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天涯名博

国家以宁,都邑以成,庶民以生。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501300
  • 开博时间:2005-12-10
  • 博客排名:第89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3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费尔奇圆

2020-04-01

mukj049

2020-02-2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乡村史、气候史及年鉴学派【轉】

乡村史、气候史及年鉴学派
——埃马纽埃尔·勒华拉杜里教授访谈录

埃马纽埃尔·勒华拉杜里1 周立红2
(1. 法兰西公学,巴黎,法国;2.中山大学历史学系,广东广州510275)

史学月刊2010年第4期


[关键词]勒华拉杜里;乡村史;气候史;年鉴学派
[摘要]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勒华拉杜里教授在访谈中讲述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从乡村史研究上说,他的《蒙塔尤》一书的成功在于他受到美国以村庄为研究对象的人类学的影响,从而得以从一个村庄的角度解读《雅克·富尼埃宗教审判记录簿》;作为最早从事气候史研究的历史学家,他注重探讨气候变化与革命等历史事件之间的关联,并主张对不同国家的气候进行比较研究;作为法国年鉴学派第三代代表人物,他是一个唯物论者,继承了布罗代尔和拉布鲁斯关注物质现象这一传统。
[中图分类号]K095(565)=534/5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583—0214(2010)04—0012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9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地券与双鲤鱼

  人死了要埋葬,要入土为安,为了死者在阴间安稳,要在阴间有永久的居所,下葬时就需要在坟墓中置买地券,标明这块坟茔的土地是合法买卖、手续俱全的不动产。汉晋已降的墓葬中就经常出土此类买地券。古代的买地券,是了解古代宗教信仰、丧葬制度乃至土地制度的一宗重要资料,已经有很多学者对此作过研究。想不到这样一种古老的风俗,在今天的一些地方居然还有留存。顷阅一位韩国学者准备提交答辩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关于徽州祖先崇拜制度,论文中就提到徽州名村呈坎村在葬礼上还有焚烧买地券的风俗,她写道:
  
  呈坎村,还留了一些祭土地神的习俗,在葬礼程序中,抬棺材去墓地时,引路人在抬棺材的前面,每走几步就在路上丢些黄色纸的纸钱,意思是买路地的钱,又称带路钱或者引路钱,到坟地为止。还有一个,买坟地的契约书,在埋葬前先烧地契书,即买土地的契约。在书上写:买契人张坚固,代书人白大仙,中间人李定度,引领人双鲤鱼,立约人是灵宝大法司。意思是证明故人已经买到墓地,埋葬地是故人所有的。村民认为,这样买下来路和墓地,土地神才不会发怒,不会给死人与死人的子孙带来伤害。
  
  她还在
分类:黄赌毒 | 评论:0 | 浏览:1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经》:星空是大地的镜子

  【未定稿】
  
  一
  
  我曾在《失落的天书》试图证明,《山海经》中的《海经》部分源自对一幅古老的天文图画的叙述和解释,因此,《海经》其书,与其说是地理书,还不如说是天文书,而《山海经》中的另一部分,即《山经》,则是一本地地道道的以记载山川地理博物为主的地理志。我的那本书主要以揭露《海经》的天文学底蕴为主,于《山经》则只是点到为止,未多费笔墨。
  说《山经》是地理书,并不意味着它就与天文学没有关系,其实,在古代知识版图中,天文与地理从来就不分家,也无法分家,离开了天文学,地理学就寸步难行,这是因为,广袤大地只有在明亮苍穹的背景下才得以呈现,暴露其广袤浩瀚的面相和错综深邃的肌理,要度量和认识大地山川,要描摹山脉和河川的原委与脉络,离不开天空提供的方向和尺度,《易•系辞上》云:“仰以观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此之谓也。那么,《山经》这部最古老的山川地理志中,是否也隐藏着星空的密码呢?在它的背后,是否也隐含着一部秘而不宣的“天书”呢?
  
  实际上,你翻开《山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6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管锥编》· 一

  齐鬼神论

  ……狐突曰:“神不歆非类”,而甯武子曰:“鬼神非其族,不歆其祀”;昭公七年,赵景子问:“伯有犹能为鬼乎?”子产曰:“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能为鬼,不亦宜乎?”定公元年,士伯曰:“薛征于人,宋征于鬼,宋罪大矣!且己无辞而抑我以神,诬我也。”皆以“鬼”、“神”、“鬼神”浑用而无区别,古例甚伙,如《论语·先进》:“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管子·心术》:“思之思之,思之不得,鬼神教之”,而《吕氏春秋·博志》:“精而熟之,鬼将告之。”《史记·秦本纪》由余对缪公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则苦民矣”,“鬼”与“神”,“人”与“民”,“劳”与“苦”,均互文等训。观《墨子》之书而尤明。如《尚同》中:“洁为酒醴粢盛,以祭祀天、鬼;其事鬼神也,酒醴粢盛,不敢不蠲洁”;《天志》上:“其事上尊天,中尊鬼神,下爱人。……其事上诟天,中诟鬼,下贼人”;《明鬼》下:“今执无鬼者曰:‘鬼神者固无有’。……故圣王必以鬼神,……此吾所以知夏书之善也。……古今之为鬼,非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域外三哼经之:日本天狗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2010/05/10 00:00

  ◆扶桑史话 ◎李鹏飞

  日本有一种著名的妖怪叫“天狗”。直到今天,在日本文化的许多方面,天狗依然大逞威风。日本天狗与中国有关,不过与中国传说中那只胃口很大、吞吃太阳月亮的天狗是两码事。天狗是最具日本特色的妖怪,它的故事可多着呢。

  看过日本动画片《神探柯南》的人,或许会记得里边有个凶手利用天狗传说来杀人,妄图转移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的视线。也许很多人会以为天狗就是像狗一样的妖怪,其实并非如此。

  在日本变形题材的说话(口头叙事文学)或者故事中,最为独特、最具日本特色的或许要数天狗这一妖怪及其变形了。天狗与日本文化的各个领域都存在着极其广泛而深刻的联系,日本古代的绘画、雕塑、寺庙建筑无处不见天狗的身影。笔者曾在东京近郊的高尾山药王院佛殿的正门墙壁上看到过木雕的大、小天狗形象,佛殿侧面的小广场上则立着今人用石头雕刻的大、小天狗。

  天狗的外形并不如名字所表示的那样
分类:三哼经 | 评论:0 | 浏览:1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错乱的翻译:评杨立新/冷杉译《欧洲神话的世界》

转自豆瓣:http://book.douban.com/review/3229072/

[美]戴维·李明:《欧洲神话的世界》
杨立新、冷杉译
三联书店,2010年版

  按:因为从事神话学这一行当,所以此书甫一问世,我就买来读了。但我读了几页译文,没对照看原文,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这本译著充满精神粗乱的翻译错误和校对错误。不过,我没想到它会如此错乱。今天上网找到了这本书英文版的前几页书影,对照了一下译文,结果不对不知道,一对吓一跳,单是《绪论》第一段,共8个简单的句子,译者居然译错了5个,而且有些还是基本的词义和语法错误。

  书中比比皆是的专名误译,把一些早已约成俗定的专名任意翻译,如把英国著名人类学家“弗雷泽”译为“弗拉泽尔”,把他的名著《新版金枝》译为《新的金色树枝》,把英国著名史诗中的主角“贝奥武甫”译为“裴欧沃夫”,把德国著名语言学家“卡尔·缪勒”译为“卡尔·缪勒尔”,把著名比较语言学和神话学家“马克斯·缪勒”译为“马克斯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8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钞:王士性《广志绎》言天下地理形势

●卷一·方舆崖略
方舆广矣,非一耳目、一手足之用能悉之崖略者,举所及而识其大也。昔人有言:“州有九,游其八。”余未入闽,庶其近之哉。
僧一行谓:“天下河山之象,存乎两戒。北戒,自三危、积石,负终南地络之阴,东及太华,逾河并雷首、底柱、王屋、太行,北抵常山之右,乃东循塞垣,至貊、朝鲜,是谓北纪。所以限戎狄也。南戒,自岷山、嶓冢,负地络之阳,东及太华,连商山、熊耳、外方、桐柏,自上洛南俞江、汉,携武当、荆山至于衡阳,东循岭徼,达东瓯、闽中,是为南纪。所以限蛮夷也。故《星经》谓:‘北戒为胡门,南戒为越门。’河源自北纪之首,循雍州北徼,达华阴,而与地络相会,并行而东,至太行之曲,分而东流,与泾、渭、济渎相为表里,谓之北河。江源自南纪之首,循梁州南徼,达华阳,而与地络相会,并行而东,及荆山之阳,分而东流,与汉水、淮渎相为表里,谓之南河。”观此则南北山脉皆会于太华。
古今疆域,始大于汉,最阔于唐,复狭于宋,本朝过于宋而不及于唐。江南诸省,咸自汉武帝伐南越始通中国,而闽越、瓯越、于越以次归附;西粤则其西路进兵之地也。唐全有汉地,分天下为十道
分类:购书单 | 评论:2 | 浏览:1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足于己,空诸依傍:钱锺书诗学-修辞学发微(续完)

  四
  
  修辞概念返朴归真,于是,修辞,不再是由如此这般的修辞格所限定的有限几种语词关联方式,而是将文本中语词的所有有意义关联包容于自身之内,于是,语法、词语,这被训诂学家所认为是“文字之本”的东西,现在也不过成了一种语词关联方式或修辞方式而已,而且是已经僵硬化了修辞方式。修辞不再是依附于语法、词汇等“文字之本”上的装饰品,相反,语法、词汇等等不复堪称为“文字之本”,它们自身也不过是修辞的衍生物而已,修辞不再是语言的装饰点缀,而就是语言存在的基础、语言之根。严格说来,这一问题已超出了诗学的疆域而进入了语言哲学的领地了,不过,这一语言哲学问题的澄明却有待于诗学之光的烛照,这是因为,在语言的源头,正是诗意歌趣的汨汨清泉,源始的语言就是诗。
  在分析《雨无正》“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诸侯,莫肯朝夕”这一诗句的倒装句式时,钱锺书指出,对于诗歌,语法这一所谓的“文字之本”并非必需,在诗中,“文字之本”不复为本。诗歌的诸种修辞手法“释以‘文字之本’,不通歉顺,而在诗词中熟见习闻,安焉若素。此无他,笔、舌、韵、散之‘语法程度’,各自不同,韵文视散
分类:购书单 | 评论:2 | 浏览:1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周官》之一:帝国与书写

  《周官》(周礼)为战国智识分子为大一统的王朝“理想国”进行制度设计之书,其中所记制度虽非历史事实,却是“心灵的事实”,反映了战国时期华夏智识分子真实的政治想象,故虽不可将《周官》所记径看作历史,却不妨视其为一份真实可贵的思想史史料,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战国时期智识分子对于政治、社会、宗教、文化的理解和观念,而透过这种天马行空、坐而论道的“心中波澜”,却也不难窥见当时的天下大势或历史波澜。
  《周官》对于先秦思想史的价值,可以与柏拉图的《理想国》对于古典希腊思想史的价值相比,《理想国》也是柏拉图的制度设计之书,其中所记绝非雅典城邦制度的现实情状,但透过《理想国》的政治理想和制度设计,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希腊城邦时代的“心灵真实”,也可透过这种心灵的透镜,窥见当时希腊城邦的历史的真实。
  
  《周官》记天、地、春、夏、秋、冬三百六十官,各官府下属中多有“史”官一名或数名,如:
  
  宮正: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宮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
分类:神话学 | 评论:2 | 浏览:1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足于己,空无依傍:钱锺书诗学-修辞学发微(2)

  三
  
  当我们将钱锺书的“修辞”与结构主义的“结构”相比拟时,实际上就已经将“修辞”概念的外延拓展了。“修辞”,在结构主义那里,就是指文本中语词的一切有意义关联,而不再是指为常规的修辞学所认可的几种有限的修辞格和写作风格。钱氏虽未明确地对他所屡屡使用的“修词”这一字眼的意义进行界定,但是,我们仍能从他对修辞学阐释方法的具体操作中揭示出他对“修辞”概念的把握:其具体操作中所体现的“权宜性”,正是以对“修辞”概念宽泛的或曰素朴的把握为基础的。
  如上所述,修辞,在人们的常规领会中,无非是指几种特殊的修辞手法,如譬喻、隐喻、拟人、夸张、排比、对仗、反讽、反诘等,它们只是语言的装饰手段,因此,修辞学就仅仅是“美文学”或“风格学”,它只关乎言语的美化,却无关乎言语的意义。
  但是,“修辞”,在其本源的和素朴的意义上来理解,它并非仅仅话语的可有可无的修饰手段,不是附丽于话语上的外在的东西,相反,它就是话语之本,就是话语本身。“修”,建造也,“辞”,说也,话也,所谓“修辞”,就是“话”的“建造”或“修治”,也就是“说话”。《易•乾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1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足于己 空诸依傍:钱钟书的诗学-修辞学发微(1)

按:贴一则旧文章,为俺底新书预热。
  
  一
  
  钱锺书先生说诗谈艺,虽往往是断片散札,未成体系,亦足以解惑去蔽,启人茅塞。读其《管锥编•毛诗正义》,读者所获得的最直接印象,就是作者阐发诗意、辨析训诂之春风化雨、温润自在。《诗经》中不少篇什,自古以来,注家众说纷纭,而读者依然不知所云,一经钱氏管锥点化,或择拣旧说,或独标新义,顿令千古迷障,一扫而空,而古诗之素朴诗意,则如云破月来,澄彻无蔽。
  不过,如果阅读的目光只是专注于钱氏对具体作品的读解上,钱氏对于诗学理论上的独创性就无从展现,读罢《管锥编•毛诗正义》,掩卷沉吟,首先涌上笔者心头的第一个念头是:钱氏解诗著手成春,他是如何作到这一点的?也就是说,在钱氏这些貌似漫无章法、撒豆成兵的管窥锥指背后,钱氏是不是自有其秘而不宣的剑谱兵法呢?
  钱氏虽未明言他的方法论原则,其用意亦初非搭构一个体制森严的诗学方法论,然而,当他在具体阐释活动中频频拒斥所谓“经士儒生”的解诗方法时,也就同时昭示出,钱氏之解诗,非仅为解诗而解诗,其最终之指归,毋宁说正是
分类:故纸堆 | 评论:2 | 浏览:19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茉莉原是胡姬花,又香又白人人夸

好一朵传奇的茉莉花
2010/04/12 北京青年报

穆宏燕

  茉莉最晚于西晋时已在中国落地生根,生活中又随处可见,几乎让人忘记了它漂洋过海的传奇身世。“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它的美丽不仅由于“又香又白”,也因为它是中国与波斯—阿拉伯地区源远流长的交往的见证。

  ■“末利”和“耶悉茗”

  是两种来自波斯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当人们听到这首妇孺皆知的中国民歌时,有谁会想到那又香又白的茉莉花是来自于遥远的波斯呢。

  茉莉(中国古籍记作“末利”)花有两种,一种拉丁学名为yasaminum sambac(据有关学者考证sambac一词源自波斯语的zanbaq“鸢尾花”)。此种花在较早时间经印度、东南亚传入我国岭南地区,被称为“末利”。据考证,汉语中的“末利”一词,源自梵语malikā,经暹罗(泰国)语mali到占城(越南南部)语molih演变而成。此花耐寒,故很快传入中国
分类:购书单 | 评论:0 | 浏览:576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修辞学与博物学

  利科:《活的隐喻》,汪堂家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很多年前读过英译本,再读中译本,差不多算是他乡遇故人吧。
  在西方,修辞学和博物学一样,都是早已灭绝了的学术物种,最近却都有起死复生的苗头。
  博物学和修辞学都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亚里斯多德大师是这两门学科毋庸置疑的教父,亚里斯多德著有第一部《修辞学》教科书,也著有第一部《动物志》和第一部《动物学》。
  修辞学和博物学,一是人文科学,一是自然科学,乍看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却血脉相连,共生共荣,两者都致力于对各自领域丰富多彩、参差多端的现象和事物的收集和分类,都试图透过纷繁错杂的表象揭示其背后的秩序和等级。可以说,修辞学是语言领域的博物学,博物学是生物领域的修辞学。(热奈特就称法国修辞学家丰塔尼埃为“修辞学的林奈”。)博物学发展为生物分类学,博物学完成了,博物学也就完蛋了;修辞学发展成为辞格分类学,修辞学玩熟了,修辞学也玩完了。十八世纪,修辞学和博物学同时走到了其生命的尽头。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沉寂之后,这两棵老树桩上却又相继开出了新芽。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事是一座收藏时光的博物馆

  帕穆克:《纯真博物馆》, 陈竹冰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版

  这个世界上,没有被经历过的人生、没有被唏嘘过的爱情、以及没有被讲述过的故事,可能已经没有了,所有该发生的故事都已经发生了,所有的故事都被世世代代讲故事的人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正是因为所有故事都是我们曾经经历的或者我们即将经历的,我们才会读故事。
  这本书,翻开第一页,读到第一句,“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你大概就会想得到,作者将会给我们讲述的会是一个怎样故事,一个怎样的俗套的故事。
  尽管所有的故事都是俗套,但是,总会有人会重新经历和讲述这些不知道被重温了多少遍的故事。
  不过,即使是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人讲述,也会有不同的情调和韵味。那些真正的讲故事的高手,正是那些能够为旧故事赋予新的质感和味道的人,那些能够为老曲调新翻杨柳枝的人。
  那些被赋予了新的质感和温度的老故事,在给人带来对于时光流逝的伤感的同时,也用那不断再现的熟悉旋律给人生带来些许的慰藉。时间流逝了,美人迟暮了,但那些故事
分类:读书单 | 评论:0 | 浏览:18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論衡:訂鬼、言毒

訂鬼篇

凡天地之間有鬼,非人死精神為之也,皆人思念存想之所致也。致之何由?由於疾病。人病則憂懼,憂懼見鬼出。凡人不病則不畏懼。故得病寢衽,畏懼鬼至;畏懼則存想,存想則目虛見。何以效之?傳曰:“伯樂學相馬,顧玩所見無非馬者。宋之庖丁學解牛,三年不見生牛,所見皆死牛也。”
二者用精至矣。思念存想,自見異物也。人病見鬼,猶伯樂之見馬,庖丁之見牛也。伯樂、庖丁所見非馬與牛,則亦知夫病者所見非鬼也。病者困劇身體痛,則謂鬼持箠杖毆擊之,若見鬼把椎鎖繩立守其旁,病痛恐懼,妄見之也。初疾畏驚,見鬼之來;疾困恐死,見鬼之怒;身自疾痛,見鬼之擊:皆存想虛致,未必有其實也。夫精念存想,或泄於目,或泄於口,或泄於耳。泄於目,目見其形;泄於耳,耳聞其聲;泄於口,口言其事。晝日則鬼見,暮臥則夢聞。獨臥空室之中,若有所畏懼,則夢見夫人据案其身哭矣。覺見臥聞,俱用精神,畏懼存想,同一實也。
一曰:人之見鬼,目光與臥亂也。人之晝也,氣倦精盡,夜則欲臥,臥而目光反,反而精神見人物之象矣。人病亦氣倦精盡,目雖不臥,光已亂於臥也,故亦見人物象。病者之見也,
分类:黄赌毒 | 评论:0 | 浏览:1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