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7810
  • 开博时间:2010-04-05
  • 博客排名:第3899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2013年黄流镇元宵灯展回放

  地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乐东县黄流镇
  时间:2013年2月24日元宵节
  
  黄流民间灯展已成为黄流人民的盛大节日。今晚,黄流镇数万干部群众同喜同乐,共庆元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5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e491bb73f4b2e7d29eb39a8507cb460c查看全文>>

过年回味

  过年回味
  
  带病写的。这几天,天天吃肉,终于得了绝食症。
  很多人过年都是笑的,而我过年多数是半笑半哭。我没有一个正经职业,工作不稳定,因为担心失业,这十年来我很少按部就班地回老家过年,和老婆小孩正儿八经的过个年。自己不是年初出门就是年尾回家。有一次,为省得年后走投无路,初二我自己就离开家门。先去上海,后远离祖国飞往新加坡。每年的春节,在我心里仅是冰冷、距离和久违。因为自己不是公务员,我的工作多是无原则的妥协。去了国外,也是依靠出卖肉体辛苦度日。你说你在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欢度春节,你不想哭吗。所以我说,凡过年时还在漂泊者,皆乃命苦人。
  平时我和亲人接触机会的不多,过年时再漂泊他乡,和他们接触就更少了,可我娶了一个最深情、最痴情和最忠诚的老婆。经本人细算,我和她结婚十多年,她守寡至少占百分之六七十的时间,那就是8年,8年,也太浪费了,要是换做她人早人间蒸发了。8年中我自己很多心,除了常吃安眠药,除了拉和撒之外,我还坏事做尽,十字经“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本人至少占几经。太艰苦了。
  今年春节前,我被开除公职、开除团籍,我终于带着几包行李打道回家团圆。
  离开海口前我给银灯鸳纬和邢代洪两君打电话,我对他们说,我在海口不行了,明天打算动身回家看老婆。两个电话我听到的都是嗯嗯啊之声,看样子他们好像舍不得本人离开海口,我心里想明天“昨日海南”一定会降半旗哀悼,可到后来我才发觉他们那是装的,他们不理也罢。有的人活着,但感觉他已经跳海自尽了。我不知道这是出自谁的名句了。也许是他们看透了,他们都清楚我宁愿上网通宵也不会见网友一面,不会请他们喝一口茶。我呆海口再久对他们也只是废人。
  游荡江湖多年,这次应该是铁了心。记得去年快归家时我也有一贴《回家种田》,无奈本人见钱眼开、不守信誉,年底又继续背井离乡。这次明知和往常一样在家呆着也将是阴阳失调、不能上进,但也没有办法了。如果祖国还有未来,“隐居于村野,遨游于网络”将是我高喊爱家和爱国主义的口号,将是我相当一段长时间的生活方式。小隐村野,省吃俭用,谨言慎行,偶尔露骨,也许将来还是像做贼一样才能把自己的人生过完。
  今天先过蛇年。4日,弟弟一家从内地回来。去年春节,我不在家,弟弟也买不到车票,从买对联贴对联到杀鸡宰鸭全是他嫂子操持。可以想到,每年我和我弟不在家,过年我父亲定在供桌前烧香、点烛,母亲则蒸年糕,他们的媳妇就是负责燃放鞭炮了。年三十要做的事情很多,年终大扫除主要集中在这天,清洗器具、涮洗窗台,还有厅堂陈设的供桌,三十这天都要搬至庭前清洗,好把一年来挤压的“晦气”扫出门。我家还是老屋,一切都是旧的,老屋内外到处堆满了杂物,窗台上总见厚厚的尘埃,我和弟弟每人一块抹布、一把刷、一袋洗衣粉、一桶水,我们一个上午洗洗涮涮,这时我和弟弟的三个小孩子不时在旁边奔跑、嬉闹。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我们和这三个孩子一样,都是父母亲的孩子,年三十我们哥弟的洗洗涮涮好似寄托着对父母亲未来一年身体安康的祈望。父母年纪大了,现在我们最大的心愿是每年能和双亲过年,今年定盖新房子以供双亲居住。
  下午五点,全家人开始祭拜祖宗。香案前先列鸡、鱼、肉、果品等供品,待摆好酒盅、筷子后父亲斟上黄酒、茶水,并点起红烛和焚香。拜祖时仪式由父亲主持,这时由父亲带领着全家人向祖宗跪地磕头三次,之后全家肃立合掌向诸神,父亲说:“祖宗大人、父母,今天是2012年农历腊月三十。。。要保佑子子孙孙。。。”每年,父亲把对孩子的感情都寄托在供桌上的神龛里。
  敬奉祖先之后我们开始吃年夜饭。今年我和弟弟都在家过年,我们准备的菜肴都很好,餐桌上都是些很贵重的东西,很丰盛,有鱼、有鸡肉、鸭肉、猪头肉、猪蹄、红烧排骨、豆腐、黄豆芽、绿豆芽等上好菜肴。这时全家人穿上最漂亮的衣服,人人打扮得整整齐齐。花生、瓜子、糖果到处摆放,除了供桌上的供品,大家可以随便吃。在餐桌上父亲不忘告诫我们:过年了,吃饭筷子要捏紧。不能打架,忌讲不吉利的话,要尊重长辈,要讲究称呼。这时候老家大门敞开,老屋每个房间都灯火通明(据说是为方便迎接祖宗回家看望子孙,要整夜亮着),父亲还特地在每个房间添加上一个加满油的油灯(我估计是以防突然断电)。
  接着是贴对联。每年对联的内容和形式都差不多,无非是以示喜庆、祥和、送旧迎新和接福。我们贴对联有先有后,由里向外,先神龛前再屋门、墙壁,有神必贴,有门必贴。最后连牛栏、鸡舍、猪圈、谷仓、米缸都得到优待。牛栏贴“犀牛望月”,鸡舍贴“何须鸡鸣”,谷仓贴“多多包容”,厨房贴“心调五味”,门楣上贴“开门大吉”,米缸贴“年年有余”,猪圈贴“恋爱自由”。今年,按照老婆的要求,我在自己卧室的床头上贴上——“鸳鸯戏水”。
  这就是年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9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7ff345c339b97545f56b3b176ab576a1查看全文>>

晒晒牛洁强开支账单

  晒晒牛洁强开支账单
  
  (久违了,乐东版,因为工作关系自己太久没写什么帖子了,相信接下来的一段我会很有空。只要有空,我都会登陆天涯的。本人和银灯鸳帏、站起来的风景先生等版友一样热爱着乐东版,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也不时用手机瞧瞧乐东版。也希望大家珍惜乐东版,记得经常来发帖、灌水。昨天看到帖子《老牛身边的故事》有点触发,那就先拿牛洁强开刀。)
  人只要努力,相信总有出路。今天,牛洁强进城享福了。
  牛洁强是谁?也许你们都猜到了。牛洁强其实并不是牛顿后人,他不姓牛,姓汤。三个月前牛洁强通过关系在省城找到了一份差事做,当牛洁强的双脚刚一踏上省城的街道,看着城里的红灯绿火,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牛洁强既兴奋又畏惧,既喜悦又惶恐,即新奇而又激动,他感觉,快翻身了。
  牛洁强好像铁定了心,他不停打电话向我炫耀,传染给我的是份份激动:夜人,来省城吧,来做海口能吧。虽说自己在电话里是羡慕、赞叹,但心里是咬牙切齿:你牛洁强不也就是个农村人吗,你去到哪也改变不了你还是个乡巴佬,改变不了你还是住在城里的下乡人。
  之后几日,我逐渐对牛洁强感到陌生、不理解,因为他还是没有停止向我炫耀,。不就是个海口吗,在海口你还不能更改国籍,也不会是移民。他也不想想这个世界已被我踏遍,世界各地我都撒过尿,谁尊谁卑,谁高谁低,我大概懂得。现在牛洁强一大把年龄了才来插队,因此只配打杂。但作为牛洁强的朋友,我还是虔诚地盼待他早日成为这个城市的主人,早日真正成为出卖祖国利益的主人。海口百分之九十都是乡下人,如果往上推溯三代,全海口都是乡下人。牛洁强,我祝你好运。
  但贫穷注定是遗传的。牛洁强开心一阵子后,他烦恼了,他说自上来海口,他已经叫家里人要了一万多块了。我帮他算过账,牛洁强实习期包括不择手段月挣2600,下列是他每月的开支账单:
  租房450
  水电费:100(其经常上网通宵)
  网费60
  中晚餐每顿10块、早餐5块、夜宵5块、吃饭一个月计900(饭桶,一天四顿,小心得胃癌)
  抽烟20*30=600(其多数抽芙蓉黄)
  零食200
  生活用品(卫生纸等)200
  化妆品(护肤、防晒霜等)100
  手机费:50(牛洁强的手机一般都是关机,花不了几个钱)
  交通费:500(打的居多)
  买衣服:1000(君不见牛洁强全身名牌)
  仅仅粗略计算。以上共计3960元。可谓入不敷出,还不能生病,不能伤残。我再认真回忆了一下,才知道,以前的牛洁强好比旧时的财主,其挥霍曾经留下过恶名,他不是苦于生计而到这座城市来的,而是处处讲究气派和享受,他向家人拿一万多块也不足为奇了。现在本人也学一回城市人,通过门缝里看人,如果牛洁强的老婆有能力,那她就继续资助吧。对牛洁强这类货色,不是混的好,是生的好,吃得肥一点最可爱了。
  上乐东版的我相信都会看过《老牛身边的故事》,其作者是银灯鸳帏,老牛就是牛洁强而不是银灯鸳帏。在故事里,老牛不是牛,是龙,请你们细心读一下,文章中还可见“龙搁浅”“有才、有学识”“懂艺术、知道创作”等词句,但全篇明喻(不是暗喻)的是嗟叹老牛怀才不遇、生不逢时、大材小用不被赏识等。据文章最后的感叹句子“如今(牛洁强)显得唯唯诺诺”“留下来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看来傲气十足的牛洁强已经考虑去留问题多时了。
  风呼呼地吹过,海口气温骤降。
  但在咱们家乡乐东,蓝天、阳光、绿水和青山。这是大自然慷慨赐予乐东的礼物,乐东人民对这份美好空气从来都悉心呵护,倍加珍惜。而大都市海口,自1月份起极少见到像样的阳光了。没隔几代,阳光变黄金,城市人全往农村跑。此言不虚,因为城市人吸的不是空气而是阴霾,是毒气。因此我们出生在中国最南端的乐东,不是生不逢时,是正逢好时。牛洁强将来要是做隐士的话这里那更合适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0023f17060938c293ee6247589336b8a查看全文>>

看看这里有没有你的亲爹和亲娘

  事实,人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看著父母亲的脸庞从年轻变憔悴,我越来越愈发想写写自己的母亲了。可我,随便拣出一个汉字,它都是那么的粗鄙和庸俗,但这次我想拐一次弯,用六十一班同学聚会的合影图片代替文字说明。
  这是一幅珍贵的照片,这是46年后黄流中学六十一班的“老三届”同学第二次相聚。
  这次回来我才得知,我母亲还是黄流中学六十一班的班长,即我的母亲是许多县长、局长和校长的班长。黄流中学当时是乐东第一重点中学,能考上的也算是凤毛麟角,我母亲所在的镇上就她一个人考上黄流中学,因此六十一班的同学很有才华,我的母亲就是非常有才华。我母亲自1963年考入六十一班,至1966年毕业一直都是六十一班的班长。我从母亲的老同学口中得知,虽然我母亲年幼时一直是孤儿,她年幼就丧父丧母并尝尽人间疾苦,但母亲年轻时活泼、可爱、心灵、手巧,她爱好文艺并且人也长得漂亮,她当个班长是足足有余。但爹亲娘亲还不如毛主席亲。66年,当我的母亲和她的同学们正准备升学考试继续深造时,时代的亲爹来了。人也就这一辈子,短短七、八十年,六十一班全班60多人,这次相聚他们才发现有十几个已经早死了,估计这些死了的同学还不明白文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明白这个亲爹是怎么一回事,更不明白这是一场共产主义信仰和个人崇拜主义的灾难!
  实际上,我的母亲当时已经被保送上海南医学校,是毛主席耽误了我母亲的前途,毛主席就是这个时代的肇事者!多么宝贵的青春时光,而读书的权利却被剥夺了。到后来我的母亲参与红卫兵串联去了北京见到了毛主席,再后来,我母亲回乡和选择了结婚。
  现在我们还不停在歌颂救世主,为“救世主”树碑立传,可这个救世主却和魔鬼没有任何区别。我看所谓的“救世主”应该去请求人民宽恕才对,否则中国政府就是还在变相的宣扬封建专制思想。因为我相信禽兽的下一代,他同样还是禽兽。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母亲背后还有多少牺牲和艰辛,因为她姐妹三人自小就是孤儿。我的母亲是靠她的妹妹挖野菜和旁边亲戚救济,才凭自己的聪明才智从封闭的乡村考上县重点中学的。或许,如果没有十年动乱,我的母亲也不会回到乡下活得这样尴尬、窘迫和无奈。但相比“横扫一切”的十年有那么多人被整死、整残,母亲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了。之后多年母亲屋里还挂着毛先生像,直到我读懂“伟人”的历史之后我才把它放下来。你没有人性,母亲的孩子也没有人性,我和你已无真情可言、可信。真正永垂不朽的人不是你,而应该是我的母亲。倘若魔鬼会复活,我说不定还会用脚踩。
  虽然不能进省城,但我母亲在农村也不平庸、不屈服于命运,说罪过的应该是你们。我母亲靠锄头也靠信仰拉扯我们几个孩子长大。我母亲任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心灵手巧,她当过赤脚医生,做过村主任,8几年以后她变成镇政府的干部,后来还当了一届的副镇长。因为我母亲不会拉拢人和巴结人,也不懂当官的猫腻和各种潜规则,她仅当了一届副镇长就被人挑落马下。那一年她的副镇长位置被人挑落马下我是看在眼里的,当时因为我还没有工作,没有钱,我要是工作了,有钱了,我敢保证我母亲一定能当上镇书记的。
  也许人一生出来就不公平。据我母亲说,曾经被视为精英的六十一班有好几个同学毕业之后一直当农民在土里刨食。前两年,六十一班有过一次同学的初次聚会,但历经人生的风风雨雨和生活的坎坷的当农民的几个同学并没有到场。这张照片是六十一班今年8月份的聚会合影,除了死了的和个别有事情不能来的,六十一班基本上都到场了。这次丰塘村有一位同学,因为面朝黄土背朝天感觉无法溶入社会的主流,觉得自己一直被歧视而不肯参加,是经我母亲多次去村里做他的思想工作后他才肯参加同学聚会的。弹指一挥间,四十六年已经过去。现在六十一班的同学已经步入老年,人人两鬓斑白。三年的同窗苦读和朝夕相处结下的同学情谊现在更显得那么的珍贵,因为不管你是曾经的县长、局长还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如果运气好的话最多也就能活十几二十年了,那还有必要觉得自卑和惶恐吗。
  也许照片中就有我们版友的亲爹和亲娘。
  我祝六十一班的同学们健康长寿!
  

照片拍于2012年8月,中排左四为我的母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88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41b0d4814c3388fa4fb81f8c76785c56查看全文>>

参与《流韵》、《龙沐湾》两大主编的一次裸聊

  偶然,我拍下这二张相片。每次出行我总是要随身带着相机,为的是求点击,求真实,这也是我唯一的办法,以证实本人所写之真实,我讨厌虚伪的情感和泛泛说事。现在,本人警告各位,敢和本人接触的,一定要小心以被本人拍照存据。不过这是后话。
  海口这一晚,都像是憋坏了似的,包括诗人林雅璟在内,他们裸聊至天亮。看来,他们是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了。除了林是文人,他们两个都自称是文化人,他们中一个名叫邢代洪,主编《流韵》;另一个则叫郭义忠,主编《龙沐湾》。这一宿,我有幸做卧底、线人。
  这一宿旁听下来,如果你问我他们中哪个最有学问、最有文化、最最有毛病、最最让人敬佩,不好意思,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写这个帖子时我还不时提醒自己,写字别太粗鲁,别惹什么语言是非,别惹怒主编大人。众所周知,这些主编们都是文化人,他们全身文化和知识,对于我自己,即使是个好人,但不是文化人,今晚,自己不独守空房就很美了。
  吃完夜宵,已经是凌晨了。天涯星特意开了房,海口半岛酒店。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宾馆和男人睡觉,和有文化的乐东版各界人士同房。
  林雅璟可谓集大成者,其人懂诗歌,懂散文和小说,早年是红帆诗社社长。他说话很率真,且事业有成,其在海口文学界一向以肃杀闻名,他也是乐东版金牌水妖,关于乐东版的坛坛罐罐其人都了如指掌。凌晨两点半,他打电话给张晓云和求证秋风,告诉他们俩他自己被半岛酒店的一场八卦讨论会绑架了。四点,林索性离场。此时的银灯鸳帏和韦诗人,已经脱光横躺在床上好比僵死之虫。这些假文人,就是喜欢战斗在床榻的最前沿。
  本帖对话图片是我在六点半时拍摄的。因为接近天亮,谁想撒尿就撒尿,他们说话也越来越敢于泄露任何秘密了。这时候,该猫在叫春,该老鼠在打洞,因此我自己困得昏了头,只得躺着床上半梦半醒地听着这一场主编们著名的高端对话。按现在流行所说的高端,就是莫谈国事,只谈道德和文化。真正概念上的高端,我们可消受不起。
  今晚,没有上帝,只有《流韵》和《龙沐湾》。他们先谈道德再谈文化。如果两大主编哪天突然病逝,那说明他们俩是为文化事业而累死的。他们为了文化而不择手段的行为让我敬佩,我不得不陪着至天亮。也许他们不知道,自古历来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和喜欢斤斤计较的人,一是文人,二是女人。但是我愿意,我愿意陪着这些认死理的书呆子,假文人。
  可邢代洪说他不是文人,他自认是文化人,爱好中国文化的人。今晚他不喝一口水,不抽一根烟,就是为了“文化人”这三个字。他口气还是那么大,并且言词铿锵,说全世界都在嫉妒他,嫉妒他成名成家,特别是老郭。他说你老郭能写首诗歌算什么,我出版一期流韵,举行一次诗歌朗诵会、一次新闻发布会和一次流韵网刊沙龙就可对社会产生深刻的影响,其影响力足够你写一百首诗。他说个人作品其实最后还是独占,而大众文化才是分享。这时代洪站起来走向我,挥舞手臂笑着说:“夜泊你和老郭一样写过情诗,但也是反动文人。你们,都不是文化人的料。”我对他说,我不是文人也不是文化人,我自己要是女人,肯定是做妓女的料。
  这时我感觉,这位流韵主编的声音总是在屋里飘来飘去。光一个口才、一个众才,流韵这位主编就足够是个人才了。邢代洪是很有口才,如果他吐词再清晰点则将会是海南著名的青年演讲家和演艺圈的交际花。本人多次承认,邢代洪的观察能力和思维能力是我们一般的朋友不可比的,流韵能有今天也是与其人嘴巴的表达与辞令密切相关的,他这张嘴巴为流韵文化的传播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但邢代洪不只是依靠嘴巴传播文化,他有阵地流韵和最近的流韵网刊,它们就是这位主编发展和推动地方文化的实验室和研室室。
  今夜,我再次遇上一次练习口才的机会。可龙沐湾主编老郭,相比流韵邢主编的即席发言、出口成章,其表达就变得无力和自我多了,他就是气不足的那种。有时候还见到郭主编说着说着就停下来喘口气,我不知道他是紧张怯场还是思维混乱,也可能是其声带早年损伤,要求喘气。不过他还是比本人强得多,主编们的口才就是好。二位主编今天的对话,洋式、中式、乐东话、普通话、黄流话、丹村话、古董话和文白夹杂,都有。我相信今晚不会有人被他们的文白夹杂吓跑。今天他老郭还深知,要想出名就得骂邢代洪。因此总见他运用那种沉不住气的架势多次打断邢代洪:你为《流韵》,我为《龙沐湾》,同样是对地方文化的传播,你就说我不是文化人?老郭说到他现在偏安一隅为的是编延德志、丹村志和龙沐湾,他正承载着对社会文化精神的重任,他才是文化人,文化名人。他多次提醒我们,在文化严重滑坡的今天,像他这种文化人,是十分罕见的,他应该在网络乐东版热传,而不是像《流韵》那样霸道。看样子,郭主编好像受了不少委屈,天大的委屈。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也不知道自己最合适的位置,同时他又显出一点可爱的酸腐气。所谓文人,其实就是骚、贱、酸、腐的代名词。但邢主编所说的文化人,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也许它是个刚刚生产的名词。
  对话还没完,都别走,待会儿会散场。这时天已经亮了,还下着雨。
  虽然我很困,可也舍不得睡。这二位主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可不能错过。我正在等着增长自己的文学知识。可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他们还谈到乐东版、乐东版友、家庭、个人、老婆乃至主编们自己的毛病和穿着打扮,每当谈起这些时只见他们发出嗡嗡之声,而没有原先的手舞脚蹈了。他们拉拉扯扯地讲了半天,还一遍一遍地复述。原来主编们天生就有人情味,他们也会嘻戏和轻浮。他们谈这些和我无关,因此我可能睡着了。最后我一睁开眼,八点了。
  早安,各位!早安,主编们!
  现在我总结,如果挑长相,流韵主编和龙沐湾主编也都差不多,没有一个恶俗;如果比脸皮,我看他们是一样厚;如果论素质,他们都有素质;如果论作秀,他们一样喜欢;如果论文化,他们全身文化;如果论真理,他们,好像是真理的化身。
  
  《流韵》主编和《龙沐湾》主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5205658ea9e0dfaab9da206b3f2d2486查看全文>>

银灯鸳帏自杀

  银灯鸳帏自杀
  
  银灯鸳帏光说不做。虽然他嘴上经常说过他要去死,他在乐东版还多次发出企图自杀的信号,可每次都没有去死,没死成。最近他在乐东版的一个帖子《不如离去》分明是“向世人作最后的告别”,但大家不必担心,请大家放心,昨天我拨了他的电话想不到电话却通了,我们还通了话,他在三亚,心情很好,说到底,他还活着。银灯鸳帏就是光说不做。
  我接触银灯鸳帏不算多,但我从他的帖子中以及和他极少的谈话中也能略知他的过去,“我厌世已三十载”,银灯鸳帏敢活到现在,也是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了。现在跳楼自杀的很多,如果银灯鸳帏选择喝砒霜、撞墓碑自杀,本人不会是一个心碎者。本帖子我不会催他死,可我也不会替他侥幸,因为银灯鸳帏迟早得死,必死无疑。更何况我的心里他已经算是自断经脉了。现在,既然他已经有自杀的念头,对死亡毫不讳言,我就敞开心灵,告诉你们银灯鸳帏一个真实的内心世界,死亡世界。
  银灯鸳帏出身不算贫寒,在兄弟中排行老二。他读书时很争气,为改变命运,为报答母亲和报答父亲,他考上了本科大学。他读的是会计专业,就是说之前银灯鸳帏的命是“做会记的” 命,是专门整理钱的命。可他不懂珍惜,毕业后他在海口替老板记账不到一年,因为坚持原则不做假账、不讲假话被辞退了。他想终究依赖他人自己是发不了财的,也很受气的,之后他和别人合伙做生意、下海。他养过虾,养过鱼,做过猪料生意,也做过传销研究过彩票。在这些年中他做过项目助理、部门经理和公司副总经理,那时他挣钞票就像在用印刷机,但随着市场泡沫破灭,市场需求变得很疲软,他的事业也被打得七零八落,最后,他抛弃了钞票印刷机,买了七十多台电脑开起了网吧。
  人分三六九,但银灯鸳帏既不是官也不是吏,他开网吧的这几年就是他和社会反抗的几年。有一次,他在我面前指责当地派出所耽误了他发财的时间,他说他合法开的网吧却被当地派出所每年多次以各种名目进行敲诈和勒索。除了平时的“小费”、“好处费”,这些民警还公然公权滥用,每逢节日假他们经常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迫使银灯鸳帏交上“赞助费”、“慰问费”。大家知道,银灯鸳帏也算是“书生”,他是从书堆里爬出来的读书人,本来他对社会的腐败早恨之入骨,现在,他整日面对的却是从体制中爬出来的大盗和惯犯,愤怒、窘迫、彷徨、困惑、无奈,就在今年,他不得不把自己糊口的网吧低价卖了。银灯鸳帏好像什么都明白,可什么都明白不了。他明白的是他的确是选择了现实,头顶的天都是一样的,他不明白的是他其实还生活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因此,按照他的思维和行为难以开花结果,他是不能留在人间的。
  虽说自杀是银灯鸳帏最好的选择,但有一段时间,我还是很心疼他的,我的帖子有多篇写到银灯鸳帏就是证明。银灯鸳帏一直以来视官场如粪池。有一年,银灯鸳帏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琼中某单位,可他明知自己不是当官的料,不会是体制中人,他放弃了。他的良心使他不能面对大面积大深度腐败的体制,他的良心使他不能面对赤裸裸的权钱交易面对那些他不敬的人,他也不能拍人的屁。银灯鸳帏从不把官、公务员当回事,到现在他不得不妥协选择了离世选择了自杀,是有点可惜。我一直想不通,他为何不去证明一下自已是男人,为何不通过仕途和权力获取财富?当了官,银灯鸳帏想没有钱都难。当了官,想当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那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他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夹片肉馍(网吧)人家也不放过。我相信,如果银灯鸳帏当了公安局长他一定是打黑英雄,如果他当了县长他一定会斩尽全县贪官!但银灯鸳帏也爱吃肉,如果他当了县委书记,我同样相信,他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清官就是没有好的下场。
  银灯鸳帏就是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男人,我建议当地的这些官员没事少惹他,就是他自杀变鬼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生命不如意,现实太残酷,活着也没什么看头,还整日与这些魔鬼打交道,银灯鸳帏你赶快死吧,死了就什么烦恼都没了。但服毒喝砒霜、撞墓碑是很痛苦的,本人建议你用传统的自杀方式---上吊,痛苦较小,成功率很高。
  银灯鸳帏,一路走好!
  
  银灯鸳帏相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27af00638537f26e084f2350a0838f54查看全文>>

海戈撰写独门史《延德志》

  海戈如果看见我又在写他,看见这个帖子,他多半又是心惊胆颤了,他每读完我的帖子,他总是带有一股忍辱负重的感觉。他曾经承认他自己怎么会去结交了我这个罪恶的师兄,跟个要饭的似的,非盯着他不放。但本人因为用了奇效的生发精,生出了一些可爱的碎发,致使心情大好,我也不会乱丢炸弹了。
  最近,海戈因为社会关系好而拉了不少赞助,他才得于出了个期刊叫《龙沐湾》,他自任主编,自演自导,我先不管其人的刊物《龙沐湾》和他的天涯来吧《龙沐湾》怎么样,但昨天他突然又曝出其要编史,撰写《延德志》,这是他在乐东版帖子《举一人之力,成天下文章》自曝的,这下,真把我笑翻了。
  海戈,原名老郭,乐东佛罗人,无职称、无官衔也无党派。他虽然经过多年的拼搏变成一位富有商人而穿着一袭传奇的袈裟,但据我所知,海戈从未上过任何名人的辞典,这次却要自己修辞立典炮制独门史。这次,真把哥看呆了。
  之前本人也一直不知道什么是延德郡和延德县,在看了乐东版的某些关于乐东的遗迹帖之后才知道乐东县境内是有这么一个隋期延德废县遗址。据文字记载,延德县,始见于隋代,县治就在佛罗镇境内,临近白沙河黎白港。经过这么多年,即一千四百多年,延德县的众多始祖先人也不知已葬身在哪个荒山野岭,他们也不留下个皮甲给后人,就是野史也鲜有记载,能保留的历史资料和文献也是少之又少。正是有这点玄机,加上延德废县遗址又在世界闻名的龙沐湾境内,同时也靠近海戈的商业城,我怀疑海戈并不是为了缅怀先人、修史励后人和还原历史,而是为了他商业城的那堆建筑垃圾能注入有血有肉的人文精神,好惜先人气息扬名延德遗址。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想,也许海戈对古人真的痴情。海戈说:“我立志为本地文化做出努力,人活着就得有一些理想和精神。”现在的乐东,就是不断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令人敬佩的对家乡文化甘心奉献的年轻的热心人,这一批青年人中,黄流有邢代洪和陈老板,佛罗,也不甘落后,这次又出现一个想图名和不图利的海戈。编个杂志已经是多么不容易,得花不少钱和很多精力,这次又听说他要立大局意识在乐东版征集资料编史,真让我深深地震撼,深深地疑惑。海戈的情操,又再次滋润了我那的干涸的心灵。我仿佛看到海戈脸色蜡黄、兜里揣着一堆稿子、手里捏着几块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在匆匆赶路。他的志向是那样的高远,他的性格是那样的固执,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恐怖。单打,是必胜的;为延德文化续脉,是肯定的。
  修史写志是一件大事,不是儿戏,它涉及到历史的大是大非问题。加上关于隋期延德废县遗址可遵循可参考的资料基本上是没有,文史资料极为空虚,现在海戈想挖掘延德文化其难度可想而知。因为暂没有发现任何资料对延德废县遗址记录的延续性,就是海戈拄着拐棍儿想去“抄袭”也难于找到源头。现在,我们通过现存的史料,只知道一千四百多年前有这么一个先人集居地。修史必学古人。据知,海戈秉笔直书,通过孔山人和李大水二位教授去寻找关于延德县遗址的源头记录之书籍,他本着实事求是、尊重历史和把责任放在第一位的心愿,现在他合众人之智去挖掘、纂修延德文化之大计不失为古人修史的原则和方法。
  历史都是被扭曲的,中国人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亡国史,因为灭亡了我们才去修史编史。成王败寇,他们留下给子孙后代的多是经篡改的史料,除非断代史。因此要求海戈同志要具有鉴定眼光和能力。延德废县遗址的资料本来就少,即使幸运找到了但也不是人家一说就对,它说不定是胡乱传抄、捏造传说。也许是天地良心为民立史,我相信,依海戈的学识,他一定不会写出最烂的延德废县遗址史实来的。
  同时,这次海戈以私人的名义来撰写(不是编修,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编)《延德志》,连我都深感其程度之奢华。我相信我们多数人听后不是十分感动而是半信半疑,虽然这件事本身颇具非凡意义,更是史书的重任。我承认,海戈很有钱,他并非手无寸铁,钱对他的确不是问题。他曾经说过挣太多的钱对他来说意义不太,他坚信他自己“能够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来支撑这样一项文化事业”,自其此言一出我不得不再次心生敬意,为千秋大业我看他是打算要牺牲了。我见过骄傲自信的人,也见过满怀热血的人,但没有见过像海戈这样敢对编史胡思乱想的人。一部史实,里面布满的不是密密匝匝的金币,而是密密匝匝的蝇头小字,要选、要考、要证、要撰、要注、要释、要抄也要校,如果海戈不想沦为骗子,结果可想而知,他,可能又是一边写一边哭。
  
  今天心情复杂,我为自己点了一首歌
  《祝你一路顺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0981&articleId=6d0d203d06f00e27137806ef444e9e06查看全文>>

乐东版征文活动,奖金小银预出资2000

  中秋,快来了。
  和往常一样,乐东版也准备征一征了。但此次征文不会是关于中秋的,也不是关于中秋饼的,乐东版是个活版,要搞就搞灵活点的。按照小银的意图,这次征文活动主题是“乐东见闻录”,够大够灵活了。
  谁不说俺家乡好,谁不想自己的家乡好,故乡永远都是我们精神的依赖和寄托。但我们中有些人一提起乐东就感到累与怕,感到无奈迷茫与丢人。他们宁愿漂泊他乡,宁愿玩遍江南宁愿在他乡玩物丧志也不愿意再回来家乡。基于此,银灯鸳帏和各位版主为了激发大家爱家爱乐东的热情,原本是中秋征文活动的主题现在改为“乐东故乡见闻录”,也算是请你们来为家乡的发展建言献策。此次乐东见闻录征文包括摄影(配有文字或是解说)和文学作品,摄影作品数量不限,张数越多越好,但必须是原始影像。文学作品体裁不限,感情不限,参赛对象,也不限。作品要求原创首发,杜绝抄袭他人。稿件一律贴在乐东版,征文时间即本帖之后三个月。
  大家一定理解,这次征文目的是为了展示家乡美丽的风景、人文和家乡风俗。你可以写写家乡古老的风俗习惯或者是善良淳朴的旧式人物,你也可以通过参观访问、文化采风、风光摄影等活动参与进来,尽可能通过你手中的笔和傻瓜相机来投射出我们乐东的自然风光、历史古迹、民俗风情、生态文化和百姓生活等真人、真事、真物、真貌,以展示乐东近年来的发展变化。但作品必须是原创并真情和实感。
  虽然家乡还很贫穷,还不是很和谐,但故乡是我们童年的故乡,也是我们放飞梦想的故乡,何况家乡还有你自己的很多亲妹妹、亲姐姐和亲哥哥。如果你有能耐,就别生在乐东,别再做乐东人,那就请你尽快滚出乐东!滚。。。现在既然你做了乐东人,就得热爱家乡、建设家乡和心系家乡发展,并将爱乡的情感转化为刻苦学习,努力在乐东版发帖顶帖。
  征文即是比赛,比赛就得设置奖项,发奖就得有钱。又是按照银灯怨炜的意图(已确实),这次征文包括摄影作品和文学作品,摄影作品设一等奖1名,文学作品设一等奖1名,一等奖奖金一律都是1000元,征文活动依次还设有二等奖、三等奖、优秀奖若干,奖金分别是500元,300元和纪念品。这次征文暂时不需要评委。大家都知道,这些评委也不是很好惹的、不好请的。我们还期望,这次版内征文的优秀作品被海戈主编挑选发在《龙沐湾》第二期,至发帖时,本人也未经这个海戈同意,请海戈同志看见帖子后回复,你本事大,会拉赞助、有钱,反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了。同时,我们更希望乐东本土企业家或是有点钱的老板对此次征文进行赞助,一经赞助,乐东版主人人身上将必贴上其广告词!
  是为乐东版2012年“乐东故乡见闻录”征文活动发起稿。请银灯怨炜和各位版主、版友指正。
  
  
  天涯海南一家乐东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8c4cda330d2ee8346fe9dcc18d147eaf查看全文>>

昨日所见:龙吸水

  龙吸水,犹如神话故事。
  这罕见的神奇景观一辈子也难见一次。
  昨日下午,本人身临其境,但因距离太远相片拍得不很美。
  
  1 天边的漏斗
  



2 真的是把水吸上天



3



4



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6d7cc7fe6daa4135a5cf60b0a49f81cb查看全文>>

我和尤超

  我和尤超
  
  自从我学会了上网,陆陆续续也认识了一些朋友,尤超就是其中一个。我和尤超从未谋面,至现在也是仅仅依靠一条网线相连,但我感觉他仿佛天天在身边。有一次我经过海口,实在忍不住才打了一次电话给他,这也是我仅给他打过的一次电话。那时仅是初识不久。
  海南山美水甜,估计也培养了一大帮海南的诗人和作家,可我没有认识他们,他们也不会认识我。这些作家们大多都拥有一本光荣的暂住证而安居海口这个大城市,因而他们有属于自己的花园。他们经常参加各种文学文艺活动,邀请出席各类学术研讨会、座谈会,经常采风、观摩、互相吹牛。怪不得人家写的东西好,文学观念与文学创作思潮不知道会比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强多少倍。海南有几个较有影响的文学刊物,比如《天涯》、《海拔》等,作者基本上都是海南这些顶级高手的作品。本人虽然不认得他们,但也想喳喳叫。我曾经给《海拔》投过诗稿,投的是自己早年写的《父亲 我堕落了》、《我把自己打扮成一只母鸡》、《让我入侵,并且忏悔》等七篇诗作,但都被退稿了。他们看不起本人诗作真没天理,这些编辑是太孤傲也太没眼光了。给我退稿的是《海拔》编辑符力,他回复中说了我不理解的一堆废话:“我们读《诗经》,读唐诗宋词。。。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些诗词并不因为写作的时间很久远,而失却了符合当下读者口味的品质,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写出了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好作品。”还好,他最后安慰我鼓励我:“感谢你来稿,期待你的好诗。”没关系。我又不认得你们。
  自己是明白人,诗歌本来就不是个什么东西,它只不过是刻意回车、重组,再另外拐了一个弯罢了。现在我就是看不起诗歌,诗歌是什么狗屁啊,现在造成本人有阅读障碍就是因为当年读了这些诗歌。他们是哲人吗?还是思想家语言学家?我觉得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就是喜欢玩诗歌,因为诗歌很好写啊,只要懂得一点词语招式、懂点颜料配方,这些二手文字就很好排练啊。
  可偏偏尤超也喜欢诗歌,我的诗歌也不幸被他看中了。先来介绍一下,尤超,全名林尤超,作家、编辑和馆员。他系海南省作协会员、海南省青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海口市三龙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兼会刊副主编、《海南残疾人》杂志副主编。他曾任海南省文学研究会秘书长、海南省比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比干文化研究》杂志执行主编、《海南师范学院报》编辑、《海南师范学院学报》文科编辑。。。一个接一个,密不透风,这么多头衔,这么复杂的迷宫,我看他都要接近上帝了。若再给我一百年琢磨,也不会有他这么多文化古董、干尸。进不了博物馆,这么努力写字最后说不定会毒死自己。但于尤超,从中学起他就是虎狼之人,当年是琼山中学“好望角”文学社的社长。他弄了伤口后又滴血,之后其接任南海潮文学社社长、红帆诗社副社长和《花果山》报社社长。不可一世,也该麻木了,下面就说说他为什么要看上我,让我也沾染了这些文人的贵气。
  什么时候我都承认我自己有虚荣心,我不是想着去把诗歌精髓发扬光大,而是想着让更多的诗歌大师知道自己也在写诗。“诗歌”成为我嘴巴上最厌恶的词那是因为我写的诗歌没人理会。我的诗歌理想就是一日自己会成为海南诗歌节的写作范例,可苦于飘零他乡,四处流落自己好似和他们阴阳两隔一样,我也不可再说了,但《夜泊》诗报中的《我的诗歌宣言》即将成为最后记忆时却讨人赏赐了。这位非常诚挚的海南省文学研究会秘书长在海南文苑读到我的部分诗歌之后对我竖一根拇指,他说:“我在天涯最大收获是发现你。”真是有福了,自己要融入海南文学史了。他给我留言,邀请我来海口坐坐,他说海南写诗写得最好的诗人没有几个,其中一个就是你了。这时我瞪着眼,没力气了,他的话让我简直笑死。尤超,我在你心目中得宠,但诗歌在我心目中,不怎么得宠了。
  文学汉语是我们热爱的凭依。从此我们以哥弟相待,我叫他老哥,他称我为老弟。何况老哥在海南文学界有多年的江湖地位,他是海南文学界的战士,可呼风可唤雨。本人也很怕孤独,认识了尤超,也算有个人说说话,问问候,从此也多些关心。我们俩人都是以纯文学出发,可是,我又想到纯文学其实就是纯情感,是那种死心塌地的爱。但自己要是不另类不激情,也不会这样的情感,尤超也不会看上我。尤超宽容、坚强和最具爱心。没有彼此深情的呵护,又怎能称作为为知已。可他的错爱实在过分,我在他面前是不及格的,我就是一个软骨病患者。老哥,你知道的,老弟心愧啊。
  尤超很忙,都教授了他每天有一大推的工作要做。但他工作之余还倾尽全部心思去热爱他的文学艺术,他通过组建天涯来吧“灵魂贵族”来注入新鲜的艺术生命。他不走低端的路,最近,制作精美的贵族灵魂优秀文集《喊魂》要出版了。《喊魂》是尤超和竹子老师倾注心血多时的一个灵魂文集,也是他们自费而且是通过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一个期刊文集,以后它还将陆续发行。前几天,尤超给我发来《喊魂》封面,之前他和竹子老师多次约我,向我要相片,不厌其烦地询问我,他们俩人对我的偏爱是我始料未及的,作品集里挑我的文章最多(一共6篇),还把我本人的简历放在宝贵的勒口,这个勒口制作是要花不少钱,现在钱也是很重要,可他们为何偏看不起钱。《喊魂》经得起检验,经得起阅读,随着《喊魂》文集的出版我们的网络友情也落地和生根。
  网络是虚拟的,但我和尤超的友谊是真实的。一个小小的鼠标,一根细细的网线,连接着我们发自肺腑的感情。我们辗转于网络寻求精神驿站到现在已经是相互追至家门口了。“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只有愚蠢的人才不去珍惜这份网络友情。现在我得到这份友谊,真的让我兴奋不已。我们虽未曾谋面,那是由于我还漂泊远方,我们的相知并不会永远是个哑巴,不会仅是闪亮的头像。
  
  

即将出版的灵魂文萃封面及勒口(第一期)



封底及勒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472007&articleId=15aac57d7ebe34a951ec1169d8140db3查看全文>>
共11页/1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九州神国阜

2018-08-14

西界哀技

2018-08-13

错藏四人组

2018-08-11

倬莂霖侗ih

2018-08-11

一抹夏忧依

2018-08-11

显程其

2018-08-11

授历落课

2018-08-11

绝舞遗av

2018-08-11

对断室父实

2018-08-11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