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平

文者,雕心琢性也。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164
  • 开博时间:2010-05-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画骨十六

  那一天,Q伏在床上,疲劳得有些动弹不得。Q是真的太疲劳了,全身乏力,感觉到所有的事物都是阴沉沉的,这种阴沉渐渐融入了她的脑中,一切悲由心起,泪水不由自主的渗出。毫无理由的泪流满面的日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Q的脑中闪现着无数的这样的场景,一直一直望前走,心事重重,压得抬不起头,像搜寻着地面的每一片鹅卵石。如果一直走一直走,Q似乎看到了阴森的亡灵,在向她幸福的招手。Q恐惧的却又无法摆脱的那片阴森让她觉得这样的亡灵如同幸福的起点,Q甚至觉得愿意前往。Q己是毫无意识地向前走着,向前走着,她来到一家医院,告诉医生自己严重失眠,需要一些安眠片。医生有些疑惑地看着Q,你还这么年青,怎么会严重失眠。是的。Q轻轻地说是重度的,太痛苦了,希望得到一些安眠片。医生还是谨慎地只给了她5片,并告诉她每晚只能吃一片,用完了再来开。Q希望医生能一次多开些。医生终没有同意。Q还是一直不停地走,另一家医院的医生没有开给她这些药,Q几乎乞求着。医生更是不同意了,对Q说,小姑娘,看你心事重重的,别想不开,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你还年青。Q没有说一句话就默默地离开了这家医院。Q还是不由自由地向前灰,当她在进第三家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六

  早晨醒来,A看见一丝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他隐约地听到房间漫出的一丝啜泣,像从整个空气中挤出的气泡。Q正恐惧地缩在一个角落,轻轻地哭泣。那个角落似乎离她很远很远,以致整个晚上A都无从感知。他只记得Q是躺在他怀里的,他就这样幸福地睡着,沉沉地睡去。A把这种幸福带入了梦中,他看到Q的脸上存留着幸福的笑容安然入睡,像飘浮在摇蓝的安祥婴儿。A像怜爱婴儿一样伸出双手环抱在怀中。A觉得他幸福极了,她也幸福极了。他们的幸福一直一直飘荡在夜的靜宓里。可是现实Q却缩在一个角落,离A很遥远很遥远的角落。你怎么了,A小心地把Q抱到床上,轻轻地安抚,以缓解Q身体轻轻的抖动。Q溢出满满的泪水。我害怕极了,恐惧,头痛,整夜睡不着觉。整夜的,太不安全了,我害怕离去,都会离去,所有的一切。你怎么了,你怎么了,A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你别吓我好吗?然后A轻轻地叫着Q的名字说,我是爱你的,我能给你安全。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缩在角落里。是我真该死,竟然整个晚上不知道。Q只是沉默着,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不断地重复着,我不知道怎么了,我真不知自己怎么了。Q说着说着便开始咆啸起来,我厌倦了,我厌倦了所有,所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五

  夏暑正午的烈阳正照在A的身上。A小心地拉上Q的手。他们得爬过这个小坡,先是A攀着小枝丫爬了上去,然后A拽着Q,没费多大功夫便把Q拉了上来。这是一个高高的堤坡,他们站在坡上,下面有一条河流,水不算清亮,远远的河上方有一条货轮,这是A见过的最大货轮。相比于以前A在家中见过的小划子来说,那是巨轮了。烈日下,A湿透了后背,而Q脸上冒出了一个个细密的汗珠。A用手袖轻轻地擦去Q的汗珠。Q灿烂的笑着,A觉得像一朵花。A告诉Q自己家乡的映山红就是这样开的。红朴朴的。Q开始笑得有些羞涩起来,他们觉得所有的幸福来自这种羞涩。比如太阳躲进云层,河对面吹来阵陈凉风,Q随着呼吸而微微跳动的乳房。当然A看不到乳房,但他能从上面的衣服感觉得出来。远远的有一个码头,对面有一条渡轮。去那边吧!A拽着Q的手向码头走去。一只龟,快看,Q指向前面不远的河中。A顺着Q指出的方向望去。那里正是河滩的地方,A有些兴奋起来,他快速跑了过去,刚好水没膝盖,好大的一只,A很奇怪怎么就轻易地抓住了它,他们仔细地看着,这只龟已经很老很老了,龟壳的纹路像是裂开似的。Q觉得它病了,A总感觉到它长得有些奇怪。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龟。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什么能量创造了思维?

  脑中无数次出现这样一个情境。一个枯瘦的老嬬脚下跪着一个少年。他在用力地吮吸着干瘪的乳房流出的母乳。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到渐惭长大,从活蹦乱跳到爬树捣鸟。乳房在他的嘴下吮吸了十五年。乳房被他用嘴拉成了一对长长的裤筒,一直垂到了腰下。许多时侯,他是被母亲背着的,然后他便伸出那只手,把乳房搭在肩上,乳头拉到后背。一边听着老嬬的歌谣,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猫儿从田野的草地窜出,嘴里叨着一只田鼠。他指着猫儿口中的老鼠要老嬬看,然后不经意地用嘴吸了一口乳汁。老嬬每天是有着繁重的劳作的,常常是一根腰带把孩童背到身后,从早晨一直忙到中午,乳房便成了孩童的米饭和茶水,无论是干渴还是饥饿,孩童总是要伸手去拉乳房,让它吊在后背。经意不经意地喝上几口。老嬬告诉孩童,这长长的乳房是为他存下的米袋子。孩童总觉得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乳汁,从早晨到晚上,从白昼到黑夜怎么喝也喝不完。一年年过去,孩童渐渐长大,长大的孩童从没有喝过一口水,吃过一粒粮。除了乳汁,他不吃其他任何的东西。可是随着孩童越来越大,老嬬的乳汁渐渐地不够此来,孩童开始觉得越来越饥饿,可是那个变成少年的孩童由于长时间的喝着液体,肠胃早己不能接受其他的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命运,神奇的指引,冥冥的天定

    静夜如此,岁月年复一年。最后一丝风被严冻凝成了霜,显得出奇的宁静。深夜里,人无睡意,闲着的时候就天马行空的遐想,或是手捧书本打发时间。回想起今年的一切,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社会功能,不爱出门,不知交际,也不说话,人也变得尤其的迟钝。最后我相信了人是有劫数的。幸好这个大脑还算清醒,只是出奇的感伤与莫名的愁怅。甚过往年所有的黑色八月。从大西北回来后,呆在家中己有三年。渐渐地磨掉了身上所有的激情与斗志。我承认这样呆着是恐惧的,以前对于写文章都是信手拈来,洋洋洒洒,轻松自如。自从回来后,所有的灵感似乎都渐渐枯死,多次执笔,下笔却像火用取粟的烫起手来。忽然就使我想起那种吃核桃的样子,花了不少功夫,到嘴的少。

  每每经过这样的大郁,记忆便减少许多。许多简单的字都会记不起来,生活中的许多小事也记不起来,比如刚拿的茶杯,手机或者打火机之类的东西转眼就不知道放哪儿了。中午吃没吃饭,昨天一天都做了什么,似乎有些空白。有时候我竟然担心自己是不是得健忘症的前兆。先前的许多时期,我也总是发呆,发愣。可是有时我的记忆力又特好的,越是久远的东西,我就越记得,中学时代的绝大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二)

(5)

  透过长长的黑色,远空的星辰光亮点点,点点光亮。以光速闪现过往如云烟。穿过一片劳累的白日,黑夜己是沉睡如斯。高速公路的车流低沉的轰鸣从远远的地方传来,混合了北方的呼啸,给寂静夜深划出了起伏的绵延。一直拒绝郭敬明的小说中的酒醉金迷的”小四”情调。却在他的《愿风载尘》里泪流不止。敏感,孤独,难眠,无所适以。只有泪流不止过后,心才归于平静。沉下心来,看月出月落,看风呜得意寒嘲来袭花开果落。

  人开始好转,心开始散凉,却说不出一句话。嗡鸣之声仍在脑中缠绕,不时,左脑出现一丝的抽痛,如脉博的涌动一下。疼痛却像洗脚的热水一样随着时间慢慢凉去,最后散开,如同纸烟烟雾淡化得看不见身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二)

(4)

  夕阳呼唤了他的起床。睁开沉重的睡眼,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他便茫然不知。所有的错过都将无可避免。血红的夕阳刺激着他的眼神,似乎那里有一圈光亮。他无法理解这种光亮就是光环。如影随行的嗡鸣之声像每一个电粒子的瞬间释放,它们错落有致地发出声响。有时候,他觉得脑中有一种暖流从右向左越过,这种流动如同有节奏的潜行。持速的潜动,分不清这是一种脉动还是心跳,他似乎觉得他的左右脑之间隔着一种很重很重的沟衢,阻隔了他对这个世界的适应。唯有这种从右到左的有节奏的潜行才能感到一丝的暖流越过意识。许久许久以后,嗡呜之声由他的整个右脑及其侧面渐渐散开,更确切地说是消失。不知什么时候,从左脑侧面袭来,那种沉重的大脑得到空前的缓解。这是他一天最轻松的时刻。他多么渴望这种轻松,尽管这种轻松让他维持不了多少时刻。在昼夜转换之间,他又将回到这种莫可名状的沉重之中。他早已被这种周而复始的沉重压得快要精神崩溃。深夜,好几次的深夜,他打座床上,用佛的冥想进入一种治疗,似乎只有一次进入了这种冥想。渐渐地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他模糊地印记着脑中沉重的一沉,整个身心沉下去了。这种感觉太其妙。可是在之后的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二)

(3)

  情绪。所有的思维伴随着泪水涌出。毫无理由的涌出,泪水早已被寒冬的冷风风干,无声无息地刻在脸上,渗入干裂的皮肤中。一种辣辣的疼痛升起。他不知道为何生命中要出现这许多的疼痛。比如莫名的,比如思维的,比如机体的。而眼前的这种疼痛却是多么的不值一提。任寒风风干泪水,任心中低落肆意横行。任所有的事物充耳不闻。任世界变得如此如此细小,小得失去所有的人,物,是,非。早己记录不起一个完整的故事,早己不知生为何物。早己忘记了向每一个好友致谢致别。早己没有了存在。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世界的格格不入,除了那个房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何处,除了独自思考,他不知道还有何种话题。我们最好去理解他,理解他的茫茫无助又不知所措。他所向往的那么大的舞台早己淡出了视野,如今只剩下他独自沉默,独自了却余生。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位置-在自己的世界里张牙舞爪,在自己的世界里活下去。世界不需要他,更确切地说他不适合这个世界。

  然而,社会是残酷和现实的。残酷得他没有归宿,现实得没有位置。他早己不在乎生死之念或是别人不屑的眼光。他终于明白他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二)

(2)

  以残忍之态挥舞暴语,无法自控。一瞬间所有的愤怒暴发,所有的记忆不由自主地蹦出。砸向一切所能看到之物。心似乎要狂奔出来,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脑后开姓麻目,渐渐地麻目散开,一种寒冷侵蚀了脑门。似乎要晕阙,本能地用左手扶在墙上,本能地伸出右手探向脑门,寒凉得如同一具僵尸。难道这就是死亡之体。病毒如此侵入体内,如此深入。他从来没有这样亲近地体会过这种感受。多年前的一切他突然明白过来,那些年,他开始时不时的四肢麻木。无缘无故的心跳加速直至呼吸快要窒息。,甚至有一次从单车下来后便头皮发麻,他不停地用手猛抓脑门,却完全无知觉。他感觉到天旋地转,沉沉地向后倒去。原来,一切痛毒早就潜伏在他的体内了。

  狂暴,恶毒地面对一切靠近或亲近他的人。这样的毫无道理地咒骂自己及所有亲近的人。早己是四面围城,水泄不通。早己隔切了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张牙舞爪,东冲西突,难受致极。沉默着所有别人跟他的说话,在他走出这间房子之前。在他进入这种情绪之后。拒绝别人跟他的说话,充耳不闻。

  我们定义这样的人叫失心疯。他却不是这样的失心疯。他的脑中总是莫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二)

(1)

  黎明,我渴望的黎明时分。所有的黎明到来都是由无数个疯狂的黑暗,疯狂的幻想挤去。我承认躺在床上的三个多月有多么的沮丧。当别人无法理解这种情绪的时候。好吧!尽管让他们去嘲笑好了。嘲笑这样一个我。拒绝成长,就是死亡。静悄悄的死亡。这个时节,我无法明白活着到底是希望还是累赘。激情,所有的跟激情相关的兴趣,快乐都已失去了意义。

  终于,那一天游走在大街上。任北风吹尽冷漠,触动一种情绪,便是热泪盈眶。活着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意义。他们都在各自忙碌,他们只是他们。活着的意义。活着,这个艰难的话题。好吧!生命如此了,活得便如此。这便是宿命。

  讨厌每一个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讨厌这样一个自己。讨厌生命对我这样的捉弄。讨厌这样的病毒像桃花盛开一样的侵入我的生命,直到骨髓。是的,病毒还在,生命便引发活着没有意义。情绪微好的时候,你便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你得活着,活着才有希望。你得为这样的活着付去尊严。你得像僵尸一样地撑着。所有的尽头,所有的终点那怕看不到微茫的希望。病毒终会死去。也许它最终会拉上你,也许它害怕了你独自离去。好的,终有一天会离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四

  他们的情感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发展下去。爱情似乎从迷恋开始,这对他们也不例外。A迷恋H,A觉得H能带给他激情,迸发出生命的热力。H迷恋着爱情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灵感得到激发。她总是说,在这个钢铁城市里,快要枯竭了,一切快要枯竭了。A觉得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喃喃自语。A听不懂。什么要枯竭了,我们都茂盛得像夏天的树叶,A吻着H的唇,有点狂风暴雨般。H透不过气来,努力挣扎开来。坐起来,坐起来,你就知道这些,整天想着这些,我跟你说正经的。她望着这条江的远方,脸上现出惆怅。喃喃自语道:枯萎了,花儿将死在春天里 ,小鸟在飞的方向。春天里我们将流连往返。一个世界。在这春天里,将有多么的留恋,到嘎然而止。好吧!就在这个季节里迸发热力,直到嘎然而止。直到嘎然而止,她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悄然落下泪来。A这时慌了,不知所措,一个劲地赔不是。他总觉得是她厌倦了这种侵犯。H又出现了她淡淡的一笑,写诗呢!哎,被你这样一打扰,灵感没了。跟你没关系,H轻轻地吻了A的脸颊。A却看到H的两颗晶莹泪珠。H问A,假如有一天我将离开你,你会怎样?A突然被问楞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确切地说是不知道。A真的想不出H离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三

  他们的故事在此并没完。他们那个人神结合的五个儿子被皇帝知道了,或是听信了谗言,认为他们五人中有可能会造反,取代天子。皇上大怒,命令立刻捉拿,全部绞杀。后来族人为了避难。把五个儿子躲藏五个不同的方向。并被迫改姓。我们那地方的一支听说是最大的儿子的那一支后邑了,我们那现在有一个四十八叽凤朝阳的说法。听老人说要是有四十九叽就是出天子的地方,还有一叽听说是当年皇帝没有找到那几个儿子,干是就让风水先生卜卦。风水先生告诉天子如何断了这地方的龙脉也就不担心那五个儿子了。于是皇上决定挡腰挖了一段山脉,也就断了龙脉只好作罢,也就不再追究那几个儿子了。这个故事呢,一直是个传说,当年知道这故事详细版本的老人已剩下不多了,我小时候就听过他们讲得很多,活灵活现的,比如那条竹马的形状,十分详细。在那个故事里所有的生灵都是通人性的,万物平等,没有分别。后来,我查了县志。再根据时间推算,大概在元宋并立时期,那段历史在那个时期确实存在过一个小王朝,属于北方的傀儡政权,存在过几十年,如果这样的话,那位大官去朝庭也就有可能了。倒是那金头颅,真有不少人去探寻过。那年家族的人还去拜一过几处坟地,太大,根本就是一座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二

  沿着一条窄窄的弄堂向前走,长长的弄堂里在黑夜似乎照不见光。H觉得有些害怕。A小心地攒上H的手。攒得紧紧的,手心渗出了一丝汗。这是通向江边最近的路径。穿过厂区的那条窄窄弄堂,再横过一条公路,他们便来到江边。微风吹在H的脸上,她再把脸靠在A的肩上,A这时觉得特别的幸运。

  有时候,H会大声朗读海子的诗。比如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忧伤…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时H会对A讲,自己喜欢诗,以后会嫁给像诗一样的男人。A会笑她傻傻的,瞧你这点出息。你瞧瞧,还像诗一样的男人。以后要嫁给我。我要有一百万,用一百万去娶你,然后我每天开车带你去看海。比你那些诗…A停住了片刻。哎,我看不懂那诗,也不知到底有多好!我跟你讲讲我山村的故事吧!

  我们山村有一个山羊和女妖的传说。

  女妖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传说是玉帝派下来采摘贡梨的。因为村里的梨子闻名。每年梨子成熟的季节,玉帝会派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来采摘八十一个最漂亮的梨子。那一年,刚好有一个赴京赶考的少年路过此地。于是那位仙女给了一个梨子那少年并与那少年私订终生并叫仙女一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骨十一

  她终没有再跟他走下去。

  村长死了,葬礼很隆重,送葬的那天,每个人泪涕沾襟。

  木老头也死了,大家都只记得他死了。至于死在哪?怎么死的?没人过问,也没人关心。

  A终于决定出走。只是没了寻找移动公司的任务,走得很轻松,也很自由。他甚至有点怀念旅店老板娘起来。纯粹的肉体怀念。A总是觉得正是这个女人开启了他对肉体欲望的致命诱惑,但A却一直拒绝承认自己对旅店老板娘是有情感寄托的,即使A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回忆她的迷人笑脸要多过闪闪发热的胴体。A有时总感觉到旅馆老板娘有些像她的母亲,伏在她的怀里,A觉得特别温暖,那一刻一闪而过的温暖。于是A再次来到这座城市,旅店老板娘热情地接待A。A告诉旅店老板娘想到这个城市找一份工作的愿望。他们在旅店的双人床前脱去对方的衣服。当A再次看到这迷人胴体的时候,A记起了那场灰飞烟灭的大火和村长说出的那个梦境。A突然感觉到悲从心来,所有的压抑,所有的失落就要爆发之际扑了上去。急切地扑了上去,像一个舍死的英雄扑上去。从黑夜到黎明,从不乏疲惫到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旅店老板娘早已不知去向。也不知现在几点了。A甚至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他到没到这座城市。

  经过不停的颠簸流离,比如,工地,饭店洗盘子,清洁工等等一年之后,A在一座城市稳定下来。在一个小厂谋到了一份仅能养活自己的工作。那个旅店老板娘也渐渐地淡出了他的记忆。

  在这个城市,A的恋爱开始得完全有些偶然。像许多人的爱情一样的偶然吧。那天A走在下班的楼梯上,碰到了那个叫Q的女子。他们谈不上有多么的熟悉。就是碰上了打个招呼的那种。Y对他说:下班了,去干吗?A微微的一笑,有点肚饿,去吃个宵夜,要不一起去吧。A随口的一句邀请没想到Y欣然地同意了。可是A慌了。A身上没带钱,可能只有几块钱吧,刚够自己吃个炒粉之类的东西。他硬着头皮走进了那家餐馆,很礼貌地把菜单递给了Q。想吃什么菜,自己点吧。Y翻了一下菜单,点了一个辣椒炒肉,一份三鲜汤和一碟花生米,和一份炒饭,就这些了。要不我们喝点酒,点两瓶啤酒好不好。Y轻轻地问A。他们开始喝酒,聊天。时间在慢慢地流去,流不去的是A越来越焦急和尴尬的心情。可想而知,A掏不出买单的钱,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又是一种怎么样的焦虑。最后,A鼓起勇气说了出来。甚至脸红得很不好意思。我身上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围城

  

  从千年的岁月里遗落的一抹斜阳,别样的孤舟散落在斜阳和湖光滟潋之间的一个点上。幻想总是无穷增长。时间凝止,空间禁锢。黑色无法成长。有如一叶轻柔弱舟从正月初便开始飘游。阳春三月的一个早上,有人忘却了成长。从出发便注定死在路上。是哪里的美色,诱惑着你的悲伤。月光依旧,烦人如梭。是什么力量把曾经的珍藏瞬间挥霍,让某些人物死得其所。那个装模作样的问候多久后还让人有些心恶。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个五月便过。总以为珍贵,却没有回过头想想其实只是那个围城里剩余的品质不佳的过期小吃。终于懂得我的生活不需要无关之人参与。那年的五月,总是一片幻想。火车载着我去了一个不太遥远的地方。无法言说的悲愤让我突然明了。心空寂得百无撩扰。什么叫珍惜什么是珍重。在无法回家的那些天里。谁用假意的祝福问候刺激了一腔压抑的愤怒。谁还假定谁是谁。突然就释怀。远处的青苔正浓,这只是个梅雨季节。潮湿的天气总让人隐隐地感觉到一切都将会霉变。当无法长时间适应这一成不变的生活时,总有一种将要出走的冲动。所有的幻想与思虑犹如构筑的一道道围墙快速合围。

   失去了成长,便是静悄悄地死亡。一个人的角落,没有那条温暖的围脖。风尘女子的那抹忧伤的光芒刺在浪子的负心之上。罪孽的相争也是各有所得。把所有的人性糅合。筑不起一道坚固的围城。每个人亡得其所,死在其上。最后你们最好最好忘记莫可名状的忧伤。

  从太阳落山的那一刻,别指望小小的月亮真的能发出光芒。幻城总是在幻想之中疯狂成长。。。。。

 

  

  我站在这绿油油的大地的那块泛白的水泥路 ,从一开始就得忘记自己的成长。阳光与雨水让我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泥人,不是目标的目标的行走。扭曲了心思得到谁的问候?黑夜便是沉睡,这拥塞的多维空间在这深夜一起呈现。有时我们要相信一个无赖嘴里蹦出的那么几句真理。所有的没有一个看得清的完整的故事。曾经的自卑和自尊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然后是不值一提。所有的黑色出现在八月。今年以及来年又是怎样的阴霾。指引着佛的悟空,没有朝圣的路途。怎可隐忍这恶魔般的侵蚀,一点一点的束缚心路。似四面八方的围城,困死。我不可成为你精心筑构的幻城,却一直困惑其中。

  记着爱着的别人只是别人,记着漠视的自己还是自己。所有的经历只是一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