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78778
  • 开博时间:2004-03-23
  • 博客排名:第139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3-31

小奋青滤pe

2020-03-20

mukj049

2020-02-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陪你散步到天亮



好几年前,听到一句歌词:过了午夜的城市里,有些大楼依然灯火通明。我总是把“大楼”听成“大脑”。而事实也是,经常过了午夜,我的大脑“依然灯火通明”。

我有过漫长的失眠史。从十六岁以后,基本上没睡过几夜好觉。老人常说“头凉脚热,睡个好觉”,我恰好相反,冬夜里,我的脚可以用“铁骨铮铮”来形容,脑袋瓜却因为胡思乱想而越来越烫,简直可以烧一壶开水。我的失眠,一半是因为寂寞,还有一半是因为舍不得睡去,尤其在有月亮的夜晚。十六岁的夜里,当一片单薄、狭长的月光穿窗而入时,我披衣下床,看着窗外暗沉沉的杨树林,林间洁白的小路,心内直叹:如果同学烁是我的姐姐就好了,她一定肯陪我在月亮下走一夜。我是有姐姐的,可是,如果我不自量力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肯定要拿眼睛上上下下打量我,以确定我不是在打摆子。

现在想来,当年第一个想到的是女生烁,而并非一个臆想中的男子,或许是因为,我从来都将心有灵犀的友情,看得比甜腻的爱情重要。如果生命注定是一场独舞,我们至少需要一个懂得的观众。这样的一位观众,在他人眼中或许稀松平常,乏善可陈,可是于我们,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设若失去,则意味着心灵的一个侧面永久为岁月的尘沙覆没。而我寥寥的几位“观众”,往往是女子。

然而,谁说男女就不能互相懂得?在他人的传奇,琼瑶戏,韩剧中,书上,武侠小说里,屡见不鲜。“愿待沧桑换了,并辔数寒星”,是我太喜欢的一个武侠世界的意境,少了奶油蛋糕味,多了草莽气质,清而不寒的一则爱情童话。这断然不会是一双热恋中的情侣,否则他们便不会并辔,而是亲昵地同骑一匹马。他们甚至也可以不是情侣,只是互为知己,却并非绝无暧昧,譬如楚留香和苏蓉蓉。它美好得如同所有情意初初萌生,乳燕试啼细柳抽丝,又凄凉如一个无法兑现的心愿。山林悄寂,星光、月光、雪光将夜色映得淡了,雪地上留下几行深深浅浅的马蹄印,马上的两个人静默无言。这样一个清亮的夜里,并不总需要聆听滚烫的情话,不妨让心在夜色的掩护下,去靠拢另一颗相似的灵魂。

在缺乏浪漫气息的现代都市,上哪里寻一匹白马、一袭红披风、一柄削铁如泥的长剑?甚至一个肯陪你散步到天亮的人,朋友也好,爱人也罢,都奢侈得像一个梦。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2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皖南行之烟雨宏村

实在想不出题目,只好很没创意地用了一个现成的。此行主要为了看塔川红叶,及至去时,塔川尚绿油油一片,被雨淹留在宏村。





我是被南湖“勾引”到宏村的。

能令我心向往之的地方,往往是因为它的水。譬如新疆的塞里木和喀纳斯,西藏的纳木措和羊卓雍,四川的九寨沟和泸沽湖(云南也有份^_^)。如果没有南湖和月沼,那么宏村和西递、查济,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分别。

等我终于站在南湖边上,不禁大失所望:这不就是一个池塘嘛。甚至疑心自己受骗了。四下里望去,一眼瞥见湖心的拱桥,这才确认眼前的池塘真的是南湖。来接我们的客栈老板娘说:等一会你们从桥上走过去,往这边看过来,就会好看一些。

晚饭后,依言从桥上走下去,到了对岸,回身望去,果然。

第二天清早起来,开门一看,下雨了。这样的天气,还是有人比我起得更早,那是写生的学生和捕捉风景的摄友。这让我从桥上下来的时候,很有些不安,脚步匆忙,生怕煞到风景。

清晨大约是南湖最美的时光。远处吞云吐雾的山峦,近处高低有致的马头墙,迂回曲折的粉墙黛瓦,残荷秋树,至于湖畔浣衣的妇人,湖心凫水的野鸭子,一一倒影入水面,深一重,浅一重,在细雨中微微晃漾。听着清脆的捣衣声,落雨声,嗅着淡淡的水腥气,不由得要起了恍惚,仿佛逆着时光,回到再也回不去的梦里故乡。我的梦却被纷至沓来的脚步声踩碎了,而我的脚步,又何尝不在踩碎他人的梦境?

见游人渐多,遂转入一条僻静的小巷。宽而拙的圆石子砌就的路,遥遥地走着一个担着两只木桶的汉子,大约是去浇菜的吧?一条毛色油黑的瘦狗站在门前,不时打量着我,却并不作声,这样古朴的背景里,倘若跑来一只白胖玲珑的卷毛狗,才真的不合时宜。低矮的白墙下,开着一簇鲜艳的串串红,向右一折,幽深的青石板路直引向菜畦和公路。田间,有穿着雨靴劳作的庄稼汉,有吃力地拎着木桶浇菜的老婆婆,她的一头短发正由灰转白。

这寂寞的一隅,和繁华的宏村似全不相干。

下午,随导游转了一遍宏村。让我惊叹的有两处:其一是宏村的水系,流经全村的水居然全是山泉水!南湖的入口还设有扇形的过滤池,过滤掉大片的垃圾,清理起来就不那么吃力了(看过图片,凤凰人要摇着船在沱江收集垃圾)。当年为宏村布局的风水先生真乃神人。另一个是大富人家承志堂的建筑。承志堂最让我欢喜的是小姐绣楼上的暗窗,相亲时可以从窗孔一窥求婚者的尊容。在那个时代,这家主人可算相当民主。有人嚷嚷着要上楼一探究竟,我忍俊不禁,她大约想看到一个活的古代小姐,满头珠翠,正在幽闺里自怜,抑或娴雅地飞针走线。而最让我不愤的是承志堂的偏厅——那里是专门招待穷亲戚的,若是达官贵人到来,自当延入富丽堂皇的前厅。我悻悻地对同伴说:我要是这家的穷亲戚,一辈子不上他家串门。(可事实是我又涎着脸去了三趟,没志气呀没志气,而且主人不在,抽丰也没打着)

在宏村待了三天,还是会在过分雷同的巷子里迷路。一次,凭着记忆去寻月沼,结果走到了村口的银杏树下;又一回,急雨中忙忙地要回南湖边的客栈,东走西走,总算从一扇拱门窥见一大片水,心头一喜,自忖该是南湖,走近一看,却是月沼!每次来月沼,它总是不可亲近的,有太多太多的游人在塘边摆POSE,写生,导游拿着扩音器招呼各自麾下的人马……而此时,它是我一个人的!哦,不对,它首先是两只白鹅的,它们正优雅地往岸边游去。虽然鞋里的积水已经开始冒泡泡了,我还是欣喜不过,简直想大声感谢这场大雨。一个阿姨经过我,停了步,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迟疑了一秒,轻声道:等一下你看完想吃早餐了,就到那边去。我愉快地答应了。(吓,我每天早上出门既没带手机,也没带门票,更没带银子,而且单独行动。下次记得带个破钵,一根拐杖)

夜里在村外吃完烧烤,越往回走,光线越暗。河对岸的街上红影憧憧,繁华闹热一如都市,南湖边却只有寥落的两三盏红灯笼,熹微的几点光,越发衬得夜色泛漫无边。踏在石子路上,每一步都不敢大意,人陡然生出几分错愕,仿佛一脚踏空,遁入另外一个时空。此时的宏村,才还原为真正原汁原味的乡村。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8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执迷


那天路过毛线店,看到有小女生在买毛线,店主在教

她织。而店主居然是个大男人。凑过去看,很简单

啊。一鼓作气买了线,让店主起头,自己拿回家

恶狠狠地织,从下午四点,织到半夜两点半,一条长

长的围巾终于可以挂在脖子上了。



总是这样,容易沉溺,容易执迷。除了这条黑白的长

围巾,又织了一条短短的黑围巾。终于努力地戒掉了

红色,渐渐会为黑色心动了。还想织雪青,天蓝,

葱绿,目迷五色,除了咖啡色,都想尝试。

而我更大的野心是织毛衣,可惜没人手把手

教我。俺属于反应特别迟钝的,看图能力超

级差,只好去搜搜有没有编织的视频了。



目前最大的难题,是想看看怎么编流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皖南行之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的——月亮湾

因为非常喜欢月亮湾,所以先写它。



到泾县时,已是下午四点多,由于连日阴雨,天色分外暗沉,已是向晚的光景。搭上泾县到蔡村的公交,车里没几个人,司机一听我们要去月亮湾,粗声大嗓地称:月亮湾这么晚了,我不去的。她嘴上说着不去,车子却照开,没有放我们下去的意思。过了两分钟,售票员来收我们的车资,又请示司机,她在前头一摆手,颇有大将之风:你收下她们的钱。我们这才放下心来。

从黄山到泾县,一路上看到的河水都混沌有如黄河,还没到月亮湾,我已经做好注定要失望的准备了。行至蔡村,不经意一瞥,窗外赫然是密密层层的竹林,幽窈绿润。我原本早就知道此地多竹,可是这样迎头遇见还是欣喜不过。这些翠竹让蔡村——这个行程里的中转小站,不再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地名,变得可堪留连了。

司机和售票员用本地话叽咕着什么,模模糊糊听出来,她俩似乎在自告奋勇地为我们联系住宿的地方。售票员打了一个电话,挂断,说:他家住满了。又拨到一家,这回运气很好。车子径直将我们送至那户人家门前。

没想到,会在月亮湾邂逅这么多的意外。

房东是两位老人,我们被领进门时,他们正要动筷,饭菜都已经摆放齐整。阿姨忙搁下手里的碗,简单寒暄几句,便将我们引到楼上,卸下行李,换上暖拖。遂邀我们一同用饭。门外是寒气迫人的深秋夜雨,桌上却是热雾冉冉的家常饭菜,至于两位老人,虽然素昧平生,却总是让人乐意亲近的。我们围着桌子坐下,安静地吃饭,偶尔说上几句,恍惚有了些“直把他乡作故乡”的气氛。晚餐还是蛮丰盛的,炖在鸡蛋里的小鲫鱼,是阿姨自己从河里摸来的,青菜和芋头是从自家菜地摘的,笋是春天从竹林采来晒干的,豆腐干子是从镇上买来的。也曾在别处吃过农家饭,可都不像月亮湾这一晚这般让人回味。

上楼休息前,阿姨问我明早吃什么,我笑道:随便,什么都行。

躺在房东女儿曾经眠过的床上,故作百思不解地感慨着,她们怎么舍得离开这么美的地方,去外地打工呢。

第二天一大早便醒来,站阳台上一望,哗,雨停了,触目皆绿,丝丝漾漾的烟岚从山间袅袅升起,终宵作响的月亮湾河水,就夹在竹林和青草之中,它并没有像我担心的那样,被暴雨淋成黄河,反而幽绿清澈,犹如寒玉,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

奔月亮湾而来的人,多半为了漂流。我们是个例外,只为看竹看水。何况,也已经过了漂流的季节。私以为,再没有比竹子更美的树了。竹之美,在于竹干的秀颀光洁,竹节的明润清雅,竹叶的疏落飘逸。临水的竹林,则更见风致。

月亮湾的流水真叫我着迷,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离它近一些,再近一些,几乎要忘掉时已深秋,执迷到想为它赴水。或许,应该感谢这场雨,若不是因为它,月亮湾的水流不会如此丰盈,雍容。倘若是个晴天,我会仿效对岸的老妪,借根木槌,在河畔捣衣。但我只是一遍遍将手浸到水里。

河对岸有个村落,过了桥,但见通往村中的道路已经被水淹没,我们便只在村头观望了一会。整个上午,只逢着一条狗,两个在自家塘前洗菜的老妪,一个锄头上挑着一篮青菜的老翁,间或传来几声鸡鸣。公路上绝少行人,偶尔突突地跑过一辆蓝色的农用车。

早早用过中饭,我们便在河岸等车。回头望去,房东大叔和阿姨坐在幽深的堂屋里,无声地咽着饭。这情景教我难忘。我们又将和他们的儿女一样,飞鸟一般,投向钢筋水泥的丛林。而月亮湾,它如此美丽,却又如此寂寞。




没经验,镜头转换得太快,看得人头昏。好像还有点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7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皖南行



 清晨的南湖。宏村。


 急雨中的月沼


 南湖边浣衣的妇人


 留得残荷听雨声


承志堂还是敬德堂?在“牛肠”边,听一个女生对另一个说:我还想再去一下大富人家。不觉莞尔。人同此心呵。我去了承志堂三次。


 古井无波


 湿漉漉的徽州,光可鉴人的青石板


这座桥,自从俺滴偶像发哥牵马走过后,路过的人总不能免俗地要狠狠踩一踩


 开弓没有回头箭


 我爱月亮湾的竹林


 我更迷恋月亮湾的流水


 这张拍得自我感觉良好


 荒郊野外的一个小池塘,是水咱就不会放过


 花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纵容你为非作歹 或者 爱,是我们的软肋


有一年,我租住在一个老式家属楼,对面是另外一个单位的宿舍楼,两栋楼的距离近得像在跳贴面舞。根本无须偷窥,我堂而皇之地在对面那户人家的生活里自由来去,彼此视对方如隐形人。

那是一双年轻的情侣,貌似他们是这样自发分工的:女孩负责小鸟依人,热情似火,男孩负责扮酷。俩人当我是空气,窗帘都懒得拉上,于是,不用借助于望远镜,我也能时常隔着玻璃目击这样的情色镜头:男孩坐在沙发上面色庄重地看电视,女孩猴到他身上去,两手环住男友的脖子,对着他的脸一通狂啃,好不生猛,男孩则不无厌烦地极力推拒。

女孩是个大嗓门,起先只听得到她一个人的声音,大大咧咧的,连空气里的尘土都被震得簌簌滚落。然声音大则大矣,里面的情绪却透着满满当当的不自信,越是高门大嗓,越是有种虚张声势的味道。

如是一月过去。

晚饭后,我照例躺在沙发上,手里捏本书,眼睛却衔住电视,突然,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足以压倒快男张杰华丽丽的高音,传入我的耳膜,震得内膜隐隐发疼。我惊得倏地跳了起来。冲到窗前一望,对面的男孩果然不是病猫哇——他发威了!只可惜,他的普通话不过关,我只能吃力地听到一串激越的抑扬顿挫的字符……女孩本来垂着手,洗耳恭听的,抬头看到我,有些急了,要挽回面子:不就是地没拖干净,玻璃没擦干净吗,你跟我说不就行了?至于要这样恶毒地骂我吗?

男孩没再吱声。

我的美好时光从此一去不返。女孩依旧叽叽喳喳,只是叽叽喳喳得更不自信,怯意毕现。隔一两天,男孩的吼声就会像尼亚加拉大瀑布一样,陡然从高处急坠而下,水珠子能把我家玻璃砸出洞来。一到这时,女孩就会变成祥林嫂,喃喃地重复那句我耳熟能详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呀?为什么要这样呀?只差没扯住男孩的衣襟了。

我恨不能大声对她喊:因为他不爱你!

可是,人家两个的小日子里,咱算哪头蒜哪棵葱呢?

流量愈来愈大的瀑布,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汇成山洪。一个周末,男孩回来了,照例一通狮子吼。我忍无可忍地去关窗户,一眼睃见男孩手里捏着条毛巾,往女孩脸上劈头盖脸一阵乱打。隔了几秒,女孩放出哭声,男孩的吼声毫不让步,女孩反嗤嗤笑了起来,我不由愕然,旋即感到悲哀:她压根就没有哭,是我听错了。

硝烟一散,女孩忙碌得更加带劲了。她在厨房里一边切菜,一切殷殷地向客厅张望——她心爱的男子,呷着她沏好的茶,气定神闲地看着电视呢。她看了一眼,又一眼。这情景,多居家,多甜蜜。

是怎样的一种爱,才会令一个人甘愿这样贱,这样的,没有骨气?

当爱情轰然来临,有几人能够全身而退?是爱,就会化为你的软肋。爱上一个不够爱你的人,则意味着主动授予他肆意伤害你的权利。正因为吃定了你的爱,他才敢于在你面前为非作歹,而这些,恰是你应得的——可不正是因了你的怂恿、纵容,他才会变本加厉,残忍地待你?那些抢着将头低到尘埃里去的女子,有几个当真从尘埃中开出花来的?扑了满脑门子灰倒也许是真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8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试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7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海纪行之北山花絮



本来路上有一头牛散步的,等开拍的时候,人家已经散完步了:(



远岫含烟



扎龙沟的水潭



门岗,去以前以为是个湖,去了以后,只能叫它潭了

 并辔同行的弟兄俩

  并辔同行的弟兄俩

  

  白桦林

  

  土豆花和油菜籽

  

  怎能辜负扎龙沟的瀑布

  

  像一张弓

  

  马儿在山坡上吃草

  

  孤独的树,寂寞的眼

  

  又见白桦林

  

  最爱的角度

  

  晾衣裳的地方真奢侈

  

  农家乐对面的山,总让我想起金轮法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海纪行之雨中游北山


山中气候无常,来时尚秋阳潋滟,到了黄昏,淅淅飘起细雨,且不见有收敛的迹象。夜里跑到院中察看了好几趟,叹了几回气,草草睡了。翌晨,雨犹未歇,远山近树皆浸在雨雾里,萧索得紧。正算计是直接返西宁还是冒雨游山,店老板帮我们找的向导骑着摩托来了,算是代我们做了选择题,我和W遂穿上雨披,戴上手套,当即出发。

摩托车飞快地驶离我们所住的浪士当景区,往扎龙沟景区的方向而去。坐在车上,原本慢节奏的落雨,变得又急又密,有几颗砸到眼皮子上,生疼,眼睛不由一热,滚下泪来。事后猜想那几颗必定是冰雹,因为次日回西宁的途中,有些山头已经积了薄薄一层雪。向导听我们直呼“好冷”,便放慢车速,我也得以睁开双眼,赏玩两侧的风景。

雨中的大通河愈见湍急。一条河将两个省隔开,两两相望——河这边是青海,对岸是甘肃。实在有趣。菜畦湿漉漉的,层层叠叠碧绿的菜叶当中零星缀着紫色、白色的小花,路上鲜有行人,重峦叠障皆徐徐升腾起轻岚薄烟,可堪入画。这些山有着奔马的姿态——山脊那一长溜松林,仿若马脊背上的鬃毛;山坡上富于质感的平坦的草甸,是马儿柔软的小腹。转瞬又是一处高山牧场,美得让我想立刻跳下车,可向导完全无动于衷,只顾埋头赶路,毕竟是雨天,我也就没好意思打搅他。

风吹雨打着痴看良久,不觉倦了,把脸埋进W的肩上,摩托车却忽然慢了下来,向导在前面大声喊:“你们往上看,这是一个景点——神鸟降魔,看到鸟嘴没有?”我们闻言抬头一望,依稀可见鸟形,只是,这样的景点还是留给那些跟团游的人们去拍照吧。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说明我们的向导很敬业。

我们来的季节是北山的旅游淡季,加之又下着雨,别说游客,连景区管理人员都看不到半个。摩托车长驱直入,走到无路可走,终于在几间平房前倏地停了下来。待我们都下车,向导才下来,甩了一下湿耷耷的头发,道:“你们从这里上去看瀑布。”我和W这才看清他的样子,不由大惊失色,但见他两只眼珠被风吹得红红的,像要掉出来一样(深切地感受到人的确是血肉之躯),眼底密布血丝,整张脸冻得发紫。我歉然地说:“我的伞给你吧?”他不接,只让我们早些回来。

我和W于是小跑着往上爬,没一会便看到一处小瀑布,飞速拍了几张,摆了几个pose,担心向导等久了,又小跑着下来。他一看到我们,非常惊讶:“怎么这么快?别人都要一两个小时才好!”我说:“不就是一个小瀑布吗?我们拍了几张就下来了。”他第一次笑了:“这是一个瀑布群,你们再上去,最少得一两个钟。”我和W一听,只得又往回跑。

大约没有比我们更狼狈更可笑的游客了吧,穿着雨披,一路狂奔,沿途的风景皆被忽略,逮着瀑布便合影。我们路过羊群,它们在对面山间斯文地吃草;我们路过溪涧,来不及安静地听听流水声;我们路过青草翠蔓,不知名的野花,微微透出红意的树叶,甚至没有嗅到空气的清香。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一只手掩在胸口,生怕心蹦出来。可是我当真那么喜爱瀑布吗?不。我宁可不拍什么劳什子的瀑布,莫若随意寻处山坡,听听风声,鸟声,水流声。然而,一想到有人在山脚淋着雨等候,便只好匆匆复匆匆了。

扎龙沟的瀑布多有人工痕迹,和瀑布相比,我更钟爱瀑布上方汇聚的水潭,每遇小潭,总要停步。潭水泠泠青碧,犹如寒玉,两岸青山相夹,枝柯横斜,倒影入水中,颇见风致。潭中水草缠绕,但不觉芜秽,反增柔美,潭虽狭小,却深不可测,“小九寨”的得名或由此而来。可以想象,倘若我们到来的时节是深秋,山红涧碧,大自然的敷彩设色将是何等奢侈。

我们跑下来的时候,又让向导吃了一惊:“这么快?才过去一个小时。”我和W于是告诉他我们最后到的地方,看过几处瀑布,他蹙眉听着,叹了口气:“唉,还有一个最大的瀑布你们没看,别的都是人工的,只有这个是天然的。”我略感遗憾,但也懒得特为看它再爬一趟山,再说也到用饭的时间了。

雨渐渐止了,一个羊倌赶着几十头羚羊、牦牛,走在回家的路上。人和牛羊,都很安详的样子。听到摩托车的突突声,并不避让,直到向导按响喇叭,才显出几分慌乱,向马路两边散去,腾出道来。出了景区,寻一处农家小店吃饭,店内已经生起火炉,长长的烟囱从屋顶伸了出去。

第一缕阳光终于破开稠密的云层,投一片在我们的餐桌上。于是,回浪士当景区的路上,终于可以不再穿雨披了,可以脸朝上享受阳光,而不是雨点的亲吻了。这多么让人感恩。

向导又将我们带到好几处景点,红桦林欠缺白桦林的诗意和灵气,神龙潭瀑布高则高矣,然水小,缺乏气势。我们只逗留了几分钟复又上路。至此,始信风景在路上。唯有门岗水潭没有辜负我。水面倒映着长长的树影,巍巍,严整,近山处潭水格外幽绿,深邃,对岸的树亦颇为可爱,一球一球的,繁密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谁说伟岸才是美呢?

午后四点回到落脚的农家乐,但见一辆大巴停在门口,聒噪的音乐滚滚而来,满院子男男女女跳着藏族舞蹈。他们是从西宁来的游客,一日藏族风情游。我不觉好笑。假如他们知道店老板不是藏民,而是土族人,不知会作何感想?如果单是跳舞,我还能忍受,可他们跳完舞,又搓开了麻将,吃饭,喝酒,吆喝划拳,又有人在我窗前走来走去,故作不经意地往窗内瞟一眼,再一眼,目光锐利得能穿透窗幔。

我们忍无可忍地出了院子,踩着一截树干过了河,向山里闲闲走去。阳光透过白桦树的叶片,在草地上筛下斑驳的光影,山林寂寂,爽脆的秋的气息无声蔓延。只要肯低下头,草丛里随处可见蘑菇,亲手摘一朵野蘑菇,也是许多久羁市井的人们的梦想吧。

那么,且让我抢先圆了自己的一个梦吧。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