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984
  • 开博时间:2010-05-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希望是生命的阳光

 

                          文/若山

    在我们的记忆里,阳光随时都存在着,无论是自然中的还是生命里的,有希望的地方就有阳光。

记得有一次和朋友聚会,一位朋友提到了阳光的话题,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轮到我一位朋友发言时他说,有记忆就有阳光,希望是生命的阳光。他的话遭到一些朋友戏谑,也得到一些朋友赞同。

认真听完大家的不同理解,朋友用近乎低沉的声音向大家解释,他的话是有根据来源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始或者遗忘(外二首)

 

 

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青春膨胀的影子遭受冷凝

在静止的空间和走远的时间里

鸟雀和我的眼球干瘪

泪珠缝合了石头的张望

 

弯曲如山羊肠子一样的路延伸

一同延伸的还有落在怀里的夕阳

 

太阳趟过清明

风抽动手中的镰刀

卷走金属鲜亮气息

凑近一朵山花的馨香

 

耳熟的民谣不常将我带走

在幻觉中活着,我来不及想

目光所及的事物就在怀想深处

做着无边无际的暗示

 

虚构的海拔已在休耕期

把青春的声音越叫越高

忘了最初的风雨

亲爱的疼痛

就融进无字墓碑

矗立在干净的秋天里

分类:现代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望星空的文艺才子

 

             ——记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第一中学音乐教师罗鹏飞

                           

 

 倘若走进大方县第一中学,听到古朴典雅的教学楼里传来阵阵悦耳的歌声,看到讲台前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正凝视着学子的人,那就是该校音乐教师、大方县县级活动优秀策划者和组织者、中国合唱协会会员、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会员、贵州省音乐教育研究

分类:社会新闻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归来或者离去

 

      文若山

那一天,我们携着乌蒙山文字的颜色,沿着四月的山羊肠道走回故乡,然后皈依在清新的泥土和高高的山岗上,耐心地等待绿叶长满我们明亮的额头。

那一天,绿叶没有长到我们的额头,黄昏就降临了。迎着晚风,怀揣归鸟的鸣叫,落日像一片红彤彤的锚,摇着我们和我们的影子回去。

远处的炊烟引诱着我们的饥饿。但我们还是任性地,像两条告别蠕动行姿的虫子,爬过暮色的洞,回到满桌菜香的家门。一路上,我们穿着彩霞的衣裳,演绎蜜蜂和蝴蝶的翔舞。偶尔,你也学着归鸟歌唱。你的理由是,你想做一回家乡的蜜蜂、蝴蝶或者鸟儿,自由自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大方)第三届彝族文化节暨第六届奢香文化节开幕

  

       43日,中国(大方)第三届彝族文化节暨第六届奢香文化节在大方慕俄格古城宣慰府广场隆重开幕,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及全县各族群众近万人观看开幕式文艺演出。美轮美奂的舞蹈、优美动听的古彝音韵,生动再现了古老的彝族先辈的生产生活场景,洋溢着浓郁的民族风情。晚会全方位展示了“古彝圣地,奢香故里”厚重的历史和丰富多彩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中国大方彝家祭水节

  

     4月23日,大方县举办以“圣祭瑰丽山水祈福国泰民安”为主题的中国(大方)“第三届彝族文化节暨第六届奢香文化节”系列活动——2014彝家祭水节活动。

 

      此次系列活动主要是为了深入挖掘、弘扬地方民族民间文化,不断提高大方县文化旅游产品的优势,增强全县人民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让更多的人了解彝族,了解大方,为大方县“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和打造大方经济社会发展“升级版”提供强力支撑。

 

      2014中国大方彝家祭水节

分类:社会新闻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美多吉(诗歌)

菊美多吉

 

◇若山

 

时过一年,一个人的名字

依旧撞击我们的泪蕾

——菊美多吉,康巴汉子

生命最后的激情燃烧

仍然被雪山牢牢铭记

 

弯弯山道,黄泥、碎石、坑洼

你倒在最后一秒的百米冲刺中

把生命交给了党,把党的关怀

彩虹一样挂在草原的天空

把爱心播撒在牧民的心底

 

菊美多吉,坚贞永恒的不变金刚

你的身体里流着农民淳朴的血液

你的爱心火一样然绕

你是父母心中的好巴郎

你的妻子心中的白杨树

你是乡亲们心中的贴心人

你是我们心中永远的菩萨

 

菊美多吉,一颗滚烫的爱民心

滚动着幸福路上的传经筒

当一颗颗渴望的心被焐热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美是我心中的白杨

 

               ◎ 昂旺巴姆

我是菊美的妻子,我的名字叫昂旺巴姆。我和菊美从相识、相恋到结婚生子,一共是四年九个月。在这短暂的1730天,菊美对我深深的爱永远留在我的心底。

我和菊美第一次见面,是2007年8月30日那一天,我从四川民族学院毕业,到红顶乡中心校报到,同行的有分配到扎拖乡中心校的同学。红顶乡距离道孚县城62公里,山高路窄,班车很少。当时,菊美是扎拖乡的干部,他听说乡上分来了新老师,特意开着自己的二手车到县城来接扎拖的老师,我问:“我去红顶乡,你能带上我吗?”他笑着说:“我们要经过红顶乡,搭我的顺风车吧。”我觉得这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观音山

观音山

 

◇若山

 

二月十九,特殊日子

观音降生。六月十九,

她在眼泪中感悟

手持净瓶与杨柳,救苦救难

九月十九坐莲台,万籁佛音

化为云朵,降于岭南翠峦

 

纵使万般苦难,光自在

普惠大千尘寰。三十三米不算高

三千三百吨不算重,高与重

仅在仁慈一念之间

 

观音山——南天圣地

佛光泽浴着缘分,慈眉

环抱岭南璀璨夜色

鸟语花香阻隔车流尾气

 

风在柳枝挥动下

发出寻声救苦愿望

深入真善美的内核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春天长出的耳朵(组诗)

我是春天长出的耳朵(组诗)

 

◇若山

 

 

◎阳光是一群食草鹿

 

最好选择晴朗天气

走出户外,看太阳

慢腾腾升起的模样

 

最好是选择在早上

与漫山遍野的草一道

接受阳光温暖的舔舐

 

阳光在庄稼人头顶

打滚,雀

分类:现代诗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村庄

行走村庄

 

◇若山

 

行走村庄,我松动的骨头

抵住一片飘来的云朵

庄稼很幸运,在冰雹退后

依然能冒出稚嫩的头颅

在阳光和水分里奔跑

 

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成长

我们观察着土层与根茎

在大地下面暗暗较劲

脚筋鼓起,凝聚力量

充满吞噬的杀机

 

在狭路相逢中视死如归

最终庄稼战胜土地

食尽所有的养分

双臂抱紧天空

 

呐喊在暗处

农谚被叼走

缝成大地外衣

 

行走村庄

很多事物压低嗓音

在阳光中嚼碎

我泥一样的乳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湾,我的记忆

大湾,我的记忆

 

◇若山

 

在一个叫大湾的村庄

手捧白露赶往清明

白云缝合的毡子

罩住庄稼的头颅

风在阳光的注脚

蜕掉腐朽的皮靴

羊一样奔跑

 

那时,站在桑梓里

大雨清洗健壮骨头

蛇皮口袋里的种子

飞过头顶的鸟群

是否同二十年前一样

顶着颂词传唱风中?

 

大湾村,青草铺成地毯

爱情流成一地纯洁

指路碑立在路旁

依旧能喊出

小伙计们暗淡乳名

 

拥有庄稼一样宿命

留着余香的家教

是大湾珍

分类:现代诗 | 评论:0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 廊(外一章)

  走 廊(外一章)
  
  张习林
  
   来医院看病,并非我生病,而是顽皮的孩子,在家里骑玩具车,不小心摔倒,手骨折,很严重。
  妻子说孩子的手很严重,不治,恐怕要落下残废。听到消息,我远在百里之外,心里有说不出的慌乱。我赶紧在所在的城市联系医院,妻子和母亲带着孩子老远赶来,已夜半了。医生说没床位,明天来吧,无论妻子怎么央求,他们都无动于衷。妻子哭着和我辗转到另一个医院,花了近300元为孩子的手打了石膏,便在雨中赶到我的住处。
  孩子痛,老是哭,即使用在来时路上所买的消肿止痛药给他涂上,也止不了孩子的痛和哭,整整一夜,我的房间就充满孩子的哭声,也充满我们的焦虑。翌日,一大清早,我们背着孩子赶到医院。医院里的人还是满满的,没有一间闲置床位,医生说还是没办法,要不就在走廊里将就住。为孩子,我们只好同意。
  仄仄的走廊,不足十米,摆满了五间病床,以及晃荡着人来人往的影子。我们住在居中,守着日夜不息的灯光,熬着日子。在走廊里,看不见很多自然光,因为在走廊尽头,仅有的一扇窗被一棵高大的皂荚树遮掩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青(小说)

  茶青
  
  文/张习林
  
  一
  佘祥怎么也想不到,雨说下就下了。午前还青天朗朗的,自己刚眯了一会午觉,这雨咋会就瓢泼了呢。雨是一阵透雨,来得不扭捏,来得很利索。屋檐都挂起珠帘了,漫天水汽,遮蔽了蛇形似的山。路湿漉漉的,有几个人披着油纸在雨中奔跑。水沟里的水哗啦啦淌,裹满泥浆,像炼糖一样,黄。
  佘祥站在自己门口,透过屋檐的珠帘,向山坡上望去。人的目光不及灯光,有穿透力。佘青努力睁大眼睛,才勉强看见自家种茶的那片山坡,模模糊糊的,在一阵阵竹竿似的雨网中,若隐若现。佘祥想,这场透雨不会也把他的茶山刮了吧,要是刮了,今年预计三万元的收入,且不打了水漂。要是茶山没有收入,娃儿的书学费,家里的零花钱,还有人亲客往费,怎么找,抠我的肉买还不够呢。这个鬼老天,天干得要命你打瞌睡,等大家把水打出来了,浇了苗,让苗吃够水,你又雷光火闪的,撕开你的肠肚,连苦胆里的那些烂水也倒下来。鬼老天呀鬼老天,你就少倒些吧,留点养命,莫把我的茶山刮光了。
  佘祥站在燕窝脚下,双手合十,祈祷。屋后阳沟,响起了锄头和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转身,握住你今生的幸福

  请转身,握住你今生的幸福
  
  文/ 张习林
  
  1
  
  冬天。飘雪。小屋。
  小屋等待飘雪覆盖,一静一动,眼前的一切泥鳅一样鲜活。
  喜欢冬天,依窗凝望,心飞遥远。摊开手掌,雪花落入掌心。
  手与手颤抖相握,撕不碎的诺言,如,远古在今世唱和,今世与远古回响!
  静止的,雀跃的。或许,流淌的诺言,会在心底结胎成长,然后花瓣一样轻轻盛开,门一样缓缓闭上。歌声已远,静止的身姿,颤动的心声,不知不觉染上雪花的色泽。
  别问香气是否绕过雕梁画栋?别问裙裾是否随舞摇动?一杯红酒,已托起心底漩涡。来处,去处,谁知晓?
  雪花簌簌,年关逼近。听钟声,观落雪。守岁,在神圣的夜晚,或许能在天伦中,进入时间,进入幸福,对守诺言,直到“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
  也许,纯真、善良、美丽、自信会淹没市井乡村;也许,小树在雪中披上婚纱会变成劫难;也许,爱如雪花一样融化成为远流的溪水;也许,白头偕老会变成令人伤痛的谎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