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22189
  • 开博时间:2010-03-24
  • 博客排名:第821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池绿荷

 

    这是一湾小小的池塘。从很远的地方引来的水,清清浅浅,流淌不息。塘边散乱栽植着一些杨柳树,但更多的是自生自灭的各种杂草。春荣秋枯,演绎着大自然的多情和残酷。一天,人们忽然来了风雅,种下满塘莲藕。初春时节,嫩芽浮出水面,开始也就铜钱大小,嫩生生的,像婴儿的小巴掌。

 

    随着季节推移,气温渐高,荷叶逐渐长大,仿佛一夜之间,便覆盖了整个水面,像一块浓绿的地毯,让人直想上去踩踩,试试它的舒适程度。塘边的野草们急忙忙地和荷叶套近乎,大胆恣肆的攻城掠地,不长时间就密密麻麻把塘边的小路遮了个严严实实。人们走过这里,要小心翼翼拨开草丛寻找路径,一不小心,就可能失足落到水里。

 

    莲藕长大了。自然而然地要开花结实。几天不见,突然看到高低错落的莲叶丛中,高高窜出几支花茎,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花苞傲然挺立。夏日的暖风里,别饶风致,卓尔不群,缀成一道好看的风景。接着,花苞开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霜降日誌

 

     那天,霜降。

    秋光烂漫丰硕,绚丽多彩。

    树木们一身五彩缤纷的盛装,炫耀着撩人的姿色。这几年,原本不为人所熟悉的栾树大行其道,成为城市绿化的主力,影子随处可见。秋天到来,它急急忙忙地闪亮登场。先是洋洋洒洒开满一树灿灿的花朵,撒了遍地碎金子,叶片迅速染成红色,串串红灯笼似的种子挂在枝头,向大自然昭示炫耀成熟的自豪,微风里,一片哗哗作响。枫树红了,流光溢彩;火炬树更是如火如荼,像一只只高擎的火把燃烧在地头田埂、沟壑坝堰;大片的银杏林换上了靓人的新衣,明丽的黄色 让它们格外靓丽华贵,婷婷骄人。各种各样的树、各种各样的草,在秋天的诱惑下,尽情肆意绽放着千娇百媚、橙黄橘绿。深秋,是人们大饱眼福的时节。

    果树们大都收获过了。一些山楂、柿子和苹果之类的树,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霜降日誌

 

 

    那天,霜降。

    秋光烂漫丰硕,绚丽多彩。

    树木们一身五彩缤纷的盛装,炫耀着撩人的姿色。这几年,原本不为人所熟悉的栾树大行其道,成为城市绿化的主力,影子随处可见。秋天到来,它急急忙忙地闪亮登场。先是洋洋洒洒开满一树灿灿的花朵,撒了遍地碎金子,叶片迅速染成红色,串串红灯笼似的种子挂在枝头,向大自然昭示炫耀成熟的自豪,微风里,一片哗哗作响。枫树红了,流光溢彩;火炬树更是如火如荼,像一只只高擎的火把燃烧在地头田埂、沟壑坝堰;大片的银杏林换上了靓人的新衣,明丽的黄色 让它们格外靓丽华贵,婷婷骄人。各种各样的树、各种各样的草,在秋天的诱惑下,尽情肆意绽放着千娇百媚、橙黄橘绿。深秋,是人们大饱眼福的时节。

    果树们大都收获过了。一些山楂、柿子和苹果之类的树,高高的梢头上,残留着几颗熟透的果实。在疏离纵横的枝丫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娘土

         庄稼地里,总是有那么几棵杏树桃树,稀稀拉拉散散乱乱的生长在地头沟堰上。

         不知是什么人随意丢下的种子,成就了一个新的生命。经过一番生根发芽的艰难苦斗,小苗的嫩芽露出了地面。野孩子一般,从来不管不顾生存的环境如何,粗粗拉拉的努力生长。没有人刻意在乎它们,更谈不上专门给它们浇水施肥、打叉剪枝。不经意中,小树悄悄长大了。

春光渐浓,它们就耐不住性子,慌慌张张地绽开了花蕊。一时间,枝枝桠桠披头盖脸都是纷乱的花朵,深红浅白,妖妖灼灼,好像一个粗服乱发的傻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想方牛

 

方牛是一尊巴掌大小的陶瓷工艺品。身躯方正,胎质细腻,泛着温润的古铜色,高昂的脑袋,精光四射的眼睛直视前方,一条有力的尾巴紧紧夹在身后,一个憨态可掬、精力旺盛、让人爱不释手的小牛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大潮新起,泰安城岱北街形成了一个生意兴隆的小商品市场。道路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经营着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日用商品。经历了多少年物质匮乏困扰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到这里,用好奇挑剔的眼光打量着、挑选着各色各样的货物,从刚刚开始鼓起来的口袋里掏出并不多的钱来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熙熙攘攘的人群,蒸腾着一阵阵商品交易的热浪,路边茁壮的国槐,枝繁叶茂、浓荫如盖,彰显着一个新时代的无穷魅力。

那年春天,我从百里外的乡下小镇赶到这里购买会议用品。在路北一家小店里,看到货架上一件小小的陶塑,不由眼前一亮,驻足流连。店主人说,这是一件刚刚进来的淄博陶瓷工艺品,叫作“方牛”,体量不大,容易摆放,价格也便宜,只有五毛钱。那时,我刚踏入社会不久,对工艺品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概念。既没有购买力,也缺乏赏玩品鉴的情致和知识,有些小玩艺儿只是觉得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红了樱桃

 

 

    小满时节,布谷欢快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遍地里即将成熟的小麦弥漫着诱人的清香,杨柳肥硕的绿影纵横交错,重重叠叠,留下一片片浓重的阴凉。樱桃红了,樱桃熟了。徐徐的杨柳风,掺和着樱桃成熟的信息,甜丝丝的触摸着人们的鼻腔和面颊。

    这个叫作“大王”的村落,地处肥城东南部,典型的丘陵地貌。四周高高低低的山峦,环绕着一片山间平原,厚厚的黄土地,地肥水美,物产丰富。这里是久享盛誉的农业生产先进单位,林果业独树一帜,出产的苹果个大型美、口感适中,深得人们喜爱。摘苹果的时候,远近的大车小辆络绎不绝,一路欢笑把香甜甘美带到四面八方。多年前的中学时代,有几个同班同学是这里人,沾他们的光,我没少品尝过大王的苹果,那种奢侈的享受,至今舌尖上的记忆回味绵长。

    十几年前,人们出于对传统林果业效益的忧虑,大胆调整产业结构,刨掉了栽植多年的苹果树,引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红了樱桃

 

 

    小满时节,布谷欢快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遍地里即将成熟的小麦弥漫着诱人的清香,杨柳肥硕的绿影纵横交错,重重叠叠,留下一片片浓重的阴凉。樱桃红了,樱桃熟了。徐徐的杨柳风,掺和着樱桃成熟的信息,甜丝丝的触摸着人们的鼻腔和面颊。

    这个叫作“大王”的村落,地处肥城东南部,典型的丘陵地貌。四周高高低低的山峦,环绕着一片山间平原,厚厚的黄土地,地肥水美,物产丰富。这里是久享盛誉的农业生产先进单位,林果业独树一帜,出产的苹果个大型美、口感适中,深得人们喜爱。摘苹果的时候,远近的大车小辆络绎不绝,一路欢笑把香甜甘美带到四面八方。多年前的中学时代,有几个同班同学是这里人,沾他们的光,我没少品尝过大王的苹果,那种奢侈的享受,至今舌尖上的记忆回味绵长。

    十几年前,人们出于对传统林果业效益的忧虑,大胆调整产业结构,刨掉了栽植多年的苹果树,引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了樱桃

 

 

    小满时节,布谷欢快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遍地里即将成熟的小麦弥漫着诱人的清香,杨柳肥硕的绿影纵横交错,重重叠叠,留下一片片浓重的阴凉。樱桃红了,樱桃熟了。徐徐的杨柳风,掺和着樱桃成熟的信息,甜丝丝的触摸着人们的鼻腔和面颊。

    这个叫作“大王”的村落,地处肥城东南部,典型的丘陵地貌。四周高高低低的山峦,环绕着一片山间平原,厚厚的黄土地,地肥水美,物产丰富。这里是久享盛誉的农业生产先进单位,林果业独树一帜,出产的苹果个大型美、口感适中,深得人们喜爱。摘苹果的时候,远近的大车小辆络绎不绝,一路欢笑把香甜甘美带到四面八方。多年前的中学时代,有几个同班同学是这里人,沾他们的光,我没少品尝过大王的苹果,那种奢侈的享受,至今舌尖上的记忆回味绵长。

    十几年前,人们出于对传统林果业效益的忧虑,大胆调整产业结构,刨掉了栽植多年的苹果树,引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了樱桃

 

 

    小满时节,布谷欢快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遍地里即将成熟的小麦弥漫着诱人的清香,杨柳肥硕的绿影纵横交错,重重叠叠,留下一片片浓重的阴凉。樱桃红了,樱桃熟了。徐徐的杨柳风,掺和着樱桃成熟的信息,甜丝丝的触摸着人们的鼻腔和面颊。

    这个叫作“大王”的村落,地处肥城东南部,典型的丘陵地貌。四周高高低低的山峦,环绕着一片山间平原,厚厚的黄土地,地肥水美,物产丰富。这里是久享盛誉的农业生产先进单位,林果业独树一帜,出产的苹果个大型美、口感适中,深得人们喜爱。摘苹果的时候,远近的大车小辆络绎不绝,一路欢笑把香甜甘美带到四面八方。多年前的中学时代,有几个同班同学是这里人,沾他们的光,我没少品尝过大王的苹果,那种奢侈的享受,至今舌尖上的记忆回味绵长。

    十几年前,人们出于对传统林果业效益的忧虑,大胆调整产业结构,刨掉了栽植多年的苹果树,引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村办小学

 

村里的小学设在庄西头的家庙里,有两三亩地的地方。当初,只是借了家庙的大殿作教室,后来,学生日渐增多,就陆续盖了些房子,挤得院子满满当当的。一代代的李氏子孙们就在这个院子里接受启蒙、学习文化,进而走向漫长的人生道路。

我上小学的时候,正逢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文革闹腾得正厉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胡同

 

一条东西街道把不大的村庄分割成南北两半,大伙习惯上称之为前街、后街。连接沟通四邻八舍的任务就有那些细细碎碎宛如鸡肠子一般的胡同们承担起来了。前后街上大约得有十来条胡同,它们曲折婉转、横七竖八,串起了小村的家家户户,传递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鸡狗鹅鸭以及遥远渺茫的鬼狐神怪。

胡同的形状,大都是随方就弯,因形赋势。这里有个湾坑,就走个半圆形,那里有个崖头,便拐个直角,怎么合适怎么办,没有一定的章法。那时也没有乡村规划什么的,大家盖屋修院子也没大讲究,只图方便得劲,也就成就了胡同们的杂乱散漫,没有章法。其实,正是这样的格局和铺陈,把胡同的故事演绎成了一曲曲动听的乡村戏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河桥 长长地

 

六十年代初,水利部门疏浚庄北的漕浊河,加宽了河床,修筑了河堤。于是,河上也就有了这座砖石水泥结构的生产桥,方便两岸的交通来往。

这座桥,比起三里之外的汶河大桥,当然是小巫见大巫,有点微不足道。但在当时也是一座宏伟高大的建筑物。桥长足有百米,加上两边的引桥,两三个来回就得一里路。高高的桥墩,离地五六米,仰着脸才能看清楚桥面上的行人。桥下的小河虽然是一道窄窄的流水,但常年不断,自东向西淙淙的淌着。河边,野草丰茂,杂花参差,是学生们放学后割草的好去处。

一座桥连接了河南河北。人们早出晚归,春种秋收,晨风暮雨,来往于斯。村里几十年的世事播迁,大都在小桥上面那些纷乱杂沓的脚印中找到记忆、找到回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牲口棚

 

牲口棚又叫饲养院,是生产队集中喂养牲口的地方。

说是饲养院,其实没有院子。空旷的地面上,一拉溜盖起来七八间房子,西边一部分作了生产队的仓库,剩下的便成了喂牲口的地方。房前还有几处猪圈,其余的地方堆放着几垛麦草、散乱摆放着一些大型农具。这样一块地方,唤作饲养院,有点奢侈、有点拔高了。因此,人们习惯的称其为牲口棚。

那个岁月,农业生产基本处于单纯依靠人力的原始状态,生产队里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像样的农机具,几头耕牛就成了大伙的宝贝疙瘩——这可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啊!有了它们,拉犁耕耙之类的重活就有了替角,人们就能从繁重的劳动中歇歇肩了。老牛们在人们心目中占有的位置可真是非同小可哪!精心饲养好这几头耕牛,成了队里的大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燕子筑巢

 

燕子是农家的吉祥物。

燕子恋旧。春天归来的时候,大都要回到往年待过的地方。农家的房子,基本上是黄泥土坯筑墙,几根孱弱的檁条撑着薄薄的麦草屋顶,笼罩着一家人平平淡淡的日子。这样简单土木结构的房子,倒适合燕子筑巢盖窝安身立命。

老燕子很容易找到自己的老巢。它们要进行的工作,无非是清除一下窝里的陈年垃圾,修补修补岁月留下的断壁残垣,便开始一年的新生活。而新安家的燕子们,那就有一番极其艰难的劳作了。经过一番认真的选择,燕子们找到如意的地方,开始安家。构筑新巢的工作枯燥繁杂,燕子们要从田野里、河沟里衔来足够的树枝草叶泥巴。日出日落,进进出出,一天几十趟,小夫妻忙个不停。十几天过去,大功告成,一个元宝型的窝稳稳当当坐落在檩条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碎片】偎锅就灶

 

常听人们笑话某个人没出息:“偎锅就灶的材料”。意思是一辈子也走不出家门口,小庙里的神仙,qin受不了大香火。

其实,偎锅就灶倒是庄稼人温暖甜蜜、幸福祥和的好日子。

一般的庄户院落,不可能像城里人那样设置专门的厨房餐厅之类。寒素的日子,谁也摆不起那个谱。大部分人家也就是单辟出一间屋子权作饭屋,做饭炒菜蒸干粮,忙活着一家老少的一日三餐。

饭屋的格局,除了锅灶之外,当然不能少了碗筷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