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天涯名博

国家以宁,都邑以成,庶民以生。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501119
  • 开博时间:2005-12-10
  • 博客排名:第89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4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19

上也上

2019-11-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瞿秋白:《多余的话》

  “一为文人便无足观”,这是清朝一个汉学家说的。的确,所谓“文人”,正是无所用之的人物。这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家、作家或是文艺评论家,这是咏风弄月的“名士”,或者是……说简单些,读书的高等游民,他什么都懂一点,可是一点没有真实的智识。正因为他对于当代学术水平以上的各种学问都有少许的常识,所以他自以为是学术界的人,可是,他对任何一种学问都没有系统的研究,真正的心得,所以他对于学术是不会有什么贡献的,对于文艺也不会有成就的。
  自然,文人也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典型,但是大都实际上是高等游民罢了。假如你是一个医生,或是工程师,化学技师……真正的作家,即你自己会感觉到每天生活的价值,你能够创造或是修补一点什么,只要你愿意。就算你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罢,你可以做错误,但是也会改正错误,你可以坚持你的错误,但是也会认真地为着自己的见解去斗争,实现。只有文人就没有希望了,他往往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做的是什么!
  “文人”是中国中世纪的残余和“遗产”,——一份很坏的遗产,我相信,再过十年八年就没有这一种智识分子了。
  ……本来,书生对于宇宙间的一切现象,都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20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随故事的脚步,回到历史的深处

顾颉刚先生在《我的研究古史的计划》(民国十三年三月二十六日)说自己准备从十四年开始将自己的古史研究计划分为六个阶段,第一,读魏晋以前史书;第二,作春秋战国秦汉经籍考;第三,依据考定的经籍的时代和地域抽出古史料,排比起来,以见一时代或一地域对于古史的观念,并说明其承前启后的关系;第四,研究古器物学;第五, 从民国二十七年至二十九年,研究民俗学。第六,把近年所得古史材料重新整理,著成专书。
由此可见在顾颉刚的观念中,民俗学在古史研究中的地位和作用。民俗学在这位上古史研究者的心目中,是处于研究的最后阶段的,从古文献、考古学中获得的古史材料,最后需要用民俗学的眼光和故事学的眼光进行解释,方可了解其意义,从中窥见古人的想象和观念(而不是所谓历史事实)。对于顾颉刚来说,上古历史岁月邈远,我们已经无从知道那些时候真实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也无从知道那些流传下来的古史传说是否是真实的,但我们至少可以从这些传说中窥见讲述和流传这些故事的人们的真实的心态和观念。因此,顾颉刚的上古史,其实是一门心态史,而民俗学则是他透过古代史料的文字表象发见古人心态、成就心态史研究的学术利器。(而顾颉刚所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瑞吉纳·本迪克丝:《探求本真性:民俗研究的形成》

  [美]瑞吉纳·本迪克丝:《探求本真性:民俗研究的形成》绪论
  载李阳:《西方民俗学译论集》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03年
  
  本迪克丝的中心观点:民俗学源于对本真性的追求。现代性(工业化、消费文化、现代技术、外来文化等)破坏了文化和传统的本真性,正是对本真性文化的追求使民俗学能够把一些看似相差甚远、互不相干的领域中的现象圈定为一个共同的研究领域,确定了自己的研究对象,从而为民俗学的学科成立确立了合法性。现代性导致了本真性的遮蔽和丧失,同时也激发了对于本真性的激情。本真性与其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不如说是现代人出于思乡病和怀旧感的虚构和想象性建构。本真性的激情和想象激发了民族主义的狂热,本真的,传统的就是本民族的,而虚假的往往是外来的、非本民族的,就是应该被取缔的。本真性与德国浪漫主义的渊源,并与纳粹主义有脱不了的干系。现代人对于本真性的怀念和渴求导致了本真性成为一种极具市场价值和消费价值的商品,导致了本真之物(正宗、老字号之类)的大批量生产。她的任务就是以对民俗学学科历史的追溯和反思,消解本真性的幻象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远的男孩女孩:从灰姑娘到哈利·波特》

   (美)艾莉森·卢里 著
  晏向阳 译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8年10月
  
  在西方,民间故事作为一种文类,最初是以儿童文学(童话,精怪故事)的形式进入学术视野的,格林童话是西方第一本民间故事集,它本来的书名就叫《儿童和家庭故事》(Kinder und Haus Maerchen)。在中国,五四前后提倡民间文学的那些开风气之先的学者们,如周作人、孙毓修、赵景深等人,也主要是从儿童文学和儿童教育的角度提倡民间文学的,周作人写了《童话略论》、《童话研究》、《古童话释义》等好几篇关于童话的文章,时任商务印书馆编辑的孙毓修编纂出版了中国第一套儿童文学丛书,赵景深则撰有《童话学》等童话学专著。尤其耐人寻味的是,Fairy tales这个词,如果是直译,无异译为“志怪”或“神奇故事”、“神仙故事”更实至名归,但最终通行的却是与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大相径庭的“童话”,说明当时的学者就是从儿童文学和儿童教育的角度看待格林故事集之类的欧洲民间故事的。
  如今,随着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学院化和体制化,其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本雅明:《经验与贫乏》

百花文艺出版社
1999年
  
《经验与贫乏》
  
我们的读物中有这样一个寓言:一个老人在临死前告诉他的儿子们,在他的葡萄种植园下面藏着宝物,只待他们去挖掘。他们挖啊挖,却连宝物的影子也没挖到。秋天到来时,没有任何地方像他们的葡萄种植园那样果实累累。这时,儿子们才发现父亲传给他们的是经验:幸福之本不是金子,而是勤奋。无论是出于善意还是警告的目的,在我们对成长过程中,人们总是以这种经验告诫我们:“毛孩子,你懂个什么?”“你还缺点儿经验。”谁都很清楚,什么叫经验:总是年长者把他们传给年轻人。言简者,——借助年龄的权威,用谚语;絮叨者,讲故事;是在壁炉前,悠悠地讲给儿孙听,有时讲的是其他国家的故事。而现在这些都哪儿去了?哪儿还有正经能讲故事的人?哪儿还与临终者可信的话,那种像戒指一样代代相传的话?今天谁还能在关键时刻想起一句谚语?又有谁愿意试图以他的经验来和年轻人沟通?
没有了。很清楚,在经历了1914—1918年的这一代人身上,经验贬值了,这是世界史上最重大的经历。这可能不足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7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箕子朝鲜时期的北方环境

箕子朝鲜时期的北方环境
(2001上海“第四届韩国传统文化国际学术会议”论文)

张京华
洛阳大学东方文化研究院
洛阳中韩文化交流促进会

说明

1990-1995年,笔者在研究燕赵地域文化时,于商代子姓燕国与周代姬姓燕国问题曾加留意,其中亦多涉及“箕子朝鲜”一事。其后笔者有《燕赵文化》一书出版(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年5月出版,1998年6月第2版),但关于箕子问题尚无准备与研究韩国学的学者作专门的交流。2000年5月,韩国高丽大学校大学院前院长金忠烈先生在北京大学讲演,顺至洛阳讲学参观,特别是在北京大学讲“箕子东来”问题,作为韩民族的三种来源之一,当时颇有认同之感,印象极深。此次参加“第四届韩国传统文化国际学术会议”,恰有韩国西江大学校史学部教授金翰奎先生,发表论文题目为“箕子与韩国”,所论与笔者相近。金先生的文章提出,“在传统时代韩国的历史叙述中,无论何时箕子朝鲜都被置于重要的地位”,但是,由于“史料的零碎性和不确定性”,“箕子朝鲜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山川诸侯”初论——兼论上古时期的自然保护

“山川诸侯”初论——兼论上古时期的自然保护制度
——古史辨派研究之十


张京华

一般解释古代氏族的特征,多归结到图腾就停止了,如以黄帝族为龙或龟图腾,商族为玄鸟图腾等等。但我常感到图腾对于中国古代先民来说,并不仅仅意味标志和禁忌,而是有其实际的作用。《尚书·尧典》所记羲和四族世代职掌“历象日月星辰”,所以是以日月为图腾的氏族,《山海经》记其形象为(羲和)“方浴日”、(常羲)“方浴月”。商族以玄鸟为图腾,王国维、胡厚宣、顾颉刚诸先生已有多篇论述,但是商族何以要以玄鸟为图腾,则不再解释。玄鸟就是家燕。周初分封燕国,燕国之燕何以得名,《史记·正义》引徐才《宗国都城记》说,“地在燕山之野,故国取名焉”,但燕山何以以燕为名,仍然没有解释。今由《月令》可知,家燕每年飞到中原那一天,就是仲春的春分之日,因为这一天又是生殖的最佳日期,所以要举行高 某的祭祀。而家燕南飞的那一天,则又恰是仲秋的秋分之日。《左传》也说,少昊氏纪于鸟,“玄鸟氏,司分者也”,即职掌春分和秋分。现代
分类:三哼经 | 评论:0 | 浏览:10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一些足以破解疑古思想的论述——现代学者关于



张京华

摘 要:自从20世纪初顾颉刚等首倡“疑古辨伪”以后,学者多方寻求“重建古史”的途径。在重申“史官史职”与注重考古发掘的同时,对于古代“书体书例”的归纳总结亦不失为一条有效的重建之路。

1917年,王国维写出著名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和《续考》,其中最为精彩的部分是关于商契以后第七代先公先王“王亥”的考证,以甲骨卜辞与《史记》、《汉书》、《世本》、《吕氏春秋》、[lk1] [lk2] [lk3] [lk4] 《楚辞》、《山海经》及《竹书纪年》印证,证明“王亥之名,竟于卜辞见之。其事虽未必尽然,而其人则确非虚构,可知古代传说存于周秦之间者,非绝无根据也”[1](P416-417)。

1925年,王国维在清华大学讲授“古史新证”课程,提出著名的“二重证据法”。举出两种春秋时期铜器铭文《秦公敦》、《齐侯镈钟》关于“ 宅禹迹”和“处禹之堵”的记载,证明“知春秋之世东西二大国无不信禹为古之帝王”[2](p6)。
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楚语》观射父论“绝地天通”文本撮义



张京华

《国语·楚语下》“观射父论绝地天通”一章记载,是关涉中国原始宗教、上古神话与哲学思想起源的一大关键,近来学者多有讨论,有学者理解为神话时代的结束,有学者理解为原始宗教或神巫时代或巫史文化的开始,有学者理解为中国哲学史或思想史的滥觞。

本文意在对《楚语》的文本理解,特别是对先秦汉魏古籍中的有关记载和古代学者对此的注解问题提出讨论。细绎《楚语》文本,观射父先讲了古者“民神不杂”,然后讲少昊之衰、九黎乱德之时,“民神杂糅”、“家为巫史”、“民神同位”,最后讲颛顼时,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绝地天通”。“绝地天通”就是“民神不杂”。在此,观射父叙述了中国古史上的三个时期:古者、少昊、颛顼。这三个时期的文化状况是:从民神不杂,到民神杂糅,最后重归于民神不杂。换言之,观射父所述不是宏观的历史发展问题,而是微观的拨乱反正问题。进一步分析,观射父所说也不是从无神、到有神、再到无神的过程,而是始终有神,神与民分治,神是神,民是民,以及这一制度是否遭到破坏的问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中国最早的爱情故事——湘妃传说之六大文献系


张京华

摘 要:湘妃和虞舜的感情传说是中国最早的一个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反映在今传最古老的经典《尚书》、《山海经》、《孟子》、《楚辞》、《史记》、《列女传》等六大系文献中。其中在西汉时期汇编的《列女传》中,湘妃故事被列在100余篇传记的首位,称为“元始二妃”,在发生的时间和编载的时间上都是最早的。文章对六大文献的可信性与纪事特色作出分析。

娥皇、女英姐妹二人,史称湘妃,又称湘夫人、湘君、湘灵、湘女、江妃、二女、二妃,为唐尧之女,虞舜之妻。虞舜勤政而死,葬九嶷山,她们追寻到达湖南,死于湘江,受封为湘江之神。

唐尧、虞舜为上古“五帝”中人物,儒家自称“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汉书·艺文志》),孟子法先王,“言必称尧舜”,新出楚简亦盛称“唐虞之道”(郭店楚简),尧舜在我国古代道统、学统、政统上之重要地位不言而喻。湘妃和虞舜的感情传说,随同虞舜一代史事载入经典,历代传咏,备载不绝。

据清马骕所编《绎史·有虞纪》
分类:神话学 | 评论:0 | 浏览:1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青:西域地区的龙崇拜以及对中土文化的影响

西域地区的龙崇拜以及对中土文化的影响[①]

内容提要:论文首先考察了西域乃至印度各地与龙有关的传说,指出龙崇拜是流行于中土、西域及印度的一种普遍信仰,但三地对龙具有不同的观念。论文分析了西域龙文化在中土的传播,认为:西域的舞龙杂耍、咒龙祈雨方术以及龙女索夫传说对中土的杂技、方术以及志怪传奇具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
关键词:西域 龙崇拜 佛教 《柳毅传》

一

对龙的崇拜是流行于全世界的普遍信仰,与中土一样,在中国西北地区,同样盛行着对龙的崇拜。《史记》卷110《匈奴列传》:“五月,大会茏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索隐》引崔浩云:“西方胡皆事龙神,故名大会处为龙城。”《后汉书》卷八十九《南匈奴列传》:“匈奴俗,岁有三龙祠,常以正月、五月、九月戊日祭天神。”这里的匈奴祀龙,究竟是一种绵延于匈奴所控地域之内的地域性崇拜呢,还是仅盛行于匈奴一族的民族性崇拜?一些较为后出的资料表明,西北地区对龙的崇拜不限于匈奴一族。
从历代僧人西行留下的记载
分类:神话学 | 评论:0 | 浏览:18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京华:“山川群神”初探

“山川群神”初探(张京华)

张京华

先秦文献中所载“山川群神”问题,与学者对于原始宗教学的理解相关,亦与古代神话学问题相关,同时也是在已知最早的文字出现之前触及上古史的一个可能的支点。近现代学者对“山川群神”问题的研究,对于探讨中国古代的原始宗教学、神话学以及政治社会性质,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例证。

 一、古文献中“山川群神”的记载与近代学者的初步研究

古代文献中关于“山川群神”的记载,见于《国语》、《左传》、《穆天子传》、《山海经》、《论语》、《史记》各书,古代学者如孔子、郑玄、韦昭、王肃等曾作注解,近人如俞樾、章太炎、顾颉刚、杨向奎等均有阐释。近现代以来的研究倾向,可以分析为原始宗教学、古代神话学、上古政治社会史三种不同的途径。[①]

关于“山川群神”,《史记·孔子世家》记载说:“仲尼曰:‘禹致群神于会稽山……山川之神足以纲纪天下,其守为神,社稷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史记·夏本纪》
分类:三哼经 | 评论:0 | 浏览:1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黑夜深闻鬼车

姑獲鳥夜飛晝藏,蓋鬼神類。衣毛為飛鳥,脫毛為女人。[二句北戶錄引在豫章男子句上]一名天帝少女,一名夜行遊女,[御覽引作名曰帝少女一名夜遊今依北戶錄引補]一名鉤星,[御覽一引作釣星]一名隱飛。鳥無子,喜取人子養之,以為子。今時小兒之衣不欲夜露者,為此物愛以血點其衣為誌,即取小兒也。[今時至此已上荊楚歲時記註引作有小兒之家即以血點其衣為誌御覽引作人養小兒不可露其衣此鳥度即取兒也經史證類本草十九引作今時人小兒衣不欲夜露者為此也今依北戶錄引補故]世人名為鬼鳥,[荊楚歲時記註引有此句]荊州為多。昔豫章男子,見田中有六七女人,不知是鳥,匍匐往,先得其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諸鳥。諸鳥各去就毛衣,衣之飛去。一鳥獨不得去,男子取以為婦。生三女。其母後使女問父,知衣在積稻下,得之,衣而飛去。後以衣迎三女,三女兒得衣亦飛去。今謂之鬼車。[御覽八百八十三又九百二十七有末句又十三北戶錄一水經註三十五引云陽新男子於水次得之遂與共居生二女悉衣羽而去豫章間養兒不露其衣言是鳥落塵於兒衣中則令兒病故亦謂之夜飛遊女矣朱翌猗覺寮雜記下引與水經註同]【出《玄中记》】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玄中记

玄中記


 []郭璞

分类:故纸堆 | 评论:0 | 浏览:16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落的天书”再现江湖

  陶寺观象台冬至模拟观测成功
  
  


  
  12月22日,本所“陶寺古观象台的考古天文学研究” 项目组成员徐凤先、黎耕以及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何驽博士一行3人到陶寺观测冬至日出。“陶寺古观象台的考古天文学研究”项目是2008年起动的,2009年春,在陶寺观象台遗址用砖复原了观象台。项目组在春分、夏至曾组织过观测。此次观测是观象台复原后的第一次冬至观测。
  
  陶寺古观象台由一系列柱缝系统和一个观测点构成,12个观测柱形成11道缝隙,用于观测不同季节的日出。冬至对应于自南面数的第2号缝。12月22日这天早晨天气状况很好,我们将摄像机架设在观测点上摄像,同时用照相机在观测点后面拍照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