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者天涯名博

罗某,四川人,作家,诗人。作品散见《读者》《星星》《当代文坛》《当代小说》《散文诗》《诗林》《四川文艺报》等报刊,已出版22部个人文学著作。也喜欢艺术、体育和旅行。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6
  • 总访问量:392954
  • 开博时间:2010-04-02
  • 博客排名:第316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wanih

2019-12-06

文锦书屋

2019-12-05

列瓦雷士

2019-12-04

风抹残阳

2019-12-01

清清淡淡ABC

2019-12-01

heise13

2019-12-01

洞箫紫竹

2019-12-01

吕振雨

2019-11-30

龚盾

2019-11-29

成都弹绷子

2019-11-28

胡诗宏

2019-11-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入夏后第三首情诗

梦蜕皮
就成了楼下那条游廊
月亮与花卉的相似性是一地阴影

它们以饱和的缤纷
滤出你游荡了半生的

那片开阔而绿油油的词句

 

五楼抽象如纸本底部

那一抹墨迹未干的敌意

它将窗玻璃擦净

像饱含弹性的肉体那模棱两可的快感

在低于五楼的关于爱情或周末的智识中

我们享虐于彼此的眼睛

又自由于各自的孤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新作,长篇小说《三角城往事》出版

   【本人最新长篇小说《三角城往事》最近由团结出版社出版,是本人小说创作的一次总结,也是本人的第22部个人文学著作。定价:49.80元】

   【作品简介】

    三角城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似乎也不是一座确实存在的城市或水边小镇,但它在我心里业已存在多年,且汇集了我所见到过的、爱过或恨过的、记住或遗忘了的无数有故事和灵魂的人,比如演绎出三角城悲欢恩怨与寂寞孤独人生境遇的诸多人物与故事:晚年长出獠牙的三爷。四个习惯性在物质领域内争斗,却在精神领域内老死不相往来的亲兄弟。一个刚刚过门就死了丈夫的女子——阿芝,不料却成了宋家大院的物质与精神两方面的主宰者。一个来往于阴阳两界的郎中。一些当着男人的面奸污其女人,却在每次事情完毕后被暴打一顿乃至死亡的阳人,等等。他们身处偏远闭塞的环境,深陷复杂凶险的人际关系网中,极端厌憎官僚却又不得不与之周旋,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与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必须一生同床共枕的人等都保持了相当的距离,甚至形同陌路,在孤独寂寞和你死我活的拼争中,度过卑微而又热闹却又极度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一(3)

进入荣盛魁,迎面便是一道青石板铺的石梯,拾级而上,犹如循了舷梯而登上的巨大轮船。石梯两面,包括二层三层,都是价钱不一,设施有别,但都体现了汉羌结合的特点的包厢,确实是一艘让各路商客和买欢者念念不忘流连忘返心醉神迷的花船。石梯的终点是一平台,一张桌子上放置着一张古筝。想来,这必是烟花女中的有才之人,日日端坐在琴凳上,有客人来,轻拢慢捻地弹奏开去,算是迎接客人到来,一种看起来还算高雅的礼节表达方式,即使没有客人来,照弹不误。历朝历代的烟花巷翠香楼怡红院荣盛魁等香艳之地的女人,大多是文学艺术的亲身参与者,解读者,神品者,其审美能力不低,她们不仅因为跟文人们耳鬓厮磨,谙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火令.从汉长安遗址到大漠边关

落日门庭锈,秋高野鹿鸣。汉家宫阙总黄昏。

高祖大风歌罢,动了汉人心。

 

雪过阳关道,党河半死情。玉门羌笛不敢听。

又是西行,又是马蹄轻。又是暮云飞乱,满了古长亭。

 

 

【注释:党河,流经敦煌境内的一条河,乃疏勒河支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一(2)

将魏辅唐宅院所在的区域与回龙场隔开的那条河叫金溪河,河上有两座桥,其中最具观赏性的是那座飞凤桥(顾名思义,该桥的建筑样式就是一只展翅高飞,灵性十足的凤凰,廊桥形制,该桥与商业街十字路口的栖凤楼遥相呼应),从此桥过去,便是青木川老街回龙桥,也是青木川古建筑和原汁原味的生活最为集中的地区,它是一部青木川历史的写真集,活化石,青木川人引以为豪的诸多本地美食,比如核桃酥,手工核桃馍,五香和麻辣豆干,家常豆腐乳,麻辣牛肝菌,贵妃五仁,腊肉,腊猪蹄,辅唐宴,野菜,土鸡,野生鱼,油炸香叶小鱼,还有极具保健和医药功能的山药片等,在回龙场老街都能品尝到。一些极具地方特色的农耕文明的元素也还能在青木川见到,比如分离谷粒和谷叶碎屑的风播机,捶打油菜杆和麦秆的长柄连枷,老街转弯处的水车,手摇石磨,老式磨面机,老式剃头匠,黄包车等。某些人家的住处或公家办公地点的墙面上,还清晰地留存着文革时期的标语口号,一些年纪大的游客,往往会长时间地驻足,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些似乎还活跃着的大字,让自己回到那个热血喷张,激情四溢,打打杀杀,风风火火,热烈奔放,无所顾忌的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一(1)

从宝成铁路的阳平关站(不是三国时期的那个阳平关)拼车前往位于川陕甘三省交界的青木川时,我又一次想起那个满族女人叶广苓。叶广苓虽说出生于北京,却钟情于关中大地,前文曾提到的她那句让很多北京文人不爽的“西安才是具有真正的王者大气的古都”(意思是这样,原话忘记了)就可见一斑。除此之外,青木川名气越来越响,大有赶上凤凰长汀丽江阆中周庄等名震天下的古镇的趋势的原因,跟叶广苓的长篇小说《青木川》有着直接且重要的关系,孙红雷主演的电视剧《一代枭雄》就是根据叶广苓的这个长篇小说改编的,只不过影视艺术中的“青木川”叫“风雷镇”。很多人去青木川旅行之前,兴致勃勃地在网络上寻找,或开私家车出发时导航上搜寻的就是“风雷镇”,后来经人指点,方才恍然大悟。中影视艺术“毒”太深的人,就往往会犯这样的“错误”,容易将剧情和剧中人跟生活中人事划等号,包括人名地名。如果仅仅是把地名人名划等号,还不算大事,尽管犯错,也当是一个小幽默便可,但要是将剧中人事当成生活的翻版,就是艺术审美和欣赏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四)

张飞死后,被蜀汉朝廷追谥为桓侯,因此阆中纪念张飞的祠庙便叫汉桓侯祠(祠庙正门匾额上的汉桓侯祠四个字乃赵朴初所书),当地百姓一般直接称其为张飞庙。不过,现在文明见到的张飞庙在唐代称为张侯庙,明代称为雄威庙,清代则改回为汉桓侯祠。为了书写方便,在这里还是用俗称张飞庙吧。

张飞庙位于阆中市西街,距离中天楼不远。中天楼位于阆中市区中心,是阆中的地标性建筑,游人到阆中,必来此观览,这里距离闻名遐迩的贡院也非常近。但游人中的很多人对张飞的亲近感,远不如阆中另几条街上的贡院之类的有关科举制的遗物遗址,尽管他们带着崇敬英雄的心情和满肚子气鼓气胀的豪迈来看看张飞,但最终还是顶扛不住功名利禄的巨大诱惑,将金钱、权力和高考带给他们的压力与荣耀一同带到了那些历史遗迹的空间中去了。“自我”原本就与内心相距甚远,英雄豪杰和功名利禄也并非绝对的天敌,有时还是城隍庙的鼓槌——天生的一对。因此,人们不必时时刻刻都要自省,日日夜夜检视操守,反而可以在旅游时放松心情,感性一些,豪爽一些,做一个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3)

该说说张飞和张飞庙了。

在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中,粉丝最多的,应该是《三国演义》。解读三国演义,在无数三国迷来说,是最不需要学术的精准度的,即便像易中天那样的老先生,在解读三国时尽量在《三国志》《三国演义》等文献典籍和文艺著作的基础上做到客观,准确,要是能挖掘和研究出新的、完全是原汁原味的三国人事的话,更好,但他似乎还是愿意用更生动形象,甚至有些个人色彩的方式,来跟全世界的三国迷们一起研读和回味三国英雄故事,不糊涂,不牵强,不卖弄,不装腔作势。而且,几乎所有的三国迷都不屑于视谁的评说为权威,即便是半拉大的,身上的毛都还没长全,却已经通读了《三国演义》,玩转了早期操作杆演戏《三国志》的玲珑少年,都有一整套对三国人事的解读模式,有自己崇拜欣赏的人,有自己的观感,喜恶是决定他们对三国人事解读的第一把钥匙,或者说,关于三国故事,他们自己就是权威,他们就是甘愿冒险进入东汉末年那场纷乱的三国人事演绎之中,将自己也当成了三国中人,当然,只当英雄,不做奸贼(而无数看着三国水浒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2)

除了杜甫草堂有两座之外,国人耳熟能详的滕王阁也有两座,一座在豫章,即现在的江西南昌,赣江之滨,一座耸立在阆中的玉台山上。在一般人看来,单论名气,南昌的滕王阁,远在阆中滕王阁之上,其实不然。在诸多文献资料上,有关阆中滕王阁的记载也并非鲜见,而且因为杜甫的诗歌,阆中的这座滕王阁也是声名远播,只是没有被纳入教科书而已。事实上,咱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科书,说俗一点,也就是教材,真正适合教育而非仅仅是教学,真正参透了人生,直面而不是经过各种手段篡改过的历史的,实在寥寥无几。南昌的那座滕王阁因为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的那篇《滕王阁序》和那首《滕王阁诗》而名扬天下,尤其是前者。不过,不管是在念书时,还是亲临赣水之畔,最吸引我的,是王勃在滕王阁上写作《滕王阁序》的过程。两座滕王阁,都是滕王李元婴所建。李元婴何许人也?他是唐高祖李渊的亲生儿子,太宗李世民的亲兄弟,被封滕王。这个从小被李渊及其夫人娇生惯养的皇家小子,屡次违反规章制度,让李渊束手无策,基本上是放任自流了。到了贞观时期,更是毛病不改,惹祸了李世民,在贞观13年封为滕王,后专为洪州都督,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十(1)

四川有两座杜甫草堂,名气最大的那座在成都,鲜为人知的那座在南充的阆中。阆中是中国版图上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城,更是难得一见的风水胜景(如今被赞誉为中国第一风水宝地),自古商业、教育、文学、风水、农业、政治等极为发达和昌盛,能吸引大批各领域的名流来此,不足为怪。只是成都的那座草堂,被杜老夫子自己,后来接踵而至的文人,文武兼修的川人和时下的旅游文化等,渲染和宣传成了一张超级诗歌名片,也恰到好处地诠释了杜甫忧心于天下苍生的品格和文风。不过,没有多少人清楚成都杜甫曾经居住的草堂在唐代是属于别墅规制和级别的,基本上等同于如今成都市级官员的住处,杜甫在成都近三年的生活,质量和品位不低,浪漫程度大抵也不比其他之前那些在蜀国曼妙之极的花间诗人低。

阆中的那座杜甫草堂,原来那样子基本上不存在了,我见到的是一座集旅游、休闲和文学为一体的场所,既保留了杜甫当年在阆中居住时的少许样式和情调,又开辟成客栈,木质结构,小巧别致,既有深深庭院,又有古韵十足的楼台,各种花草树木,别有一番雅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方维纳斯——四川安岳水月观音(图文)

    享有“东方维纳斯”美誉的安岳水月观音,位于四川省安岳县石羊镇毗卢洞19号石窟,是安岳石刻中的精华,也是北宋时期石窟艺术的经典杰作,令人叹为观止。

    安岳故称普州,与大足等地,是唐代及其之后四川石刻艺术的重要区域,就年代来说,安岳石刻比大足石刻还早两百余年。当时的陕西和四川是全国重要的在石崖开窟造像最为集中的地区,尤以四川安岳大足为最(由于行政区域划分,大足划归成为直辖市的重庆,否则,川内便有两处世界级的石窟造像,那将是何等壮观的文化艺术宗教哲学的胜景啊。不同的是,大足石刻集中于一山谷中,安岳石刻则相对分散,比如圆觉洞,毗卢洞,千佛寨,卧佛院等,都有大量精美的石刻作品。这个假期我花了几天的时间游览了这些地方,收获颇丰),而这些石刻艺术中,水月观音(也叫翘脚观音,紫竹观音)造像很多,水准极高,而达到最高艺术境界的,是安岳的这座。

    说句题外话,安岳还是我国著名的柠檬之乡,全国市场上近八成的柠檬来自安岳。

    大家到安岳去耍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8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九(3)

几个小时过去,青藏高原极低的云层黑压压地横亘在塔尔寺上空,即使很微弱的风,也将雨水中接近冰点的寒意吹拂在身上,喧嚣,雨伞,各色雨披,加穿的衣服,生硬的脸色和眼神,仪式成色太足的祭拜和祈祷,使得塔尔寺一时间被强行拉进了世俗世界,一些即便如何庄重和沉默的僧侣,一时也扛不住滚滚红尘,有的茫然,有的无措,有的愤懑,有的无奈,有的若无其事,有的谈笑风生,有的在高香的价钱中获得快感,有的仍然冷视着这完全从属于旅游开发和金钱的闹哄哄的世界,或许,他们六根并未清净,他们或许还能从来自天南地北、高原上下的游客和信众中获得对于尘世的那点感觉,不让自己既不急于修炼成佛,也不让自己被人叱责和贬谪为宗教天地中的凡庸之精魂。只有雨云还带着一丝丝宗教的情绪,雨水带来了天上的声音,在洗净尘世的污垢之后,再呼唤真正的旅行者和信仰者,一起心灵到心灵,进入那个忘却个体或群体烦忧的圣境。

从度母殿出来后,对塔尔寺的探访便接近了尾声。经过八宝如意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临江仙.春末游扬州

四月长江烟雨冷,东风吹度残萩。

落花流水小桥头。

人间西子瘦,最瘦是扬州。

 

大块文章天下拱,千家文脉悠悠。

脚行商贾酒中游。

淮扬多丽骨,看尽古今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凉黄龙溪

    黄龙溪位于双流、仁寿、新津、彭山四地交汇处,已经有2100年的历史,史传诸葛亮、张献忠等历史人物曾在这里与对手大战,乃兵家必争之地,自古商业发达,商贾云集。电影《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海灯法师》《芙蓉镇》《秦淮世界》等在此拍摄过。代表美食有黄辣丁,焦皮肘子,一根面,珍珠豆花,丁丁糖,肥肠粉,臭豆腐等。随着经济开发和旅游文化的发展,黄龙溪成了四川乃至全国的名镇。

    去的那天刚下过雨,空气清新,清凉无比。选几张照片贴出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清凉黄龙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随笔九(2)

宗教虽然抽象,却过滤并保留着仇恨里的爱,由此进入了孤独的境地,形成了孤独深处新的仇恨,最终成为一个个几乎绝对的个体,呈现出遗世独立,孤傲冷漠的形象。博爱与仇恨是宗教的两极,纽带是孤独。但宗教是可以解释的,阐述的,辨析的,但爱与恨不行,无以解释的爱招来了无法阐述的恨,而恨则以强硬、深邃的对峙者,直接成全了爱的美名,令人饶有兴趣的是,宗教信仰似乎对恨的诠释要多于爱,而在颂扬、赞美方面,则刚好相反。

尽管宗教跟艺术和哲学一起成为人类文明的三大组成部分,但它比哲学和艺术更具有包容性和兼并性。哲学深邃艰深而非感性,却与艺术一样,是独立的个体,宗教也是,但宗教可以将哲学和艺术纳入自己庞杂的体系,让前者为自己作充分的诠释,让后者成为自己在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永不消逝的呈现,甚至是表现,甚至是创造性的再现。

无论是悬挂在门额上的“佛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6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