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433
  • 开博时间:2010-04-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偶感

  
  在不知不觉中
  提前下了一站
  我问自己
  没到终点你为何要放弃
  我笑着回答自己
  也许是因为
  我新刷的鞋子
  需要更多的经历
  它要走过林荫小道
  它要走上许多路
  这是它的梦想
  请相信
  不论多曲折
  它也会走下去
  因为它需要经历
  
  林荫道路旁
  种着许多树
  它们飘摇
  它们欢呼
  它们恣意摆动
  我问它们
  你们在守候着什么?
  什么令你们有时寂寞悲伤
  有时如痴如狂
  它们的回答秘而不语
  但我明白
  因为我们心中
  都装着那一份
  不可能的遐想
  
  于是在经历的过程中
  我哭了
  在这
分类:诗在发疯 | 评论:2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花那个飘》片尾曲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SZiIcjUEjY/
  《相 逢》
  作 词:安 建
  作 曲:邹 野
  演 唱: 三兄弟组合:袁小钢 龙 昊 宋战鹰
   黑鸭子组合:李 蓉 郭 祁 李 伟
  歌词:
  在乍暖还寒的初春,阳光明媚的早晨
  我背着厚重的行囊走进校园
  你轻舞飞扬的倩影划过我的身旁
  你银铃般快乐的笑语,在我的耳边回荡
  我记得你的名字,还记得你的摸样
  思念同窗的你和我,相守又相望
  那北风刮过雪野,带走了我们的青春
  那悬崖上矗立的花朵,在我的心中绽放
  
  过去的岁月,我们一起走过
  从今未来,拥抱着热血理想
  亲爱的同窗,今天还好吗
  漫天飞舞的雪花,你可想留住她
  亲爱的同窗,今天还好吗
  漫天飞舞的雪花,你可想留住她
分类:影评 | 评论:2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炎天

  
  读游记最逗的还是村上春树的吧?
  行文主线是降雨量的多少,这确实罕见吧!也许只有他才能做这样的编排吧?
  还记得中学的时候苦哈哈的读千年一叹,叹惋着自己还没来得及叹惋啊,就已经将其搁置了。我从没完整的去领略过,因为作者的境遇啊,为我所不解,无论是现实的、还是现实的。我好像只对希腊篇有印象吧?
  虽然读村上春树的《雨天炎天》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可是记住得东西却很多,比如村上春树不爱吃甜而希腊人爱吃甜,比如村上春树爱吃面包,比如在土耳其旅行随身必备的是一包万宝路。呵呵。
  当然也有很悬疑的情感,很费解的感情。比如
  “小孩说他是李小龙迷。李小龙在希腊的人气简直排山倒海,罗伯特•德•尼罗和汤姆•克鲁斯以及哈里逊•福特捆在一起怕也望尘莫及。这些人常去的电影院恐怕只能上映拷贝便宜的香港电影。”“松村说他曾在中国各地转了一个月,有过种种样样的遭遇,但总比这里强。”
  每到一个修道院,他总要抱怨些什么。不论修道院规模大还是小、接待的人热情与否还是今天的伙食的好坏抑或是一牙西瓜。他很真实、很坦诚,他
分类:书评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追

  我对许多事都感到愧疚,却没有勇气去承受。我是一个怯懦的人,父亲眼中是,自己的心里也是。但我有一个忠诚的朋友,他却认为我是最棒的。
  每次当我遇到一点点危难时,他都挺身而出。而当他受到巨大侵害(性侵)时,我却避而不见。我心中怀着巨大的愧疚,希望他可以揍我一顿,这样或许我会好受一点。可不论我怎样对他,他都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于是,我决定,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我不能再见到他,这会使我发疯的。于是,我偷偷地将自己的手表,塞在他的枕头下面,我要栽赃他,迫使他离开我。
  他走了,带着儿时我们一起放飞的风筝飞走了。虽然他仍然在远方祝福着我这个,令我自己都鄙视的少爷。
  战争让我们迁居到了别处,在别处,我这个落跑者遇见了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自己新的家庭,虽然同时我敬重的父亲离我而去。人生就是这样有得有失、人生总是要继续。而他呢?他结婚了吗?他有孩子了吗?他还好吗?我不愿意想起自己的怯懦、自己的背叛,于是这些问题绝对不会出自我的口中,而在相去甚远的他却总是这样惦念着我。我真是无药可救了……
  像命运一般的,我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分类:书评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熟悉的旋律写下来而已



  熟悉啊,熟悉,可是MID转出来,格式有损,上传不了……
分类:gtp | 评论:1 | 浏览: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纯洁、美丽

  离我们越遥远便越纯洁、越美丽吗?几乎所有的史诗都有这般歌功颂德的情节,但其实是我们没有自己的歌颂者,所以我们的社会竟多得是批判者。我并不是说具有批判意识的先锋精神有何不妥,只是社会确实也缺少了一批内心充满纯洁美丽的善良之人,他们应该如向往真善美,相信一切美好、倾注一切美好的迦梨陀娑一般来创造心中的一切。
  描绘一下最简单的人物形象、也是书名——沙恭达罗:“野林中的花朵就以天生的丽质超过了花园里的花朵。”“这个妙人儿即使穿的是树皮衣裳依然动人。”“以前在净修林里,你引诱我这个天真无邪的人,一切都讲好了,现在却用这些话来拒绝,这难道合理吗?”沙恭达罗,就是这么一个妙人儿、这么一个可人儿,在迦梨陀娑的笔下塑造了一个向往爱情、敢于追寻爱情的大胆而成功的女性。还记得她曾为了思念她的爱郎而发烧的情形吗?她爱得真切、爱得难以自拔,她的相思令人感动、令人感同身受。
  然后就是国王豆扇陀:这个复杂的人物、这个沙恭达罗的情郎。就季羡林先生于1978为此译本作的序来看,他将作者迦梨陀娑对豆扇陀的描述发觉得矛盾异常——他既歌颂又讽刺。他有身为宫廷诗人的妥协、也有对当时上层统治阶
分类:书评 | 评论:1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变态与自然主义

  变态与自然主义
  ——评《娜娜》
  一直都很费解,一段三十年的友谊是怎样土崩瓦解的?左拉和塞尚,共同追逐过梦想的青年,在现实面前脆弱,也许艺术家都是脆弱的。虽然一个信奉自然主义,另一个是印象派大师,但我却一致认为,在艺术的道路上二者并不存在决裂的冲突,更不存在决裂的理由。
  令两个人决裂的直接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不再包容彼此、不再忍受彼此。可塞尚的画作中始终保持着我所欣赏那一份平静,于是我从左拉的作品入手,看一看究竟这二者之间有什么不可相容的本质问题。
  读完了《娜娜》,我想用很多的词语去形容这篇构思,诸如——恶心、下流、肮脏、黑暗等等,它们都可以很好的概括娜娜的故事,但最终我给了这篇故事一个确切的定义——变态。
  批判是我最崇敬的一样特质,不可否认,左拉拥有这项特质,可他不应滥用这项特质。左拉的自然主义过分强调人的动物本能、人的兽性,他把人只作为孤立的人,生理的人看待,忽视社会关系对人的制约,因此就不能反映阶级烙印对人的思想和行为的影响。可见,他认为的“所见即所得”是极其片面的,却又是极其极端的,这就是他的
分类:书评 | 评论:2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远不知道

  永远不知道
  
  大哭了一场
  把眼泪滴落在你的窗台
  你不打开玻璃
  永远看不到
  永远不知道
  
  咳嗽了一宿
  用声音打破了我的梦
  我不醒来
  永远听不到
  永远不知道
  
  歌唱使我的嗓子沙哑
  弹琴使我的手指生成老茧
  有想往痴情的女子一直望着我
  我是应该停下、回头
  还是应该回头、停下
  我装作
  永远感受不到
  永远不知道
  
分类:诗在发疯 | 评论:1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Lady&Bird

  
  不是Ladygaga,因为没有出位的装束。不是Ladybird,因为不会飞翔。可他们就是Lady&Bird,没有词语可以概括的Lady&Bird。
  后知后觉的我写乐评总是这样,当那段疯狂、灼热的情绪已经退去之后才会写点什么,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追求理性,可是每每却又是冷静不下去的,因为这样的音乐、这样的音乐人总是这样——让人无法理性。
  之前就很喜欢Keren Ann的声线,她的声音曾让人静谧得不敢去遐想,不忍去分析其声音中蕴含的任何成分,也许这是一个拥有多国血统的混血女创作人应保持的神秘身份。两年前,听着听着,竟觉得有一阵胸闷、有一阵压抑,甚至一分厌倦,只是因为她的声音、她的神秘,我就放弃了去探索的勇气,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将这位女歌者的声音放置一旁。这就是曾经的Lady,曾经愉悦得让人压抑的Keren Ann。
  而对于来自冰岛Trip-hop乐队Bang Gang并没有太多印象,也许是因为乐队风格不够明显,也许是因为过于Trip-hop了,当然,这是个玩笑。主唱Bradi Johannsson,高大、帅气的
分类:乐评 | 评论:2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醉汉泰戈尔

  泰戈尔踢开房门,走在大路上。人生难免失意,人生难免借酒消愁,他胡乱地挥动着双手,摇摇晃晃的向我走过来。我以为他要耍酒疯,于是战战兢兢起来,但我错了。他的混乱始终与众不同。
  他将他的囊橐倾洒在地上,冲着每一件值得庄重的事情打着响指,边走便丢掉一些东西,边走边打响指。他却觉得道路总是古怪的,于是他抛弃一切,和无益的东西游戏,不理会韵律和理性。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英勇的水手,在暴风雨即将到来之前,他要出海了。他英勇的身姿扯着船帆,然后把船舵折成了两半。水手冲着泰戈尔高声呼喊:“嘿,伙计,来吧,让我们漫无目的地到处漂游吧!”于是泰戈尔握起水手的双手,站在了甲板上。
  漂游总有终结,或死亡或平庸。
  泰戈尔回到了他的那些‘既稳重又聪明’的街坊中间继续虚度日夜。
  过多的知识使他白了头发,过多的观察使他眼里模糊。他戴上眼镜,细数曾经。
  多年来他又积攒了许多零碎的东西。他戴上眼镜之后显得一切都烦躁不安,尤其是这些零碎的东西。于是他把这些东西摔碎,在上面跳舞,把它们掷到风中,看着它们飘散。
  但只
分类:诗在发疯 | 评论:3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