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者天涯名博

罗某,四川人,作家,诗人。作品散见《读者》《星星》《当代文坛》《当代小说》《散文诗》《诗林》《四川文艺报》等报刊,已出版21部个人文学著作。也喜欢艺术、体育和旅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0
  • 总访问量:337208
  • 开博时间:2010-04-02
  • 博客排名:第452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茶卡盐湖

这些白色的血液冒着咕咕作响的阳光

多少年来被撕裂的风也渴望沉尸湖底

古老的不是青藏而是盐

是被咸涩的云朵缝纫的天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八章2)

    爱情是那样的大胆,它使人们说了不敢说的话,做着不敢做的事,甚至能使头脑发胀、思维紊乱的爱者以生死相许。
    这就不难理解:爱河中的女人甘愿扔掉所有朋友,甘愿去做女人根本不敢做的蠢事,比如狠毒、泼辣、刁蛮、不知羞耻。
    只有婚姻中的女人,才成为女人。
    爱情使男人无暇顾及自尊,他们要求女人做的,不及女人要求他们做的十分之一,但他们的强烈欲望一旦将女人融化,女人就归他所有;婚姻中男人的自尊,则表现为把妻子囚在家中,把余下的爱之火赐给爱人,却不敢让妻子知道。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八章1)

   恪守着自由的动物,活跃在生命的草场和旷野的生灵,它们给予我们无穷的乐趣,它们的双眼——潜意识语言中的透明,镇静和生机勃勃的象形文字,又使我们几近失聪的耳朵听到了生命律动的绝响。让我们在它们天然的情趣和自由中放下猎枪,忘掉珍馐佳肴,把残忍和血腥锁进坟墓,通过坟墓接受上帝的审判。
      在一个叫生态平衡的东西面前,人类显得那样凶残、近视和盲目。大山昂着秃顶的头颅在诅咒,草原袒露历历瘦骨的胸膛在抽泣,森林华丽的衣衫被人类扒光,飞鸟如它们的羽毛一样缓缓飘落,而人类的大腹便便还有空间……
      当自作聪明的人类的灵性退化,退化到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七章3)

这样,眼下颤动着我魂魄的马边河远了,清纯的老茶树远了,哇哇大哭的大鲵(俗称娃娃鱼)远了,口弦和口弦流出的月光远了,你也远了,啊,昔日的一切都远了,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没有人认识我,在意我,关心我,和我一块儿抽烟,一起侃大山,一同在水中洁净自己的身子,一起为壮丽的古道黄昏而惊呼。我的存在于人无益,于人无损。如果可能,让我如一个囚犯一样被置于空无一人的大漠或者海滩或者原始森林或者一块幽暗得只听见水滴和壁虫叫的墓穴里……
    我不再为喜爱的球队的失败而流下泪水,不再看见几千万的中奖额而将目光停留片刻,不再为一些虚情假意的报道而摇头,不在为一些可有可无的人浪费精力和时间,不再为俗不可耐的电视节目而影响一夜的好心情,也不再看那些为蝇头小利而争吵不休的画面,不再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忧心忡忡……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诗】二十年前的秋日

风和雾互相转换,又以竹海的形式互相妥协,直到一把雨伞遮住了时间。雨,是享虐者的隐私,竹海将它们拦腰截断,又在低洼处将它们捏造成一块块泄露真相的破镜。

溪涧露出墨色的底蕴,它书法般流淌,是二十年前最原初的生存形态。从来不会产生原罪感的人们,伙同你在潺潺的呻吟中,笑看露出金属价格的文字,它们的骨架变成眼镜,或无数竹篁细硬而持久的枝条。

但肉体裸露得恰到好处,秋风含蓄的翘舌音,衔接了你与衣服之外的联系。无数根神经上爬满了欲望的蜘蛛,那是光影的杰作,却被肉体的气息排斥,将二十年以路的形式拉抻、扭曲,像时间与空间彼此一丝不挂的对峙与纠缠。

当雾气消失,当进山的情绪进入无忧状态,当唱歌的亡者还在以竹荪的形象挺立在语言的舌尖上,我看不到你,或者说,再也没有一种叫优雅的东西,能战胜残忍和诗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七章2)

    我们解析着心灵、道德、精神,从而使我们在山山水水之中,承接着大自然高尚的礼遇时仍孜孜不倦地解析着爱情,就像暴烈的阳光将岩石焚毁,弥天的风雨将遥路吞噬,还有无比酣畅的睡眠被噩梦惊醒,还有一套名牌西装和昂贵婚纱使我们虚荣,同时失去自由。真的要等爱情死去、等冰川溶化、大地崩裂、草木凋零,我们才能成为我们自己?
    有时,我们认知的一切美丽,就像空中楼阁一样被光阴肢解。这也许是一个令人宽怀的结果,爱情不就因为极度的自私而享有尊严和珍贵的吗?它不就因为多疑、顽劣、心胸狭窄、目光有毒、满嘴谎言、心地残忍而显得异常动人吗?它不就因为爱做白日梦,苛求别人却不愿意对别人负责而打扮得多么真实吗?
    相当多的人是这样看待爱情的。当他们身陷沉渣四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那是你的明镜,最深的脸
那是你毫无节制的燃点,火最硬
水火相容的只有眼泪

你满面皱褶,恍若破镜重圆

 

曲径通幽,终点是木鱼的嘴

青灯之光如袈裟,披在诵经者身上

佛在指尖绣着红尘

你只捞起十个漩涡

 

那是你用盐过滤的时间
夕阳有如残骸,残骸不是壮士

就是美人。分娩之后

大海陶醉在它的圈套里

你踩扁的人间是那一只海龟

一回头,孩子们奔跑在蛇信子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七章1)

   读沈从文,已是最近最美的心仪。如此一个闲散的午后,本该做些别的什么,或蜷在榻上小眠,但还是不经意地潜入沈先生的湘西,在《边城》里再度原始地游弋了一番。
      阿鲁耶达,你是否记得,我是怀着急切和热烈的心情在当初向你谈起沈从文先生的,谈他的《边城》、《萧萧》、《丈夫》、《湘行散记》和未完成的长篇《长河》。谈他十四岁开始的军旅生涯,谈他是如何可爱无比地追求他的学生张兆和的……不知你听进去没有?也是的,我怎么向你这个文学的门外人讲述我最推崇的伟大作家呢?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怎样厌恶文学,就像我是怎样厌恶小人,尤其是那些披着艺术外衣或披着羊皮的小人?(但愿这一切不分散我们的心力!)但除了你,我还能向谁去介绍那个从僻静的湘西冲出来的、从边城走向世界的、身上流淌着苗人血统的、以乡下人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六章2)

   那么,你我是不是就已真正地理解、真正地得到了呢?我们光顾银行,为钞票行注目礼,在龙卡上做梦,我们就全然富有和安全了吗?有了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室内富丽堂皇的装饰,有了一个娇媚的女人,再后,创造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那我们就真的有了,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爱的防空洞?我们日日厮守,就真的有了属于我们的时间?我们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语言,就真使我们有了自己的新量和传言?有了和睦的邻里关系,为何我们也只能听到鸡犬之声?有了不酸不甜的同事关系,为何我们总碰着一张张阴阳不明的脸孔?啊,还有了牢不可破的人际关系网,官职有了升迁,某某买彩票又中了头彩,在互联网上一个自称是精神的影子情人。人们可以出国讲学、旅游,或成为球星,被尊为英雄,那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年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每年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下午
我都习惯不再阅读
厨房里转转,卫生间很干净
没有客厅,我就在相片中接待记忆中的客人
或孤独
窗外是一条大江,后来是慌张的居民区
现在是一棵樟树,倒挂于树腰的天空
这时候,生病仍旧不可避免
有钱人吃药,穷人烫脚
我只习惯喝喝白开水

踮起脚尖让肾上腺素长高
有时也想起过世的亲人,比如母亲
想想将来,老无所依或安乐死
自个的事情就得趁早安排
这是十二月最后一天,下午

我无所事事,像书籍锁死古老的忧郁

“请用文字敲响钟声,让敌意洪亮而清晰

最后的灵感交出了谁,谁就将圆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六章1)

   诗人、哲人们这样说过:我们的一生都在路上!生命中的一切将永不可避免地企盼着结束,圆满的结束。谁都明白这个结局,希望这样的结局,因为生命的鲜美珍贵是由死亡来铸造的,在终点上,生命才成了生命。
       T.S.艾略特说:终点,正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平时我并不喜欢过分地追赶哲理。那些所谓理想高远、志趣高雅的人总是以为自己在追赶着风,要追上风才算辉煌。嗬,可爱的风之子门!你厌恶那些重复别人经验的人,嘲弄所谓的经典,轻慢那些被称作智慧的东西,自然,你就对我的某些评论不以为然。我是多么理解这些,就像我摸透了你的脾气一样。实际的情形就是:我也不热衷于说理,而我的最大可能是叙事和抒情。你曾那么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五章2)

阿鲁耶达,你在听我叙述吗?你是不是已经疲倦不堪?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去歇一歇吧。可我,怎能歇息呢?
    我上的是英语课。英语对彝人苗人来说,是他们语言仓库中的第三语言。他们掌握这个更遥远民族的语言的快速,口齿的清晰流利,发音的准确,依然使我吃惊,可以说,他们中的很多人具有对语言超常的感悟力,我得承认,他们是语言的天才(我们的语言学课程看起来真可笑)。尽管初学单词时,他们像很多汉族学生一样在单词下面注上汉字,或者汉字拼音,根据汉字的读音来拼读英语,如英文的“teacher”(老师),他们注上提茄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五章1)

我已经开始上课了。时下走上三尺讲台还不是我的职业,说到底,我仍然还是一个在大学城里连人心买卖和尔虞我诈都还不清楚的学生。说起来徒伤悲啊,不亲近物质,却又不得不为物质为钞票而操劳,彻彻底底的无奈!只是稍稍有所不同的是,我拥有足够的良知,年青和我那个家族所具有的轻利与仁慈的良知,我办班找钱也是尽心尽责,以本事求取报酬的。不是我的,我分文不取;是我的,我自然应该得到。我有时非常羡慕那些家道殷实的学生一到假期便轻松地出外游玩,看文物,观古刹,消磨时光;他们无忧无虑,在相当程度上他们过着毫无拘束的生活,生活向他们掀开的自然是暖衣饱食,鸟语花香的一面。他们幸福吗?我又一次从内心深处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敢妄断,我明白仁智的见解,阿鲁耶达,你不也是他们中的一分子吗?你快乐,你幸福吗?
       这个酸酸的问题让马边河冲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四章3)

我买了两斤李子,纯粹的山中特有的小巧精美甘甜的李子,还有营养价值远高于苹果的猕猴桃,当地人称为毛栗子的,因为小桃儿浑身软细之毛遍布,有点像土拨鼠的毛。此物水分多,易消化,由于山中猕猴喜欢吃这东西,故称猕猴桃。马边县此物出产丰富,据说在神农架也很多。
    试想一想,在一间凉爽宜人的屋子里,或在一株浓荫如盖、和风习习的无花果树下,逍遥自在地剥吃这远比城市人喜欢的鸡血李和良种葡萄美妙得多的果子,阿鲁耶达,你说说这氛围、这情调、这审美该是多么诱人呀!思维在这时刻松散下去,脑中的物象事象意象可有可无,懒懒地,放开了胃肚去品尝山中珍品,还有什么人能说快乐仅仅如神仙的?

    在这里,充足的阳光等待着我赤裸着身子在河中游玩、滑翔,与豪爽粗犷的彝人嬉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载】山中随笔(第四章2)

    唉,不谈这个问题了,阿鲁耶达,我知道你不乐意听我这般唠叨,你嗤我是自寻烦恼。得,我认了,从你口中蹦出的语言,就是刀子或核弹,我也要迎上去的。这对你来说更加合情合理,谁叫我爱你呢?该死的,你爱我吗?
    我来到镇上。其实我就住在镇上的中学校里,两三分钟的坡坎就来到了街上,但味蕾准确表达我的意思,我还是说我来到了镇上。
    这天是苏坝小镇的集市日子。小镇通共一条街,长长扭扭地从铁吊桥一直拐到邮局,从邮局过一条小路就是小得可怜但外观还算洁净的医院。听人说,这苏坝唯一的医院还算不赖的,但每次看到它或路过,我就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1页/15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