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微吟不能长

春山爱笑,明天我的路更远。马蹄成了蝴蝶,弯弓射箭,走过绿林。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702185
  • 开博时间:2005-12-22
  • 博客排名:第49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10-08

飘落轻轻

2017-08-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除草

宛凌2012-12-0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补过六一节

6月1日上午拍了全系毕业照和班级毕业照;下午毕业体检;然后重新打印论文,因为还有公开答辩,曾老师说题目按上次答辩改小一点,于是照办;晚上听了一场原本有些期待,却冗长无趣的讲座。
所以6月1日是乏善可陈的一天。

6月2日,本来应该是我们宿舍和大哥宿舍的联谊活动,但我们宿舍缺了静雯,大哥宿舍缺了海燕和汪雪,于是就是我、张沂、阿晔、汪洁、大哥的活动了!
活动:中午吃匹萨,下午欢唱k歌,出来时第一次坐了厦门的BRT,又陪大哥去挑连衣裙(大哥的连衣裙!!!),最后是肯德基。

若干照片:
我和大哥的“阿朱”、“阿紫”姑娘。这两位真是阴险啊,总是让我在最前面,于是拍出来就算我脸大……




我和张沂,扯了她的大裙摆做道具。




我和大哥!!!




豪迈的阿晔和小鸟依人的汪洁。超爱她们那些囧囧有神的照片!




这是“色员外与俏丫鬟”系列——除了“阿紫”、“阿白”、“校长”之外,汪洁另有一个诨名叫“汪员外”,阿晔则是俏丫鬟“小红”,两人常常在教室里上演“色员外调戏俏丫鬟”,尤其是在文学史的课上(不论中西)……有一次,汪员外摸摸我的下巴,说:“来,给爷笑一个!”我怒:“去死!”然后跳起来拍她。员外立刻退到小红怀里,瑟瑟缩缩地说:“那那那……爷给你笑一个?”




五人一起做鬼脸!
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1 | 浏览:2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讲座以及恶搞

昨晚是孙玉文先生的讲座,题目很可怕:上古汉语特殊谐声中声母出现特殊变化的大致时代的一些例证。

因此去的人很少,我提前四十分钟到会议室,还是第一个;而上一次鲁国尧先生的讲座,我提前一小时到,已是人满为患。本系的本科生中,只有我、沚青、可越三人,可越带着曾jk的论文《福清方言声母与上古声母、中古声母的比较》,我们传阅之后,发现看不懂,于是扯下来做笔记……然而这次讲座的内容却是很细致很实在的。很多例“上古汉语特殊谐声中声母出现特殊变化”,是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在远古时期(他的讲述中,很注意区分上古汉语和远古汉语),即造字之初,“从某得声”是指谐声字与被谐声字的声母、韵母完全相同。而我原先则一直理解为:造形声字的原则是只要谐声字与被谐声字声母、韵母相同或相近。此外,孙老师通过若干谐音材料将一些原先普遍认为是中古时期的声母变化提前到上古时期。

另,孙老师是不认同上古时期声母有复辅音的,但话说得很严谨:“上古时期是没有,远古时期有没有还缺乏证据。但是复辅音说有一定的解释力。”

我现在觉得,讲座的题目越小,措辞越严谨,范围限定得越小,看上去越枯燥,讲座的内容就越实际越有意思。很大的题目,往往容易流于空泛。当然,也不能太期望讲座的质量,因为有很多都是友情客串的性质嘛。另外,来得人越少,提问和交流也往往越有质量,因为大家都是在基本的专业认识之上提出问题的(当然主要是硕博)。叶老师在总结时临时补充的例证也很有启发性。


讲座开始之前,可越告诉我,他在校内网上看到一个id叫郑gq(文艺学的老师),头像却用苏yy(现当代文学的老师)的照片。他以为是郑老师恶搞苏老师,于是也注册了一个苏yy的id,故意用郑gq的照片做头像,然后给那个郑gq的id发站内信:你敢恶搞我?!

几天后可越问郑老师,郑老师根本不知道有此事。后来,才知道是大二的学弟冒名注册的,因为大二有很多女生很喜欢郑老师,他注册了这个id后就有不少女生加他,给他发站内信……晕!
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8 | 浏览:1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业大戏

看了昨晚的首场。

是多媒体话剧,开头有一段视频引入,于是观众席上有如下对话——
张沂:那把黑伞不就是静雯姐姐买的么?(静雯是服装道具负责人之一)
我:对,黑色长柄雨伞,小商品市场,18元。
大哥:那衣服也是静雯买的么?
我:这个不是,演员自搭的,等下那两条雪纺裙是,淘宝上30元一条,太透了……
诗璐:唉,我们寝室都一星期没拖地了,拖把柄被卸下来作道具了……

忽然,有一只老鼠堂而皇之地从过道上跑过,在小范围内引起女生一片尖叫。

最后一幕开始,三个女人絮絮叨叨,意识流独白。
大哥:看不懂……
我:……啊!这三个女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大哥:你怎么知道?
我:因为静雯买衣服时,说最好要买三件一样的,我说身材都不统一,怎么买一样的,她说因为是同一个人……

散场后,我前排一个女生问:有脑白金么?被搞晕了。
出门后问李老师看懂了没有,他乐呵呵地说,没看懂。
我能明白基本情节和设置。但这种“明白”,不是作为观众的“明白”,而是作为中文系的一员,对我们的毕业大戏有足够的背景知识之后的“明白”。有几幕确实搞笑得精彩,然而笑过之后,对于这出戏的整体,却总有些不知所谓的迷茫与心虚。

大哥今晚又去看了。
我:你还不死心呢?
她:再看看吧,也许能看懂。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3 | 浏览:1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钱是不行的(答辩小记)

27号下午论文答辩。由于某老师忽然从香港回来,改变了整个教研室的分组格局,于是当天下午,大家不得不临时等钱老师(教研室主任)来重新安排。“港商”老师到的最早,等了很久,忽然说了句:“没钱是不行的啊!”
重新分组之后,我和其他六位同学在曾、李、叶、钱四位老师那组答辩,随后的整个过程,充分印证了“港商”的那句话:没钱是不行的啊!

香香(钱老师绰号)首先宣布:我们就从现代汉语的开始吧!
然后报名字,第一个就是沚青。
沚青上台(很郁闷的):其实我的论文不是现代汉语的……

香香:你那几组同源字都是从殷寄明的书里借鉴的吗?
沚青:殷寄明的书里没有这几组字。
香香(很严肃的,很肯定的):不可能。
沚青(很无奈的,很委屈的):真的没有……
香香:那就好。

香香:你写的中古文献整理疏误刊正,你确信你的刊正意见是对的吗?
我(踌躇的,小心翼翼的):基本有把握吧……除了《世说新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5 | 浏览:1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业聚餐

昨天论文答辩之后,就是毕业聚餐。

我们寝室的合影,阿晔、静雯、我、张沂。




老夏、我、大哥、静雯、张沂。可怜的老夏已经支撑不住啦!




我和大哥!




我和下岗一枝花同学。下岗同学(现在叫子程序同学)是我十分佩服的。




我和菁瑜。听说要结婚了,深深祝福这对青梅竹马的典范!




大哥和阿晔(阿红)的交杯酒!可惜阿白(校长同学)不在啊!




我和林夕同学。




我的大学终于彻底圆满了!因为我和大哥终于鼓起勇气去和斯朗达吉喝了一杯,真不枉同学四年啊。

ps:我这个乌鸦嘴,前几天让我室友写什么《淘宝钻石买家的血泪史》,谁知她很快就在淘宝上遭遇了更大更悲惨的骗局……唉!但昨晚又听说,卡尼(生物系的,阿晔的高中同学)的同班同学已经结婚了,怀孕五个月,与老公相识在淘宝……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2 | 浏览:17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卦:港商,点名

答辩前夕,某老师忽然从香港回来。不过这个教研室的答辩分组情况是上星期公布的,自然没安排他。他的学生去问主任,究竟在哪一组答辩,主任反问:“X老师回来了?难道他今年还指导学生写论文了?”

于是,某老师只能通知他指导的三个学生:“到时候你们就跟着我,我看哪一组人少,我就进去对他们说,让我们加入你们一组吧!他们肯定不会不同意,那我们就可以加入他们了!”

这话流传开来,把我们都逗乐了。尤其是联想到这位老师的外号:落魄港商。因为某同学保研时,很多人建议找他,那位同学看了看他,说:“我不要!他看着好像投资失败的落魄港商!”于是这个外号就悄悄传开了。然而“港商”是很有意思的,有一次上课说到马流(mlu,猴子的上古音),一位韩国女生没听懂,于是他分别用日语、英语、德语解释,韩国女生还是听不懂,他只好无奈地摊开手,说自己就是不会韩语,问在座的谁可以帮忙。于是大家十分热情地扮猴子、画猴子,那位女生倒是一下子就理解了。

还有一次,“港商”心血来潮地说:“我女儿身高有178,可惜我没钱,不然我一定送她去选港姐。”我们不得不惊叹,原来“贼骨铁硬”(方言)的遗传定律也会发生变异啊。

现在,我们都开玩笑:“‘港商’的学生也好‘落魄’啊,答辩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哪……”

不过,依目前的情况看,他们只能加入我们这一组。

晚上,学妹们过来借书,说起一位爱点名的老师。我也记得那位老师很严格,在我的作业上批注“极差”(不是记恨的意思哦,只是说他很认真),平时很关注课堂纪律。学期末会公布各位同学的旷课次数,如果你觉得数目不符,可以提供证据,与他协商。现在,学弟学妹们特别无奈,往往下课时间一到,就蠢蠢欲动,老师却慢悠悠地说:“你们不要急,你们越急,我就越是慢慢来。”然后掏出名册,开始点名。

后来,学弟学妹们就编出了各个版本的冷笑话,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主人公、不同的故事,但是画龙点睛的就是那么一句:“你们不要急,你们越急,我就越是慢慢来。”当然,冷笑话的内容就不能转述了,只是学妹们才说了一个,我室友直接就喷了一口水出来。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7 | 浏览:1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话剧《日租房》以及《艾克斯与五个谎言》

昨晚去看了06级中文系的话剧《日租房》。

近一年多来,我们系的话剧有:女性文学方向的研究生所改编的《阴道独白》,04级毕业大戏《来不及了》,研究生教学实践《美人计》,昨晚的《日租房》,以及月底即将上演的,我们05级的毕业大戏《艾克斯与五个谎言》。

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还是《日租房》。对于《日租房》,原先只听说它们的技术支持和制作班底,心想大概还不坏。然而看了之后才知道,岂止不坏,简直是很好!

我很喜欢谢幕前的那段歌舞,可与开场的合唱相对应。演员虽然仍带着剧中身份出场,却各自都有了截然不同的神采。在剧中,人人都是失意者,此刻却骤然展现出热情潇洒,甚至疯狂的一面。仿佛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后,猛然一宕,令人有豁然之感。剧中人的困境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我们观剧的时候,不也唧唧喳喳地报出了现实生活中能对应得上的几个人么?这其中甚至有我们自己。然而再怎么失意,这样的青春明亮总是不可抹杀的。女博士提起长裙跑到台前跳舞的时候,我已忍不住诧异、微笑,而看到那位穿着衬衣西裤、木讷老实的青椒居然也以夸张的舞姿出现时,终于忍不住大笑。这一幕令人感动,之前所体会到的一切现实沉重都可以放下,话剧本身的调侃与嘲讽也可以有温情的一面,这才是所谓的“希望”,而不是最后一幕那个“支教男”莫名其妙的出现。

“支教男”出现的时候,我立刻想到的是:坏了!因为实在不愿看到为了促成一个和谐的结尾而刻意安上一个生硬的转折。然而情况倒也没那么糟。因为支教男的出现,并没有起到一般宣传片、说教片里那种扭转乾坤的作用:青椒的住房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和女朋友九年的感情仍然走到分手边缘;考博士的大龄女青年,仍然无法走出学业的低谷和婚姻的困惑;大四的愤青男,仍然清醒而无为,既不能放下自己,又不能接纳生活……结局应该是开放的,但既然有了最后的那段歌舞,以及那一首叫做《追寻》的歌,那么这个结局也不能算是晦暗不明了吧。

其实,分手了没,考上了没,嫁人了没,找到工作了没,根本就不能算是结局。

说说我们的毕业大戏吧( 《艾克斯与五个谎言》宣传片)。室友负责服装道具,需要在经费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将女演员们打扮得美丽出众,但又不能厚此薄彼,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意见。为了节省经费,室友不得不冒险上淘宝买衣服,结果……不要说“老驹失撇”的她了,就是我一眼看到,都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她十分沮丧拎着那几块布,审视再三,我忍笑怂恿她:“拍照!上天涯发帖!题目就叫《照片是天使,实物是垃圾!——八一八淘宝钻石买家的血泪史》……”

《艾克斯与五个谎言》的宣传卡片
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11 | 浏览:1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文定稿

昨天去打印论文。其实初稿写完,只在核对例证后修改过(这个体力劳动的过程使我受益匪浅),此外,内容上没做任何改动,倒是格式上一直在不断调整:繁简字体不统一,新罗马数字和宋体数字不统一,脚注格式不统一,文献著录格式不统一,偶然漏了一条需要核对的例证……始终无法定稿。我这时才能体会,细心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能够锻炼的能力。希望在这方面,也不仅在这方面,我能做得更好。昨天,论文终于告一段落,先打印出六份,心里却恨恨地想,就是再发现什么问题,我也绝对不改了!

论文一旦打印出来,在手里翻看的感觉是很好的,我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我们组安排在27号下午答辩,并在当天下午拍照、聚餐。

最近天气闷热。今天是入夏以来第一次穿裙子。紫色短T,牛仔短裙,配黑色宽皮腰带。进出园区大门时,保安阿姨忽然对我说:“这身衣服配得挺好看。”虽然是夸衣服,不是夸我,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啊!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5 | 浏览:1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困扰

熟悉的朋友,都知道那件困扰我的事。

四年的大学,几乎有三年半的时间被他骚扰,即使在复习考研的阶段,也需要时时提防有人跟踪。我现在早已不是愤怒和无奈的感觉,而是委屈与疲倦。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距离马加爵或者祥林嫂,都只是一步之遥。

在这件事上,我没有错误,因为我根本想不出如果大学重新来过,我该如何避免这些。唯一的办法,就是当初不报厦大。这种感觉就像踩到狗屎,虽然可以不去理会,但天天踩到狗屎又是怎样的心情?不管是漠视狗屎,还是踢走它,你还是要天天踩到狗屎,那么,是不是只能麻木地忍受或消极地躲避,一直熬到毕业回家?我只是觉得我没有错,却如此窝囊。

没有尊严、没有正常的头脑和清楚的神志,这样的物种真是无敌。

我不能对付他,但也不能舍出自己去杀他或是买凶杀人、借刀杀人。即使找老师,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他消停几日,又会故态复萌(何况辅导员怀孕了,我也不想麻烦她,对于其他老师也一样);至于父母,我更是不愿说起,因为我希望“父母唯其疾之忧”。所以,我真的觉得很累,因为不能解决眼下的困境,又不能放下自己的道德。现在只希望能尽快毕业。

说说另一个人吧。那个人“潜伏”了一年多,能知道我的老师、同学,以及我的一举一动,譬如我从外归来,就会收到陌生短信:“以后不要那么晚从河边经过。”或者会有别的学院的女生送信给我,但对于委托她送信的人却守口如瓶。

困扰了很久,有时连走路都会猛然回头追踪(其实我现在也是),甚至锁定过几个嫌疑人,但最终又一一排除。后来,终于因为一个偶然的思路而将目光跳出厦大,去假设一个不在厦大的人布置这一切的可行性,于是很快就猜到了。

那个人很可怕,因为一方面与我维持着高中同学的正常交往,另一方面却做着这样的事,而且所有疑点都指向我另一位在厦大嘉庚学院就读的同学。但我心里还想着应该要为他留几分颜面。直到后来,在得到了我的暗示和警告之后,他仍然故技重施,我这才忍无可忍地戳穿他。后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因为那个人再不堪,毕竟也是要尊严的。

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精神强悍的人,同时大概也是一个能够忍耐的人吧。然而现在,所有的一切几乎都跳脱出我的逻辑。我再强悍、再忍耐,偶尔也会有崩溃边缘的感觉。我不怕与狡狯的人斗法,但我害怕与蠢人较劲;我不怕短期的爆发性矛盾,但我害怕长期无休止的折磨。

然而我想,或许我还是应该感到庆幸吧,因为我既没有变成马加爵,也没有变成祥林嫂, 我还能够滤过那个恶心的物种和那些不愉快的事,去肯定我的大学生活和考研阶段。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21 | 浏览:16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业前夕的日子

这个周末,鸟贼来厦门。因为有大哥带路,我们吃到了郑老师和王老师推荐的老二市口土笋冻。土笋冻在厦门,虽说随处可见,但滋味特别地道的也不过那么几家。这东西看起来,其实是有些恶心的,因为是透明而发黑的胶状物中,嵌着或白或褐的虫身。但吃东西,尤其是在外旅游,就是要有不计较的态度。我十分热爱土笋冻中配着芥末和腌制的酸甜萝卜片,又凉又冲,又清又甜。

在南普陀,一个嵌在山石中的小庙堂里,大哥忽然问我有没有掷过爻。沚青解释,要先祷告,问一件事,然后再掷,如果是一上一下,那么事情是可成的。我便怂恿大哥:“不如你试试,就问能不能嫁出去吧?”大哥默然祷告,掷出来果然是一上一下。我诧异地问:“你还真问能不能嫁出去?”她说:“我哪里敢问别的?”于是我也掷了一回,自然还是不敢问其它,所幸结果也是一上一下。

夜里在芙蓉湖畔的咖啡馆闲聊。我们说得起劲,只有大哥注意到冷落一旁的鸟贼:“你是不是很郁闷?我们不是谈学校的怪人、老师的八卦,就是冷笑话,你是不是对当代女大学生的现状感到很无奈?”后来,在咖啡馆意外碰见“石板神尼”。大哥说,有一次在芙三食堂看到一位男生买了份小笼包放在桌上,在他离开去买饮料的间隙,“石板神尼”迅速吃光了他的小笼包。等那位男生回来,她只是抹了抹嘴,淡然一笑。于是,大哥总结:“做坏事一定要淡然!这样才能成为佳话!”然而,我们也听说,她似乎是受过很好的教育,只是遭受了刺激才会如此。

第二天去了鼓浪屿,走马观花地看一圈,因为天气太热,没有精神。晚上吃南平菜,很喜欢咸鲜口味的建瓯板鸭、细腻爽滑的山药羹,以及酸辣口味的光饼炒大肠。晚饭后在白城海滩的木栈道上走了一段,在校门口买了椰子吃。其实,在厦大生活是很惬意的,我虽也是海边人,却是来到此地,才知道海可以如此亲近。

第三天去厦大人类学博物馆。这次忽然在明器中注意到“五盅盘”,是否就是殷仲堪为荆州时,“食常五碗盘”的“五碗盘”?又看到魏晋时期的十二生肖人身像,我问鸟贼:“十二生肖大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又是很牛叉地说:“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去看我的博士论文。”

回想起来,这个周末,其实我也是以游人的眼光去看厦门或厦大的(不知大哥和沚青是否相同),如此,反倒有一丝惊喜的触动。毕业前夕的日子,说不上恋恋不舍,然而很珍惜,也很感激。在托鸟贼替我先将一箱春秋天的衣服捎到杭州之后,寝室里终于清爽了些,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满心轻松而又充满期待。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26 | 浏览:1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格

下午正为调档函烦恼,z老师忽然有短信来,说现在可以去办公室谈一谈论文。而实际上关于论文,只谈了十分钟,其余都是闲聊。老师说,我也是挑不出什么问题啊。然后指出一条书证,认为不够确切,至少不足以说服他,建议删掉或另找一条;又说其中一则,他觉得只是聊备一说,但也不必改动;此外又挑出一个错别字。

然而,z老师话锋一转,忽然问:“你是不是认识什么朋友?”我一愣,他又细问:“是不是wwh的学生?”我大惊,反问:“为什么这么说?”他说:“我认为有wwh的风格。”

这句话可彻底雷死我冤死我了!
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问我是否认识f老师的学生,我倒觉得很正常;但忽然指出w老师,还很严肃地说“风格”,我真觉得很不可思议!!!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4 | 浏览:1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果

毕竟是厦门的地气热一些,今天中午已看到了新上市的杨梅。现在的杨梅,颗粒很小,颜色也偏红,虽然知道滋味不会很好,但还是买了一些,在图书馆里偷偷吃掉。

都说在南边吃水果,是极大的好处。但也不尽然。除非是爱吃芒果、荔枝、木瓜之类的,而我较为偏爱的是杨梅、枇杷、蜜桃,所以在闽南也不觉得占了多大便宜。倒是这三年都没有机会吃到家乡的杨梅,很是遗憾。以前这个时候,同学之间都会煞有介事地讨论一番“农事”,譬如今年的杨梅是大年还是小年。不过杨梅上市也是六月之后的事了。到那时候,慈溪同学会轮番送杨梅来,大家都用脸盆去装。学校原本是禁止自带零食、水果的,惟独杨梅不碍事;也禁止老师收受一切物资,规矩最严的时候,曾有老师因为接受家长的一餐饭而被解聘,然而对于杨梅却是不禁的。读高一时,我们在办公室里讨论给老师准备什么礼物,鄢老师切切叮嘱:“除了杨梅,千万不要送别的,这是害人!”我们失笑:“杨梅真的可以么?”他很肯定地说:“杨梅可以!杨梅可以!”于是,每年都会有一段师生同乐、狂吃杨梅的日子。今年,倘若毕业不太晚的话,兴许我是可以吃到家乡的杨梅的。

闽南所产的水果,我喜欢龙眼、木瓜、杨桃和文旦。有一次经过芙蓉湖畔,远远望见一群女生围着一棵树,大声欢笑。我因为好奇就特意走过去看,原来是杨桃树,而树上竟有一位男生,正殷勤摘下杨桃,抛给树下的一群女生。我们宿舍楼下,也有枇杷树、龙眼树和木瓜树。去年,室友领我去认龙眼树,她说要带相机来拍。正好那树下放了张废弃的木桌,我便提议,你坐在那桌上,在树下捧一本英语书,我给你拍一张,作为考研留念好不好?被她狠狠地白了一眼。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1 | 浏览:1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爽换季

昨天傍晚洗了很多衣服。每次换洗清扫,心情总会清爽自在,尤其是换季的时候。

暮春天气,匆匆就过去。今年已置了不少短袖衫,中午又多两件天丝棉T恤,一件是加长款浅草绿印花,一件是蝴蝶袖银灰色胸前涂鸦。我都很喜欢。虽然心里也会有点羞惭,因为夏季的衣服太多,而我又很少出门。然而,即使只为了让衣服见一见天日,我是否也应日日去图书馆用功?

我希望自己能静一静,虽然事情已算圆满,也不要真的荒废了毕业前的两个月。未来的那个学校,西溪图书馆的学习环境,大概不如现在的学校(我去参观过,但没有感受过),尤其是我们现在新辟的自习区,单人隔开,清清静静,比较好的位置,能从窗口望见校门外的南普陀寺。我潜意识里总有一种感觉,在自习教室,是应付考试的;在图书馆,才是读书。所以,即便在需要应付考试的时候,我也尽量不选择自习教室。

昨晚终于弄明白疏、䟽、踈之间各部件的替换关系,虽然只是一个小问题,但也有一种胸中无宿物的滋味。今天看《隋书•经籍志》。想起复试前曾托人帮我诌过一个研究计划,我见他都诌到日本去了,不禁有些担心:“万一日后实现不了呢?”他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是常有的啊。”忽然之间,就真的是假计划赶不上真变化了。这件事情很有意思。但我心里,倒真的希望那个假计划能有践行的一天。

案头有一个特百惠的长颈鹿水杯,初看像驴,可是看多了就觉得憨厚可爱——重要的是,它看起来不像是因为智商低而显得憨厚,而是因为厚道善良而显出憨厚的样子……这也是我去图书馆的动力啊!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7 | 浏览:1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也许已经到来

论文上交之后,又花了几天时间在图书馆核对例证。有时候甚至觉得,这个过程比写的过程更让人受益。虽然前几天,我的右手真菌感染。沚青同情地说:“本库五楼,那地方灰厚得能压死蚂蚁!”直到今天,中指指尖仍然看不清指纹,但毕竟已经不再蜕皮了。何况大部份任务已经完成,心情还是轻松的。核对例证之后,即使还没得到老师的修改意见,我自己需要改动的地方也有很多。

阿晔去会她的论文指导老师。据说已是三稿,可G老师还是批评:“写得太差了!”阿晔还没回寝室,只到四楼,G老师的话就已通过张同学传到了我们寝室。我一见她,就忍笑问:“G老师怎么说你的论文?”她立刻愁眉苦脸,做了个夸张手势:“他一看到我,就说:‘这个论文,你写坏了!’……”可我虽然发笑,心里对于自己的论文,也是惴惴不安的。

网上有未来的研究生同学组建了一个文字学、语言学、文献学的硕士群。有个湖州的女生和我聊。原来她是安吉高级中学毕业的。我高三时曾被交换到那里,分在文科实验班。不过她当时在理科实验班,我们并不认识。但她立刻就回忆起来:“分到我们班的是岑吉和张箬笠。”我歉然道:“是的,他们是我的同学。”她还清楚记得他们的名字,可我现在却真的叫不出文科实验班的同学。但我记得那年去湖州时,虽已是春天,却忽然落了雪,班上的同学知道我没带过冬的衣裳,有位女生便将她的羽绒服拿给我穿;晚上在寝室里无法洗澡,她们帮我打水,希望我至少能洗个头;临睡前班主任也会来看我们,虽然是个男老师,可大家洗脚的洗脚,铺被子的铺被子,没有丝毫拘谨踧踖的意思。那时,他们待我真是太好了。我现在虽已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可也不必内疚自责,因为那份情意我已领受,并且心存感激。

最近还是一提到吃就奕奕有神。前几天偶然吃到了很好吃的砂锅面,就在大学路,正对厦大医院。其实店面是很简陋的,汤料也普通,可汤头很好。安德鲁森的牛角小面包一直是我的最爱,一袋装五个小起酥,是我常吃的宵夜。可我气它家还做羊角小面包,长得跟牛角也太像了,而味道、材料却全然两样,我拿错过好几次,心里十分懊恼。旁边的帕帕罗蒂是一家很奇怪的面包店,因为整个店只卖同样外观的大圆面包,而且是同一个口味。我问店员,到底是什么馅儿的?他讷讷地说:“就像沙拉一样……”他身后的人都笑他不会说话,他就很腼腆地停住了。我买了一个,觉得这面包真是憨实而有安全感,可沙拉之说,纯粹是扯淡。这个帕帕罗蒂就像msn的博客,虽然不差,可用心简直可恶,因为它居然能忍心一个式样卖到底。

五一是个奇怪的界线。到了今天,忽然觉得夏天已经到来。中午去吃南平菜,那家店就叫“0599”(南平的区号)。建瓯板鸭真的不错,咸鲜口味,淮山羹也清淡爽口。遗憾的是,它家现在已不卖米酒了。下午回学校却狠狠吃了一惊,白城沙滩人山人海,校门处排满了卖椰子的摊位。我原本不想买,因为觉得这时候一定漫天要价,然而问了问,倒也还好。那人眼疾手快,已在椰子上抠出个洞眼,我说:“等等,我还没挑呢。”她说:“不用挑,个个都是好的!”一尝,竟比之前吃过的都好吃。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9 | 浏览:1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蛰居乐事

昨天傍晚时分,心情是很郁闷的。不是烦躁,而是郁闷中略带点儿惶恐。因为在调整论文格式时,猛然察觉到有一条,我列出的材料尚不足以说明问题,而我最初引例时,竟毫无疑心。只得重新检索,可一条条对过去,却发现都不确切。要找到一条合适的材料真是太难了,虽然我对某个观点深信不疑,可也禁不住头脑发昏,思路混淆了。

于是决定先出去吃饭。我现在的状态,基本是一个人宅在寝室里。因为一位室友回了福州,另一位为了应付月底上海社科院的调剂复试而重新回归考研时期的生活,天天早出晚归。我因为很少出门,就觉得衣服太多,又嫌睡衣和家居服不够多;而我也开始乱穿衣了,往往中午吃饭时穿一套,晚上吃饭时又换一套。

昨晚去吃饭时已近七点,只能去芙蓉三,要了盘炒年糕。这里叫白粿。我一看到那位炒白粿的大叔就想笑,大概是闽南一带的人,带着浓浓的闽南腔,他问你要粗粉还是细粉,发音却是:“粗混(第三声),还是细混?”在这里当然是很平常的,但阿晔调皮,有一次故意大声说:“我要粗混!”大叔也意识到了,于是大笑。从此,我每次也都要说“粗混细混”了。

回来之后,重归郁闷。然而人有了精神,运气也就好了起来,竟真找到一条很确切的材料,前后通读,简直不作二想;又多亏鸟贼帮我找到一条异文,可以对照印证,我就更开心了。

有个很好玩的事,我问鸟贼《宋书》中的一段材料能不能用。他很牛叉地说,关于这个问题你去看我的博士论文。结果后来发现他论文里是错的。这就意味我能用的材料又多了一条。当然我是很感激他帮我扫“雷”的,虽说这一次扫到了他自己的“雷”。他很无辜地说:“这就像毛巾的事一样,我都是好心。”于是想起四月上旬在杭州,洗手之后,他拿了条毛巾让我擦手。我定睛一看,那纤维、那颜色,简直令人发指,赶紧就逃了。后来,破碗在他的厨房里炒菜,说玉米青豆有股酸味。鸟贼怀疑她没洗锅,因为之前我做过番茄鱼。破碗说洗过了。鸟贼忽然问:“那你用抹布擦了锅没有?”正在吃饭的破碗大惊失色:“你那块抹布还能用来擦锅的啊!?”一想到当时她那受惊受害的表情,我就想大笑。鸟贼那里的毛巾大概都是终身责任制,且都是长命百岁的吧。

晚上问枕书要了淘宝上卖亚麻长裙的一家店铺。果然也有我喜欢的。我一定要尝试一下,这可是平生第一条长裙。不过这么说也许不确切,因为中考后,妈妈曾为我买过一条橘色棉布绣花裙,长度大约在小腿中下,确切说是中长裙,配一件白色棉布一字领上衣。我记得那时是很兴奋的,因为读寄宿学校,一年到头都穿校服,能穿自己觉得漂亮的衣服还是在考上大学以后。我记得那个牌子叫“清逸一枝秀”,典型的杭派女装风格。裙子至今还是很新的,因为穿的次数寥寥可数,甚至没有带到大学里。我现在想,今天夏天一定要选一条可心的长裙,正经尝试一下。

接到妈妈的电话,问她大姑妈今天怎样。她笑道:“今天她还跟我说:‘我这毛病完全就是两年前被我那两个小姑子给气出来的,太不像话了!……’”我妈没说完,我就已笑了起来,觉得我大姑妈那精神气,肯定是没问题的。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11 | 浏览:20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