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雪ぷΨぷ天堂╰☆╮

——————传说中:他仗剑天涯,来自川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78099
  • 开博时间:2004-03-30
  • 博客排名:第237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相见已是无言

相见已是无言

 再见之时,是一个黄昏。
 故乡的三月,春天还没有真正醒来,倒是公路两侧那一树树白得耀眼的梨花,让人隐约
看到了一些春天的迹象。
当我被长途客车扔在回家的路口时,徐徐而来的春风正把瓣瓣飘落的梨花吹向更远的地
方。因为坐了十四个小时长途客车的缘故,此时的我像一只秋天的茄子,蔫在一旁不住地喘气,加之手上的两个大行李包,我的神情十分狼狈。但就在此时,一辆小面包车停在了路口,从车上款款走下来一位女孩,因为已是黄昏,女孩的面容十分模糊。
 从路口到我的家还有大约六公里远,天这么晚了,我怎么回去呢?正在这么想时,女孩走了过来并停在了我的面前。“是你?”熟悉的声音让我心头一紧,慌乱地答应了一声便不知怎么开口了。怎么会在这里遇见她?因为慌乱,我有些惊惶失措。自从三年前与她分手至今,我们之间从未有过只言片辞地联系,谁知这三年中我第一次回家遇上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其实,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样貌人品都是一流,加之我们同在一个村里长大,我们如果能成为夫妻那是令双方父母都满意的事。但是,事情就是出在我大学毕业那年,工作分配的事让我身心欲裂,年少气盛的我辞去了在别人眼里很不错的乡村教师的工作而成了一名待业青年。深爱着她的我怕因为我那时的处境给她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便悄悄地给她留下了一封分手的信去了南方。
没想到3年之后,回乡遇上的第一个人又是她,因为对她有愧,对于这种突然的邂逅,我无言以对。正在我和她短暂地沉默时,一辆停在身边的小客车打破了我们的尴尬。一路上,我和她相视而坐,除了几句简单的了解情况式的问侯外,我们相对无言……
回到我工作的城市的第三个月,我与妻子走进了结婚的殿堂。新婚之夜,远在千里之外的她打来电话说:“故乡又下雪了,她又在我们经常去的地方堆了一个雪人,她说如果等到春天它不融化,就考虑结识一个男朋友。”电话那头的声音,像一柄利刃刺在了我最柔弱的部分,握着听筒我无言以对……


分类:随手一笔 | 评论:0 | 浏览:7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游牧的魂(2)


 2
 正午刚过,草场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气温骤然降了下来,天阴得像锅底灰。泽尔波大叔还没回来,我匆忙帮拉姆圈好了牛羊,便骑着马离开了。
 到家时,阿爸和尔甲阿哥还没回来。阿妈正在赶牛羊进圈,见我回来便将圈牛羊的事交给了我,头也没回地进帐篷去了。
 不一会儿,风忽然停了,天空开始大片大片地飘起雪花。牛羊被冻得叫个不停,阿爸和尔甲阿哥仍没有回来。阿妈手中的经筒不停地转着,闪闪的火光映在阿妈皱纹纵横的脸上,像一幅印满经文的幡旗,虔诚而又真实。
 外面的雪很大,簌簌有声。我无事可做,斜倚在毛毡上看外面越积越厚的雪,我想起了拉姆的话:今年的雪,无疑会给今年的转场带来更多的争斗!一想到这些,我忽然开始担心阿爸和尔甲阿哥起来,去年争草场不也是和德格家大战了一场吗?不知今天他们会不会遇上那些杂碎!要是遇上了------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 这时,阿爸、尔甲阿哥和泽尔波大叔都回来了。阿妈倒好了茶便去拴马。阿爸一回来便盘膝坐在火边叹气,我知道今天一定又遇上什么事了,要不然阿爸不会叹气。我很想知道转场到什么地方去,但又不敢去问阿爸,只好倒了一碗茶去问尔甲阿哥。
 尔甲阿哥脸色铁青,看样子是冷着了。但他伸手接我的茶时,我突然看到了他手上有很多血。
 “遇上了德格?”
 阿哥没有回答我,而是摊开了掌心,让我看了看他手中那嘴巴似的刀口。
 “是不是德格多吉那个杂碎?”
 阿哥摇了摇头,“是容巴那个杂种,这一刀是我去年给他的!”
 “幸好有泽尔波大叔,要不,我们今天就回不来了。”阿爸在一旁说道。
 泽尔波大叔盘坐在火边,听了阿爸的话反而叹息起来,那眼神与我问起泽尔波大婶时的模样极为相似。我迷惑,但我却不敢问他。
 帐篷外的雪依旧在下。阿妈吐着热气从外面走了进来,又为他们端来酿了很久的青稞酒后,便径直做饭去了。
 晚饭相当丰盛,特意杀了一只羊,还煮了许多牛肉。泽尔波大叔吃了饭便牵着马冒雪走了,我很想去送他,问问那些我很想知道的事,但他却冒火地让我滚回来。与他相处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我只好迷惑而无奈地望着他远去。
 今年转场也是去去年的老地方,就在德格的旁边。泽尔波大叔他们也与我们一起去,这是令我最兴奋的事。
 半夜,雪停了。天一下子晴开了,月亮玉盘似的挂在半空,照得整个草场白花花的。想着能与拉姆一起过这个冬,我高兴得睡不着觉。便摇醒尔甲阿哥问白天的事,尔甲阿哥对我的反常极为不满,但还是粗枝大叶地将白天的事告诉了我。
 他们翻过草场的那座山,刚进入去年转场的地方便遇上了德格家的几个杂碎。德格家的容巴一见到他便红了眼,冲上来便与他打了起来,由于阿哥要比容巴壮实些,几下容巴便被打倒了,羞愧的容巴不服气,拔出佩刀便刺,嘴里还边骂:“你个杂碎尔甲,去年的一刀之仇老子还没跟你算呢,今天老子要你尝尝刀口滴血的滋味!”径直便刺。尔甲来不及拔刀,眼看就要刺到身上,只好伸出手硬生生地捏住了刀口,冰冷的痛惹怒了尔甲阿哥,几拳头便将容巴打翻在地。德格家的多吉和几个汉子见状,纷纷拔出了刀,准备冲过来捅他。正在德格家五六个人与而尔甲阿哥他们三个人僵持之际,德格的女人桑吉卓依来了,她看到尔甲阿哥时很气,恼不能用眼睛杀了他。
 “卓依,原来你住在这儿。”泽尔波大叔居然认识德格的女人,德格的女人很惊异地看着泽尔波大叔道:“竟然是你!竟然是你在与我的儿子争斗!”“他们都是你的儿子?居然都这么壮实了,唉------”
 德格的女人没有看他,只是嘴唇轻微地抖动了几下,便将脸转向了他的儿子,让他们走了。
泽尔波大叔望着德格女人的背影发呆,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咱们到别处去看看吧!”
 “你们那边又下大雪了?”德格的女人忽然问道。
 “是的,封山了,我们想找个地方转场。”
 “找到没有?如果没有,就转到这边来吧!”
 泽尔波大叔没有说话,叹了一口长气。阿爸道:“那我们明天就转过来。”
 德格女人望着跨上马背的泽尔波,呆呆地出神,不知听到阿爸的话没有,看着渐行渐远的泽尔波的身影,眼里闪烁着一丝很深的忧伤和痛苦。。。。。。

 3
 第二天一大早,阿妈便窸窸窣窣地起来了,摇着经筒向东方拜祭天神和赐给我们牛羊的牧神,这是阿妈在每次转场前必须进行的仪式。我不知道这与转场有什么关系,但我每次问她,她都总是虔诚地说:“天神知道我的想法,你问天神吧。”
 阿妈做饭的声响吵醒了我,但我不想起来,仍窝在毛毡上看阿妈将许多的牛肉和羊肉煮在锅里,然后又看她把这些从锅里捞起来。我知道,这些都要留着路上吃的。
 刚吃过早饭,天空忽然又下起大雪来了。“这是一场可恶的雪!”阿妈诅咒着将已收拾好的东西取出来,极不情愿地坐在火边又开始摇她的经筒。
 雪下了一天,到了晚上才停,阿爸叫我第二天一早便去帮泽尔波大叔转场。这是我极情愿的事。
 第二天天刚亮,我便骑着马奔向了拉姆他们的草场,我要拉姆快乐地和我一道转场。骑在马上,我幻想着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可是,到了泽尔波大叔的牧场,连帐篷也不见了,拉姆也不见了,好像是转场走了。看情形是昨天就走了,因为脚印都已被雪盖住,看不清去向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泽尔波大叔要这么急着转场呢?”阿爸和尔甲阿哥也和我一样迷惑。
 到了咯尔沟牧场,德格的女人桑吉卓依正独自一人骑着马在那里,像是在等什么。见到我们到来便急切地问泽尔波大叔的下落。
 我很奇怪,为什么德格的女人要问泽尔波大叔?但我还是告诉她泽尔波大叔转到别的牧场去了。因为去年的争斗,德格的女人没有参加,至今我仍对她还没有很坏的印象,所以很仔细地看了她几眼。看着她,我忽然想起了拉姆,从她的脸上,我想起了拉姆的眼睛。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她会不会是拉姆的什么亲戚?
 “唉!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是要躲着我,不愿来看我!”德格女人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她的眼神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幽怨,我想她心里一定埋着一段很深很痛的伤心事,在这个落雪的日子被谁触动了。
 圈好牛羊,我独自坐在草场上,想桑吉拉姆和那个有雪下午的那次忘情融合,但更让我迷惑的是泽尔波大叔为什么要那么急转场,而不愿和我们在一起?
 夕阳的余晖金黄金黄地洒在咯尔沟草场上,牛羊欢快地叫唤着, 一阵风吹来,帐篷上的经幡丝丝作响。风儿很轻,我的思想却越来越重,我盼望着冬去春来,盼望我的桑吉拉姆-------

分类:大说小说 | 评论:0 | 浏览:7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光下的银匠(组诗)

月光下的银匠(组诗)

◆灯 盏
在夜晚,许多事物掉进村里就看不见了
惟有村口那三两点灯火
像是几只藏不住的眼睛
警惕地盯着什么

在夜晚,所有的光亮都是黑暗的仇敌
而一个亮着的灯盏
就是仇家腰间那柄未磨掉锈迹的宝刀
刃口上挂着一朵愤怒的小花
2004.01.11
◆月光下的银匠
霜冷的夜晚
不断从峡谷北端吹来的山风
不止一次的让一把红铜茶炊摁住的炉火
露出了暗红色的獠牙

这是腊月里的高原
大风之中,一块被雪原封存的圣地
——我的故土,一个被誉为雪梨之乡的地方
正被一天天加重的寒气所笼罩
而被肆虐的寒风吹倒的月光之盏
却在今夜铺开了一片比格萨尔王的故事更为辽阔的忧伤

那位在月光下打磨首饰的老银匠
他是我的族人或者祖辈
正在为新年里精致的生活而无法入眠
此时,他的寂寞是如此的宁静
就像他在夜色中缓慢抖露出来的绝技
细腻 并且不动声色

劳动就是美啊
如果他这一双粗糙的皱纹之手 不停下来
整个世界的月光
都将丧失炫耀的力量
2004.01.11

◆黄昏......
呼啸的狂风之中
又一个黄昏倾斜着
一根横亘在夕阳中的枯枝
耷拉着的那一端 是黄昏的手
正在向一天的时光告别

此时 我看见一只扑向火光的飞蛾
走上了不归路
一只蛰居的乌鸦张开了巨大的翅膀
远处一盏又一盏点亮的灯火
好象是它柔软羽毛的缝隙里 藏不住的疮疤
2004.01.14
◆一树秋天弯腰
一树秋天弯腰 一枚苹果回家
一把镰刀歌唱 一颗麦穗鼓胀

风吹山梁哟—— 一双劳动的手掌
领回一排倾倒的庄稼
一茬茬空旷的稻田支起一个高远的天
一仓仓金黄的谷子在睡梦中听见仓门 又暗暗地叫了一声疼

此时,我所看见的大地是饱满的
而天空则被秋风掏去了云朵般肥厚的胸油

秋天
一丝浮云抹过蓝天
一朵纯色花儿渐远的背影
2004.02.03
◆冬 天
不需要告诉谁
但一定需要借助几捆干柴禾熊熊的火光
筑一个冒着热气的巢
并且无限地靠近它
交出身体里所有的冷,领回一点可怜的温暖

此时,仅靠几件棉衣,一双皮手套、二两白酒显然是单薄了
在火焰三尺之外 是风挥动的刀锋
风之外,是燃烧的霜雪
洒在大地手心的几粒盐

早晨有霜,晚间有雪
风移动沙尘
风 让一段流动的水僵硬而具有形状
这是一个玻璃做成的季节,坚硬、易碎
就像我不小心打翻的花瓶
嘴含古老的梅花 有着伤心的冰凉
2003.12.8
◆夜的秘密
白天的负像,一面镜子的背面
沉寂,呆板,漆黑。

其实,夜晚的规则与美就在于此
那些看不见的事物是我们所熟悉的
那些在夜色中让人看见的
正是我们的发现

黑暗的深处,夜晚的秘密
隐藏着更深切的白昼与力量
2003.12.8

分类:诗·雅·歌 | 评论:0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中诗坛的一匹黑骏马 (2)

周书浩:诗歌的语言就是要用简单的语言来表达,而诗歌要有厚重之感必须以简单的语言表达复杂的东西,必须要有大音稀声那种本质的东西。
 彭从凯:他现在的诗已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问题是如何坚持和升华?
 杨通:诗歌如果只写内心的东西是成不了大气的。诗歌要提高,与诗歌写作者写作的视野和所站的高度有紧密的关系,我们应该关注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对人类的、人文的都要有意识地去关注,不论是悲闵、敬畏,还是俯瞰和仰望,都是我们关注的一种角度,比如《家园》组诗就是进入其中的一个例子。诗歌要从自己生存环境中自然而然地去烙上人文的胎记,不能机械地进入。《家园》组诗就是进入民族精神的一种体现,而同样是刊发在《诗刊》的《一根飞翔的羽毛》则写的还是感觉的东西。我们如何来反映这块生存的土地?如何用我们的作品来反映时代?我们不应该只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写,风格不变但内容一定要变。王志国以后要强迫自己往更高的台阶上走,他现在仅仅是找到了诗歌井喷的口子,基础好起点高,有写诗的天份,是他的优势。所以,现在王志国应该注意平时的积累,不断地丰富自己,必须要意识到自己的优势与不足,不断完善和提高自己。
罗凤鸣:现在王志国应该正确地处理和看待现有的成绩。越是地域的东西就越是世界的,王志国的诗歌创作的富矿还是在他所生活的少数民族为背景的特殊地域风情,应该把握好诗歌作品中个性与共性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对本民族内在东西的挖掘上。在如何以平凡心来看待自己的成绩和未来上,王志国在今后的写作中应该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无,小中见大,保持现有的创作状态。面对他现在的成绩和影响,如何坚持下去,如何争取在中国的诗坛上占有一席之地?是他应该思索的问题,这也是一个有志于写作的人的终极追求。尤其是应该平平常常的把握好生命中的每一个真,并且将它们用真实的笔触记录。另外,王志国在保持目前状态的同时,应该静下心来拜读一些东西,没有学习没有创作谈什么诗歌。此时,王志国更应该静静地学习一下别人的技巧和文本上的东西,注意诗歌理论的进步与提高。从诗艺来看,王志国的诗歌多以草原特色的作品居多,他的语言比较好,沉静,叙述的节奏把握比较到位。最后,大家对他的诗歌作品说了很多,关键要看王志国如何正确来对待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博采众家之所长溶为自己所用,取得更好的成绩。



分类:大家评论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中诗坛的一匹黑骏马(1)

巴中诗坛的一匹黑骏马
——王志国诗歌七人谈
王志国是我市近两年来诗歌创作势头相当不错的青年诗人,尤其是以他从小生活在阿坝藏区为背景所创作并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诗歌月刊》等发表的组诗,引起了诗歌界的广泛关注。为了更好地促进他的文学创作,激发他的创作灵感,近日,市内知名作家、诗人阳云、杨通、陈礼贤、周书浩、罗凤鸣、彭从凯、蔡大勇等人对王志国近期的诗歌创作得失进行了点评和总结——
■阳云:王志国从去年到今年连续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北京文学》、《青海湖》、《草地》等国内有影响的诗歌刊物发表了许多组诗,证明他的诗歌有实力。同时,王志国的诗歌在诗歌界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收获不小。说明他的诗歌写作已经从过去的一般状态进入到了一种自觉的状态,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从王志国近期的诗歌创作来看,他的诗歌找到了一些好感觉,特别是他诗歌中的意象、语言的运用都比较流畅和自然,诗歌中的意境充满了一种大美,尤其是他写高原和乡村的诗歌,体现了唯美的写作风格。比如在《芒种之芒》中:“五月之后,麦穗似一颗颗躬身献礼的头颅/乡土的寓意/镰刀是一种简洁的图案/以清脆,单纯而极富哲理的姿势/割断了回家的路//。。。。。。。/手握镰刀/村庄早已成了丰收的背景/壮硕的男人和女人们/正以民谣的侧影繁忙其间。。。。。”再如《高原夜》中:世界一片冰凉/那只盛满月光的银碗/紧挨着夜色/稀薄的风声一掠而过/帐篷里温暖的睡眠/究竟该将梦/放在自己的哪只手里?这种流畅的语言表达和朴素的意象营造,让人赏心悦目,心灵震颤。
王志国诗歌的优点就在于唯美和清新,但从他近期的诗歌创作来看,诗的力度还不够,对题材范围的拓展和内涵的挖掘上稍显单薄,写作的手法过于单一。王志国的诗歌写作起点较高,如果要想取得更好的成绩还必须作到以下几点:一是要找准藏区生活这块文学创作的根,进行挖掘;二是磨炼和提升诗歌写作的底气,力争使诗歌作品更大气一些;三是拓展多种写法,注重题材的关注和内涵的挖掘;四是强化地域性,形成个性和风格。
■杨通:王志国在达州读书时就向我们寄过稿子,虽然没有用过,但有印象,2000年底,王志国来到报社之后,由于报社从事写作的人较多,受到报社浓郁文化氛围的影响,重新拿起笔来写作,首先以草原题材,写他特殊的从小在草原生活的经历的东西,以唯美的笔触,写了许多草原题材的诗歌,出去之后给人以浓郁的抒情美,受到许多刊物的重视。虽然当下口语诗泛滥,什么解构传统、解构经典等等主张席卷诗坛,但王志国的诗歌仍然以唯美取胜,特别是他诗歌语言的抒情性和意境美,诗句排列上的形式美和浓郁的音韵美,读来让人美不胜收,连续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北京文学》等刊刊发组诗,成为巴中诗坛的一名后起之秀,一匹从草原而来的在巴中诗坛奋蹄的黑骏马。从他近期的诗歌创作来看,我认为他的前景可观、潜质很好、对诗歌的感觉感悟不错。但他的诗歌写作的视野还应该再开阔一些,语言要干净再干净,多用直接的语言来烘托意境,表达更深层次的思想内涵。
■彭从凯:王志国这个人特勤奋。他的诗歌作品中对意象的营造有很独特的视角,像《诗刊》2002年5月下半月刊发的《一根飞翔的羽毛》:“一根飞翔的羽毛/是天空沦落的一个细节/它的莅临,不会打扰世界的虚浮/也不会让静物在仰望中失去重心/它回旋 是高处的一场舞蹈/被风声轻盈地托着/”,其中对意象的营造体现了他自己的视角和思想。另外,他的诗歌有浓郁的地方和民族特色,尤其是《家园》组诗,更是以诗歌的浪漫手法写出了草原的壮美和清新之气,“今夜,一曲响在内心深处的牧歌/拍打着在风中走动的帐篷/一把佩刀的刃口/满是疼痛。”“ 一声远处传来的牛哞/在风吹草低的地方喊出了一粒盐/内心的咸”寥寥几笔,就把草原的那种清香和牛奶的芬芳呈现在了读者的眼前。不足之处在于诗歌作品中有少量意象有刻意为之的痕迹。
■周书浩:在我的印象中,王志国早期的诗歌作品中主要表现一些生活中的物象和意象,写本民族的是从去年开始,特别以《家园》最为代表。他诗歌中所写到的酥油灯、雪山、草原、帐篷等意象给人很深的印象,诗歌语言具有自己的特色。从他所写的诗歌题材来看,写本民族的诗更为厚重一些。屠格涅夫曾经说过:“诗歌就是神的语言”,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的语言更趋于精致。与前期的语言相比,王志国现在的诗歌语言更为成熟,如果他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再能使语言平实一些,效果会更好。德国诗人卡尔.特劳思说:“诗人的工作就是要把语言变为处女”。诗歌的语言必须是鲜活的,因此,王志国现有诗歌创作中花哨、矫情的语言必须予以抛弃。现在,王志国的诗歌创作已经或正在形成自己的风格,目前他最重要的是坚持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再去对某些东西进行消减。
■蔡大勇:王志国的诗写得十分有灵性。他的诗歌以乡情为主线,很有感染力。如在<<小路蛇一样在麦田里蜿蜒>>中: “今天,风的舌尖把亲人们绿色的梦舔了又舔/而麦田上凌空飞临的一对花蝴蝶/多次抬高了一位流浪者眼中的不安的视线 //…..小路蛇一样在麦田里蜿蜒/像是哪家遗在这里的一根栓牛绳?/但它更像是种田的父亲为外出的儿子留下的回家的路/春天啊,请守好这条蛇一样在麦田里蜿蜒的小路/等我回乡……”再如《家园》:“很想再回去/看看/转场的马背上是否仍旧为我留着小巧的鞍椅?/那位多情的伊姆/是否还在黄昏的山头忧伤地歌唱?/还有我那结拜的兄弟,以及那把很久没有拔出过的腰刀/锈迹斑斑/是我的思念/再也无法回到闪亮的从前//”,简单的意象但写出了最美的乡情。从他近年来诗歌创作的现状来看,王志国进入了一个诗歌创作的井喷阶段。所以,王志国在进行诗歌创作的同时,应该有意识地进行一些知识的广泛积累,在下一个间歇期到来之前作好知识的储备,厚积而薄发,防止因底气不足而形成的长时间的间歇或落入创作的低谷。
 ■ 杨通:说到诗歌语言的鲜活,王志国在今后的写作中应该有意识地避免惯性写作。从2001年到2003年来,王志国的诗歌创作硕果累累,感觉也特别好。现在,王志国必须要坚持写作,平时多读、多思、多写。在平时的写作中要有居安思危的心理,对平时写作中遇到的不能写下去的间歇时,要学会冷处理。写作是一辈子的事,既不能太功利也不能一味地写作而不去争取发表。希望王志国的诗歌有进一步的提高,把巴中的诗坛弄响。
■陈礼贤:我和王志国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他这个人比较沉静,没有浮躁感,定力很好,在生活和工作上都找到了自己的感觉,他这种状态与他的诗歌创作联系紧密。从1998年开始诗歌创作到现在的短短五年时间,他对文学的准备期短、起点高,很有诗歌写作的天份。应该说是他在内心发现了自己,于是在当他的工作稳定下来,特别是内心宁静之后,在最近的一两年时间里创作和刊发了大量的诗歌作品,奇佳的创作状态令人羡慕。他的诗歌善于从细微处去挖掘,如《风中的灯盏》:“夜幕降临之后/一股不知去向的风/擦亮了一盏灯的心//而风中的光明 一直在摇动/好似十根肋骨捧着的被悬空的心/在等待大风把黑夜的头发吹白//”,再如《风》:“大风起兮,高处的枝叶轻轻地那么晃了两晃/便化解了一柄风刃犀利的的刀伤/而此时,一根瘦弱的风信草/熟练地弯了弯腰/就看清了一股强风不可一世的高度//”。他的诗歌是把他的感觉和意识以他自己满意的形式表达了出来,从事物的细微处着手,表达了丰富的内容。如果王志国的诗歌语言再朴实一些,诗歌的表达也许会更为到位一些,但这需要一个过程,以后的写作中要引起注意,好诗歌是应该有铅华洗尽的质感与思维空间的。同时,王志国现在在保持良好创作状态的基础上,还应该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写作,将宁静的诗写得更好。
分类:大家评论 | 评论:0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王志国诗歌《一根飞翔的羽毛》(外二首)的札记

读起来很安逸的诗
——关于王志国诗歌《一根飞翔的羽毛》(外二首)的札记
■浩 子
1
 辞书对“安逸”的解释是安闲舒适。所以我们常常把它与某种生活联系在一起,因此就有了“安逸的生活”、“安逸的日子”、“这个东西好安逸”、“耍得多安逸”等说法。它明确地表达了我们对某种事物或现状程度不等的满意。安逸的生活使人不思进取,甚至堕落;而安逸的诗歌则使人赏心悦目,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得快感与享乐。我在读王志国的诗歌(一根飞翔的羽毛)(外二首)(载(诗刊)2002年,月号下半月刊)时,首先获得的就是这种感觉。
2
 最纯粹的语言享受应该是诗歌带来的。在我长期韵阅读中,它一次次印证着这个事实。王志国的诗歌也不例外:“一根飞翔的羽毛/是天空沦落的一个细节它的莅临,不会打扰世界的虚浮/也不会让静物在仰望中失重。(《一根飞翔的羽毛》);“灯的孤独是夜的泪水/光芒呈现的距离/永远无法从夜色里找到答案/而我 会一会仅是一个过客 提着行囊来,带着脚步走”(《过客》);“多年以后,一朵蕾居的花/会在季节的更替中/交出一个春天的隐语”(《多年以后》)。从这些准确又具有打击力度,且兼表多义、简明又容纳广大的句子中,我们看到了在无限延展与柔美的节奏里,一个诗歌写作者严格而必要的语言训练;同时,在巧妙使用词的时候,在从容的收放之间,作者以亲近万物的姿势,完成了诗歌寓意的普渡。
 一个诗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有耐心并热爱一切微不足道的事物的人。他的耐心与热情体现在对词语的反复把玩与推敲上,也体现在他无话可说时仍然满怀对词语的敬畏和感激上。他言说时既可以是我们看得见的实在的世界,也可以是修辞意义上诗人“花言巧语”所设计的—个虚拟与假设的世界。对一个诗人而言,语言不是全部,但是起点或开始。
3
 良好的语言表达加上智性的写作思考,是诗歌意义的完美体现。它通过词与词之间的帖着,要说出物质世界与心灵世界的存在以及不存在,从而使无意义变为有意义,使不可能变为可能,这便是现代诗歌的魅力所在。
 “当羽毛划开/我们仰视的眼睛/才发觉我们的生活/竟然如此沉重”(《一根飞翔的羽毛》)。一根羽毛上升着,因为它的“轻”所以作者才悟出我们生活的“重”。作品的旨意在于摆脱与拒绝庸常与琐碎的纠缠和重压的同时,对生命本身也充满困惑,因而迫切地流露出对自由境界由衷地向往,渴望像一根羽毛船飞翔。“流浪呵流浪,疾风骤雨之后/谁是那只在枝头间颤栗的蝴蝶?”——《过客》的流浪感是沧桑的。如果人生是一次长途跋涉,作者在飘泊的旅途中始终都充满了对世界的怀疑。夜深时,花朵在室外开放;霜风急促时,有人还在低语;午夜,车轮碾碎了多少绮丽的梦……这些“弱不禁风”而暗地妖娆的事物不正是每个“行者”的符号吗?我们永远在行走,在流浪,在渴望温情,在找寻心灵的栖身处与精神的故乡,这便是每一个生命存在的理由。在《多年以后》中,通过与那些美妙、精细而略为感伤的文字相遇,我总觉得作者是在对一种淫晦的怀念——往事虽然醒着,但心头的焰火始终缺少点拨;很多年来,虚弱的灯光点亮了我们对过去无边的怀亿与念想。这挥不去的氛围,熨贴的情绪紧紧包裹和氤氲着一颗飞扬跋扈的心——这是何等深刻的生命体验啊!
4
 如果我的分析还算准确的话,王志国的诗歌写作是寂寞的。天真的心灵与多愁善感是他诗歌写作的全部依据。对他当下的写作处境而言,还谈不上经验与经历,但他的起点已经很高,他靠的就是良好的语言克制能力和感觉训练。这种写作的优势在于敏锐与充满感情。就像他把细微的事情在跟中无限地放大,通过对日常生活诗性地开掘,我们认知与未被认知的世界一次次皆被诗歌的光亮烛照,并焕发出色彩。这样的诗是温暖的。读着读着,我们已经惭被物化而变得粗糙的心会细腻敏感起来,我们被世俗与功利蒙蔽的眼睛会重新张开,直至看到美的真相。

分类:大家评论 | 评论:0 | 浏览:8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3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