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9496
  • 开博时间:2010-05-0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宋江也是激情杀人

宋江怒杀阎婆惜后,其辩护律师称宋江是一念之差,属于激情杀人。他的成长道路没有污点,学习优秀、得过各种奖励,且孝敬父母仗义疏财,并提交被告人校友同学朱仝、雷横等人请愿书。最终,法庭特许宋江落草为寇。
  
  河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种逼的区别

  开车撞死人啥事没有叫牛逼;
  开车撞不死人还杀人叫傻逼;
  开车撞死人还叫嚣我爸是逼的叫装逼;
  开不起车只能给人撞的叫苦逼。
  最牛逼的是“逼”疯了。
  
  河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欣悦(卡佛作)

  欣悦
  
  雷蒙德·卡佛
  河西译
  
  时间尚早,屋外的天色仍然晦暗不明。
  我手捧一杯咖啡,依窗而坐,
  清晨习常的事物
  成了此刻我关心的对象。
  
  我看到一个男孩和他的同伴,
  正沿路而行,
  将报纸递送。
  
  他们帽子罩头,毛衣裹身,
  --其中一个肩挎背包,
  这两个男孩,他们默默无言,
  却欣悦异常。
  
  我想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会
  携手共进、互相扶持。
  现在是清晨时分,
  他们正合力将此事完成。
  
  慢慢地,他们向我靠近了。
  虽然黯淡的月亮仍在临水照人,
  天空披上了阵阵曙光。
  
  这瞬间的美,
  死亡、壮志雄心,乃至爱
  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宁静与狂野

  你的世界太多风雪
  宁静与狂野
  像白天抵抗着黑夜
  
  终于
  你要的是轰轰烈烈
  终于
  纯真的季节
  化为废铁
  
  莫非
  你瞳孔中的疯狂在宣泄
  你瞳孔中的天堂已泯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

  
  风,敲着我轮廓,
  我问寒风,
  为什么唯有呼吸伴我,
  死生契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拥抱

  拥抱
  
  一个眼神的拥抱多么温暖!
  镂空的眼眶里,
  飞出身体里的蜜、糖和蝴蝶。
  那是星球坠落的羽毛,
  在空中着了火,
  火车一般呜呜飞驰着冲过心的荒原。
  心,多么像一棵囚禁在土里的树,
  枝桠是劈开的手掌,
  而双脚走不出的身体,
  只有眼神,在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
  
  河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像性地域及其诗意表述 刊于《读书》

    想像性地域及其诗意表述
    
    
    游走于中德之间,萧开愚不得不重新划定自己的边界(自己的居所和作客之地),在故乡、家庭、心灵的园圃和短暂逗留的每一个城市之间作出决择。他内心的地图在不断地收缩和膨胀,超越了纯地理意义上的东方与西方,在欧亚大陆的版图上画下了许多私人的秘密通道。
    
    途经干燥的甘肃,枯竭的新疆,
    茫茫的巴基斯坦,越过沙漠和高原,
    横穿风俗怪诞的袖珍国家
    去印度,四个人一匹马,远着哪!
    --《传奇诗》
    
    和唐僧师徒比起来,萧开愚要幸运得多,现代交通工具否决了徒步旅行的专利,也削弱了行程的艰辛程度。但他的幸运仅止于此,精神层面上的焦虑不仅没有随着这种艰难程度的减轻而有所缓解,反而成了沉重的负担。从表面上来看,萧开愚显得非常轻松,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两个不同文化的国度扮演着交流者的角色。他接受凌越的邀请,为《书城》撰写《德国书简》,各种访谈、随笔,他谈的最多的还是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悬崖不勒马

    悬崖不勒马
    
    在耳朵的悬崖上
    蔡天新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
    
    蔡天新是一位语言与地理的狂热探险家,有没有那么危险?耳朵垂立如云,亦如岩石突兀,你的聆听,随时都可能坠落悬崖万劫不复。可是蔡天新有一副灵敏的耳朵,悬崖不勒马,他知道什么样的词语能够让他心中的花朵产生光和效应,什么样的词语又是耳屎一般的污垢,需要清除出体外。就像他狙击枪般的眼睛总能精准地定位目标,他的耳朵也是一种诗歌的GPS,于是,他知道了他要去的方向,他要写的诗章,如此从容。
    我特别喜欢蔡天新的旅行随笔,诗意纵然能够依靠天意,但倘若能落在实地,天马行空般的自由想象和泥土的芬芳,那才能天造地设一些让我们动容的篇什。蔡天新游历世界,胸中自有丘壑,收入于《在耳朵的悬崖上》的诗学文章,并不以游记面目出现,却奇异地让人仿佛在和他一起游历这些大作家的神秘世界,不论是奥登的洞穴还是詹姆斯·乔伊斯的丛林,他都有进去一窥究竟的冲动。于是,他看到了,闻所未闻的戈尔&middo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年——给森子(刊于香港《字花》)

  中年
  ——给森子
  
  已经沉默了很久,时间,令人惊恐不安。
  他的号角吹遍我们的每一片领地,
  我们的身后,我们的下面和周围,
  时间又长又密,又是那么迫近。
  有时,他变为一片空白,随后,吸引着我们的回忆;
  有时,他又喧嚷着将风帆扯满,大河
  宽阔无比。我们带着对未来徒然的爱,
  繁衍、驯顺、踏上征途。
  
  像一把锐利的斧子,即使在破开
  空气的时候,也受着损伤;
  我们的队形散了,一张张半明半暗的脸
  拧着眉头,唠唠叨叨。
  虽然如此,
  我们还要每天目睹黑夜溶解的样子,
  以及聆听远方的
  一声钟鸣。
  
  
  河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手

  

放在你脸上,


  

我迷惘的手,


  

便拥有了整个春天。


  

 


  

河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