最优的“创新-标准化”比例。

  极端而言,如果完全没有标准化或标准,就根本不会有“商品分类”。你到商店买一只水杯,可以见到许多形状不同的“水杯”,有些很细小,有些很粗大。 你可以想象最细小的水杯其实是“试管”,而最粗大的水杯其实可演变为“酒桶”和“脸盆”。当然,你还可以将你个人的情感赋予它们,例如,你特别钟情于其中 一只水杯,哪怕任何他人都无法感受到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8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刘瑜新作 贵族范儿

  

  忙不迭地抢“大苹果”,又迫不及待地鄙视普通人——好像脖子仰着,个子真会长高一样
  时不时和朋友讨论,为什么很多颇有学识的人,甚至有欧美留学经历的人,那么敌视自由民主制呢?不少朋友断言:利益呗,哪有什么真诚的观念,不过是逐利而动而已。

  我倒不这么看。我向来不愿假定与我观念不同的人道德水准在我之下,总觉得这个解释过于轻松——所以可疑。对上述现象,我有N种解释,其中一种是:自由主义的核心要旨太浅显,门槛低,不能满足很多知识分子的精神贵族需求。

  难道不是吗?自由主义不就是说“只要别害人,自己想干点啥就干点啥,别人想干点啥也别拦着”嘛,这道理我外婆都知道,还需要一个知识分子穷尽一辈子“研究”?何况斯密洛克密尔几百年前都说过了,21世纪了还拾人牙慧,是不是有点寒碜?前两天石康君还在微博说:“其实我们都知道,看洛克是根本不需智力的……”还读洛克,你就自卑去吧。

  民主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经济上的自由放任主义者,还是儒家复兴主义者,大多谈到民主,简直是要捂起鼻子绕道走的:民主?这个瘟神与以下病毒联系在一起:暴民、庸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翔、体育精神、罗素和中国文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5 | 浏览:79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关于谎言的经济学

    关于谎言的经济学,其实是我早就关注的议题,或许始自我读罗素的《中国问题》。他是中国文化的崇拜者——我写过,他与杜威在这一点上有本质不同。所以,罗素和杜威“五四”时期在中国知识界境遇也不同,那时,“新文化运动”是主流,故我们不待见罗素,我们追随杜威和胡适。若罗素和杜威现在到中国来,很可能境遇相反。不论如何,罗素还是列举了西方的中国观察者最普遍列举的三项道德问题:1)贪婪,2)怯懦,3)冷漠。……为要准确,我特意找来罗素原文,从第11节引用他对我们的表扬如下(梁漱溟也曾引用这一段文字):
    Ifanynationintheworldcouldeverbe"tooproudtofight,"thatnationwouldbeChina.ThenaturalChineseattitudeisoneoftoleranceandfriendliness,showingcourtesyandexpectingitinreturn.IftheChinesechose,theycouldbethemostpowerfulnationintheworld.Bu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谣言的经济学

  

   Edward Glaeser,是芝加哥学派训练的哈佛经济学教授,他和Acemoglu都是1967年生,二人之间的学术差异或“争论”,是最近十年关于“民主”、“独裁”、“教育”、“增长”这些关键词的焦点(我在解释未来八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时介绍过这场争论)。Daron Acemoglu是土耳其出生,LSE训练的MIT经济学教授,学术明星,2011年至2012年他发表和即将发表的论文,几乎囊括全部最好的经济学期刊(我希望读者明白我的意思)。我这篇博客日记,主角是Glaeser(简称“G”)。虽然,我心里总是惦记着Acemoglu(简称“A”)。
        2003年,G写了一篇论文“心理学与市场”,批评行为经济学和心理学,捍卫芝加哥学派经济学。从这篇论文,读者很容易导出一项命题:某甲传播谣言的成本低于效用,则某甲倾向于传谣给某乙,而若某乙传谣的成本仍低于效用,则某乙倾向于传谣给某丙,……依此类推,这就是谣言的经济学原理。关键是,在哪些场合,例如,在中国社会,这一原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贴刘瑜新作 ---打他是为他好 骂他是为他好 不闻不

  

 打他是为他好,骂他是为他好,对他的感受不闻不问是为他好,那什么是不为他好呢
刘瑜|文

  最近四川什邡政府的官员们肯定特别郁闷。辛辛苦苦给灾后重建的什邡拉来的“大项目”宏达钼铜,既能“增加财政,改善民生”,还通过了“国家级环 评”。但是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项目,却被“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的“部分群众”强烈抗议,在7月初酿成了警民冲突,各种现场照片被四处传播,舆论 骂声一片,最后项目停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还落了一身骂名。

  为什么会这样?什邡领导肯定无比委屈。他们苦苦思索,得出一个结论:“前期宣传工作不到位。”于是,他们的补救措施也是加强宣传:在广播电视上 滚动播出《市长答记者问》《钼铜项目环境保护的情况介绍》《环保专家谈钼铜项目》??“及时通过官方微博、舆情专报、手机报、公共信息应急平台发布相关信 息”,同时发动各级干部“深入全市各企业、学校、乡镇及村组”,深入宣传解释政府的决策??总之,打了一场亡羊补牢式的“宣传战”。

  如果什邡政府——或任何地方政府——从这场警民冲突中得出的教训,是“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人至深的两篇文章 --转贴在杜老百岁生日之前

  


 
 

感人至深的两篇文章 --转贴在杜老百岁生日之前 
杜润生:一个符号的伟大
财新记者高昱

本文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2年第29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7月23日 | 评论(74)
   作为中国农村改革的“总参谋长”,杜润生为改善中国农民的命运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耄耋之后,他再为中国走向现代民主国家鼓与呼
 
  7月18日上午11点,北京人民大会堂宾馆多功能厅,一场主角缺席的生日宴会在这里举行。

  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前农业部长何康,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等200多人,站在硕大的蛋糕前。整个宴会厅内济济一堂,人声鼎沸,“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环绕。

  此时,主持人要求与会者安静,然后朗声通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王岐山同志刚才来电,说因公务实在繁忙,不能亲自到会为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周濂新作

  

当公共知识分子变成“公知”
周濂

本文来源于 财新《新世纪》 2012年第27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7月09日
   公共知识分子的本义就包含了越界发言。可见,越界本身不是问题,越界的方式、程度以及效果才是问题
 

  晚年的爱因斯坦,和罗素一样“不务正业”。他品评时政指点江山四面出击,他写牛顿写开普勒写居里夫人写圣雄甘地,他探讨黑人问题犹太人问题,他反对核武器主张世界政府。当然,他也绝不会放过公共知识分子最爱谈论的那个话题——批判资本主义。

  在1949年发表的《为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文中,爱因斯坦抨击资本主义过度的竞争意识及其对掠夺性成功的顶礼膜拜,认为若想消除资本主义对个人的摧残,就必须以社会主义经济取而代之。

  这篇短文引来了各种非议,根据理查德·A·波斯纳在《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一书中的说法,直到1970年仍有经济学家撰文痛批“该文质 量低下”。波斯纳更是因此把爱因斯坦当成专业化时代里“既聪明又愚蠢”的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1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