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岩松的博客

我的日常生活是诗之外的零星插曲。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1242
  • 开博时间:2005-12-15
  • 博客排名:第379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崖壁上的艺术魅影

   崖壁上的艺术魅影
   ——简述李力的书法
   这两天,我去了李力先生的书法工作室,站在他的篆书和隶书交融的书法面前,从瀑布一样向下悬挂的纸页上,我发现了甲骨文和青铜的铭文所蕴藏的一种古老的情感,这些书法的线条和我在童年时用树棍子在地上涂画那样稚拙,当代城市高楼的线条和一条古老的河流所回旋的线条,在他的纸页上留下印痕。我回头和他聊天,我能发现他脸上的那种宁静,也在他的书法间泛起。我想起我曾经读过的汉乐府民歌。乐府所描绘的荷塘,鱼儿在涟漪间穿行,那种淡然的素描也隐约暗含在他书法跃动的纸页里。这些字看起来很熟悉,他是把我们悠远的童年描画,像安徒生描画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充满着感人的画面。他给我沏了一杯茶。由于发现了美,喝茶时显得茶很淡然。四周安静极了,我能听到青铜器的铜锈在碎裂的声音。纸页上的文字,在慢慢地弥散。我知道,他的书法是不会从纸上撤退的。虽然,铜器可以崩溃,我们的童年可以毫无羞愧地把幼稚的线条安顿好。
   诗人王维在写风景时,给风景留下了微妙的空灵印象。这种印象被誉为是一幅画。东方艺术的绕梁三日,不是感官上的,而是心灵被拉扯的漫长。李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

  《文学》
  
  虫子
  那是块土
  一个细而滑的洞
  一个拱动
  或波动
  亲信(如果土地有跟从的话)
  再者,吱哑呱唧呱唧吱呀呱吱叽呀
  便是一秒一秒培养肥胖
  眼睛装在屁股上
  嘴巴装在另一端
  在弄它的叽呀呱唧
  
  皮越来越厚
  缺少理发师和修指甲的工人
  头拱出一抔土
  望望无所事事
  等着身子骨里蠕动出来哭声
  这哭摆放久了
  有些馊味
  但会出现
  成为排泄物吗?
  
  接下来
  这位虫模仿蜈蚣和蛇
  把爬行拼贴涂鸦
  写检查撒谎
  呕吐白泡沫
  当然身子开始紧了
  里面的白色一直没用过
  
  2011.12.24.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景阅读着我们——吴玉柱画作简论

  风景阅读着我们
  ——吴玉柱画作简论
  
  张岩松
  
  当油彩摆脱了颜色的纠缠,进入黑白的世界,徽州的老街成为没有经过梳理的旷野。站在吴玉柱的绘画前,他笔下的艺术空间显现出倪瓒式的抒情幻象。他的艺术具有晚唐杜牧诗歌的杏花酒家韵味。也有残荷,沐浴着血色的东方艺术阳光。
  画家的构思,他的油画艺术碰到的第一个命题是为大众画画还是为博物馆画画。显然,吴玉柱的画是从传统东方艺术中汲取养分。这些画面的迷离、冷艳构筑了像杜牧那样成为心灵的必需品。吴玉柱用西方的油彩语言获得了倪瓒式的空灵画面。目前在画面上达到了一种喻性与和谐。
  西方的很多画家,他们笔下的形象、人物都是演员,戴着面具。画家就像是一个介绍人,往返于真实和幻觉之间。在吴玉柱的笔下这种戏剧的表现从未出现过。他的绘画有着清晰的怀旧及我们民族心灵世界感受的颤动所需要的那么一种巨大的诚实。他和当代的很多把现实生活作为隐喻、把艺术作为舞台、刻意堆积、奴役笔下人物的画家不同。他的作品不是一种发明,而是让东方的艺术淋漓成一种画面。我猜想,徽州遗梦具有晚唐诗人对世态炎凉厌倦后全身心地浸润在自然风景的诗句中。他的作品中鲜有人物存在。因为人生活得过于折磨和迟缓,所以让位给清灵而纯净的自然,哪怕树枝上飘零的几片落叶,一排排灰色的老房子,总在下雪天披着绒绒的雪花面纱。
  当代油画对色彩的堆砌类似于对油漆的模仿。所谓“厚重”、“重彩”,都是油漆作用于感官而产生的。吴玉柱的油画,从哲学的层次上看,他是在说我们源远流长的艺术感受力是如何在画面上自然流出的。这类似于冬天、春天的花朵在石缝里慢慢散开身姿的样子。他的惊奇在于松散和自然所创造的美不需要我们人去刻意地表达的。我们面对的画面,实际上是人给他修了一个框子。吴玉柱的油画把自然的色泽和我们心灵所蕴含的孤独的美在片片雪花覆盖下产生的心灵印痕。我们情感的风景在他创作的视觉艺术的语境中只会变得支离纷飞。他只是完成了在现代文明状态下我们古老的艺术是如何飘零地在他油画的色泽里。自然地赤裸和纯粹在他的画布上穿上了一件东方的外套。我们如果要发现人性的美和恶,都会在他的画面中完全落空。
  吴玉柱的绘画感觉是不夸张的。美国作家爱默生说:“眼睛的健康需要地平线,永远不会厌倦,只要我们能看得够远。”吴玉柱的绘画,只是在山水树木中找到了滋养我们眼睛的那么一种食物。他的绘画实际上是在说,这个世界(包括人与自然)有一座柔软的监狱,而风景的魅力都在监狱的大墙外面。它被我们几千年的文化和素养所阅读着。一种艺术的内涵,它也像我们母语一样,它不是一种桎梏。好的绘画也不是废墟的装饰,而是在大自然浓郁明亮的山水间创造了一则寓言。这个寓言假装隐藏在石头和树木之间。他的抒情气质拒绝了人的解释。他的艺术就是我们几千年文化所收养的孩子,是对扭曲人性和变形人性这种艺术的侵蚀。在他的笔下,这种侵蚀感是异常缓慢的,所以画面洁白而空灵。他的水塘不是奔流的,而是像镜子一样映衬着树木凉爽的阴影。一切关于艺术的复制都把风景撕成碎片,化作雪花朵朵。他的这两幅黄色和血色的荷花,像一个诊断师一样对大自然进行荒凉的诊断。我们能够揣摩在画面的浑然中暗藏着一条地平线。这条地平线的边缘堆积着史前人用于表达美感而坍塌的围墙。阳光照亮着一株歪倒的莲蓬。它的旁边是揉烂的荷花。这里杰出的自然表达着荷塘正在哺育着的衰败。
  画家表达的是一个抛弃的世界。不是画家抛弃了世界,而是画面抛弃了我们。人的多余感被风景的鞭子驱赶着。一个中国的悠远乡村,荷花在阳光下微笑,没有我们。我们到哪里去了呢?画家纯粹的无身体性语言拒绝我们的气息充盈其间。我们的形象的混乱不堪都被他碾压在漂浮的画面中间。这里再次提到杜牧。这位晚唐杰出的诗人在他的《江南春》里这样写道:“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画家让画笔做一个表白,他是这份诗歌遗产的直接继承者。当人被厌倦和废弃的时候,我们的情感在他的画面上驻扎着。他的房子就是我们的帐篷。他的树就是我们烧火的炊烟。而人逃脱了。在画面外面,作为画家的手和我们欣赏者源远流长的文化就这样润着、围着他笔下的淡雅空间。我们总在和它相遇,在欣赏,在被迫逃离,不敢以任何肮脏沾染它的画面。
  吴玉柱说,他画这些画是一种冲动。他的纯粹到把人性撵出来,变成活脱脱的观众。画面的悠远气韵直接成为美丽故事的叙述者。树仍在生长着,没有倒下。我们没有焦虑也没有苦难,因为宁静的风景用宁静统统地把我们抹掉了。
  
  
  
  
  2011年12月7日夜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三行》

  《十三行》
  
  在水龙头的下方
  有一注液汁舒展平滑地落着
  我这样讲述:
  
  大街肥美、宽阔
  街侧店门正好压着我的肉
  扁平
  瘦弱的我也是蠢货
  
  买一桶面条
  喝矿泉水
  身体摆放在屁股上
  屁股翘着
  动作缓慢
  渐渐崩溃在成千上万的人群里
  
  2011.11.2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星期四去江不离的磷肥厂偶得》

  《星期四去江不离的磷肥厂偶得》
  
  我和磷肥传送带
  一次摩擦
  它就在我眼前
  充满诱人的吮吸
  
  躺下去,平滑的皮带
  撕咬着我卑微的生活
  我和江不离
  都被一种机械设计
  
  我是某个俘虏的躯体
  身上有油味
  衣服扣成一长排纽扣
  
  我通向匀称
  人的动作滑落了
  我站在一旁
  抱住传送带扔过来的人性
  
  哪一种坚持
  我们俩——磷肥先生
  呆在同一个轨道上
  吃饭粒,像两只狗
  
  只是叫声被残忍地码成方形
  
  2011.7.16.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弄

  《翻弄》
  
  在女性的羞怩 温馨中
  这是一片盲区
  我是漂浮物
  我的男性堆积的很快
  上上下下
  和左左右右
  懵懂
  触在情人的礁上
  我猛烈
  使用情书、失眠、谎言
  这些碎片
  有标点
  从现代都市的喷泉边
  挚爱
  和
  闷葫芦
  大约和一张张大千东方仕女画相同的价格
  出手
  来翻阅我
  迟钝 尴尬 吹口哨
  我无事可干
  捂住最后一页
  这里是冲动
  
  2011-7-3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案表

   《答案表》
  
  我
  站在
  霉干菜的
  对面
  人型的泡坛
  生出
  分岔的四肢
  一直打噎
  噎住后
  往上涌
  霉菜淹没在
  我的湖里(很快)
  
  我把家搓成细长
  一湾霉菜的河叉
  你们品味我
  从渔艇里
  出来的
  一只鞋
  
  直接
  煨在
  青菜的腐烂中
  我这个人类的老味
  宠物狗身上的疤痕
  当
  味道休息下来
  固定
  我是味道的白痴
  我在这里模仿
  无准备的处男
  遭遇拥抱时的浑圆样子
  
  2011-7-2凌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肉体和肉体的简单抄袭》

  《肉体和肉体的简单抄袭》
  
  我们这帮肉身
  在每天的连环画里
  鼓胀着轻松瘪下去
  身上都嵌有名字
  简单的说不出口
  目不识丁的肉
  在名字的率领下
  往街上涌
  一个长的过分薄的嘴唇
  挟带着口水轻松地吻落在甲的左脸
  在乙的右脸
  在甲乙间无缝隙地穿行
  这熟透的吻落
  正在变成蠢货
  压垮了脸的下方
  成委婉的凹陷
  
  我们跟在后面
  脸上有微风
  天天吹拂就无聊了
  暂时找不到替代品
  别用什么爱情这美丽的词藻装饰它们
  是的,这里要插入一个教师爷的冷脸
  这冰的无色慢慢形成谩骂
  爬上我们摇摇晃晃的身体露台
  我检查了它
  我们肉里放调料了
  我走着
  始终闪耀着
  
  2011.6.26.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些正在上演的花哨细节》

  《一些正在上演的花哨细节》
  
  我吃了蛋炒饭嫩黄瓜
  等于浇灌了一次
  卵蛋却没有打湿
  盯上蚊子眼睛里的泪珠
  好吧松弛下来
  见到钥匙孔也想睡进去
  此为新鲜的门
  忘记落款
  我便成了这趟风景前
  乱涂乱画的线条
  现在色彩沉淤在裆部
  蚊子柔嫩的飞升
  下面轻了
  小心啊
  别和路边的便利店拥抱
  
  2011.6.20.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只桶》

  《两只桶》

我的衣服
我的被风干的肉骨
配成一个狂笑的嘴
走路喝茶算是被笑声剔除的渣滓
也有采摘菊花的手势(采菊花东篱下 陶渊明语)
这情景成了笑声的观众

我有闲逛的印记
笑声骑着两条腿
挂满街上商铺的招牌
灯光暗下来
此时笑声埋在我身体幽黑的水井

人提着两只桶
一只从井里提出笑声
另一只把哭声倒空
走在我前面
扭着屁股

2010年11月28日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巨匠》

  《巨匠》
  
  某某裤带协会的门槛
  踩烂了
  幽幽的
  专门搜刮男女的裤带
  无花果似的人们
  手拎着裤子
  听演说
  等候什么时候释放裤带
  门口
  一滩人
  被生殖器搞得筋疲力尽
  他妈的
  地摊上的绳子
  像躲瘟疫一样躲进门槛里
  据说那个丑婆
  为了追一根飘飞的绳子
  手腾了出来
  身体大片地胡言乱语
  我们的一生计算着提裤子的次数
  提提提
  胳膊里的苦难隐去
  提提提提
  臂弯里生长着凶残和愚昧
  提提提提提
  臂弯里那个家伙充满着固执和温柔
  提提提
  我们的皮肤洁白而期待
  提提提提
  我们进化成非提不可的微笑样子
  提提提提提
  世界因为提没有变成生殖器的垃圾场
  但我们(实际上没有隐匿大家都一样)
  手成提拉的爪子
  
  2010.10.17.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面酸麻》

  《下面酸麻》

这下我们扎了进去
我们双手划着
我们向里面曳动
成立潜水协会
我们的组织充满激烈
我们的屁股像石头一样拖不动
手们放肆地剥开
香蕉皮苹果皮梨子皮
其中一个清瘦的家伙
见到萝卜皮
也淡然地把它剥下来
自慰时
身体立正
腰板直直
腿成45°放射
在寒冷有雾的早晨
对着墙壁上的影子操作
一些哑巴一些官僚一些马屁精
统统坠入影子中
齐刷刷的
把我们摆布成空白空虚
空荡空灵的四空零件

2010.10.7.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击中——正是》

《击中——正是》

击中——正是
一盆屎的沐浴
回家那道随意的拐弯
随意的树丛
这块地
这个世界
有人抛屎
警车故意叫那个铜制的玩意儿
还有喷嘴哗啦哗啦哗啦啦啦啦
躲闪闪了脖子闪了腰闪了屁股(屎的小作坊)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稀里哗啦地抛洒
衣服的品牌一八八一LV登喜路boss
都是和我拥抱
大伙一块儿
坠落深不见底的屎中
一代人蠕动
不我一个人蠕动
静静突然
从LV里飞出苍蝇
带有油画的色泽
即证券交易所房产中介所四S店司炉工
钱的波动
底色是金黄的屎
头脑洁白
里面的空荡寻找着下一步的活计
屎分轻盈的屎厚重的屎红色的屎黝黑的屎
世界的笑声
发自牙缝发自小便发自肥肥的肚子和眼睛里的泪花
最终汇成咯咯的痴傻
迟钝的咯咯
而变成黯哑的细声

我坐在生命里打瞌睡
简单地讲变成屎球
生活被删节修改剽窃撒谎
拒绝这一揽子事
我细细数落着
垮塌成一堆绵物

2010.9.22.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5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暗中的窸窸窣窣》

  《黑暗中的窸窸窣窣》

睡觉中
姿势是共同的
表示煮熟了的投降

白天我们的身影
是一番胡言乱语
还带有一个模子的重复

周围完全的黑暗
安排出听觉
即一杯清水

我嚼一口糖
撒泡尿
时间慢慢走

我的故事溃烂
当假睡
被深入的睡眠包围

2010.9.6.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是个什么东西》

  《夏天是个什么东西》

夏天不如冬天
冬天寒冷
标签是落满雪花
皮帽皮大衣上
包了一层绒绒的雪粒
像个玩具熊

冬天往下掉东西
耳朵、屁股肉冻掉了
凹下去一块
等待填补
我龟缩的样子
她挺立的身段
都是材料

夏天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块湿毛巾
往下滴水
身上那块三角布
遮住烤熟的屁眼
哪里有炉火
她问我
我放眼望去
除了大楼烤成了一团乱麻

我号召全体的朋友
等待街道熟软
奋不顾身地
拎一瓶酒
把免费的砖头
当肉饼
这时我激动得往外冒水

2010.8.14.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