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微吟不能长

春山爱笑,明天我的路更远。马蹄成了蝴蝶,弯弓射箭,走过绿林。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702187
  • 开博时间:2005-12-22
  • 博客排名:第49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10-08

飘落轻轻

2017-08-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除草

宛凌2012-12-0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过年

年前,妈妈载上一百多斤粳米和糯米,带到乡下,请人帮忙做了两百斤年糕;此外又冻了蟹,晒了虾干,炸了熏鱼,做了风鳗,腌了酱肉,准备了鸡、鸭、鹅……而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于过年,总怀着一种热情:唏嘘、欢喜、恭敬、期待、惆怅,兼而有之。

腊月二十三祭灶之前,我们去了趟镇海。由红联渡口坐船到对岸。那晚吃宵夜,温了一壶酒,掰着大闸蟹,嚼着鸭舌,能够与父母促膝长谈。平时虽有许许多多闲话家常的时刻,但这样交心的机会却并不多。我想,即使过了很久,我都会记得招宝山下,远望道头弄的那个夜晚吧。

腊月二十七在家送年。
架桌面时,妈妈还是记不清究竟该以横纹为正还是竖纹为正。最后决定用竖纹。她的理由是,土话说“人死打横”,做羹饭是祭死者,因此桌面以横纹为正;而送年是谢菩萨,与羹饭相反,那么自然该竖纹了。
这番道理,我无法反驳,谁知有个阿姨偶然过来一看,立刻纠正道:“送年是谢菩萨,土话不是说‘菩萨横大’么?所以应该是横纹,做羹饭才是竖纹。”这番道理,又是妈妈所不能反驳的。
我在一旁只是笑:风土人情其实都是经得起“诡辩”的,以其愚鲁而又圆通。但家人总是那么一丝不苟,虽然我一再以“简要”相劝。



年三十做除夕羹饭。以往都是晚上,今年却改为中午。这个偶然的改动,后来被认为是先见之明:因为那年下午,家里的管道冻爆了,整整抢修半天。天气那个冷哟!



正月里与亲友聚会,年龄见长,酒量也见长,但还是那句话:同窗半已挣工资,祖辈频催谈对象。
分类:过雨采蘋 | 评论:19 | 浏览:16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紫姬到明石

十二岁时第一次看《源氏物语》,囫囵看完大半本,心中最爱的便是紫姬。紫姬简直是理想中的女子,容颜无双,风华绝代,既有得体大方的气度,又有娇憨俏皮的性情;无论对艺术还是生活,都有高超的品鉴力和细腻的感受力;有人情味,也有调度才。然而,她是世俗世界的理想主义者,于外在顺应时事,于内心却不断挣扎,这大概也是她的悲剧所在吧。

十六岁时再看《源氏物语》,却对胧月夜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感。胧月夜的勇敢中带着轻率与鲁莽,奋不顾身地追求爱情,甚至不惜为此放弃个人的声誉、家族的期许,以及世人所钦羡的荣华。但,当她意识到自己不仅仅牵累了所爱的人,也伤害到另一个真心相待而无辜包容的人时,她开始重新审视过往,甘愿将未尽的青春掷于尘土,以此埋葬昔日,也以此补偿年少轻狂时所亏欠于人的恩情。无论如何,绝不回头。我喜欢胧月夜能够勇敢地推翻自己的过去,喜欢她能够为了有所担当而不惜舍出自我。

十八岁时看《源氏物语》,我意外地喜欢起云居雁。云居雁更像现实中的小儿女,美丽娇纵而才情有限,虽然一心一意坚守青梅竹马的爱情,甚至甘愿蹉跎年华,却又患得患失,猜疑害怕,言不由衷;更为现实的是书中终于修成正果的爱情:云居雁在为人妻、为人母之后,渐渐的也不免拈酸吃醋、胡搅蛮缠、打打闹闹、猜疑嫉妒。可是夕雾虽然移情她人,却还是想着:我不能离开云居雁。这大概就是一个美丽女子的实质,也是所谓美满爱情的实质吧。云居雁的美好和遗憾,都属于现实与世俗。

过了二十岁看《源氏物语》,最喜欢的却是明石姬。相比二条院的众多女子,她并不是最美丽的;才情或许出类拔萃,却也并非独占鳌头。但明石姬胜在内心修为:处世淡泊、待人温厚,出身低微却不自卑;明知被父亲摆布而有可能使自己陷入难堪的境地,也并不自怨自艾,而是通过自己的潜质——谦逊、忍耐、坚毅——来扭转人生;拥有了荣华富贵却从不迷失自己,始终对自身有清醒的认识。

现在想来,这种转变大约代表了一个人的精神历程。小时候总是追求完美,倾慕理想;稍大一些,便是钟情、唯情、纵情,又懵懂地意识到人生是需要个人去担当的;再大一些则明白了现实与世俗无孔不入,但也有其可爱可贵之处;而现在,无疑是更欣赏内在的、往往不被人视作才能的潜在品质。
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12 | 浏览:2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排调之cheese

一回寝室就觉得饿。偏偏今晚,脑子里还回想着在图书馆所看的最后一段文字,是《说苑》中关于赵盾与那位翳桑饿人的故事,于是越发觉得,饥饿是万万不可忍受的,尤其在这样一个寒风栗烈的冬夜。
因此狠狠地拆了一袋起酥牛角餐包,五个,一口气全吞了,真是非常非常的解气,忍不住想要高声赞美——我们现在已经养成了高声赞美食物的习惯,用的当然是老夏的台词,典型句式为:“啊,XX,真是上天赐予的神物啊!”
我今晚则是很激动地大叫起来:“啊,我最爱的起酥啊!天赐的神物!——哎,老夏是不是也爱起酥?”两位上过比较文学课的室友便答:“老夏最爱的是cheese。”
正在大嚼起酥的我,终于恍然:“原来如此啊!上星期二上老夏的西方文学课,我们班放电影,隔壁班课间休息,有个女生在走廊上娇滴滴地跟人拌嘴,说‘去死!’老夏在门内听了,居然很诡异地微笑起来。我当时还奇怪,他为什么要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他一定是把‘去死’听成了‘cheese’!”

晚上,一向鄙视语言学、大三分班之后就与一切语言学类课程划清了界限的室友,忽然问我:“你知道向熹的博客么?”我的起酥差点被噎住:“向熹怎么可能写博客?!” 她的口气却十分肯定:“向熹确实写博客的啊。”我心里很想笑她,什么时候对语言学有了兴趣?
幸亏没说出来,因为我很快就从弹出的网页中得知了自己的孤陋寡闻。
居然有两个向熹!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9 | 浏览:28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事记:烦躁、食物

在勤业买水果时,楼上正好下来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被大人牵在手中的孩子,满脸深沉,嘴里咕哝着:“我很烦躁。”
天,是异常清晰严肃的四个字!惊得我们半晌无语,然后才反应过来,狂笑。

那天晚上熄灯之后,两位室友仍在赶制老夏的期末论文。我催促道:“快点上来睡吧,再写下去,做梦都会梦到老夏!——梦到老夏可不是什么好事,一定会被饿醒的。”于是,大家会意地笑了起来,纷纷爬上床。
可这个话题却止不住了。她俩开始卧谈老夏在比较文学课上介绍过的樱桃cheese蛋糕。听到后来,我不得不正色抗议:“以后临睡前不许谈老夏,本来临睡前就饿,一谈老夏我就更饿了!——饿得我都想打滚了!”
 于是换了个话题,是关于老夏曾经打算在苏州开幼儿园的。我十分羡慕,冲口而出:“哇,那幼儿园的伙食一定很好!”室友忧心忡忡道:“那个幼儿园里会不会都是小胖子啊?如果我有小孩,我可不敢送他去老夏的幼儿园,不然他回家一直跟我谈吃的,那怎么办?”我忍笑,极其认真地劝她:“谈吃的,也总比他对你说‘我很烦躁’要好得多吧?”

昨晚在用餐高峰期去勤业一楼吃饭。坐下后,四面八方都是人。我一边吃一边向室友求证:“老夏今天课上是说,把猪肉和牛肉绞在一起,做成肉糜,和番茄酱一起煮烂,再加意大利面,对吧?”室友说没错,我便很“狂妄”地笑了起来:“那很简单嘛!我也会做!”
说到此,坐在我斜对面的、原本一直埋头吃沙茶面的男生忽然放下筷子,很不礼貌地笑了起来。
我有些发窘,低下头安静了片刻,然后用稍轻一些的语调跟室友继续谈番茄酱、草莓酱、阳春面……最后,忍不住以我近来的口头谈做结:“哎!完美的人生一定要有螃蟹,还有萝卜!”
这一下,却发现坐在我对面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后来知道是新闻系的),忽然笑出了声。我很不好意思,她问我是什么系的,我回答中文。她笑道:“难怪说话那么有生活气息。”于是,她也跟我谈了番茄酱、草莓酱、意大利面……最后,不知怎的,她居然谈起了我们系的周老师和黄老师。
哎,这顿饭能以美食开始,以帅哥终结,真是幸运啊。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10 | 浏览:19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芳华

昨晚去厦门艺术剧院看了芳华越剧团的演出。
其实场内还是有许多同乡的,尤其是略微上了年纪的人,无论如何总带有明显的口音。在大厅,见一群老太太围着海报指点王君安,彼此皆有欣喜了然的神情与口气,令人不禁莞尔,心中也因此有了一番微妙的触动。
一说芳华,我理所当然地便想看王君安的《盘妻索妻》,虽然这出戏本身并不见得很有意思;但昨晚演了《玉蜻蜓》,何况也没有她。对这出戏,我一直说不上喜欢,因为这并不是我喜欢或欣赏的故事(德国猪最喜欢其中的大娘“张雅云”,认为气场够足,我也是!^_^)。但坐在台下,听那熟悉的戏文滴滴呖呖地倾泻下来,眼前仿佛锦绣春风,心中也还是轻松愉悦。
唯一遗憾的是,我身边一大家子七八人,说着我能听得懂的方言,不是聊天就是打电话,一刻也没消停;到后来,他们带来的那个牙牙学语的小姑娘就开始闹了,于是一家人争相逗弄:“叫外公!外——公——”……好个天伦之乐!俨然是他家包了全场。我很想和气地劝几句,但那家人似乎对普通话很不感冒,莫非我那不标准的台州话也要派上用场么?
散场后向坐在另一处的室友以及德国猪抱怨。她俩说:“我们旁边坐着三个社会青年模样的男生,一直在淫笑……”我们在夜风中大笑起来。
可惜回来时,在白城校门口没有买到德国猪曾赞过的盐水煮花生。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3 | 浏览:4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勇敢不妥协

前几天再一次遇到骚扰,我气得浑身发抖,必欲殴之而后快。
这两年多,其实都是这种状况,我的态度也由隐忍的反感、鄙夷,至于公然的厌弃、唾骂,甚至采取暴戾的言行。这或许让很多人都惊讶,但我本身就有暴烈的一面,在许多未曾纳入法律范畴而道德又无从制约的情况下,我便有以暴制暴的倾向;或者说,我不反对这种状况下的暴力——当然是以斟酌当事、量力而行为前提。
人都是有脾气、有尊严的,我也不在意放下所谓的身段。女人当众发难怎么了,骂人怎么了,打人又怎么了?女人是万万不能懦弱的,即便有最坚强的后盾也不能成为依赖或懦弱的理由,既然问心无愧,那就要为自己而战斗,不能侥幸,也不能怕麻烦。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会谨慎小心,保护好自己。

近来遇着一些事,或与我有关,或与我无关。
我总是想,人过了二十岁,就一定一定要为自己的眼界与见识负责,为自己的情感与意志负责。不管来自大都市,还是小城镇;不管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下(只是相对),还是专制独裁的国度里,人都有责任保持向善的信念,不断地怀疑与思考,不断地追求知识与真相,为了使自己不被蒙蔽——不被这个社会所蒙蔽,不被某种意识形态所蒙蔽,不被自己的经验、惯性所蒙蔽,不被自己的知识所蒙蔽,不被自己的欲望所蒙蔽。
此外,在很多时候,都必须懂得,人总是需要独立承担一些感情的。某一些孤独,即便是至亲至爱的父母、夫妻、知己,也不能彼此分担。人有时需要孤独,这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吧。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59 | 浏览:5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事记:欠书、玫瑰、南音

曾经是书非借而不能读,最近已是书非欠而不能读了。前几天,在续借后又欠费的情况下,终于读完一本,不由长吁一声,知道此时看这样的书也是一种奢侈。

下一次的版本学,要在古籍室上,那就得麻烦古籍室的几位老师事先将书搬出来。于是,王老师建议我们带枝玫瑰过去,作为礼物。她解释,贵重的礼物有贿赂之嫌,便宜的又不好意思出手,还是送花吧。我只是有些纳闷:为什么是玫瑰而不是别的花呢?
室友听说后,十分羡慕,问:“那我能不能也去?”我笑道:“可以啊,记得带支玫瑰,我们的通行证就是一支玫瑰!”

昨晚听了汉唐乐府的南音讲座兼演示。在座的以艺术学院师生居多,其实,人文学院也很有必要来听一听。我第一次听说南音,是在李老师的历代文选课上。李老师并不是福建人,倒是福建人熟悉歌仔戏、梨园戏,却对南音不甚了了。
求学闽南,起初是很有些隔阂的,但南音使我惊喜、叹服,这实在是我在厦大所遇到的最美好最珍贵的事物之一。

晚上,妈妈有电话来,说已收到我寄去的羽绒服,十分欢喜。我忽然想,父母将好东西留给子女之后的欣慰,一定远甚于我此刻的喜悦吧。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11 | 浏览:4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和今天

于我而言,昨天是极其重要的一天,也是疲于应付的一天。
因为研究生入学考试需要进行现场确认和拍照,我便兴致盎然地绸缪着,是否穿明黄更能衬得肤色……但这种好心情在我排了长长的队伍,念出报名号的最后五位,得到了工作人员“数字非常好”的随口评价之后,就因为一个出乎意料的结论而消失殆尽——学校的工作人员对我说:“数据库里没有你的报名信息,这种情况,我们视为报名没有成功。”(忽然觉得我这一段所用的句式很欧化啊)
我虽然相信这不可能,但当时也几乎惊出一身冷汗。后来被领到咨询处,才知是自己过于粗心,我的确认点是厦门市考试中心,而非厦大(据说还有更粗心的,譬如,林同学将确认点选在了他要报考的南大)。于是匆匆打电话、问地址,坐了很长时间的车赶过去,但心情却如劫后重生,竟十分轻松。
谁知中午又遇到突发问题:电脑进不了操作系统(当然不仅仅是系统的问题)。于是,随后的整个下午都耗在维修站,而我也顺势读完了手边剩下的半本《语言学纲要》。
傍晚回来的路上,又冷又饿,车上拥挤不堪。我试图起身给一位老人让座,谁知她看了我一眼,竟坚决推辞,但她很快接受了我身边一位男生的让座。这让我觉得很温馨。
至于昨晚,就记一件好玩的事吧。从维修站回来之后,我径直回寝室。而我那可爱的灰熊保温杯却还留在自习室里,于是那个座位也继续为我保留。不久,室友给我短信:“你所认为的那个帅哥,现在正坐在你的座位上。”随后又是一条:“啊,帅哥把你的水杯给碰掉了!”我几乎跳起来,立刻发送一条:“快!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他,让他赔我!”室友慢吞吞地回复:“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杯子质量太好了,一点也没坏,也没漏水。你让人家怎么赔?”

今天,我晒了被子,换了新的被套,笔记本桌面的背景也换成我最熟悉的一幅景;早晨,我在寝室楼前的草坪上看到一只肥白硕大而一只耳朵永远耷拉着的傻兔子;下午,我硬着头皮写了一部我压根没看过的文学作品的评论,又去听了版本学的课;晚上,在文学史的课上意外看到张老师那莫名其妙受伤而包扎起来的右眼,大家都很同情,却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偷偷地笑……
这种种,使我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无所谓辛苦,心中也因此而更为愉快、安宁。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24 | 浏览:4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所得的绰号

最近每天为室友拔火罐两次。
起初我还有些胆怯,下手难免拘谨,熟悉之后却渐渐“胆大妄为”起来:扣准穴位就猛抽空气,非得室友出声制止:“好了好了!痛死了!”我才停手,一面恍然笑道:“原来医生并不是天生铁石心肠,只是做久了才心狠手辣。”火罐周围的皮肤已是毛孔扩张,火罐扣住的皮肉也呈紫红色,大块凸起。取下火罐后,她背上仿佛爬起了一个个小山似的紫红肉瘤,摸上去还是烫的。但室友说,拔完之后通体舒泰,赞我穴位找得准,且手法纯熟。
于是,我得了个新绰号,每到时间都有人叫:“doctor周,doctor周!”

最近买牛仔裤成瘾。以致于同学一报402、408,501、520之类的号码,我就能准确地说出这是哪个品牌的裤型,是低腰还是中腰,微喇还是直筒……于是得了个“裤王”的绰号。
昨晚,室友忽然问我:“买手机是翻盖好,还是直板好?”我心里想的是“直板”,却冲口而出:“当然买直筒咯!”一瞬间,我们面面相觑,随后都骇异地笑了起来。
今天中午,上课归来的阿晔一路冲进来对着我直嚷:“买手机就要买直筒的!”一如既往,十分夸张的语调。我就知道,我的糗事一旦传到她那里,就必定发扬光大。

还有一个小范围内传播的绰号:埃及艳后。这是因为我那桃心型的刘海,虽然我早就将它们修齐了,但阿晔仍不依不饶地叫我“埃及艳后”……
“我只是伪装了个美人尖而已嘛……”我镇定地问她,“那你有美人尖么?”
得意忘形的她,不假思索便道:“我就是没有美人尖的美人啊!”
我们一怔,均捧腹大笑起来。阿晔也微微发窘。于是,这句话就成了我对付她的“武器”。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8 | 浏览:40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喜的午餐

看来,写博客是大有好处的。 譬如昨天,老夏忽然邀请我和“校长同学”一起去教师俱乐部吃午饭(缘由见08-10-17的博客)。收到短信的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十分惊喜:不愧是老夏啊!“校长同学”却故作娇羞地向我抗议:“为什么你要把我写出来,这样有多危险!”
现在,连老夏都对她说:“以后要请校长多多关照啊。”不过,当我们拖拖拉拉吃到一点多钟,直到整个餐厅只剩下两桌时,却猛然发现,真正的校长就在另一桌!起初,我们并不十分肯定,于是让老夏回头确认。老夏却不动声色,继续专心致志地吃着。我们催他,他说:“这样回头也太不自然了。等一下我再过去拿杯饮料,顺便看一眼。”我们急道:“你就随便看一下嘛。”他酝酿片刻,终于回头匆匆一瞥,那果然是校长啊!老夏的第一反应却是:“本来服务生是一点钟来收拾的,现在有校长在,一定不会来收了,我们可以多吃一会儿!”于是,我们就努力地吃,一直吃到校长离开。谁知校长离开时,恰好说了一句:“拿了那么多水果都没吃完,真浪费!”我轻声重复一遍,老夏便抹了抹汗,有些心虚地说:“不是在说我们吧?吃水果吃水果,别浪费了!”

可惜的是,很多好笑的事都不能一一写出来,尤其不能宣传老夏吃了几盘食物。不过,写写老夏的糗事是无所谓的啦。老夏在上海买了一把印有《兰亭集序》的折扇,开学初,曾在课堂上很得意地向我们展示过,说对方开价二百五,他杀到一百。底下一片哗然。我昨天就忍不住告诉他:“这种折扇二三十块就可以了,人家开价二百五,二百五!你不觉得很有问题么?”老夏一脸懊丧。
老夏又在杭州给太太买丝巾。对方开价一百八,他杀到五十。结果,收到礼物的夏太太一打开丝巾,竟然发现上面有个洞!“校长同学”的总结是:“男人都不会买东西。”老夏的总结则是:“花五十块钱得到了很好的戏剧效果。”

有趣的是,在这个教师俱乐部,所谓的“红茶”,其实是雀巢冰爽茶;所谓的“橙汁”,其实是芬达。我和“校长同学”干掉了大大一盆虾。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6 | 浏览:3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笋冻

这学期以来,我们宿舍楼下,每到夜里就成了无照小商贩的聚集之地。卖水果的、卖碟的、卖小首饰的、卖武汉鸭脖的,还有卖土笋冻的。
夜里从图书馆回来,往往就会心血来潮地买两个土笋冻来吃吃。
土笋冻是一种胶状物,据说中间所嵌的,是一种白色软骨海虫,比拇指还要细小些。咬下去凉凉的、脆脆的。拌上酱油、香醋、甜酱、蒜蓉、辣酱、番茄酱、芥末、香菜,据说还有萝卜丝、泡菜,实在令人垂涎。学校里卖的,虽然比不上鼎鼎有名的西门土笋冻(中山公园西门),但偶尔疲倦无聊时,也不妨随意吃吃。
不过,我一直对那种海虫感到好奇:它有肚肠的么?有头么?有眼睛么?有脚么?问卖者,人家立刻声明:“我们都清理掉了。”

后来,我上网搜,居然发现一首用闽南语唱的歌,就叫《哇,土笋冻》:“土笋冻呀土笋冻,最最好吃真正港(正宗),天脚(底)下,笼(全)都真稀罕,独独咱家乡出这项。酸醋芥末芫荽香,鸡鸭鱼肉阮(我)都无稀罕,特别爱咱家乡土笋冻,哇,哇,想做土笋冻。”
真是笑死我了!下周二一定要揪住汪洁阿晔来唱!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1 | 浏览:38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刺激

刘邦微时观秦始皇,喟然太息:“大丈夫当如此也!”现在,某同学去电台开会,听说校长也在同一栋楼里开会,随后又见大丰园饭店的服务生送来了精致的饭菜……她回来后就信誓旦旦地说:“我将来也要当厦大校长!”
我们笑她:“那你不是一定得读博士了么?”已经确定保研,并且曾表示过不愿再读博的她,含糊其辞:“那博士万一也能保送呢?”我们笑得更加厉害了:“你的研究生是保送的,博士是保送的,那校长呢,也是保送的么?”
于是,她就此得了个“保送校长”的绰号。现在,她偶有什么“寒俊安得不沉滞”的感慨或是对某些顺遂的“青椒”(青年教师)有所钦羡,我便要笑:“那有什么,你可是要当厦大校长的人啊!”

昨晚,经过只限于教师的逸夫楼自助餐厅时,我十分诚挚地拍了拍室友的肩膀,说:“我就指望将来重游厦大时,你能够带我进去啊!”我们平时路过,偶尔也会感慨一番,虽然这并不比我们在校外吃过的一些饭店好,但人总有好奇心的嘛。据说,一个老师是可以带两个学生进去的。
于是,室友听得踌躇满志,侃侃道:“放心吧,就算为了你这顿饭,我也要努力考研,努力读博,再争取当老师……”我轻声笑:“在你当上老师的前一天,万一这个自助餐厅就倒闭了呢……”
室友自嘲,说自己倘若为了吃而有志于教、学,这也太不正常了吧。我忍笑鼓励她:“有什么不正常?比那位‘保送校长’要正常很多啊。大丰园平时又不是吃不到,何必羡慕人家当校长的?可逸夫楼自助餐,我们平时确实是吃不到的啊,所以你的志向是很合理的!”

大概人生总是需要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刺激”吧。譬如我最近,在图书馆看书看到无聊,就悄悄跑出去剪了个“妹妹头”;买了印长颈鹿的T恤衫和长颈鹿笔袋(娘的,这只鹿还真可爱!我发现一个规律,鹿似乎都是和马凑一块儿的);收到了破碗寄来的书和茶叶,书中夹着一张类似说明书的信笺,并且沾染了熟悉的茶香(我一直偏爱绿茶,并不是很喜欢经过不同程度发酵的福建产茶叶,包括铁观音);我还给秾人寄去了一个小型梳妆台作生日礼物,她收到后,在电话里尖叫:“亲爱的,看到包装,我还以为你给我寄冰箱来了!”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3 | 浏览:3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事记:人品、书包柜

据说,上学期的某一天,阿晔和汪洁忽然想逃课,但这两人却“阴险”得很,非要拉上海燕。海燕犹豫,她们便说:“我们以人品担保,老师一定不会点名!”结果那一次,老师恰恰点了名。
昨天中午,出门前接到汪洁电话,她鬼鬼祟祟地向我提议:“下午你不要去上课,我和阿晔也不去……”然后罗列理由一二三。于是,我就去了图书馆。在路上,将这些事告诉室友,随后取笑:“阿晔和汪洁真是毫无人品可言啊。”室友诧异道:“那你今天为什么还要跟她们逃课?”我迫不及待地回答:“因为我对我自己的人品一向很有自信。”

申请固定书包柜的结果上午出来了。我用了自己的图书证号,以及室友的、汪洁的、阿晔的,结果无一中的。但也不会很失望,因为现在,我将一些书和资料,以及笔袋、水杯、餐巾纸,甚至速溶咖啡,通通用一个结实的防水袋装起来,晚上就留在自习室里,但并不用来占座,而是放在墙角下并非用于自习的椅子上,因此也不怕馆内清场——就算清场,也不过是把我那袋东西从闲置的椅子上拎到自习室外,即便杂在堆积如山的清理物中,我也能一眼就认出我那个硕大的红色的可爱的米老鼠袋子啊。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4 | 浏览:3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热闹的西方文学课

昨天的西方文学课可真热闹,我觉得我跟阿晔、汪洁真是脸皮厚、空话多……
老夏在课上念诗,但汪洁在老夏开口之前就已轻声念了出来:“大森林……”我却听成了“大生里”(厦门的一个地名),顿时惊诧不已:“啊,大生里!这难道是一位闽南诗人写的?!”一激动,声音就稍微大了些,我们随即发现身边的同学纷纷侧目,而老夏在讲台上也作出了静音的手势。然后,他说:“要不你来念吧。来,来,刚才念得不错啊。”

老夏谈到某部小说时,涉及一个稍微不雅的名词,春晓她们说是“性无能”,老夏则委婉而含糊地说:“就是泌尿生殖系统……”我和汪洁、阿晔便窃窃私语:“前列腺……?”谁知这窃窃私语声一直传到讲台上,老夏慌忙声明:“不是不是,不是前列腺……”
下课后,当我配合肢体语言将此情景描述给我室友听时(她和我不是一个班),正好有位男士从身边经过,被我口口声声的“前列腺”所惊,猛然回头,疑惑而又不大友善地瞥了我一眼。我吓得即刻噤声,而他走出老远后又回头瞟了我几眼。室友便讥诮道:“这一定是哪个博士吧。”我室友说“博士”,必定是象征加借代的用法,但凡她认为言语无趣、思维古板、边幅不修,且又比我们略微老成的人,一定以“博士”称之。我便也联系到这种象征加借代的用法,笑道:“完了,那位‘博士’下次再看到我,就会想,这就是上次那个‘前列腺!’”室友大笑起来:“那他看到我,也会想,这就是‘前列腺’的同学!”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9 | 浏览:3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欢这样的日子

在图书馆,累了就将书扔在自习室里,一个人跑去西村剪头发。
无聊的时候,就和语言班的同学随便讨论各个版本的语言学理论书及其补丁本。
疲倦的时候,就将诸如《魏晋南北朝词语释例》之类的书,拿来当闲书看。
将月饼、文旦、橘子、酸奶、咖啡都带到图书馆去,课堂上偷偷抓青豆吃。
穿着牛仔裤、T恤以及拖鞋,去西村买中药般浓黑的凉茶来喝。
收到了与专业有关的参考书,收到了眼药水,收到了郭在贻文集,收到了严耕望制度史系列的书。
在芙蓉建行门口领快件,大叔十分豪迈地在电话里冲我喊:“小周,快来领你的包裹!”
在敬贤楼附近寻找申通快递,看到“焦老师古筝学习班”的牌子,有面墙上还用红漆写了歪歪斜斜的“牙医”,并打上一个长而弯折的箭头。申通快递的大叔一看到我就说:“哦,又是你啊。”以致于我陪同学去领快件时便在门外逡巡,裹足不进,说:“我怕那大叔又认得我。”
在石井宿舍楼下,夜间聚集了不少临时商贩,卖各种水果的、卖玉米的、卖麻糍的、卖武汉鸭脖的、卖土笋冻的……常常在楼下买了文旦(一块三一斤,比学校卖的水果要好太多了),和大量参考书一起拎着(我室友说我现在力气超大),慢慢爬台阶,一路逗猫。
上西方文学课,老夏放了一部冗长的片子。大哥在楼下等我们下课(她是文学班的),等得心焦,就愤怒地发短信给阿晔:“电影还有完没完啊!!!”我提议:“我们将这条短信转发给老夏吧。反正我们知道老夏的号码,但老夏不知道我们的号码……”
夜里下课归来,迎面看到某位平日比较严肃的老师,穿着短裤、拖鞋,和妻子(应该是他老婆吧)一起散步,而神色轻松安泰。我们四个女生均侧目噤声。
其实,每天夜里从图书馆出来,虽然疲倦,但精神清透。渐渐凉下来的夜风,山间薄雾之下隐约透出的朱红翘檐,以及苍色树影之上异常皎洁的明月,都能使人心中轻松愉快。现在能渐渐体会出更多滋味,也就更珍惜和感激现今的日子了。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9 | 浏览:2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