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骁的心情

写字为自娱自乐,交友为品茶饮酒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764
  • 开博时间:2010-04-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搬开挡路的小板凳

  这是一个诱人的职位。除了两万多元的月薪,每年还将获得公司提供的一次海外学习机会。然而,竞争是残酷的,长达一个星期的选拔过程中,近百人的庞大竞选队伍里,只有五人进入到最后的决胜阶段。
  最后的面试地点设在一个高级酒店里,公司的老总亲临现场做考官。五个优秀的应试者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按抽签顺序逐一前往会议室接受最后的命运考核。从房间到会议室的途中需要拐一个弯,经过两个又长又窄的过道。面试完的人则从另一个方向直接离开考场。
  结果,几乎每个走出现场的应试者都面带笑容。面试的程序和内容实在太简单了,公司老总只是象征性地询问了应试者的年龄、学历、从业经历等,然后简单听取了应试者对公司发展的意见和建议。这种形式的终极面试,甚至有些出乎几位应试者的预料。
  第二天,五个应试者被召集到公司的总部。老总要现场宣布公司的最终聘任人选。五个人被请进了高管会议室,面对老总,五个人的表情几乎一致,脸上都挂着自信和期待的微笑。当老总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其余四个人都惊呆了,因为五个人当中,被老总看中的那个人学历最低,且工作经验最浅。
  短暂的沉寂之后,现场发
分类:杂谈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下的仰望

  当骨骼在地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种深厚的力量开始在田间地头释放。我们听到了希望和收获的声响,那是土地在翻转、车轮在滚动、禾苗在搬家、稻谷在暴晒……在乡村所能见到的与农事相关的各种劳作,都在脊梁弯成的这道曲线里一一呈现。
  
  经年与土地交往的人们,懂得向大地索取的方式只有付出。这种付出更多的时候体现于苦力。耕地、插秧、喷药、拉车、割禾……所有这些我们熟悉的农活,都通过直接的肢体劳动来实现。人们主动把身躯倾向地面,把脊背弯成一张弓,用近乎完美的力学原理,完成了对农事作业的一次又一次解答。
  
  我们不妨去读一读摆放在厢房里的那些硬质农具,它们是锄头、犁耙、镰刀和铁镐。很多时候,这些铁铸钢锻的器具静静地躺在岁月里,发出清冷的光芒。春耕时节,人们便把这些农具从厢房里请出来,请到它们该去的地方——稻田或是菜地里。当人们努力把身体弯曲,拱起厚实的脊梁,这些农具便在人们手中飞快苏醒过来,锋利的刃开始向坚硬的土地发起进攻。一丘稻田,或是一块菜地,被有秩序地划裂,刨松,粉碎,平整。
  
  土地是宽容的,任由那些坚
分类:杂谈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白履历表

那年,我从一所中专学校毕业,等待了一个暑假,原定的工作单位迟迟没有给我发来讯息。情急之下,我辞别了父母,只身一人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加入了打工族的行列。
来到深圳,一连几天,我都在人才市场仔细查阅陈列在桌面上和张贴在墙上的招工简章。我沮丧地发现,按现实条件,自己只符合车间的普工招聘条件,这些职位对文凭和年龄要求相对宽松,但待遇普遍偏低,还通常需要加班,工作十分艰辛。我当然不想下车间去做一个苦工。但稍微好一点的职位,都对学历和阅历有着严格的要求。我注意到,那些企业管理职位的招聘台前,几乎每个前去应聘的人,都准备好了一份厚厚的求职简历材料。在前台通过简单初审之后,那些求职人员还必须到后台去,接受进一步的严格面试。显然,后台的面试过程里,人生履历份量很重,是通向正式岗位的一块敲门砖。
在大厅徘徊许久,我想,仅凭现有条件,自己毫无竞争力。要想谋取一份自己相对满意的岗位,就必须另辟蹊径。思考良久,我找到一家打字复印店,给自己印制了一份求职履历表。整个履历表只有两页,第一页用粗体字印上了我的姓名和年龄,以及毕业学校,第二页则完全是一张空白纸。
来到
分类:杂谈随笔 | 评论:3 | 浏览:9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情命运里的自我人格

   在悲情命运里彰显自我人格
  
   章骁
  
   看陈凯歌的电影, 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几乎都是关于人的命运的电影。作为新近推出的贺岁大片,《赵氏孤儿》亦不例外。这部影片,讲述了一起触目惊心的灭门惨案,一幕震撼心灵的人性悲剧,一场你死我活的权力角逐,一段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这部电影里,陈凯歌导演携手葛优、范冰冰、海青、王学圻等一批大腕演员,带给了大家一个跌宕起伏的历史故事,更重要的,是通过电影塑造了剧中人物悲情命运里的一种自我人格。
  
   在悲剧的美学范畴里,不仅有性格悲剧,更有命运悲剧。在《赵氏孤儿》里,我们看到,里面的人物都不能逃脱一种“命运的苦旅”。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安排自己的生活,更不要说来主宰自己的命运。至于《赵氏孤儿》剧中的人物也都是不能按照个人的意愿来生活的典型,甚至有的还走向了自己意志的反面。屠岸贾尽管杀死了他的全部敌人,成了权倾天下的君王,可是他直到最后才发现,他不择手段要杀死的赵朔的儿子,其实就生活在自己的家里整整15年,屠岸贾自己成了天下人的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1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出来的乡愁

   吃出来的乡愁
  
   ——读《雅舍谈吃》有感
  
   章骁
  
   枕边有一本梁实秋的《雅舍谈吃》。闲时,拿过来读上一两篇,甚是惬意。读这些多识、有趣、娱心的谈吃文章,越读越有味儿。读到后来,更是从字里行间看到了一个怀乡老人的身影,从那些色香俱全的吃食里,读出了一份浓浓的乡愁。
  
   法国作家马赛尔•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写道:“当人亡物丧,昔日的一切都荡然无存的时候,只有气味和滋味长久存在。它们比较脆弱,但却更强韧、更无形、更持久、更忠实。好比是灵魂,它们等待人们去回忆、去期待、去盼望。当其它一切都化为废墟时,它们那几乎是无形的小点滴却傲然负载着宏伟的回忆大厦。”饮食习惯一旦形成,就将伴随着人的一生,如人的性格一样,江山易改,口味难移。很多时候,吃也会吃出一份乡愁来。
  
   梁实秋正是如此,他的吃不止于美食,他说:“除了嘴馋之外,也还带有几许乡愁”。 晚年梁实秋,实属一个典型的漂泊无依的怀乡老人,思念故都,无以遣怀,即便是日日的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泊异乡的孤独和凄凉

   漂泊异乡的孤独和凄凉
   ——读张爱玲《异乡记》有感
   章骁
   张爱玲的游记性散文,大陆版《异乡记》已于近期出版。读《异乡记》,与读张爱玲其他作品不同的地方,是读者能够感受到这本日记式的小书里,从头至尾浸漫着张爱玲的深彻情感,似乎可以直通作者毫无遮拦的内心。初读,字里行间,有着独特的张式幽默,充满了一种淡然而又温情,辛酸而又可爱的感觉。读到后来,一种无处不在的异乡漂泊、忧伤、孤独、凄凉的心情就不觉间袭上心头。事实上,张爱玲在写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正经历着自己情感生活里最为悲伤和失落的时光。
   据推断,《异乡记》或应写于1946年,也就是张爱玲在当年由上海赴温州找胡兰成途中所写的札记。彼时,抗战刚结束,胡兰成实为待罪之身,与范秀美避匿至温州,未料两人你来我往竟成眷属。而此时身处上海的张爱玲并不知她心心念念的胡兰成竟化一路惊险为惊艳。她不顾战时慌乱,迢迢自上海来探视,而胡兰成却不予相认,只对外人介绍张是他妹妹,并将她安置在旅馆,却从不在此过夜。最终张爱玲不得不失望地返回上海。这短短几十天的千里寻夫而不得的经历,成了张爱玲一生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10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掌心里的爷爷

此时,爷爷就坐在我对面的硬塑板凳上。这是医院门诊大厅里常设的一种凳子,简单结实,光滑冷硬。浸在飘着淡淡的药水味的空气里,爷爷的目光有些茫然,神情局促,胸前紧紧抱着从老家带来的一个旧黑皮包,皮包的带子套在脖子上。包里装的,是一大叠病历,还有一张CT照片和一张X光影片,几个用空的药瓶包装盒,以及一些从吃完的药瓶里抽出来的说明书。

我坐在爷爷对面一个同样的硬塑凳上。眼前爷爷的模样让人揪心:他的嘴巴不停地张合着,喉咙的筋骨艰涩地做着伸展运动,脸上找不到一点多余的肉,皱巴巴泛黄的皮肤,紧紧贴在凹凸不平的颊骨上,一下就让人想起传说中的木乃伊。已经是四月天了,爷爷身上还裹着一件毛衣,外面加披着一款带内绒的旧袄子。三步之外的我能够清晰听到从爷爷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
我不时抬起头来看一看爷爷,又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开。我不忍看到已过古稀之年的爷爷一脸痛苦的神情。

两年多来,我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父亲一起带爷爷来这家医院看病了。这是邻县的中医院。医院的院长和我们讲同样的客家话,老家就住
分类:人间真情 | 评论:0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远影系列之三《炉照子》

炉照子



这样的一个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一定是陌生的。在我的老家,方言上确实是这么叫它的。炉照子的构造极其简单,一根约莫一米长的木棍,一端用铁丝悬挂着同样用铁丝绞成的网兜。提在手里,象提着一个灯笼。

炉照子的奇妙绝不在它的模样上。从外观上看去,这样的一个物什,实在是粗糙之极。木棍不一定是精心挑选来的,大都没有细心打磨过,只是手柄的部分显得滑溜油光,这是经久与手掌摩擦的效果。而铁网兜的材料,也是随便从后屋的旧厨柜里翻出来的废铁丝,用老虎钳生生拧缠而成,找不到半点艺术品的性质,上面还通常布满了锈痕。然而,这些并不重要。人们对炉照子的期待,只集中在它所发挥的作用上。在乡村,人们做这种炉照子,是为了在夏天的夜里去水田或是小渠沟里抓鱼。

乡村的孩子,在夏天这个季节,最神往的两件事,一是偷着去小河里洗澡,称之为“划水”,另一个就是在夜里和大人提着炉照子去野外抓鱼,称之为“照鱼”。划水是家里严令禁止的,一经发现必要引来一顿暴打。照鱼一般能够得到大人的应允,这
分类:乡情依依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远影系列之二《副业工》

副业工


一群穿着蓝布杉,戴着草帽的壮年男人,推着简易的大板车,或是推着独轮车,一个接着一个,穿行在山道深处。这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我们山村一道独特的风景。这些埋头在山石路上运木头的男人,我们称他们为“副业工”。

 副业工,顾名思义是出门搞副业的工人。我不知道他们的主业是什么,或许是他们的老家临海而居,没有足够的土地用来耕种,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大年刚过,这些人就离开了家门,结伴而行,寻到千里之外的深山乡村里来,给当地人运输木头,赚钱养家。

这些副业工,大都有着良好的品行和耿直的性格,他们来到一个村庄,通常要找一户人家寄宿,然后揽一整年的活计。因了家人的慷慨,或是因为我家的房屋宽大,那些年里,这些“不速之客”在我家里几乎没有间断过。实话说,我对这些人,是有一些好感的。他们在傍晚休息的时候,会用纯正的江浙方言逗我兄弟俩玩,时常变戏法般从兜里掏出一两颗糖来取乐我们,或是从煮饭的锅里铲一块锅巴卷成团塞到我们手里。糖果对乡村孩童的诱惑力自不必说,至于那硬邦邦的
分类:乡情依依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远影系列之一《油槽》

时光缓缓向前,记忆却在不断往后推移。由此,那个被我用回忆定义过的“故乡”,在岁月的河床里已然渐行渐远。所幸的是,浮在脑海里的属于故乡的那些早已在现实里被遗弃的影像,并未随之远离。我怀着一颗温暖的心,小心翼翼地把这些影像从记忆深处搜集起来,写在这里,送给那些和我一样深爱着自己故乡的人。



 油槽



油槽是老家土话的叫法,也叫油槽下,其实就是榨油坊。我始终认为那是乡村里最具智慧和力量的标记。它融合了文明的智商、强壮的体魄,以及属于农人特有的团结的力量。

整个村子只有一个油槽。很幸运,它就在我家的左前方。这样,我就有了更多的机会走进去探个究竟。平日里的油槽是安静的,它只有在采摘油茶(方言称“木梓”)的季节里,热闹上一阵子。大多时候,它就静静地守侯在村庄的一旁,象一个熟睡的老人。

我对油槽始终怀着一种敬畏的心理,这不仅是因为油槽在平日里总是屋门紧锁,显得有些神秘,更重要的是,里面用来榨
分类:乡情依依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