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微吟不能长

春山爱笑,明天我的路更远。马蹄成了蝴蝶,弯弓射箭,走过绿林。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702576
  • 开博时间:2005-12-22
  • 博客排名:第49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11-0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除草

宛凌2012-12-0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不可为心

等手头的论文告一段落,我想去一趟南普陀。

前天晚上洗衣服时,借着哗哗水声,忍不住哭了一会儿。因为在外地读书,平时是不必牵挂父母以外的家长里短的。但这次却不一样。所幸情况并不算太糟,我也松了口气。可心中已是十分难过了,何况又想到故去的阿爷阿娘,我知道人死未必有灵,可总在潜意识里假设现在经历的一切他们都是看得到的,一想到他们也会伤心难过,我心里就更加不堪了。

骨肉亲情,尤难为心。

我想念阿爷,宁愿世间有鬼神;可即便没有,我也仍然当阿爷是看着我们的。所以我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即使不相往来,但各自总要好好的。

我家里的事情太复杂。小姑姑一向不与大姑妈往来。但清明节前,小姑姑与我妈妈说起,说曾经听一个熟人转述我大姑丈咒我大姑妈的话。她说姐夫怎么能这么说,连她听了都很难过。我妈妈当场否认:“一定是误传,姐夫肯定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后来妈妈对我说:“你看她们姐妹虽然十多年不往来,可心里还是记挂的。”这么一句出处可疑的传言,小姑姑尚要记在心上,特意来向我妈妈打听,如今这件事,她又怎会不难过。虽然她很可能仍然不会亲自走到大姑妈的病床之前。

我的大姑妈,一向是个自给自足、精力旺盛的人。个头有一米七,我阿娘和小姑姑却还不到一米六。她曾在东北待过十年,去时不会说普通话,来时也一样还是不会——就只会说东北味的普通话了。能喝七十二度的烧酒。找了个比自己小四岁的丈夫,现在我们公认大姑丈是极好的。大姑妈永远是大姐风范,说一不二。她赚钱很有本事,姑丈的生意她非插手不可;但吝啬起来也很有本事,譬如把垃圾袋清洗一遍晒干,准备下回再用,可是被我姑丈偷偷扔掉之后,她自己也就忘记了。她脑筋是很好用的,一天到晚通牌,游戏方面是行家。说起来什么事情都会做,面条也会擀,饺子也会包,粽子也会裹,包子也会做,总之贯通南北。可惜效果永远不好,她却丝毫不以为然。有时接我过去吃饭,买了很好的海鲜,可是永远做得很难吃,多年来一点进步也没有。她永远觉得我穿衣太少,非要从不知哪个年头的旧衣物里找出一件不合身的,强令我套上。我感冒了,她说哎哟,这个毛病不用买药,我下次去后山给你摘点草药来吃吧?谁的脚受伤了,她也说会医。其实也不过是在东北做过赤脚医生,哪敢真让她医?衣服也会自己做,可是做出来谁也不穿。我中学读寄宿学校,临行前她特意过来审查我的行李,指点着说,这个要带,那个也要带。我敷衍道,哪里装得下!她就风风火火地掀开我的箱子,说怎么会装不下!最后倒真被她塞下不少。我在一旁瞠目结舌,想起表姐说“我妈能把一张床都塞进去”,忍不住偷偷发笑。她信佛,吃十斋,甚至佞佛而不计钱财,却还是改不了言语刻薄。有时也会去寺庙里住一阵子,打水陆、做佛事,忙得不沾家,甚至在自家聚众唱经,大姑丈又气又无奈,不敢回家。对于自己的女儿,一向护短,无论怎么都是好的;娘家人中,弟弟和侄女也是错不了的;其他人可就都不一定了,于是她屡屡跟乡下的大姑子小姑子大闹。

唉,我大姑妈就是这个样子,为人处事令人啼笑皆非,永远都有精力与人斗,其乐无穷;永远都有那么一点愚昧鲁莽、敢拼敢闯的劲头;也永远都有热热闹闹的喜剧色彩。我是真心希望,她尽快恢复,哪怕再蹦起来骂人,去乡下养鸡养鸭喂鱼(她的理想生活),拔了她小姑子的葡萄地呢!

我想去南普陀,是因为忽然明白,自己过去曾有过虚妄的祈求,虽然不是真的有所奢望,但总是不应该。何况近期的诸般感念,也需得一特别所在,诉之于心,然后放下。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6 | 浏览:1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尘埃也许落定

昨天开始写论文。在寝室全天候的聊天氛围下,写了三千字。我要学会忍耐,学会抵御干扰!其实学习、工作,抑或是生活,总是要有经受干扰、承受变故的能力。所以我在寝室里从不提出诸如“能不能别说话”之类的要求。

考研前几日,室友很关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去考点附近定一个宾馆(我是考外校的,考点在校外)?我很奇怪,因为觉得根本没必要,即使坐公车也不过短短四、五站路。于是我说:“不必,那天我六点半起床。”室友很严肃地说:“那我们会被你影响到的。我们的考点在校内,本来可以睡到七点半。”这话在当时听了有些寒心,也有些不平,因为我觉得如果连这一点影响都不能承受,又何必去考研,就像有人计较考场的位置、桌椅及其周围环境,在我看来都是很可笑的。可是转念一想,也就理解了。有些朋友是这样的,虽然有时候会感到一点寒心,但至少清楚利落,你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适应。知心相交的朋友或许是不适合、也往往没有机会在日常琐屑中朝夕相对的,所以,与你在鸡零狗碎的日子里一同消磨的朋友,即便彼此泾渭分明,也是值得感激、理解和珍视的。

昨天中午买了西瓜。这是今年第一次吃西瓜。这时期还是椰子吃得多,听说清凉降火。我以前只吃过椰树牌椰汁,后来吃到了真正的椰子,才明白滋味其实是不同的。椰子汁一点也没有奶味,反而清润爽口。不过昨天买的那个有些寡淡,室友听我抱怨,便重新插了根吸管,尝了尝,也说:“唉,确实没买好!”不过西瓜是很甜的,只是有些生,然而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

下午阿晔回寝室。拎着一只明亮而绚丽的小包,仅能插下一本《大家的日语》。看上去很特別。她总是能买到新奇好玩的东西,就像狐卿。阿晔这学期已经不在寝室里住了,可我很怀念大三时和她早起在校园里的路边摊上买饭团吃的日子,尤其是所谓“新春佳节”的那天早上。这次是因为她拿到了香港中文大学的offer,于是回寝室请我们出去吃饭。还是在鑫客家府第,还是不见声色却辣得惊天动地的农家鸭王,还是红糟炒蕨菜,还是芋饺,还是小米酒……我们要了一小壶,阿晔忽然很认真地问我:“你不需要带一壶回去么?”

说好了下一次谁先拿到通知书,就由谁请。虽然大家都认为是我,但考虑到那个学校公布复试名单时的效率,我觉得大概还是考本校的那位室友快一些吧。其实这些日子对我们来说,都不太容易。然而,因为能够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内心,我总不愿去否定那些其实只是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而沮丧黯淡的日子。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14 | 浏览:20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复试小记

六号下午在西溪复试。确切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到晚上九点,笔试、面试同时进行。我们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和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的23位考生,在会议室里做题(古代汉语50%,现代汉语50%),同时按随机座位次序,被叫去面试。

笔试部分的古代汉语真让人为难。现代汉语也好,古典文学也好,戏剧戏曲也好,即使不会,还能咸的淡的扯出一通。但古代汉语,不会就是不会,几乎没有扯的余地。第一道题,是给出七则材料(反切+释义),问“诩”的中古声母是什么?我知道晓、匣二母中必有其一,但在当时的状态和环境下却不能专心,也不能安心,因为余光已瞄到下一题,要求将《说文》、《篆隶万象名义》、原本《玉篇》残卷、《龙龛手镜》、《大广益会玉篇》按年代顺序排列,这已经使我晕头转向了,于是第一题就凭感觉写下一个匣母,匆匆跳过。

后来,半夜洗澡时忽然想到,根据“浊上变去”的原则,不就排除了“诩”是浊声母字的可能性了么?那么它只能是清声母,晓母。这道题可是10分啊,真是肉痛!

有趣的是,笔试时,“Z老师”走进来东张西望,有不少同学反应,说题目太难,没学过音韵学云云。有位杭州男生做了三个多钟头,仍然好脾气地笑笑:“太难了,我还想再做一会。” Z老师装模作样地对大家说:“你难,人家也难,一样的嘛!”口气很官方。后来,Z老师兴高采烈地和一群小女生闲扯,据说人家把他当研一的师兄了。

将近七点时,轮到我去面试。中文面试很轻松,几乎是聊天的气氛。问了籍贯、学校、专业、看过什么书、为什么喜欢这个专业、今后的研究计划……我就知道F老师会问研究计划,因为此前就问过两次,这次幸亏事先托人帮我想好了。于是我“一本正经”地说了一通,F老师沉思着点点头,提出一些建议,对面的Y老师却很诡异地笑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Y老师早就知道这是谁想出来的……

英文面试也很愉快。原先准备的自我介绍根本用不上,只是聊天而已。老师很随和,也很耐心。其实根本不必计较语法、词汇、语音,只要你大胆真诚,想尽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就可以了。不过,我倒觉得,那位老师似乎比我还紧张呢。

清明节后,天气就热得很快。九号晚上的飞机,在萧山机场延误了一个多小时才能起飞。我带回了两罐新茶(一罐是破碗送给大哥的)、两件短袖T(忽然很想过夏天)和一本《唐代二十八调理论体系研究》。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3 | 浏览:17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琐事

乡下做的青饼真是好吃。吃完几斤,又特意托亲戚带给我。这也是因为,青饼毕竟不是四时都有,等过些天,山上的青都老了,也就不去吃了。

连日多雨,看得人心里发愁,连清明节也是乍晴乍雨。但地气却真是暖了。早晨去爷爷奶奶坟上,乡间春色已至,却有一种无人过问的荒疏;但也有一种“杂花生树”的野气,使我顿觉浑身轻盈,连路也不愿好好走,只是流连景光,想要多识鸟兽草木之名。有一个不相识的小女孩,年可四五岁,在我蹲身观察所谓的“倭豆花”和“蚕豆花”时,瞅见了我,转身对她的长辈说:“这阿姨生得好。”周围相识或不相识的人,都看着我笑,我却愣了很久,又问了别人,才知道她说的是我。虽然并不十分当真,可心里也很高兴,尽管“阿姨”这个称呼曾让我懊恼、尴尬,但现在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我的观察结果是,我们方言说的“倭豆花”,即那种白底浅紫花斑的花儿,是蚕豆花,倭豆就是蚕豆;而我们叫“蚕豆花”的那种白色小花,实际却是豌豆花。

今天中午,意外地吃了一盘马蹄螺。我一向不大喜欢吃螺。泥螺通常是腌的,吃时最好过酒;辣螺、香螺可炒可腌,但最常见的还是汆熟了挑出来蘸料吃;蛳螺如今已不大有人吃,只是清明节还有人会买一点来,汆熟后与白饭拌在一起,倒在旧坟头;芝麻螺和马蹄螺,我往往不能分辨。今天吃的是马蹄螺,汤汁浓而香辣,我吮起来却很费力,常常吸不出肉来,可是嘬着汤汁已经觉得很够味了。外公递来一根牙签,我因疑心是他用过的,便很努力地自己去吸,满桌只听我不亦乐乎地嘬声。不过,到后来,我已经能够吸得洒脱自如了。就着这一盘螺,我喝了一斤老酒。

分类:过雨采蘋 | 评论:9 | 浏览:1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缕衣

夜里饿了,偷偷从厨房里端了碟酱鸭舌来,一边吃一边看十多年前的台湾电视剧《金缕衣》。

我一向喜欢剧中女子有瘦削的脸颊和微尖的下颌,但有时也例外,譬如周筱云的杜秋娘。她的脸盘并不小,然而骨骼清奇,端正丰润。我想瓜子型的脸盘有娇俏的风情,但这位杜秋娘,也自有高华的情致;更兼她骨肉亭匀,说不上丰腴,只是瘦不见骨。我印象中的唐代美人,总不该是落到实处的丰满,那未免太腻,也太轻薄,像杜秋娘这般温丽雅健就很好。

我喜欢她的发式,喜欢她在教坊跳舞时头上梳着的两个小髻以及耳畔垂下的两束发辫,也喜欢她离开教坊后将额发完全梳起,露出饱满清润、明艳照人的脸庞,而头上堆起高而繁复的发髻,有珠翠环绕其间,只觉人面如花面,虽是严妆,却也不失天然韵味。我是多么喜欢这位杜秋娘。

宋逸民的余生,温柔敦厚,而义气如云。因为生在大唐,便有一种可贵的自信与担待,心中相信这个时代是可以成就渺小的个体的理想。宋逸民的长相,其实有一种天然的文弱与儒雅,虽是布衣,然气度清华。他演皇帝(宪宗李纯)反而不如书生。

我也觉得杜秋娘该有这么一位心上人。因为后来的遭逢已是如此,心中倘有过一个值得怀念的人,即便明日又是浊浪滔天,也不至于太过苍凉吧。虽然我也知道,这都是编出来的故事,看过就罢,不必真的感怀。

小时候看电视剧是看故事的。然而现在却不愿再去思量情节,它演了什么我也不甚在意,只是看人、听歌。总觉得古装片的人物和配乐,还是九十年代的更有味道。
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7 | 浏览:17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回家

一路多云转晴。故乡的天气清润微寒,然而阳光温暖。在即将着陆的飞机上俯瞰泛着浅金碎光的海面,那些青黛色的小岛很有清秀端静的气质,遥望之下似乎渺无人烟,然而我知道那是香火鼎盛的所在。到了普陀山机场却不容易叫车,谁知道会有那么多赶早进香的游客呢。

回家后兴致极好,自己在厨房做了天菜炒黄豆芽、螃蟹炒蛋和番茄鱼。

天菜是这个季节才有的。摘去叶子,只取茎杆来炒,再加一小撮白糖,鲜脆清苦中便有了一丝甘甜。草绿色的天菜和淡黄色的豆芽,真是春天的颜色啊。

螃蟹是小小的梭子蟹,剥壳,剪成小块,下锅暴炒;稍后倒入打好的鸡蛋,翻炒,加调料,最后撒葱花。我尤其爱吃里面的鸡蛋,因为这时候的鸡蛋与蟹黄合而为一,格外鲜美。这道菜很简单,也很便宜,妈妈常常不屑于做。可我很喜欢。因为小时候住爷爷家,这是爷爷唯一会做的菜,我那时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总嚷着想吃这道菜,家人每次都准备好食材等爷爷来做。说起这个总忍不住鼻子发酸,虽然我心里并不是悲伤的意思。

番茄鱼是百度来的菜谱,据说需要四个番茄和半瓶番茄酱。说到底还是我不够严谨,居然真倒了半瓶下去,也没怀疑人家所说的番茄酱究竟是大瓶还是小瓶。汤顿时就变得不像汤了,像勾芡过的羹。我只好添水、添水,不断稀释,幸亏这时还没倒入鱼片。我以前挺不喜欢菜谱上那些x克x升的说法,林文月也说不必如此定量,因为做菜是凭个人感觉的;但对我这种连感觉都尚未建立的人来说,还是先定量吧。所幸最后出锅的鱼还是不错的。可气的是,在我忙于稀释那锅番茄汤的时候,我妈一直在边上婉转地说:“喂,冰箱里还有包酸菜,现在改做酸菜鱼还来得及。”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9 | 浏览:1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复试线

虽然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排名及其相关的一切,但心中还是忐忑,于是一再给自己借口而不去准备复试。大概在这件事上,我始终缺乏一种安全感吧。
一直以来,考试于我都不是难事。但一月中旬以后,我确确实实是第一次体会到那种考后的沮丧、懊悔与焦虑。其实,于我而言,考得好不好,往往不是看分数或排名,而取决于个人心里的感受。如果每一门课都能尽力而为,答题如心中预期,那么即使排名、分数并不出色,我也绝无遗憾,甚至能自足于心。然而这一次,我至今仍觉得自己考得不好。也是因此才明白,做一个自我认可的“好学生”是多么重要,因为心中坦然踏实比什么都好。
今天终于见到了明确的复试分数线。对于已知总分排名、只纠结于单科能不能过线,又笃信“眼见为实”的人来说,这个分数线自然是意义重大的。

不可思议的是,自去年十月以后,室友们反映,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饿了。”今年则愈甚。临睡前关于“我想吃什么”,我总能思索将近一个钟头,并且是一组组活生生的图像。这真是令人羞愧啊!我想过的是:

A组:烧烤或麻辣烫
啤酒、香菇、骨肉相连、甜玉米、烤生蚝、鸡翅、台湾香肠、莲藕……

B组:江浙一带的家常菜
雪菜汁和生姜汁蒸的香螺、大蒜炒的螺片(用人脑壳那么大的辣螺砸碎了切片)、脆脆的鸭皮、油炸斧头鱼、椒麻鸡、韭黄炒鳝丝、锡纸鲈鱼、大闸蟹、青蟹姜丝煮花雕(台州人的做法,以前我很不爱喝,现在却忽然很想)……

c组:川菜以及其它
豆花鱼、干锅包菜、椒香鸡、芋儿鸡、香辣田螺、蛋煎糍粑、番茄鱼、大盘鸡……

D组:点心
枫糖可颂、雪霉娘(要草莓的!)、芝士可颂。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21 | 浏览:19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磨

这学期,扩建后的图书馆,改变了格局。我最为熟悉的,在准备考研的四个月里,天天消磨掉九个钟头的自习室,如今已安置下新迁入的文史馆,而当时那些在我左右的人,也都去了其它自习室,这学期竟再也没有遇见。
包括那位帅哥。
室友一直催我,考研结束之后,等你有了心情,应该写写自习室的人和事。
那就先说说那位帅哥吧。

即使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也令人觉得这样的一天并不乏味。仿佛一切都能生动起来、轻松起来。他能注意到我,那固然不错;可倘若未能如此,我也绝不至于感到失望。
连素来苛刻的室友也对他赞誉有加,称他是“图书馆第一帅哥”。不过她赶紧声明,其实五官也并非没有瑕疵,不能说“帅”,只是难得气度从容端正。那么多人,在那么长的时间里,谁都免不了流露出些许懈怠或无聊的神色,免不了有些好奇心而偶然张望一番、窥察一番,也免不了做些无谓的事或说些无谓的话,唯独他,始终如一。
这样的评价,我也十分赞同。虽然不能判断他的为人,也无意判断,但倘若不是出于矫饰,这确确实实是我欣赏而又不多见的一种品质。正因如此,我便要努力多赞他几句,也捎带上他原本不俗的外表……室友却忽然打断我:“他并不是很高。”我有些泄气(其实我觉得他很高,但我室友坚决认为是我的目测出现了偏差),然而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你要明白,在福建这片长不高的土地上,他凭着个人顽强的毅力长到了XXX,这种意志力是值得肯定的呀!”
我想起《诗经》上说:“尸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不仅是赞他,最重要的是,我应该这样要求自己。

时间是那样快,说说笑笑也就消磨过去了。忽然想到,四年时光只剩下三个月,如今而言,我最喜欢的竟是去年最后四个月的我。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21 | 浏览:1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生物课

前些天看完了《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这是破碗推荐的书,果然很有意思。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学校仍然坚持把生物课作为生物系以外所有学生的必修课,那么,不妨在“科学松鼠会”的博客上摘取文章,作为教材或话题(譬如那本《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大学里的生物课,应该是为了科普,而不是为了让我们重温高中会考的生物知识吧。
据我所知,文科学生中,这门课的挂科率是很高的(高于高数,应该是所有公共课中最高的吧),教学秘书在考前还特意提醒我们用心复习。

忽然想起大二上生物课时,那位老师的名言(上下挥手,严肃地、激越地):“你们知道吗?为什么亚洲人那么容易得肠道癌,而欧美人却不容易得?那是因为,亚洲人三天才拉一根香蕉,而欧美人一天拉三根香蕉!”
从此,我看见香蕉,总是忍不住想笑。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13 | 浏览:1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生节

三月七日过女生节。
今年搞了个小联欢。男生们准备了礼物,设计了游戏。最后一个环节,是女生在便笺上写下自己的小心愿,由抽到这张便笺的男生来为你完成。有人写,请我喝一杯奶茶;有人写,给我买一个面包新语的面包;也有人指名道姓地写,HCq,你赶紧把头发剪短……
我写的是:“请送给Zy一支玫瑰。”Zy是我室友,因为是文学班的,所以没来。诗璐和胥也写下了同样的话。抽签时,男生们在讨论,为什么都是送Zy玫瑰的?班长疑惑地问女生:“难道Zy是嫁不出去了么?”
然后拍照、聚餐,回来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但就在十二点之前,Zy果然收到了一支红玫瑰和一支白玫瑰。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9 | 浏览:16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雷书

昨天接到z老师电话,建议写中古文献注释刊误之类的题目。我对此很是惶惑:那写个黑龙江出版社的《<世说新语注释>刊误》,行不?
当然,这只是我心里抬杠而已,那本书自然也是莫须有。
但是,我今晚才知道,真的有一本叫做《世说新语新校》的雷书(岳麓书社2004,李天华)。作者在序言中就说了:“好在校勘这部书也并不需要多少学问,《世说》之误,《世说》多能证之;《世说》不能证者,可以情理证之。”

唉,例子真是太多了,随便贴一则看看他是如何“以情理证之”的,大家自己体会吧:

“方正”第53条:阮光禄赴山陵,至都,不往殷、刘许,过事便还。诸人相与追之,阮亦知时流必当逐已,乃遄疾而去,至方山不相及。
李校曰:“‘乃遄疾而去’,傅季有《为宋公至洛阳谒五陵表》:‘河流遄疾,道阻且长。’‘遄疾’一般指水急。此处‘遄’疑作‘船’,音近而误。又脱‘乘’字。此句当作‘乃乘船疾去。’”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19 | 浏览:20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岸

昨天和室友去水岸咖啡喝下午茶。阿晔虽然绘了地图给我们,但仍然不好找,因为这张地图是不讲究比例尺的。图上寥寥数笔,我们却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分明走进了一条小巷子。我始终觉得,在这种小巷子里是找公共厕所或居委会的,怎么可能找得到咖啡馆呢。但地图上似乎还有个卖鸟的标志,可我四下眺望也沒发现,正想放弃,室友却說:“我听到鸟叫了,一定在附近,我们再走走吧。”
于是,终于找到了。
我们挑了后园的位子,阳伞、木椅、篱笆、泥地,身后石墙爬满藤蔓,面前却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我们都是好兴致,言笑晏晏,又新换春服,偶尔也引游人注目。倘若沒有那一样遗憾,這个春天我应该会有很好的兴致。不过遗憾虽已无法挽回,春天却毕竟值得欣慰。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道:“赐我一个小院子吧!”室友笑着提醒:“那要很多很多钱。”我想了想,又笑:“没有也是无所谓的。”
室友未雨绸缪,在看复试参考書。我忍不住发短信向人抱怨:“天哪,居然有人在咖啡馆看教科书!”朋友问:“那你在看什么?”我答:“我不用准备复试,只好看一本叫做《魏晋南北朝考古》的闲书。”朋友便又回:“說不定別人也会发短信说,天哪,居然有人在咖啡馆里看考古书,还是什么什么魏晋南北朝!”
其实看书是看不进去的。于是我们一直不停地吃吃吃,这一份下午茶套餐是:一壶柚子茶,两份布丁,若干曲奇,一块黑森林蛋糕,一块芝士蛋糕,两块三明治,两份冰淇淋。随后又送上一大盘起酥,有两个牛角酥和两个枣泥酥。(以后两个女生可千万不能点套餐啊)
总之,最后,我们连晚饭都没有吃。感觉是,水岸咖啡虽然不错,但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环境甚至不如校内的湖畔咖啡,因为正对着芙蓉湖,四季都是云蒸霞蔚,草木葱茏;但是湖畔的室内设施和食物又远远不能与水岸相比。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2 | 浏览:18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返校

终于回学校了。
天气热得不像话,秋天时的外套,只须衬一件薄薄的T恤。后来听同学说还要降温,这才松了口气。仿佛觉得春天还有些日子,值得欣慰。
刚到校什么也做不成,诸多杂事还在慢慢料理中。
今天给厦大售票点的阿姨送了些鱼片过去(浙大是在邮局里买车票的,我们却在票务中心)。上次听说我要买普陀山的车票,那位阿姨便说有一种小黄鱼片,非常鲜美,问我返校时是否方便带一些给她。
自然是方便的。
妈妈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那你以后买车票能便宜么?”^_^

趁天气晴暖,摸出阿晔上课时手绘的地图,决定和室友一起去水岸咖啡消磨半日。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4 | 浏览:1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衣服及其后续

回校前一日下午,和妈妈出门购物,正遇上男装打折,于是我立刻提议给爸爸买几件。妈妈却有些犹豫:“你爸最不喜欢买衣服了,我怕他会生气。”我不以为然:“平时做坏事也没见你怕老公,现在是做好事,你怕他干什么!”于是我们兴致勃勃地开始挑衣服,然而结账时,我妈却附耳过来:“回家就说是你买的,而且,是你非买不可!”
事实证明,我妈远比我了解我爸。
回家之后,我妈先开口:“给你买了衣服……”见我爸脸色一沉,我赶紧接口:“打折的!打折的!买了一件藏青色的大衣……”我爸怒道:“你们就晓得浪费!衣服那么多都穿不完!……”在他滔滔不绝的训话中,我好不容易才能插上一句:“嗯,还有一件橘黄色的毛衣……”我爸的脸色顿时开始发青,这下反倒沉默起来,良久才冷冷一笑:“好吧,随你们买!买了都压箱底吧!”我不禁一怔,踌躇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又说:“其实还有一件橘黄色的T恤……”话还没说完,我爸就已拂袖而去。
那晚虽然不再提起衣服的事,但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翌日上午,爸爸在工作,妈妈锲而不舍地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不禁也动了气:“这人神经病,不就几件衣服么?”一面埋怨,一面又迁怒于我:“都是你,我早跟你说了他会不高兴的!”唉,我心里也是郁闷难言。
中午,爸爸终于回了电话。我妈赶紧揪我下楼接电话,我抗议:“你自己为啥不接?”我妈说:“要是我现在接了电话,那不就证明一上午的电话都是我打给他的么?我才不承认呢,不然以后要给他做了规矩的。”我苦笑:“那本来就是你打的啊!我又没打!”我妈不由分说把我拎到电话机前,命令:“你接!就说上午的电话都是你打的,问他为啥不接!”
谁知接了电话,一切却都是好好的。我爸解释,上午出去了,没带手机。然后我把电话递给妈妈,两人却似乎没有隔阂,转瞬又说说笑笑。
后来,我忽然问:“衣服买回来还没试穿呢?”我妈慌忙朝我使了个眼色,紧张兮兮地:“快别提衣服的事了!一个礼拜后再提!”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5 | 浏览:1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骚扰电话说起

我不是见不得恶人,也不是见不得蠢人,就是受不了蠢人偏生作恶,还自以为是、锲而不舍地欺到我头上来。诚然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恶人,但我深有体会:这世上有彻头彻尾的蠢人。蠢人作恶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完全超脱我的逻辑。
这个人是谁,不用我多说;也不须我查证,因为这种作案手段以及从中可见的猥琐、懦弱的心理,非他而谁!无耻到这种地步也只能让我感叹:这是什么物种啊!

---------------------------我是郁闷的分割线--------------------------

昨晚,明知是骚扰电话,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操起手机,大骂:“你他妈去死!”其实年前在镇海也有数次,虽然我知道那个人从来不敢与我对话,只会在夜里响铃数次,而我一接,他就挂线。
我妈慌忙跑过来看是怎么回事,听我说了原委之后,就安慰我:“其实,也未必是那个恶心猥琐男,万一是那个你在图书馆看中的帅哥呢?人家打听到你的电话,想跟你说话,但心里又不敢……”
唉,我痛心疾首地望着她,因为她这个假设实在玷辱了我的帅哥!我真后悔向她提及“图书馆帅哥”,她现在是三句不离,连我舅舅姑姑哥哥姐姐都知道了。

记得放寒假回家那天,我带回一套汉服——是一袭浅绿深衣,以及纯白中衣、黄绿长裙,一共680元。我妈愤怒地批评我:“你浪费太大了!”
那天中午,我在茶盘里抓了一把芒果干,十分难吃。我妈却说要80元一斤。我诧异道:“你浪费也太大了!”其实话一出口,我已察觉不妥,我妈果然就斜睨我哼道:“680元不知能买多少斤啊?”
几天后她又买了一罐蜂蜜柚子茶,58元。我忍不住说:“东西虽然不坏,但……你浪费也太大了!”她嘲讽道:“呵呵,680元不知能买多少罐呢。”
好吧,我忍,我忍,我忍忍忍!我小心翼翼地不再提起任何与钱有关的事物。但是,有一天,偶然被我发现一张账单,原来年前,我妈的基金亏了5万。
再后来,吃香榧子时,我就说:“唉,真是浪费太大。”我妈非戳我一句不爽:“680元能买三、四斤香榧子!”
于是,我慢慢地慢慢地剥完手中那颗,再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特淡定地瞟了她一眼,特诚恳地问:“那你说,5万元能吃多少香榧子啊?”
从此,在我家就再也听不到680这个数字了。

所以啊,我现在就琢磨着我妈以前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投缘的男同学或男同事,好让我再堵一堵她的嘴巴。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36 | 浏览:28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