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微吟不能长

春山爱笑,明天我的路更远。马蹄成了蝴蝶,弯弓射箭,走过绿林。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24
  • 总访问量:2702413
  • 开博时间:2005-12-22
  • 博客排名:第49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10-08

飘落轻轻

2017-08-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除草

宛凌2012-12-0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偶然的日志

  许久没有登陆这个博客,这回是因为天涯社区密码泄露,而我不愿失去这个id,只得通过申诉重置密码,才重新启用了这个id。
  
  填写申诉资料时,我搜了自己的博客(因为时隔两年,现在的电脑上没有存地址),却发现了这个同样名为“短歌微吟不能长”的 博客。我一阵眼花,还以为这就是我的。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不是。可是,难道连博客日志都有人抄袭吗?!那位姑娘的博客说明“归归我亦行行矣”,也是我曾用过的;她的日志《弦望》、《趣事》、《时令水果》、《指甲油》、《清明将至》90%都是抄了我的,只不过将其中涉及我同学、朋友的部分,换成了她的先生。(随便举一例,譬如我的 《弦望》
  
  不过那博客也只有那么几篇,很久也没更新了。我只是纳闷,日志而已,有什么必要抄我的生活啊!
  
  我的生活倒依然是令我满意而充满感激的。如今一晃两年多,我从本科跨到了博士研究生,也拥有了真心相待的人。这些年还是延续了简单、单纯的校园生活,并未遇到难以的面对的挫折,所付出的努力(不管多少)都有回报,我的愿望也能一一实现。今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我是真心觉得,自己是幸福幸运的人。这句话能在这个旧博客里写下来,也是一种意想不到的缘分。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6 | 浏览:3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名其妙的诈尸

  我手欠我手欠我手欠……默念一百遍啊一百遍!

前些天看到朋友们的天涯博客上出现了一行小字“升级到新版博客”,我一时好奇就……于是,这个博客就成了这副song样,再也不是我当初离开时的模样了。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却又以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做出了改变。于是,想起一句很矫情的小说语言:再也回不去了。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7 | 浏览:46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

我终于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博客。

一方面是猥琐男的原因。因为我离开了厦门,换了手机号,这个博客就成为他目前唯一的发泄渠道,所以,至少在短期内,这不是我漠然无视就能解决的。倘若一个人很快能拥有全新的、充实的生活,那么他也许会放弃过去所有虚妄的念头,开始努力生活。但这个人不可能,因为他不能自知、自爱、自重,不能正心诚意地与人交往,也不可能在现实中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更不可能拥有坦坦荡荡、踏实光明的生活。所以,他只会活在意淫的世界里,自我膨胀得天上有、地上无,还自以为是落难的王孙、多情的种子,连骚扰别人都越发觉得理所当然,还能厚颜无耻地意淫别人跟他是有感情的。所以,可以预见到的是,他不会消停,甚至无论我有没有回应有没有看到都不要紧,因为他只要发泄,只要意淫。对于这个人,不可以常理推想。他的任何哀求、认错,或不带脏字的话,都不可信,也绝不值得一丝一毫的原谅,因为在这一刻,你稍微松一口气,下一刻就会遭到更为无耻的言语侮辱和骚扰。所以,我决定中止这个博客。

另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原因。看博客的人多了,大概写博客的人也会变得不诚实吧。

我会换一个id,申请一个新博客。不过目前这个id(紫流苏_amber),我还会保留,用于在朋友们的博客上留言评论。我会发站内信、邮件或QQ消息告知新博客。如有通知不到的朋友,请联系我。不过,我希望尽量不要为我作友情链接,以免节外生枝。

最后,真心想说的是,这么久以来,感谢这些朋友的存在。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0 | 浏览:8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通知

暂时关闭评论和留言功能。

其实我挺理解猥琐男,现在我毕业了,手机换了,邮箱也设了收件限制(凭你那猪脑,重新申请一百个邮箱也没用),所以这个博客就是他唯一发泄的场所。而且此人现在满脑子意淫做爱,前阵子狂轰滥炸的手机短信是这个内容,现在留在我博客上的,是这个内容的精简版。

随便他说什么,我权当骂的是他妈。可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一天二十四小时地盯着博客。所以我暂时关闭评论和留言,然后会考虑换id换名字,彻彻底底地,换一个博客,以纪念我的新生活。

天哪,我什么东西都要换,真是心酸……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2 | 浏览:4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点评

最近和破碗一起忙活“下一代工程”:为初中生注《世说》。其中最为踌躇的,却是“注释”、“今译”之后的“点评”。

“点评”有很多种。

有的是“评价型”,譬如破碗注《容止》,曾写过:“从外表判断一个人,往往是靠不住的……”

有的是“解释型”,因为有些故事,即使注释了、翻译了,初中生也未必理解,仍需进一步说明。这原本是就事论事,但有时也很令人为难。譬如“清风朗月,辄思玄度”,该如何解释?

有的是“补充型”,应编辑要求,补充一些相关背景和典故。譬如,《德行》中有一则王祥以德报怨,最终感化继母的故事,那就不得不补充“卧冰求鲤”的典故。可我一边讲故事,一边却在心里纠结……最终还是决定向小朋友们解释:不要误会哇,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东晋时的《搜神记》里,故事中的王祥其实只是解开棉衣,准备敲冰,后来才被加工成他脱衣卧在冰上,想以体温融化坚冰……

总而言之,实不相瞒,“注释”和“今译”都是参考前贤,夺胎换骨;这个“点评”简直就是点金成铁。

分类:眠琴绿阴 | 评论:4 | 浏览:2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解脱

拿到了户口迁移证,终于熬到可以换手机号了!

原打算九月到了杭州再换,但现在,我实在不堪忍受猥琐男不断升级的人身攻击和淫秽短信,所以提前换号。如有通知不到的朋友,请发邮件联系我。

原来的厦门号码,已经不用了。但由于未来的几个月里,还能陆续返还200元话费,所以我通过朋友的介绍,将这个号码转让给了某位厦大的学长。至此,请大家不要再联系那个号码。另外,为了防止号码的新主人因为我的缘故再次受到污言秽语的不明骚扰,我已向他说明情况,并提供了猥琐男的信息(之前的人身攻击和淫秽短信也全部存储在那张sim卡上)。既然号码是厦门的,那么找当地营业厅和派出所还是很方便的。

但愿这一次真的是解脱!三年多的时间,真是受够了。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6 | 浏览:3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存永恒的常态,以及对明天忠诚的崇拜

毕业典礼之后,销了学生证,领了毕业证、学位证,又买了回家的车票。一切已经是那么仓促了,却仍然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两位室友一直送我到白城,我们挥手作别,心里都知道这一次跟以往是不同的,但仍然言笑晏晏。我于时光是如此坦然,不再想挽回,不再想重新开始,也不再想回到从前的某一点,因为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坦诚地作别,尊重并且怀念,日后能在回忆中懂得更多、体谅更多,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
最后的一个学期,其实我并不喜欢。虽然三月以来,我得到了惊喜的结果,经历了顺遂的复试,完成了毕业论文及答辩,也体会到了毕业前夕的种种琐碎与澎湃。然而,这段日子并不算太从容,时常也有无聊无赖之感,以致前前后后虚度了不少光阴。

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四上学期。无论当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不认为那时的日子是辛苦的。因为内心充实而平静。日子一旦紧凑起来,平日微不足道的一点谈资,都能放大成满满的快乐。那时候,对于快乐的感受力是异常深刻的。而我在复习时,也不断察觉到自己的浅陋,心中因此而愈加珍惜读书的日子。读书的日子,我今后还会拥有,这大概是目前最值得欣慰的事吧。

这个暑假,还是学生的身份。过去的一切暂时放下,未来的一切尚能期待与绸缪,有一种沾沾自喜而又珍之重之的心情,忍不住就觉得奢侈。其实,奢侈的感觉,本身也是一种奢侈。

想起离校前聚会K歌,阿晔唱过《欢送会》,当时不甚留意,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很好,尤其是这么几句:

离开的要离开,过去的喜怒哀乐喝下多少杯
多少祝福语一句一句,走过人间的澎湃
成为你的未来
离开不留伤害,香槟酒一瓶一瓶及友谊万岁
陪大家一起迎接生存永恒的常态
对明天忠诚的崇拜

分类:荏苒在衣 | 评论:10 | 浏览:3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钥匙

毕业典礼是26号上午。我没参加。因为当时正在办学生公寓的离校手续证明。没有这个证明,毕业典礼后是领不到学位证和毕业证的,而我直到25号晚上才知道。

物业大叔要求我们上交空调遥控器和房门钥匙。可是,我们住进来时,哪个寝室也没从物业那里拿到过钥匙啊!就因为没有钥匙,门锁不能用,我们自己配了外挂的锁。而现在,居然问我们要房门钥匙!幸好大叔不会亲自上门检验,于是我临时找了把类似小学生日记本所配的那种小钥匙。他居然也丝毫不怀疑,煞有介事地取出信封,写上房号,装进去了。

此刻,我忽然开窍:前几届离校前上交的,一定也是假钥匙吧。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10 | 浏览:2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未婚证明

整个上午,我和沚青都在为那“未婚证明”上的“计生部门盖章”而奔走。

先去学院辅导员办公室,递上那张“浙江大学新生婚姻状况调查表”,连老师都哭笑不得:“以前只有广东省用人单位需要证明学生未婚,高校还是第一次看到。”又说:“你们现在结婚也不用我们证明,那你们未婚,我们怎么证明得了?”随后指点我们在学生处的网站上查询计生证明流程。

于是,根据流程,我们按照“XXX,女,X年X月X日生,XX大学XX系XX级,因入学(工作)需要,请予证明”的格式,写完了申请。然而抄完之后,忽然又觉得不妥,因为从字面上看,这个申请并没有表明我们需要证明的是本人未婚啊。于是又自作主张地在“证明”后添加了“未婚”二字。

然后,在其他老师的指点下,去311找王老师签字。我们冒冒失失地推门进去,却发现院长正在开会,大谈“青年教师”如何如何……我们腼腆地说:“嗯,那个,老师,请证明一下我们未婚……”大家全笑了。王老师在我们的申请上写:“经查档,XXX同志未婚,特此证明。”(我忽然想,沚青是党员,写同志不要紧,我好像不能叫作同志吧?)然后盖章。

再去嘉庚主楼十三楼的学生处盖章。最后到了六楼工会办公室。工会主席说:“你们光写‘未婚’不行,要在后面补上‘本人至今未婚’。”写完这一句,已经快十一点了,沚青有事先走,我留下来等。谁知工会主席说要复印我们的表格。我很纳闷,他说:“我们要学习一下,下次厦大新生也要这么搞。”

汗,这也太囧了吧。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9 | 浏览:3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业琐事

21号有台风,偏偏又是图书馆借书证注销的最后期限。于是,毕业前最后一次去图书馆,我是穿着短裤、人字拖,拎着一袋书,浑身湿漉漉的,极其狼狈。

这个图书馆很旧,可也很实用。我在古籍室上过版本学,翻过元刻本《大广益会玉篇》,看过工作人员修补汲古阁本《陶渊明集》的错页;在保存本库核对过论文例证,得过真菌感染;在三楼的老自习室复习过四个月,被偷过零食、咖啡,遇见过帅哥,当众打骂过跟踪我的猥琐男;在学术报告厅花痴过帅哥老师,偷偷吃过山东煎饼;在门口的大榕树下乘过凉,吃过冰淇淋,与游人说过闲话,最后在此送还了我的学位服。

偶尔会有那么几个瞬间,觉得自己不能再淡定,可终于也还是平静下来,顺其自然地离开。

昨天收到了硕士录取通知书。在“入学须知”中,要求新生下载“浙江大学新生婚姻状况调查表”,填写、盖章,报到时上交。其中一栏“计生部门意见”,需要“计生部门盖章”,表下注明“由原就读学校或原工作单位或户籍地所在乡(镇)、街道计划生育部门出具”。

自从上次写论文被人指出一句普通的陈述有歧义,而我自己浑然不觉之后,我就对我的语感很不自信了。根据这句话,我们是“由原就读学校出具”,还是“原就读学校所在乡(镇)、街道计划生育部门出具”?如果是前者,那学校里有所谓的“计生部门”么?如果是后者——唉,那我真是轻车熟路了!去年第三学期,我曾在厦大所在的厦港街道街政办公室实习过,我知道计生办就在我们办公室对面,难道我还要再去会会他们么?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4 | 浏览:2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托运行李

临近毕业,学校安排在23号和24号开放园区山坡的铁门,允许物流公司的车子沿着斜坡开到宿舍楼下。为了避免那两天的混乱和拥挤,我在20号下午就叫了物流公司,然而那时候,山坡下的铁门还是封闭的,车子只能停在园区外,物流公司的人需要扛着沉重的行李,徒步260个台阶,并且往返多次。
我事到临头,才知道自己真是作孽了。因为我和张沂的行李,一共打包了十五箱,有220公斤,除了最轻的两个箱子是我和静雯搬的,其余都是物流公司的大叔(应该是老板)和小弟(福建这边称呼年轻后生)轮流扛下去的。小弟一度体力不支,大叔则一直很稳定地一次扛下30公斤,一面大汗淋漓地向我们解释:“小弟才21岁,还在长个呢。”我顿时十分内疚。
于是后来,我找了点可以弥补的事来做,就是将他们的名片发遍了全系的女生宿舍。
翌日,德国猪打电话找他们公司托运,一听又是厦大石井五,都吓住了,说昨天累得脸都青了。德国猪告诉那位大叔:“我同学很不好意思,说特别辛苦那位大叔。”
谁料人家很囧:“大叔?你同学也太夸张了吧,我怎么会是大叔?”

我和张沂的行李一旦清出,寝室就敞亮了一半;然而今天又塞满了,因为现在轮到阿晔和静雯打包行李了。

分类:采采流水 | 评论:8 | 浏览:19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愉快的事

昨天是阴历五月二十六,算是我的生日。然而,阴历生日总是在家才过,朋友间又往往只记阳历生日,所以昨天,其实是没什么可说的。但我还是给自己找了些愉快的事,譬如,昨晚去了珍珠湾的“上海上海”(白楼店)。
店堂里有人唱评弹,虽然听不懂,但意思是足够了。付账时,看到身边那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放下三弦,一粒粒解开衣扣,长舒了口气。他面孔白净,团笃笃的,我忍不住笑了一笑,于是一旁的店家也抬起头,十分理解地微笑起来。
菜的份量确实很小,不过很精致,也都是我喜欢的口味,尤其是马兰头拌豆干、酒糟鸡、四喜烤麸、糖醋小排、桂花糖藕、酒浸桂花鱼、咸蛋黄炒南瓜,还有——“草紫”。
这种野菜,我当时也不确定该如何介绍。周作人《故乡的野菜》中写到过“扫墓时候所常吃的还有一种野菜,俗名草紫,同称紫云英”,我也是说“草紫”,方言里平翘舌音无别,所以总会令人联想到上厕所用的草纸。这种野菜,我们主要还是拿来清炒,或是炒年糕。小时候是很平常的,平常到根本不记得,而现在,每到春天却总会念叨一下:“什么时候做个草紫炒年糕?”因为现在已经不常吃到了。

饭后说到一个笑话:
某同学的女同学,和男友去宾馆开房……然后,那男生吸了口烟,感慨道:“唉!这‘辈子’实在是太短了。”女生十分感动,正想说“我们还有下辈子呢”,男生却又紧接着说:“……连我的脚都盖不住!”

昨晚汪雪没来,不过忽然想起她的一个笑话:
这学期她选了王老师的《世说新语》。考试时有一道题是问:你为什么要选这门课?汪同学十分诚恳地写道:“因为我小时候很喜欢看《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的白娘子有美人尖……老师你也有美人尖,我觉得十分亲切,所以……”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24 | 浏览:2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士服毕业照

昨天穿着学士服拍了毕业照。
上午是自由拍照时间,然而照片都很失败。因为天气太热,阳光太猛,游人太挤,毕业生太多,我们努力想笑得自然一些,却都是一副睁不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何况额发湿漉漉的,脸部也泛油光。在各个景点之间奔走的时候,有人是先脱去学位服,我懒得脱,则十分彪悍地撩起衣服走路,然而也并没有凉快多少。迎面遇上好几批旅行团,都以惊异的目光看着我们穿梭。
我们拍过的地方有:人文学院、上弦场、椰林大道、陈嘉庚像、集美楼、人类学博物馆、鲁迅像、鲁迅纪念馆、芙蓉湖。
图书馆和南大门、西大门都没有去,凤凰木下、木棉树下,也没有照,因为已是汗流浃背,精神萎顿。我甚至只是完成任务的心态。

下午是全系和各班合影。因为上次的便服毕业照拍得很失败,大家都想在学士服毕业照上补救一番。然而一看又是上回那个摄影师,不免就有啼笑皆非之感。好不容易整理完著装,协调好姿势,顶着毒辣的日头照完了全系合影,摄影师竟然要求再来一张抛帽子的。于是一声令下,大家噼里啪啦乱砸一通,总算pass。然后是各班合影,又轮流以同样程序折腾一番。
文学班合影时,我们在一旁围观、说笑,结果他们抛帽子时却有一顶飞出场外,直接砸到了我。其她人已尖叫着退后,阿晔就笑我:“这幸亏不是在古代啊……”

我们六人合影。从左到右:静雯、我、大哥、阿晔、汪洁、海燕。




我和大哥。




我和静雯。我们身后的建南大礼堂是货真价实的,不像毕业照那样是p上去的!




我、汪洁、静雯。这时候我和静雯已经脱了学士服,因为天气闷热。




我们寝室四人,在人文学院后门台阶上。




大哥,以及左“阿朱”,右“阿紫”。(汪洁、阿晔,我没有挑囧照吧,这张你们三都拍得很正常很和谐啊!)
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8 | 浏览:69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囧囧有神的毕业照

昨晚先看到文学班的毕业照,天呐!简直是说不出来的假,个个都像是p上去的。后来证实各班毕业照的背景确实都是p的,因为我们那天所取的位置是拍不到建南大礼堂的,而照片上却煞有介事地出现了。

后来终于在临睡前看到了我们语言班的毕业照。我们班的人数几乎是文学班的二分之一,原以为人越少越容易协调,谁知是人越少越难控制。虽说背景都是假的,但文学班好歹看着像个集体,像张毕业照;而我们班呢——拍的时候不觉得,洗出来一看,简直是太不搭调了!——女生两排,男生一排,同排之间不讲究身高,各各参差不齐,疏密相间,姿态各异,有人正面站,有人侧身站;有人手上拎包(譬如我)、拿伞(譬如我)、拿水壶、拿体检表,彼此眼神不定,表情怪异,虚无缥缈……整张照片看上去简直离心离德,仿佛都跟摄影师有仇似的。

大哥说,你们班是怎么回事?你在里面也算是照得正常了,其他人怎么都是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
后来大哥又说,这个简直不像毕业照,像某个野鸡大学短期培训班的留影纪念。

我问发照片的詹同学,怎么还没看到全系的毕业照?她说,那张p得更假,让他们重做了。我问怎么个假法,原来不仅背景是p的,就连有些人也是拍照时不在场,后来再p进去的……好吧,我相信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快快出炉吧,我们的全系毕业照!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6 | 浏览:2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习室的回忆

去年下半年,准备考研的四个月里,在图书馆自习室遇到了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有趣的人。那个自习室,现在已是文史分馆了。

 狮子家族
似乎是经济学的研究生团队。之所以能和“狮子”扯上关系,是因为其中有个女生用着nici的狮子笔袋,我们偷偷叫她“狮子妈”。这个毛茸茸的笔袋有很多功能,既能容纳女生的笔,又能担当男生的枕头。
常用它作枕头的那个男生,被我们叫做“狮子男”。虽然我和室友始终无法就其身高达成共识(我认为有175以上,她认为只有170),但整体感觉是清瘦颀长的,日常穿着是毛线背心、白衬衣。我们都觉得他斯文、干净,又不显老气,他显然也很受他师妹们的欢迎。然而他的睡姿却实在是跳脱出我的逻辑,身体前倾,屁股后撅,用下巴抵住桌上的狮子笔袋,脸却尽力仰起,朝着天花板闭目小憩,那绝对是体力活+技术活啊!有时也会坐在椅子上睡,双手抱胸,然而头还是高高仰起,嘴半张,所幸没有口水。有好几次,他是被我和室友生生笑醒的。后来大概觉得很不好意思,就改去楼下的休闲区午睡了。
他有时挺喜欢抖脚,在我看来是不大合适的行为。有一次,他的椅背正好对着我室友的椅背。我室友忽然发怒:“你能不能不要抖了!”他立刻拖开椅子,诚恳地道歉。我室友一边做英语阅读,一边继续发飙:“我忍了你很久了!……”
那个笔袋后来变得很脏很脏,然而他们总也不洗、不换。我室友常常腹诽那只狮子,并对我说:“你不是有个nici的长颈鹿笔袋么?快带来,给他们的狮子瞧瞧,你那个有多干净!你的长颈鹿可不能天生丽质难自弃,养在深闺人未识啊!”

 高跟鞋姐姐
两位经济学女生,打扮时髦,常年高跟鞋(目测鞋跟高度应在7cm以上),在自习室里也能走得神情自若,极富韵律。女生们多数腹诽:“太没公德了!”或是:“也就是穿个高跟鞋,身材还行,脸长得一般。”男生们往往默默地瞟几眼,大概不忍心提意见,回头在bbs上发帖:“有谁知道图书馆那两位高跟鞋女生?太美了!”

 老博士的裤子
我室友在水房看到一对博士夫妇。男生轻声吟诗,女生忽然嗔他:“你丢不丢人,裤子都破了!快给我回家把裤子换了!”男生很认真地说:“不!这条裤子我从本科穿到博士,这是一条多么神奇的裤子啊!我不换!”

 “大哥的妹妹”和“铁锈红”
我们旁边那桌,是通信工程专业的四个学生。其中一位清瘦修长的女生,鹅蛋脸面,细边眼镜,乍一看,很像德国猪同学,我差点儿豪迈地叫出一声“大哥”。后来,阿晔说曾在校门口遇见一位酷似大哥的女生,她热情地叫:“大哥!大哥!”人家却连头也没回。于是我强烈怀疑,阿晔见到的,和我见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人。我们就叫她“大哥的妹妹”。
与她同桌的那位男生,在我看来是属于高壮型身材,但我室友坚决认为是矮胖型,鉴于此种分歧,我们最终将他的代号定为“铁锈红”。因为他常穿一件铁锈红休闲西装。“铁锈红”每天来得最早,帮他的三位同学占好位子。在我们这些无聊的旁观者眼里,他尤其照顾“大哥的妹妹”,帮她打水,帮她占座,看她的眼神也是欣喜而又小心翼翼的。但我们心里真不愿意他俩凑成一对,虽然他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好处,但,女孩子是清清爽爽、干净利落的,男生却面目混沌、质木无文。我室友曾偷偷瞥见他的信封,是国防生,姓熊。后来,我们穷极无聊地在校内网上搜索那位国防生,无果。我室友常念叨:“一定要及时告诉大哥,让大哥来阻止她妹妹的恋情!”
大哥那时已确定保送华师大,不常到图书馆来,所以也只是听说她有个“妹妹”而已。后来有一天,大哥忽然说要过来看“她妹妹”。于是我们迅速告知具体方位,大哥强作镇定地走了进来,但只在附近逡巡片刻,不敢多看,却很郁闷地说,不觉得像。于是又叫大哥的室友去看,却说很像。看来还是旁观者的眼光作准。从此,“大哥的妹妹”算是坐实了。
这学期又看见过她,很庆幸的是,她是一个人来自习的。我欣喜地告诉大哥:“你妹妹和他没成,那太好了!”

 看与被看
在餐厅吃饭时,有个男生端着两杯可乐坐到我对面。我当时只是想:我身后有电视机么?因为之前听过一个笑话:阿晔在食堂吃饭,有个男生走到她桌前,站住了;阿晔故作镇定地低头扒饭,那男生却喊了句:“漂亮!”听得阿晔满面娇羞……后来才发现男生看的是她身后的电视机,当时正在播NBA。
然而当时,那个男生将一杯可乐递到我面前:“我能认识你吗?”然后说他跟我在一个自习室里,他考复旦的物理。但我不记得他。后来,我匆匆吃完饭,敷衍几句就走了。
这学期,在新的自习室,也有个陌生的男生问我:“你考研怎样了?”我真的不认识他,但既然这么问,肯定也是那个自习室的人吧。

于是我想,我们在看别人,而别人也在看我们呢。不知道我们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无聊与怪异!

分类:书之岁华 | 评论:15 | 浏览:2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