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这是美好祝愿,通常难以如愿

我们不出意料的长大,历经沧桑,变老

曾经痛饮狂歌,飞扬跋扈,转而冠盖京华,斯人憔悴

无非古今一心,心花怒放开到荼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花儿

 

sk-guitar-那些花儿

毕业后工作,一直住在这个地方,算而今7年又3个月

想好好写一段,却删了又删。也罢,时间无言,如此这般

这个地方见证了不少我和朋友们的心情,如今离开,纪念一下

基本上,后会无期了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逢2015

sk-guitar-重逢2015-原创

这歌的缘分,来自于4月份毕业十年重聚,我们各自有自己模样,各自经历着自己的时光。。。

重逢2015

我们回到老地方  回到了往日时光

翻着那些老照片 看看青春的模样

你来到那棵樱花树下 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你走在曾经的路上 雨水打湿了衣裳

 

你说着自己的故事  你说吧 我听着

你说着说着流泪了 我想我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

一件事,能否做完,也看缘分

起了头,却收不了尾,见了面,旋又转身

像是命数,或是偶然,不必追问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容易坚持,容易放弃,也算快意

老而回望时,怀念浓淡有时,也会恨恨骂句,真是傻逼

 

老掉牙的台词,我们终究回不去

 

夜深人静,小楼独倚,有酒有月有烟

就与这个世界和解吧

别装逼,换个说法

那就,别折腾了,洗洗睡吧

 

上个月,回武汉,大学毕业十年聚会

从青春,渐入中年,热血渐退,肚子渐长,没有多少意外

所以,也就没多少唏嘘,最多如一场雨后,悄声说道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大家变得很少见面,数月整年,在以前觉得好久,如今不过弹指一挥

世界那么大,老五经常去看看,全球出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12

  

龟走失后不久,贱杨桌子上便多了个镜框,嵌着一个姑娘的照片

放置的很有技巧,这么说吧,只要你视力正常或是佩戴了眼镜,路过贱杨的座位,就断无看不见的可能。姑娘长发,瘦高个,表情严肃,与贱杨倒有几分神似

没过几天,估计连偷食的老鼠也已知道,贱杨恋爱了。而爱情总有莫名其妙的力量,之前还因为定轨变水汽无精打采的贱杨,瞬间又活了过来,就连喝酒,都多了几分豪气

从天文台到中科公寓,大路可走漕溪北路肇嘉浜路,小路则是南丹路斜土路那几条。小路沿途,散布着麻辣烫烧烤之类的小吃。路边摊,街灯昏黄,我和贱杨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胡侃八扯。大概1瓶酒后,例假骑车赶到,飞身下车,颇有乔帮主燕云十八骑的气势

“老板,来瓶可乐”,声音缓而不慢,神定气足

以可乐拼酒,以一敌二,例假着实是勇气可嘉。2瓶啤酒下肚后,贱杨已经无法控制他自己,至少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开始对例假进行语言上的攻击,类似什么吃烧烤喝可乐还是男人吗。例假初闻,不予理睬,但耐不住贱杨车轱辘话说它千遍也不厌倦,便怒气渐生,脸色愈发阴沉。我一看情况不妙,要是动手打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11

  

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课堂上,百无聊赖,我们三个坐一起

例假悄悄对我说,帮我请假,我要回去几天。我问理由。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回去买书。我说滚,说实话。他羞赧道,回去见女友

贱杨见状,悄悄对我说,帮我请假,我也要回去几天。我问理由。他轻描淡写道,回去买书。我说吗的,说实话。他淡然道,回去买书

例假是真的回去见女友,如胶似漆,羡煞旁人。贱杨则有些怪异,爱情无着落,定轨变成研究水汽,如此落差,就连顺风顺水的二手生意都无法安慰。于是,他看了安妮宝贝,深受刺激,便离开上海回家静一静

这两位,用多年后傻逼文青流行词来说就是,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Z同学到了W老师组,跟了Z老师混,看起来倒也般配。Z同学看起来属于随遇而安型,不挑人,不挑事,用高成评价许三多的话,就是随便一样东西,他都想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换个说法就是特懂珍惜,特别感恩吧

那两位都离台出走,Z同学便短信我,打球?我说,好,一拍即合。Z同学球风属于刚猛型,与其篮球类似,贱杨那会儿也是刚劲有余,然世事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10

  

刚刚选定导师,我就参加了项目组的会议

与会者有组里几位导师,刚刚1w4的Z师兄,和Z师兄去了同家公司即将硕士毕业的H师姐,二年级的Q师姐和小H师姐----Q师姐是例假老乡、小H就是前面提到和例假乒乓搭档摔拍而走的那位,Wm,应该还有S师妹

通常情况下,我们是一年级新生,见个女的都该叫师姐才是。选导师时,我到9楼P老师办公室,开门的是一陌生女生,马尾辫,饱满的额头,大眼睛,衣着朴素大方,普通话很标准,轻声缓调,唯恐某个音让别人听不清,“平老师不在,你晚些再来吧”

这便是S师妹,南大天文系,例假的同门,今年大四,过来跟着P老师实习,毕业后自然也会到我们组

稍晚些,第一次见到P老师---我的导师,一身黑色西装,平头---板寸,比贱杨导师还要短,身材偏胖,一脸严肃,眼镜后面深邃的眼神,眉头仿佛一直皱着。后来相处的日子,慢慢了解,发现以貌断人很是偏颇,所以说不定贱杨导师其实很爷们,例假导师可能刷得了贱卖的了萌呢

这次项目组会议,导师安排H师姐带着我,布置个小任务,无非是用C也可能是fortran读取个文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9

  

一年级时,新生的补助大概是每月700这样,我们平素不大花钱,贱杨具备二手卖卖天赋,更是富余

从那时开始,贱杨便习惯买烟回家,烟价比家中翻一翻为准,以至多年后恨恨道,吗的,家里那帮孙子都开始发中华了。远行的少年,大概都有衣锦还乡的梦,发的当然不止是烟,更像是宣告,乡亲们,我在外面混的很好

对于那个春节,至少此刻,我的记忆是模糊的。许多事,不费力去想,就跟忘记差不多

例假与女友,正如火如荼,火速进入谈婚论嫁。酒酣男儿胆,初登女儿门。而后,酩酊大醉,被送进了医院。五大三粗的山东大汉,就这么喝挂了,不过不必嗔怪,例假兰花指一翘,讨厌,人家是搞科研的

假期回来后,例假一副一朝酒醉十年喝奶的气概,惹人叹息。不过大家也无暇顾及此事,因为选导师的事情马上开始了

6个人,例假已经情定L老师,Wm也已入伙P老师

我准备去找P师姐问一下,毕竟我们有相似的背景,又是正宗的师姐

立志做杨公公的贱杨,已心有所向,却也要一起陪我去找彭师姐。我问,你不是已经定了吗,干嘛也要去?贱杨尴尬的一笑,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8

  八 寒假将至,各科考试如火如荼 天文台的师生基本以南大武大为主----也许近些年会有变化,随手扔个纸团,只能是小概率砸到贱杨,谁知道山大,该如何存在 英语考试,我又是光荣的60分----或许有个零头,短短半年,与大学相比,哥的成绩已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综合各科成绩,我、例假、贱杨应该差不多,Ly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她女人味十足----后来Q师姐就羡慕的说过Ly女人味真足,分数,重要吗?Z同学和Wm属于领跑者,平时我们偶尔会抄他们作业,也许例假没有,但贱杨肯定有,况且,读书人的事,能叫抄吗?   抛开成绩,贱杨在生活中则是风生水起 手机一个一个换,相机也一个个换,频度相当之快。我就陪他去交易过几次,新买个二手手机,用不了多久,转手卖出去,净赚50块人民币。贱杨满则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并信心爆棚,准备时局大乱时倒卖粮食 在交通工具上,当我们骑自行车的时候,贱杨也骑自行车,当我们仍骑自行车的时候,贱杨已经换成了电动车----他的自行车率先被偷。贱杨本来就以快著称,有了电动车后,更是如虎添翼,常常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骑出了宝马奔驰的气势。冬天某晚,大发慈悲,借给我骑了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去经年7

  

那年冬天,一如既往的冷,却也没有特别冷

有天早晨,醒来躺床上,阳光穿窗而入,例假也没起。贱杨和Z同学床铺已空,Z同学属于勤勉型,贱杨则貌似一贯早睡早起,许多年后仍如是 睡眼惺忪,我和例假讨论了诸如人生意义之类的哲学命题,具体内容已忘。岁月习惯了做减法,也许最终都会忘掉

 

没课或是周末的日子,我们会窝在宿舍不出去,中午直接叫外卖,有次鱼香茄子太烫烫坏了塑料盒。公寓南面就是寻常街道,有不少小吃饭店,我们偶尔也会御驾亲征,老板,四份盖浇饭,豪气干云。那条街貌似有很多好吃的,慰藉了当时的肠胃,此去经年,不知是否换了老板,是否还有中科公寓的学生,聚而前往,豪气干云的点上几份盖浇饭

 

晚上宿舍无聊时,会用贱杨的破笔记本放歌,我们4个打升级。我和贱杨拍档,号称江苏帮。例假和Z同学搭档,因为他们没的选,号称非江苏帮。打升级,实在是一项偷奸耍滑尔虞我诈的活动,Z同学生性纯良,老实忠厚,被骗,出错牌是常有的事。例假一忍再忍,在自认为大度的不能再大度时,终于爆发,牌一摔,“会不会打啊”。Z同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