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0528
  • 开博时间:2010-05-1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郦波的“旧体新生论”很无知

  郦波先生在“百家讲坛”讲张居正,讲出名来了。人一出名,就成话痨了,什么都想说上几句。这不,郦先生最近就给诗词指了一条“新生”之路。在这篇题为《“旧体”如何“新生”》的文章中,郦先生开出的方子其实并不新鲜,无非是N年前就有人鼓噪的“声韵改革”。这个方子,我看不是良药,而是毒药。
  
  所谓“声韵改革”,说白了,就是普通话怎么读音,诗词的平仄就怎么来。这话乍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我们知道,口语的字音始终在变化,同一个字,我们这样读,后人不一定还这样读,平仄可能反过来。比如字典里说,玫瑰的“瑰”、静悄悄的“悄”都读仄声,但实际上我们已经读平声了。如果一定要让诗词写作与现实口语保持步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断地出韵书,就像隔段时间就修订一次字典一样,搞个新声韵1.0版,2.0版……,某个字在1.0版里是平,在2.0版里又是仄,如此翻来倒去。这将给后人继承和学习前人的作品,带来极大的不便。换句话说,这样做生生地截断了文化的血脉,就好似在河流上造了无数道大坝,让文化没法传承了。说得严重些,这等于取消了诗词写作的规范,取消了规范,就等于判了诗词的死刑。
分类:评论与杂谈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三届诗词青年峰会2011年端午节将在北京举办

前天,与叩石兄等讨论了2011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和屈原奖的事。峰会和屈原奖还是要办下去的,很快就会发布公告。很多人总是认为,峰会和屈原奖未必会有下届,而09年也确实夭折了一届。不过现在的事实是,不管外界怎么传说,主办方的态度很明确,峰会和屈原奖一直在延续。如果真能坚持做它几十届、上百届,没准就能做成诗词界的“诺贝尔奖”。
  总结上一届的经验,这一届屈原奖在规则上会做些调整,以保证公平、公正、公开。但大的方向,比如投稿制,是要坚持的。命题制或推荐制,都不可行。
   峰会的流程也会有所调整,做到更合理、更紧凑。但总的方向不变,依然是民间的会,平等的会;依然不设主席台,不邀请官员到场讲话;依然是融鸡尾酒会和演出会形式于一体。
   虽然峰会只办了两届,屈原奖只办了一届,但影响还是有的。从网上搜索,能搜出一大堆相关的信息来。纸媒报道的也不少。
  其实,峰会的一个主要定位,应该是提供一个平台,一个诗词圈与外界对接的平台,或者说,提供一个外界了解诗词圈的窗口。因此,峰会有一部分诗人就够了,其他人,应该是学界、商界、媒体界和文学评论界人士,以及
分类:2011峰会暨屈原奖 | 评论:0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Muffled Dialect Spoken by Green Fruit

  Muffled Dialect Spoken by Green Fruit: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Poetry†
  Xiaofei Tian
  Prologue: Poetry in Transit and Translation
  In early 1882, the poet Huang Zunxian (1848–1905), who was serving as assistant to the Chinese ambassador to Japan at the time, was appointed as Chinese consul general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San Francisco. Huang departed from Japan by sea on the eighteenth of the first month (March 3) and arrived at San Francisco on the twelf
分类:转载 | 评论:1 | 浏览:2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屈原奖"获奖者要有做名人的准备

  诗词圈里没有名人,没有公众人物。每次开峰会,邀请媒体的时候,人家问:你们的会都有谁啊?我只好挑几个自认有点名气的诗人报报,往往还未报完,对方就很不屑地说:不行不行,一个也没听说过。这次峰会也一样,叫诗词峰会,诗词圈里却推不出哪怕一个人来。还要靠冯仑,一个有点喜欢文学的企业家,靠倪豪士(William H. Nienhauser,Jr),一个研究中国古代小说的老外。这事说起来就比较悲哀了。同样是文学,新诗、小说、散文都有自己的社会名人、公众人物。同样是古典艺术,国画、书法、民乐,也都有自己的社会名人、公众人物。惟独诗词没有。诗词圈子里现在最有名的人,大概要算胡马兄了。
  BVI弄屈原奖,是奔着诺贝尔文学奖的模式去的,就是打算弄他个几十届,最后打造出一个中国传统诗词的“诺奖”。因此,BVI每次做这些事,宣传力度都很大,花的钱远远比奖金多。曾有一次,想买断《人民日报》一整版,来刊登获奖者的照片和简介。BVI所做的,就是要让社会和公众知道还有诗词这么一个东西,还有写诗词的这么一群人。然而,可笑又可悲的是,BVI在把诗人们用力往前推,诗人们在一个个往后缩。就拿这次天涯做专题来说
分类:2010年峰会 | 评论:1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现在报名了

  2010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现在接受报名

中华诗词(BVI)研究院主办的2010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6月16日(农历端午节)上午9点在北京举行,地点是大观园对面的北京商务会馆。继2008年在北京友谊宾馆举办第一届峰会之后,今年是第二届,预计有各界嘉宾、媒体记者和诗词爱好者300余人参加。

峰会采用鸡尾酒会形式,不设主席台,不邀请官员到场讲话,是真正民间的会,诗人的会,平等的会,互动的会,是激烈又欢快的会,是各方诗友一年一度的盛会。

今年峰会主要有“屈原奖”现场揭晓和颁奖仪式、论坛演讲、游园雅集等内容。上午是主办方和嘉宾代表致辞、 “屈原奖”揭晓和颁奖仪式,天涯社区总裁邢明、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等将出席并致辞。

首届“屈原奖”的最终获奖者,将是本届峰会最大的悬念。峰会当天上午,此前一直匿名的九位终审评委,将随身携带装有分数和评语表的密封信,从全国各地来到峰会现场。这些信将当众拆开,计算出每位“十佳”入围者的总分,总分最高的二人(诗、词各一人)将获得2
分类:2010年峰会 | 评论:1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节/龚鹏程

詩人節

龔鵬程

 今年端午,大陸第一次放假。許多人並不知道放假的原因,也無法體會其文化含義,仍把它像五一、十一那樣過。放假、休息、玩玩、打打牌,或促進節日經濟,好好消費一番,頂多就吃吃粽子應應景而已。

 前此曾應海峽電視台之邀,去電視台談了一下端午民俗。今則參加中華詩詞研究院所辦的「北京詩詞青年峰會」。

 本來昨已去陶然亭公園參觀過了。該公園貼出了許多詩欄,介紹詩歌史、作詩基本知識及創作比賽佳作,提醒遊園者:中國是詩的民族、陶然亭也有深厚的詩歌吟唱傳統,現在顯然也希望能再鼓勵市民來作詩。目前效果雖然看來還不明顯,但公園能注意及此,並以此慶祝端午節,我仍以為甚是難得。

 今天這個會則更為難得。詩詞研究院能主辦此會,而又居然有那麼多青年詩詞創作高手來參加,令我大為驚異。什麼碰壁齋主、種桃道人、矯庵、噓堂、蘇無名、靜虛子、天涯孤舟、東海一梟,聽起來彷彿武俠人物的年輕詩人,濟濟一堂。袖示所作,則才情功不容小覷,頗令我有不知今夕
分类:上届峰会 | 评论:0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迟来的捌贴,京中见诸神/让眉

  迟来的捌贴,京中见诸神

让眉

那日去聚会其实是个意外,原本伯伯告诉我是个很小规模的见面,大概有天台嘘堂白小几个,我听说天台兄去,想到他和阿紫一少都熟悉可以借机探问,于是义无反顾推掉原本的约会跑去赴约。(后来南华伯伯见到我还愤愤道:好啊,听到嘘堂都不来,听到天台就跑过来了)

嗯然后就开始了半个北京城的跋涉,期间给伯伯打电话问怎么去,伯伯问:“小小坐什么交通工具来的呢?”我:“地铁。”伯伯:“哦,坐飞碟来的啊,那就飞回火星去吧”……

到了饭馆,一眼就看到大圆桌那畔一个清瘦的白衣光头,心知必是嘘哥,于是径直走去。大家都没注意到我,还是嘘哥率先点头微笑,然后问左右这是不是小小,大家才看到我。

桌旁有两个美女,一个妩媚大方容光照人的我认得出来是西丝姐姐,另一个文秀清丽到骨子里的江南派美人我就看不出了。西丝姐、伯伯和江南美人一起招呼我坐在他们边上,我避重就轻坐在了殊同兄身边。

殊同兄又年轻了英
分类:上届峰会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诗词遇上网络/池玉玺

  当诗词遇上网络
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去天堂的路太黑了,妈妈怕你碰了头”,汶川地震后,这首《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在网上被广为传诵。据有关统计,在互联网上已经涌现了几万首抗震诗歌,使人们看到了网络媒体的便捷,也看到了诗歌的强大生命力。

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的复苏,以及互联网使得传播、交流更加便捷,传统诗词长期受冷落的状况有了很大改变。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赵敏俐在《网络诗歌年选》序言中说:“网络使得诗词的创作和发表合二为一,它把诗的创作、诗的传播、诗的批评、诗的欣赏等在更加便捷宽广的渠道里统一起来,从此在我们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新的诗的天地。”

 诗词舍网络断无出路?

 上个世纪末,人们说“诗歌已死”“诗人比读者多”;当前从报纸、电视等传统主流媒体呈现诗词的数量和质量来看,也似乎不甚繁荣,青年诗人嘘堂断言:“文言(传统)诗词舍网络断无出路!” 台湾淡江大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龚鹏程对此很不以为然:“所谓‘诗歌已死’是误解,传统诗词在当代仍然具有活
分类:上届峰会 | 评论:0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做纪念/殊同

  戊子端午,北京中华诗词(青年)峰会举行,应主委会之邀,勉为主持。
能恪尽职守,自忖不辱使命。
发下开场串场辞以为纪念:

雪拥湘粤,地坼川康,时逢戊子,中华多难。但是所谓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在这接踵而来的困厄面前,中华民族展现出了空前的团结。共同的祖先,相通的血脉,让我们不断创造着生命的感动。

而贯穿华夏文明史的中国古典文化,则恰恰是这血脉中最核心的基因。留住古典文化,就是留住了这相通的血脉,留住了我们的根。

众所周知,自红羊劫后,斯文凌替,西风起时,只慕舶来,曾傲然于世的古典文化正逐渐被淡漠、被抛弃。但“群芳所幸春能再,往事应怜珠尚存”,还有这样一群人,慕周召之风教,或淡泊希古,或筚路传灯,为弘扬中国传统诗词文化做着自己的努力。在这里我可以自豪的说:“这些人就包括我们!”

所以,在这样一个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里,我们以诗为名,因诗而会,可以说是高朋满座、盛友如云,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今天上午出席会议的各位嘉宾:
分类:上届峰会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哭方舟子/和菜头

  哭方舟子



前天转了一篇《网络诗词石器时代(1993-1996)》,其中历数早期中文互联网上的写手。当时看到方舟子的大名,就觉得此事不妙。果然,方舟子立即回复一篇《网络诗词的意淫时代》。看了第一段就让我大哭不已,因为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烂,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装:





据说中文网络诗词进入“黄金”时代了。不久前在北京开了一次中华诗词峰会,据报道就是网络诗词唱主角。因我在十四、五年前曾经在网上贴过几首游戏之作,并曾写过一篇在网上流行很广、成了许多人的入门教材的《诗律浅说》,被尊为网络诗词的前辈,盛情邀请我出席。我是从来不愿附庸风雅的,所以就没有去。



瞧瞧《诗律浅说》前面的顿号,瞧瞧这顿号连接的两个定语。啧啧啧啧,流行还很广,教材还很多人,而且都他妈的“尊为”了,就差没有自封“大成至圣文宣王”,等着塑成泥偶好去吃冷猪肉。方先生是不愿意附庸风雅的,用这份轻
分类:上届峰会 | 评论:0 | 浏览:10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