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巧儿:暖暖的今天天涯名博

暖的心,暖的怀,暖的你,暖暖的今天。。。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13487
  • 开博时间:2004-03-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ty_李巧儿

2017-07-0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新书《北极光之恋》

  






  
  
  今天开始在腾讯、天涯连载《北极光之恋》,这次打算写15—20万字左右。

  一如既往地用心写,努力写。

  尽心尽力把小说写得好看!有画面感!创新!

  有意出版、影视改编、电子版权合作的伯乐们,

  可Q俺或E俺:598155077@qq.com

  
  《北极光之恋》腾讯连载地址: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book/?workid=2487883,

  求出版、影视改编伯乐。
求收藏,求关注,求投票,求评论。先谢谢了,呵呵。
分类:文字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返天涯。

  重返天涯。
  才发现忘了密码。
  幸好手机认证过。
  
  
  这些天,一直寻找一个合适的网站连载新的长篇小说。
  犹豫着是否在这里贴新的长篇小说连载。
  
  但天涯博客的排版实在苦逼,这么多年来,仍不改旧貌!
分类:今天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久没来,差点忘记密码了

请不要在站内给我发邮件,

此邮箱:mmg*******@21cn.com,

俺已N年打不开了。


约稿和小说各版权事宜,请移步至此联系俺,谢谢:
http://blog.sina.com.cn/lijinhe
分类:今天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俺的书《爱情交叉感染》,当当网有售



以下是本书的封面和广告语,当当网有售,欢迎捧场哈~~:


当“轻熟女”无人问津,我们是向左还是向右?
献给曾经、抑或现在依然行走在寻爱路上的你
完美的爱情就是:互利互惠、一加一≥二
当爱情交叉感染,谁和谁的爱情私奔
年度最浪漫温暖的女性疗爱读本——《爱情交叉感染》
  
  

分类:搜宝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会第二章:1

  



1、
在一场又一场雨落下来,季节与季节在雨和风的节奏悄然更替中,梅城进入了仲夏。
梅城地处亚热带,每年夏季,梅城的气温高、湿度也高,有时候最高气温可达到37-38摄氏度,空气又闷又热,稍为一动弹就汗流满面。
梅城的市民们仿佛都对这个夏天充满了怨气,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人们对天气的埋怨和厌恶,江心月却对这个夏天心怀喜悦。
江心月的喜悦,皆因周瑞君的频繁来访。
周瑞君很有礼貌。每次来,即使柳凤凰就坐在江心月的旁边,他也总会先主动地、恭敬地向江心月打招呼:“江伯母好。”然后,再冲柳凤凰微微一笑。
哪一个主人不喜欢礼貌有加的客人呢?何况周瑞君
分类:搜宝 | 评论:0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会》8

  





仍旧没有周瑞君的影子。
给周瑞君打电话吗?不,那时候,手机才刚流行,一部手机包入户至少要五千元以上,相当于柳凤凰半年的工资。在她的单位里,只有经理级别的才有资格配手机,普通员工一般人手一个CALL机。
公园深处哪来的电话?没有。没电话就CALL不了周瑞君。柳凤凰又是郁闷又是生气。想,周瑞君明明说不见不散的,她不过是迟到了半个小时,他就这么没耐心么!
柳凤凰决定回家。临离开前,她想了想,把绑在电线杆上的红丝巾解下来。
明天见到周瑞君时,她要把这条红丝巾掷到他脸上,谴责他的“不见不散”原来是一个谎话。柳凤凰忿忿地想着。
分类:文字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会》7

  




三、梅湖公园的约会

分类:文字 | 评论:0 | 浏览: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感]约会

二、一张小鸟形状的小纸条 周瑞君26岁,身高大约175米,小平头,肤色稍黑,身材瘦长。他第一天到单位里报到,单位里的男女老少全都傻眼了,说,好一个英俊的小伙子。 柳凤凰的单位有400多人,年轻末婚女性不少。刚从财会大学毕业的周瑞君,言行举止很绅士,他一来,就获得单位里不少姑娘们的倾慕,包括柳凤凰。 柳凤凰承认,遇到像周瑞君这种既英俊又有绅士气质的男子,她常常像一只飞蛾,总想着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无奈,就像她18岁那年在广州白云机场遇见的“机场偶像”一样,因为太倾慕,反而失了接近的勇气。 所以,每次在单位里遇见周瑞君,柳凤凰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冲他不苛言笑地点点头,从末敢开口多说什么。周瑞君的表现,则与她相似。 现在,在雨后初晴的彩虹之下,周瑞君就站在柳凤凰的面前,微笑便在她的嘴角固定住了,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你是叫我吗?”柳凤凰问,双手不自然地搓了搓。 周瑞君点点头。 柳凤凰又说:“喔,那么,有什么事吗?” 周瑞君看了看她后,视线往周围溜了溜,神情竟有些像贼。 正是午休时分,单位办公楼下走动的人不多。但周瑞君那种像贼似的神情,倒把柳凤凰惹笑了。 周瑞君突然就一脸腼腆,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把左手伸向了柳凤凰。 柳凤凰定睛一看。 周瑞君的手里,有一个折成小鸟形状的小纸条,是淡紫色的。 柳凤凰没接过来,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呵?” 她话音刚落,周瑞君就已把那张小纸条塞在了她的右手心里。 “打开它!”周瑞君用命令的口气说。 柳凤凰便低了头。小纸条像一只小鸟,安静地绻缩在她的右手心里。她小心翼翼地打开它。 “今晚9点,梅湖公园里的一根电线杆上会绑着一条红色的丝巾,我在它旁边等你。”那张小纸条上这样写着,坚挺的钢笔楷体跳跃着轻灵的韵味,落款是:周瑞君。 顿时,柳凤凰的心里荡漾起一波波的漪,她望着小纸条,有一刹那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她不敢抬头看周瑞君。 “怎么样?”周瑞君说。 “你先别进去,我到了再买票进去吧。”柳凤凰这才抬头看了看周瑞君,突然答非所问。 周瑞君哈哈地笑了起来:“不,我先进去吧,站在门口等人怪惹眼的。” 柳凤凰一想,也是。梅城不是很大,周瑞君又这么一表人才,这么在梅湖公园大门口一站,保不准给熟悉的人看见,第二天一早就传出去了。 柳凤凰点了点头。 “好,那我等你,你一定要准时到,咱俩不见不散”。周瑞君微微一笑,抛下一句话,然后一转身,大踏步地走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情感]约会

就在柳凤凰距离公共汽车站大约二十米时,她突然有饥饿的感觉。算了,不回单位餐厅吃饭了,就地解决吧。 于是,柳凤凰环顾马路四周。 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马路,行人车辆不多,商铺也不多,但马路对面,倒是有一家名叫“明珠”的小饭店,从外面看去,装修的倒也不错,想必里面还算干净。柳凤凰想着,抬脚就往那儿走去。 “明珠”饭店的服务员,清一色的南方女子的小巧身材,其中一个长相清秀的女服务员,一见柳凤凰,便笑盈盈地迎了过来。 柳凤凰点了一个豆豉排骨煲仔饭、一个紫菜鸡蛋例汤。 半个小时后,柳凤凰从“明珠”饭店出来时,雨已经停了。微凉的风挟带着雨丝,在马路两边的一棵树与另一棵树间穿梭,所有的树叶都在哗哗地欢叫着。柳凤凰登上了通往单位的8路公共汽车。 8路公共汽车人不多,柳凤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公共汽车开出了一个站之后,柳凤凰才突然意识到,她把借同事的那把黑伞落在“明珠”饭店了。 柳凤凰欠起身,刚想让司机在下一站停车,她好回去“明珠”饭店拿伞,可是,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她又改变了念头。算了,单位旁边有一家杂货铺,等到了站,再买一把伞还给同事吧。柳凤凰这样想着,屁股又坐了回去,任凭公共汽车往单位的方向开去。 后来,有很多年,柳凤凰想起这一天时,她都会想,如果当初她没有拒绝女友的邀请在女友家吃午饭;或者,如果当初她折回“明珠”饭店拿那把遗落的黑色雨伞;或者,如果当初她骑摩托车、穿着摩托车雨衣去探望生病的女友……那么,或者,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么多的事情罢?! 但是,人生有些事、有些人,总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任意摆布的。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公共汽车终于驶到了单位大门口。柳凤凰没有忘记同事的那把黑伞。于是,她在单位旁边的那家杂货铺买了一把雨伞,和店老板闲聊几句话,便往单位的办公楼走去。 柳凤凰还了同事的雨伞后,想回家一趟。她刚到办公楼下找到自己的那部摩托车,就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柳凤凰!柳凤凰!”是一个男人喊她。声音很大但有些怯生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柳凤凰惊讶地转头。 一个年轻的男子,就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冲她乐呵呵地笑着。年轻男子一袭白色衬衫、黑色西裤,面容清俊,而他的头顶上,清澈的蓝天之上,有一条七彩斑斓的彩虹,柳凤凰一时呆了。 关于彩虹,柳凤凰知道,那是雨后的自然现象,但是,关于这个男人,柳凤凰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喊她。 所以,柳凤凰以为听错了,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 “柳凤凰!柳凤凰!”年轻男子又喊了两声,走到柳凤凰面前。 柳凤凰这才确信自己没听错,望着年轻男子笑了笑:“你好,周瑞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情感]约会

第一章 五月的约会 【人生有些事、有些人难得一遇,一旦发生或遇见,便会特别铭记在心里。】 一、 5月5日这一天,梅城下了一场绵绵细雨。 雨水是从早上大约10时就开始下的,路人和车辆们就像一条一条鱼,在湿漉漉的城市中穿梭。 柳凤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窗外绵绵不尽的雨,心里暗暗咒骂:“这个鬼天气!怎么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偏在我要出去赴约的时候下起了雨!” 但是,柳凤凰想了想,还是决定出门,到东风8路168号去看看一位女朋友。昨天晚上,柳凤凰在电话中得知女友生病了,就说好今天要去探望她的。 柳凤凰要去的东风8路168号,距离她的单位有9站路。 柳凤凰不打算骑她的那部进口的“大白鲨”摩托车出门。 柳凤凰的“大白鲨”摩托车,是她去年刚大学毕业时,母亲江心月花了2万多元买来送给她的。摩托车是梅城人当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柳凤凰舍不得让摩托车陪着她淋雨,而且,她想,这样的雨天,骑着摩托车出门见客,一定会仪容全失的。 柳凤凰很注重仪容,她认为即使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一次相见,仪容也必须端正。所以,最后,柳凤凰决定搭公共汽车到东风8路168号。 柳凤凰整理了一下自己办公桌的杂物,大约用了五分钟把它们归纳齐整。然后,她准备出门。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凤凰,你下班了吗?”是一位姓王的男性打来的电话。他直呼“凤凰”两字,仿佛和柳凤凰很熟悉似的,其实,柳凤凰只和他见过一次面。 “是的,有什么事吗?”柳凤凰说。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我们能不能一起吃个午饭罢?” 王先生又说。 柳凤凰犹豫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一位朋友见面,我改天再请你吃饭吧。” “喔,什么朋友呀?你和你那位朋友,不能改期么?” 王先生的声音仍然很温柔。 柳凤凰心里却有了些不舒服。一个大男人,声音似女人嗲声嗲气的不说,还不懂得分寸,这样的男人太没意思了! “不能!”柳凤凰坚决地回答。 然后,柳凤凰便听到王先生在电话那边笑起来,笑声有些干涩。 柳凤凰也笑起来,笑声同样干涩。她知道王先生此时一定有些难堪。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觉得她不必讨好他。她和王先生是经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认识的。柳凤凰知道王先对自己有意思,但她对他只是有一点点、一点点的意思,是的,一点点,不是很喜欢也不是很讨厌,也就没有激情和王先生发展更深一层的关系。 放下电话后,柳凤凰对着办公室的玻璃窗照了照仪容。和她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外出办事去了。柳凤凰想了想,到隔壁办公室向一位同事借了一把伞,说好下午回单位时把伞还给同事。 柳凤凰出了单位的大门后,再往左步行大约二十米,到了公交汽车站,搭乘8路公交车前往东风8路168号。 大约半个小时后,柳凤凰在东风8路的站点下车,进了一家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后,又步行了大约五分钟,来到一个宿舍区。 宿舍区有一个大门口,门上挂着一副黑底白字的牌子,上书:梅城市水利水电局宿舍区。大门口侧边有一个门卫室。 门卫室门前有一棵凤凰树。是一棵看上去年纪很大的凤凰树。 梅城的五月天,早上十时的阳光还很暖和,阳光倾泻在开满繁花的凤凰树上,有缕缕的阳光渗透下来,落在门卫室门口的刘门卫身上。 刘门卫大约60岁,背着双手,腰挺的直直的,身材和相貌精瘦,见了柳凤凰,微微地笑:“柳姑娘,下雨了,你又来了?” 柳凤凰点着头,微笑地回答:“是的,是的。” 于是,刘门卫笑一笑,点一点头,便让柳凤凰进去了。 女友正病秧秧地躺在床上,见柳凤凰捧了束玫瑰花进来,就笑柳凤凰光带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来。 柳凤凰也笑。俩人贫嘴了一会儿,见女友身体无大碍,柳凤凰想起还要还同事的雨伞,便起身告辞。 大约十分钟后,柳凤凰又出现在宿舍区门卫室的门口。这时候,绵绵细雨仍在肆意地下着,柳凤凰的手中仍然撑着来时的那把雨伞。刘门卫仍然站在门口,背着双手,腰挺的直直的,见柳凤凰出来,老头子大声地冲着柳凤凰招呼道:“柳姑娘,怎么不吃了午饭再走?” 柳凤凰笑了笑,回答:“不了,我还要回单位,把雨伞还给同事。”说完,柳凤凰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柳凤凰的手腕上,是一款外表看上去有些老旧的手表,表带有些磨损,此时,手表的时针和分针,正指向12时10分。 这个时候回单位,单位的餐厅估计已经开饭了。这样一想,柳凤凰边想边加快了脚步往公共汽车站走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4页/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