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78787
  • 开博时间:2004-03-23
  • 博客排名:第139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3

若芊我芊n

2020-03-31

mukj049

2020-02-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湘西


高椅的小木楼

  凤凰篇:



起雾了




披肩是这样出来的




小小花




俯瞰





木捶酥,把W的牙都烫坏了,甜倒了




琳琅




咱也偷拍

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8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改行卖蒸馍

  


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多沧桑。某人说俺见识短浅,应当去卖蒸馍历炼一番。嗯嗯,哪天盘个蒸馍店去。
近来爱死了流氓歌曲《两只山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段恋红


我上初一的时候,经常听到“段恋红”这个名字,似乎是二年级的一位学姐。升到初二,二年级全班留级,和我们班合并了。新加入的同学里并没有叫“段恋红”的,当然,我也早忘了这码子事了。
初三那年,我们住集体宿舍,那个“段恋红”居然也从老家来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我之所以能常常听到她的名字,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个时候,我对女生的美感受格外深刻,譬如,那个扎一根独辫的莉,两颊丰润,我无端地觉得她像极了一朵波斯菊;而燕,有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风情万种,最记得下雪时,我们系的围巾无非红、白、黑,燕的却是葱绿的,衬得一张脸越发莹白;云有一双深邃的美目,美得古典安静,或者说,跟不上时代;梅浓眉大眼,美得率真;红清丽脱俗,我见犹怜……男生们也曾私底下评过“七仙女”“四大美人”之类的,但“班花”一角,始终虚位以待。谁知“段恋红”一来,无论男生,还是女生,无不心悦诚服。
该怎样描述她的容貌呢?她绝不柔美,相反,是美得铿锵,美得亮烈,思来想去,“倜傥”二字,差堪形容。她的脸盘、五官,无一不大,然而,就像刘姥姥参观过贾母的房子后说的那样,大有大的好处。用现在的话说,是气场强大,非常有范儿。她也扎一根独辫,但她的辫子扎得,简直雄赳赳气昂昂。她又爱大说大笑,因此,她固然艳压群芳,但女生并不怎么吃她的醋,反倒很喜欢和她玩笑。
其实她的名字并不叫段恋红,而是李*红,因为和班上另一个女生同名同姓,大家按照年龄,给她们排了大小,她大几个月,从此就叫大李*红。
我那时候对她,简直是满心崇拜,虽然并不明白自己崇拜她什么(兴许是美貌吧)。我们这拨年纪小一些的,迅速成了她麾下的小兵。当年流行结拜兄弟,“段恋红”便反串我们的大哥,想当年,我和云为了在她面前争宠,还互相吃醋呢。
她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毕业以后,她又回了老家,从此销声匿迹。今年四月,忽然有QQ来加我,赫然是她。她创建了一个班级群,辗转得到我的QQ,便找来了。进群一看,满眼都是熟悉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就像当年大家排排坐一样。也只有她,才有这样的魄力,能将失散的同学一个个召集回来。我们仿佛转了偌大一圈,又回到原位,只是这一分一合间,不知道多少年已然过去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积寺

完全是因为王维,才去了香积寺。

 不知香积寺, 数里入云峰。
  古木无人径, 深山何处钟。
  泉声咽危石, 日色冷青松。
  薄暮空潭曲, 安禅制毒龙。

在香积寺附近走了一遭,深山、云峰没有看到,树木倒是不少,下面就是个苗圃,但未必是古木,青松倒是有。至于泉和潭,循着水声下去,看到一条河,黄黄的,还能“安禅制毒龙”吗?有一个和尚,不知何故,一直绕着塔转圈,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且速度奇快。
其实,西安的同学大可不必拥到青龙寺,香积寺外有好大一片樱花林。寺内也有樱花,丁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29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花痴













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了,好歹挤一点牙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日




用作桌面了




白杨们——十六岁的夜里,月光就是从它们的树梢漏进卧室的




树影




妈妈的红辣椒




此岸杨,彼岸柳,中间一条污水沟——干了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3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语的反面



古时候,有个楚国人去郑国兜售珠宝。这个楚国人是个真正的生意人,很有商业头脑,深谙包装的重要性。他为自己的珠宝雕了一个木头匣子,拿香料桂和椒将匣子熏得香喷喷的,还把翠鸟的羽毛缀在匣子上。果不其然,珠宝轻而易举地脱手了。但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买东西的郑国人居然打开匣子,将珠宝还给他,兴兴头头地捧着空盒子回家了。

这就是“买椟还珠”。后世的人每听一次,总要世故地笑上两声:这个郑国人,何其蠢,何其没有眼光。要是可能,我想大家巴不得造一架时光机器,飞回郑国,抱满怀光艳鲜丽的木头匣子,任郑国那个冤大头狠狠地往上头砸钱。

可是在我眼里,这个人多么可爱呵。他未必不知道珠宝的贵重,但那又怎样,让他着迷的只是那个木头匣子。打一个拙劣的比方,那些珠宝犹如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而木头匣子则是满头山花的村姑。与豪门联姻无疑将令他身价陡增,然而,遗憾的是,他的品位还没来得及被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所同化,他好的,就只是村姑这一口。匣子里的珠宝固然璀璨耀目,可他的心已经完完全全被那只匣子俘虏,再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珠宝。

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类似的可爱人物,尤以魏晋为繁。他们是一部昏昏沉沉的大书中旁逸斜出的闲笔,就在你以手掩口之际,故纸堆里陡然射出异光,突兀得让你忘记继续剩下的半个呵欠。不过,据我看来,那些人总较这个郑国人逊色几分。

善使青白眼的阮籍,得知一个非亲非故的美少女夭亡,遂不请而至,上门恸哭,诚为性情中人。临到他的老母去世,此君反故作镇定,继续下围棋,一局终了,这才大号一声,吐血数升。居丧期间,照旧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也是一个和主流社会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人,不同的是,还珠宝的郑国人是无心而为,阮籍则是刻意为之。出于对礼法的藐视,阮籍处处要与它作对,走到礼法的对面,以至走火入魔,来到另一个极端。他的惊世骇俗,他的狂放不羁,从另一个侧面反证了他内心的湍急动荡——他心里时时都在同主流社会的礼法、价值观对抗,这才事事都要将自己同它们撇清,“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
相形之下,郑国人的境界要更高一筹。他心里是一片豁亮的真空,对世俗的眼光浑然不觉,永远一团天真,任心任性。所谓的赤子,说的就是这种人吧。什么也侵染不了他,什么也左右不了他,较之沉郁的阮籍,他的人生要妩媚、明亮得多。

在那则尽人皆知的成语故事里,这个郑国人始终心无旁婺地抱着匣子,从一代又一代功利的人们身旁飘然远去,看客们,且慢慢痛心疾首去吧。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结局)

用过晚饭,亚东和小眉早早下坡去了。明儿早起还要赶火车,晚上收拾一下行李,早早休息。他们长年不在家,客厅里两盏吊灯的灯罩上,落满了鸟粪,天花板又高,想收拾一下都不成。原来打算作书房用的一个大房间,堆了一地的粮食。小眉还记得新屋落成的时候,是一个夏天,她和亚东从省城赶回来,夜里,开了书房的后门,但见月光下的玉米丛被猎猎的下山风挟裹着,浪纹一般,一波逐着一波,湍急地,浩浩荡荡而去。一回又鼓荡着,大举攻来,风哗啦哗啦拍打着窗棂。他们的家,宛若泊在湖心的一叶扁舟。白日里不声不响的庄稼们,仿佛受到隐秘的召唤,战事一触即发,一株青苗便化身为一个意气风发的、暴烈的小兵,更兼青蛙擂响战鼓,蟋蟀吹彻小号,风过处,平畴广陌里霎时杀气腾腾,千军万马呼啸而至,纵横驰骋于泛浪无边的夜色。看看风声渐弱,溶溶的月光照着,菜畦复归于静谧,平展得像是一匹缎子,在风里微微起伏,摇曳处,缎面上流利地淌过青凌凌的光,亮一下,迅疾归于黯淡。风里捎来嫩玉米,青豇豆,紫茄子的香息。小眉抱着两条胳膊,蜷在躺椅里,细声同亚东商量着,要买张大大的竹席,来年夏夜,铺在书房里睡。枕着风声,虫声,菜花的香气,这些世界上最朴素的奢侈品,和他们的田园梦,入眠。可是每年夏天,他们都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风尘劳攘,疲于奔命,过着盛世里最忙碌不过的庸常生活,正如山禄媳妇说的那样,“为了嘴,害了腿”。

小眉站在院子里刷牙,一嘴的白沫沫,忽然抬头望了望夜空,居然叫她看到几粒星子。她是久惯于都市生活的人,便深以为异。一时,不觉心神恍惚起来。换作十年前,二十年前,她哪里会料到,自己会出现在这样一个村庄,陌生人的村庄,又是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她和亚东的相识,曲曲折折,是命运巧手布局的一环紧扣一环,只要卸掉当中的一个环节,他们便要永永远远地成为彼此的陌生人了。这般想着,她别过头向屋里瞧去,门虚掩着,拢着一窗晕黄的灯火,融融的,宁馨的,在寒夜里别具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她的家,是慈溪的硕大花盏里逸出的一瓣,将她的生命同慈溪,绾结到一处,从而达成真正意义上的血脉相连。在这样清寂的夜晚,她头一次对于慈溪,对于她小小的家,像一个恋恋的离人一般,从心底升起了乡愁。

而明天,会有亲戚前来绝交,会有行人在去往他乡的途中,会有鞭炮噼哩啪啦地挽留最后的狂欢,会有孩子在时光的深处老去……遮不断一程又一程的山水,拂不尽一年又一年的风霜。呀,这绵亘无绝,欲说还休的,流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鱼






























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