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78787
  • 开博时间:2004-03-23
  • 博客排名:第139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若芊我芊n

2020-03-31

mukj049

2020-02-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上午一则QQ新闻,说某人无证醉后驾驶,撞死四人,被判死刑。网友的回复有一则让我笑坏:
《西游记》里,有后台的妖怪被仙人接走了,没后台的妖怪都被孙猴子一棒打死。
隐射杭州某富家少爷。
俺多年来,能不过马路尽量不过马路,宁可绕远走天桥,下地道。黄昏散步永远是同一条路,碰到十字路口就转身。没办法,俺胆小,俺贪生怕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花一束



香樟树的花期似乎格外长,花开了很久,也不让人担心。不像蔷薇开时,我得空总要多看上几眼,隔一天,倘见它犹在枝头,便顿觉受宠若惊,那意思里颇有几分自作多情,仿佛它是为着我,才不肯凋落似的。蔷薇像是由一双柔荑般的素手绣上枝头的,花瓣和叶片皆楚楚有致,一派闺阁女儿的纤弱与娇艳。香樟花则平常得多了,简直不能称之为花,一粒一粒,一串一串的,说它白吧,其实又更像米黄,簇在肥绿厚实的叶片中,毫不起眼。可是它的香,是重感冒的人也能嗅到的。即使在交通高峰之时,香樟花的香气,也能举重若轻,长驱直入,将汽车尾气荡涤一清,它是都市人天然的空气清新剂,为此,我对香樟树感念不已,要说感恩,也不为过。

合欢恐怕是花里最别致的一种了。和香樟花一样,它也不大像花,倒像一柄渐变色的小扇子,扇骨莹白,扇面水红——当算世上最轻灵最雅致的一柄扇子了,合该擎在红楼群钗的手里。合欢的花一丝一丝的,比羽毛还要轻盈,触在脸上,绒绒的,又细又软,让人爱怜不已。即使最顽劣的孩子,纵然下得去手掰碎玫瑰花瓣,也绝不忍一根一根去揪合欢的花针。夏天的黄昏,暗沉沉的绿叶托着灿然的合欢,恍若满树流霞,又仿佛小心翼翼擎着的一个梦,连风经过时也不免蹑手蹑脚。

牵牛花最像美人,因为它的花瓣格外柔嫩,吹弹得破。但它又最不像美人,因为它从不挑剔,不拘哪里,窗前院后,田野河岸,豆棚篱落,至于垃圾场,都能见到一脸无辜的它。它不懂得“珍重芳姿”,别个也就不会宝之贵之。我一直纳闷不过,为什么有些人家的墙上会舍牵牛而取爬山虎。我偏爱紫花牵牛,尤其花瓣上还沁着露珠的时候,那自然得在清晨。牵牛的紫简直是华丽的,越发显出周遭的寒伧,单调。

波斯菊天真烂漫,是青梅竹马的伙伴,潜在记忆的一隅,若即若离。倘若邂逅波斯菊,断然不会只看见一朵,一定是成片的。它们和油菜花一样,喜欢扎堆,粉白、深红、浅紫,开得热烈,无拘无束。可是波斯菊的美,绝不像油菜花那样,以数量取胜。漫山遍野迎风摇曳的波斯菊固然令人心驰意荡,然而,单朵的波斯菊也妩媚秀雅,让人不忍移目。虽是单瓣的花,波斯菊却不像月季那样羞缩,八片花瓣开得大大方方,稚气可掬。

石榴是我深爱的花,过于喜欢的事物,或者人,我往往不知从何说起。那么,不说也罢。这些我年少时认识的花朵,正如年少时结交的人一样,总让我念念不忘。假如将人生的种种欲望删繁就简,我想要的,也不过一株石榴,一壁牵牛,而已。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树林里打个盹



那时还是良民的九纹龙史进,和少华山落草的几个强人往来甚殷。中秋前夕,史进派庄客王四上少华山捎信,邀三位头领届时前来庄上赏月饮酒。王四在山上当然受到盛情款待,不仅打赏了四五两银子,还猛灌了十来碗酒。下得山来,又被小喽啰硬拽到路边酒店,又是十数碗酒下肚。由不得王四不醉,但见他“踉踉跄跄,一步一颠。走不得十里之路,见座林子,奔到里面,望着那绿茸茸莎草地上,扑地倒了”。这一觉睡得好不香甜,直到二更,方才幽幽醒转,“看见月光微微照在身上”。

这样的情节,较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更让我着迷。一个人,一生当中能够这样顺应自然,恣情纵意地失态上一回,真正可爱之至,几可与眠芍的憨湘云媲美。不过,同是醉眠,湘云是在白昼,卧的是石凳,枕的是芍药花,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艳而无邪,可堪入画。而王四却是在夜里,据他倒下的姿势来推断,大约是俯卧的。一个酒气冲天的醉汉,摊手摊脚地趴在草地上,照说毫无美感。然而不然。让我们用想象来还原王四的那个月夜吧。时近仲秋,月华朗朗,映照出山林黛紫的轮廓。夕岚在林间冉冉流荡,为山林裹上了一袭轻纱,幽蓝的涧水淙淙作响,迤逦淌进他的梦里。凉风徐来,树影晃漾,斑斑驳驳拂了他一身月光。这个人的一枕清梦,想必也是绿的吧——身下的青草染的。

史湘云系公侯人家的千金小姐,王四不过是个微末的庄客。白日里,除了劬劳农事,还要给庄主跑腿。但他也有自己得意的事。由于伶牙俐齿,惯说场面话,因而,交接应酬一类的肥缺都落到他的头上。即便一只蚂蚁,也会兴兴头头地经营自己的生涯呢。他或许不能奢望庄主及三位头领的友谊,然而,那四五两银子的赏钱是可以带回去向浑家显摆的,小喽啰的殷勤热乎是可以醺然领受的。况且,头上那轮月亮,照过天子的玉阶,也照过草民的茅屋。月光下的时间仿佛是凝滞的,千秋万代,不过转瞬,江山依旧,只是改换了姓氏。月光、山林、流水都是兼具神性与灵性的事物,置身其间的人,浊气也不免要淡上几分。在夜里,肉眼凡胎的人可以化为仙,也可以幻作妖。

然而,王四却为这一晌饱睡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一夜,他在酣梦中,被人盗去头领的回信,招来官军围剿,祸及史进,终被史进一刀杀了。生命不过须臾,在杀人如砍瓜切菜的水浒,小人物的性命,更是悬于所谓“英雄豪杰”的一念。不过,豪杰也好,庶民也罢,一俟众人或喧嚣或无声无息地从尘世谢幕,山林便是他们最后的归宿,不分贤愚,无论贵贱。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吧下吧

破雨,下到第三天了,最少还得下两天。
某天,和俩同事饭后往回赶,路窄,车多,三个人排队走,忽然想起《昆虫记》里讲,昆虫们出动时一般都是排队走,从不并排。那俺们仨~~~~~~~~~~~~~~~
《昆虫记》里有一种蚱蜢恩布沙,据法布尔所述,由于恩布沙食量很小,因此性情平和,像个隐士。而和它外形相似的螳螂,却因为饭量大,要多作运动,因而凶残好斗。真像人类呵。汲汲于愈来愈多的欲望,因而冲突,因而钩心斗角。可同时,也有梭罗那样的,将对物质的欲望降到最低,或者颜回“一箪食,一瓢饮”。
还有一种很美的蛾子孔雀蝶,两扇翅膀上有两枚斑纹,像两只大眼睛一样,盈盈欲泪的。孔雀蝶一生不吃不喝,它们来到人间,只为了寻找爱侣,因为没有吸取能量,它们的生命仅能维持几天。果然情深不寿啊。一如情种徐志摩。8过,一个人要是活到七老八十了还是情种,似乎怪肉麻的。
看《水浒》,宋江那厮有什么能耐呢?所有人一出场都把他挂在嘴上。俺瞅来瞅去,不过是出手大方。特别是投奔花荣那一章,因为宋江回回都主动埋单,因而“无人不敬”。还不喜欢武松,人命在他们手里果然如蝼蚁。宋江最可恨的一处,他自个的老父亲看得重如泰山,原本领着一干兄弟要投奔梁山泊,乍听到老父弃世的消息,就丢下大伙一个人往家赶。可是呢,这之前,他为了赚秦明入伙,指使手下穿上秦明的盔甲,骑着秦明的战马去攻城,而城中还有秦明的家人。直接导致秦明的老婆掉了脑袋。后来把花荣的妹子嫁给秦明,秦明的怒气也就平了。果然古代女人的命不金贵。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爱死那两头羊了。别的老羊见了我们一个劲地躲,只有这两头羊最可爱,不闪不避,又天真又纯洁。山里的春天果然晚,杨树叶子还小小的,刚长出来不久,还闪着亮光。市里的早长成大手掌了,都不稀罕看了。感觉好像时间倒流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2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记录

在春天,足不出户是需要老僧的定力的。光景一天比一天不同,虽说年年都是如此,可年年到了此时还是忍不住一路惊叹,一路目不暇接。哪怕一片树叶,也会让人生出爱慕——尤其叶面还闪耀着那样一种水亮的嫩光! 我在春天很难做到情有独钟,而且,我得承认,我纵容自己做一个“花心”的人。才要夸白玉兰端庄,可樱花似乎更娇艳;才要赞春水映梨花何等清雅,又不能免俗地移情桃花;甚至,自从读过《爱莲说》后,坚持厌恶了几十年的牡丹,也已经暗暗地“敲开了我幽闭的心扉”……

每天都会路过一座校园,铁栏杆围墙上一年四季都披垂着蔷薇藤,冬天也不落叶,只是绿得萧索一些,这几日藤上弯出细细的一点红,想是花期已近。要是将铁栏杆换成竹篱笆就更妙了,过不久,就有一篱一篱的蔷薇好看了。上礼拜经过这里,重重叠叠的叶子深处,像被什么点燃了似的,照得格外明亮——原来近旁开了一树绛红的桃花,艳光烁烁。隔几天再来看,早已绿暗红稀。一树好花被我匆匆辜负了。“花开能有几日红”,烂熟的句子,却因为这树花,让我由衷地感慨了。

有些花即使萎谢、飘零于地,也还是美的,譬如樱花、桃花,锦重重地铺一地,也叫人心疼得不忍踩踏。唯独白玉兰,还是不要见它凋落为好。

春天的菜蔬同样鲜嫩得让人爱悦。菠菜水灵灵的,蒜苔青青脆脆的,竹笋有山野气息,最重要的是,它们都不是从大棚里长出来的,这就让人感觉到安慰。我炒青菜素来舍不得放味精,决不肯让它坏了菜的天然清香。香椿又上市了,买一把炒鸡蛋吃,味道谈不上多诱人,可要的就是它的鲜气。早晨上班路上,总有一个老太太推小三轮车卖锅盔,这几天,三轮车旁又多出一蛇皮袋苜蓿,一看就是刚从地里摘来的。苜蓿下来了,荠菜下来了,这么说,再过些时日,又有马齿苋下饭了,想想都叫人期待。

清明时节,果然“雨纷纷”。四号晚上,散步到小树林边,林子里踞了不少人,各自划出一小圈地,缄默地烧着纸钱。我从没见过我的祖辈,每年这个日子,心头并没有多少悲戚。但这样的场景,还是有它的感染力。第二天白天,又来到树林边,林子里留下了一堆又一堆黑色的灰烬,地上落了一层灰白的杨絮,诡异的肃穆。我犹豫了一秒,决定还是不要进去打搅。东风骤起,林中的杨絮飞得更繁了,一片接着一片,急雪一般在林中辗转翻飞,旋开旋落……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猝不及防的春天

北方的初春,城内人是看不到什么动静的。除了大衣扣子可以解开来几颗,常常散步的林边,修自行车的老大爷又开始摆开工具出摊,草木依旧不露声色,仿佛时间延迟,万物皆被魇在深寒的冬季。日头将树影画在地上,枝柯横斜,尚未落尽的几片叶子点染其中,在风里时明时暗,稚拙可爱。从超市购物归来的一个不相识的老太太,拎着满满一塑料袋食物,在树下缓缓地走,酒红色的毛衣外套上便披了一肩浮动的水墨画,她一路走,我在后头一路不错眼地看。

时近三月,天气却陡地阴冷异常,我将QQ签名改为:冻不欲生。阴霾了几日,一天早上撩开窗帘一看,好家伙,漫天大雪,又密又疾。忙忙穿好大衣下楼,也不打伞,一路急走。正好是上班的点,满世界的车声,人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简直是在添乱,让车流、人群变得更加忙乱不堪。饶是如此,街道上、广场上还是未能积攒下一方甜净的雪地。一俟走到平日散步的小树林,才住了脚。进了林子,好似在身后随手关上一扇无形的门,将激烈的噪声一概关在门外,虽然余威犹然在耳,但是无妨,反而衬得眼前的一切宛如梦境,有了些恍惚的意味。林中的枯枝秃桠都裹了一包雪,其下的隙地亦一片莹白,落在林子里的雪比他处格外来得安静,这是树林一年当中最美妙的一个时刻。我常想在山中看雪,总未能如愿,那么且让我无视林外的车水马龙,将这片树林放大再放大,当作我的深山老林吧。

这场落在春天的雪,也为刚刚过去的那个无雪的冬天,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翌晨便放了晴,只见红日不见白雪。季节的轮转,真是爽利,一个晚上便可以改天换地。

每到换季,街上便乱了套。有的人还眷恋着温暖的羊毛大衣,有的已经一身短打轻衫薄裙。风日晴暖,谁还肯在窗前徘徊。推着婴儿车的祖母,观风势渐微,便向车内掀起纱帘,露出粉嫩的小脸,惹得路人频频回眸。挎着竹篮的农妇,将自家养的小鸡娃把来兜售,鸡们毛茸茸的,一只只染得或鹅黄,或鲜绿,或玫红,或葡紫,被三五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围拢了看,爱怜地百般抚弄,着实放不下的,便出一块钱,挑一只可意的,做了它的主人。娇嫩的小鸡娃被同样娇嫩的孩子珍重地捧在掌心,唧唧唧地一路叫将过去,叫得人心都要跟着软了。

坐车经过护城河,霍然发现不仅迎春花早开了,堤上还开了几树不知名的花。忽然就很惦念桃花了。在春天,为桃花心猿意马的,肯定不独我一人。

黄昏散步,看对街的柳树,已然笼上一层绿烟,似有还无的,隔一条马路看,正好。杨树又吊下一条条毛毛虫,我才听人讲,那原来是杨树的花,即所谓的“杨花”,只是,这是我所认得的最不像花的花了。林边的一幢楼,到了黄昏,总有人弹奏钢琴。我每打楼下走过,便油然想起“波涛如怒”四个字,脚下的步子也不觉随着钢琴曲的节奏变得急促,人像被卷进滔天巨浪里。

有一天傍晚因别事忘记散步,第二天走到那幢楼下,陡然发现杨树叶子竟全长出来了,像千万柄绿扇子一般,将林间隙地密密掩了起来。新生的叶片片片泛着亮光,皱皱的,如婴儿的小脸,怯生生地次第打开。正立定痴看,斯时,激越的钢琴曲迎头浇了下来,波澜壮阔得如同眼前浩漫的春天,教人猝不及防。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月初上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人斗,其乐无穷



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是与生俱来的,早在你还是个尚不能言语的婴儿,便晓得用啼哭作为武器,来要挟父母就范。父母与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夫妻、情侣之间,总有一方摩拳擦掌来降,另一方力不能敌,继而习惯性地退让,自此天长日久地雌伏下来。

推而广之,任何一个群体中,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一不留神便成了众矢之的。有趣的是,即使将这一两枚格格不入者清理出局,天下也未见得就此太平了。相反,众人乐此不疲,再度联袂推举出新一代的“人民公敌”。扫一眼充斥于荧屏上的武侠剧,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骁勇尚武的民族。不同的是,生活中我们不是侠客,因此不能抡刀,也不得使剑,我们只动用精神暴力——相信群众的智慧吧,当人们将脑袋凑拢窃窃私语时,其杀伤力是无坚不摧的。它的积极作用在于,白炽化的脑力活动,有助于血液循环。

然而,还真有人不惮危险,走向公众的对立面,譬如击鼓骂曹的祢衡,写信同山涛绝交的嵇康,他们显然很享受以一敌百的快感。个人挑战群体,无异于自绝于人民,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自我拔高、自我宣传的手段。对手越是强大,快感也便来得益发浓烈。当初,那英与高峰的恋情受到来自广大球迷的阻力时,并没有就此夭折,反而唱出了最高音——“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我只想要拥有最后的祝福。再多的伤害我都不在乎,愿你我挣脱一切的束缚”,听听,多么荡气回肠!事实却是,等外界的阻力终于消弥,一致对外的两个人失去了斗争对象,开始起内讧。

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姑娘发帖,言男友无钱无房无车,甚至不能给她一个像样的婚礼,这段感情不被母亲看好云云,但这些,她都不介意。于这样一个利欲熏心的世道,发掘出如此恬淡之幽谷百合,殊为罕异。我非常不厚道地想,这大约是她发帖的初衷之一。作为世俗浊势力代言人的母亲,其实力足以撼山震海。孤立无援的她,在这场战争中显得多么弱小,多么楚楚动人的——出尘脱俗。一拨又一拨披着“梦的衣裳”的少女,毅然决然冲破世俗的樊篱,前仆后继,一门心思要在滚滚红尘里留一本属于自己的爱情传奇。8过,“传奇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往前瞅瞅,连美貌与才华并重的卓文君,最后都做成了中年怨妇,何况庸常如你我。姑娘,要知道,现实世故的母亲,曾经也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哪。

年前热议一时的周倪公案,依常人的思路,周美人的假想敌似应设定为倪震与辣妹,然而,周美人显然不情愿放弃这段长达近20年的恋情,“当花草树木全部凋残,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不能和你分散……”不舍得又如何?这段小三频繁出没的恋情,在公众眼里,早已百孔千疮如一袭敝旧的百衲衣。怎料周美人虚晃一招,在“分手声明”里矛头一偏,将假想敌锁定为险恶的媒体与居心叵测的大众,“从当年决定和不按常规行事的倪震谈恋爱,就知道是一场革命了……暗箭来自四方八面,行差踏错一步就如掉进斗兽场”,立马为这段同世俗不屈不挠对抗20年之久的恋情找到了新的闪光点,这段感情也由此老黄瓜刷绿漆,重新焕发动人光彩,有了可歌可泣之处。大约也只有周美人有这个本事,能将百衲衣漂白成无瑕婚纱,虔诚地披了它,偕心上人昂首阔步穿越“斗兽场”。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 来 伴



给新鞋钉掌,在几个鞋摊里挑了一个容貌清癯的老师傅——谁叫我是外貌协会的呢,眉眼柔和的人比较能引起我的好感。他穿着白里泛灰的旧外套,在这样的天气里略嫌单薄,人极瘦,头发白了一层,戴一副老花镜,镜框是温暖的深棕色。难得的是他一身的清气,一个人活到老,仍然不“浊”,是深可敬慕的。雪虽然还没下,风却凄紧,老师傅的摊子却并不寂寞,有两个老伴围坐在摊前陪他闲谝,一个胖胖的老伯戴着帽子,裹在臃肿的军大衣里;另一个老伯见我来了,忙站起身,给我腾座,一把拎过他的面条和青菜,道:“我回家做饭去。”老师傅和胖老伯乘机耍笑他:“去吧,当你的模范丈夫去,把老婆孩子伺候好。”被取笑的那个并不分解,顾自走了。

这会儿要是找几根木柴,生起一堆火,听这么几个老人斗嘴,够有多好。

胖老伯是修鞋师傅的忠实粉丝,对老师傅的经历了若指掌。老师傅是咸阳人,六十年代在国营鞋厂做鞋,厂子倒闭后便摆下这个摊,总有十来年了。胖老伯拍着两只戴着手套的手讲:“厂子倒闭了,他手艺好,完全可以开个店自己当老板。可开店不得投资?投资不得要本钱?再说了,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赚多少才够?够用就行了。他要是真当上大老板,睡觉也不安稳,吃饭也不香,出门还得配备保镖——钱多了容易被人打劫绑架不是?那叫一个累!真不如摆这摊自由。”老师傅在旁只是笑,仿佛认可,手里的活却没停。胖老伯坐了一会,自言自语地走了,不打招呼,不作别,有点“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意思,正是我喜欢的。

他刚走没一会,又来了一个老人。老师傅眼睛一亮:“哟,你都几天没来了,忙啥呢?”老人在胖老伯方才坐过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讲:“孙子结婚了,没空出来。”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矜持地抽一枝出来递给老师傅,又殷勤地为他打亮火机。老师傅笑道:“这是喜烟啊。”老人闲闲地道:“这烟十块钱一盒。”老师傅叼着烟,嘴里含糊道:“我以前抽过三十块钱的烟呢。”

天真得像两个老小孩。

我爸退休以后,迷上了象棋,经常到了吃饭的时间,还盘桓在楚河汉界。其实他棋艺并不高明,我在外头跟高人学了两招,回家几步便杀得他缴械投降。我琢磨着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切磋棋艺之名,同那些从年轻时起便和他并肩作战的老伙伴厮混罢了。含蓄、内敛的上一辈人,彼此间的情意也许就潜在打趣、斗嘴之中。他们活到老,依然是群居动物,在伙伴面前,才还原为真实的自己——不用做古板、望而生畏的父亲,也不用受老妻唠叨辖制。

也许,当我们年老白了头,年少时中意过的那些爱意气用事的刎颈交,酸文假醋的忘机友,统统都可以一茬一茬地丢在时间的海里。彼时,二三投契合拍的老来伴,一枝烟,一壶茶,一炉火,便是理想的晚境。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2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