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78517
  • 开博时间:2004-03-23
  • 博客排名:第139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局促的春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梦

  
  
  
  
  暮色中回首来时路
  历尽了多少欢笑忧伤
  看过了多少爱恨痴狂
  总想把所有时光心中留藏
  如今岁月写下最后一页沧桑
  浮生犹似梦一场
  无限思量 徒留怅惘
  难忘记挥别时离人泪千行
  盼重逢又怕见青丝染秋霜
  能不能今生盟约来世还偿
  且抛下红尘万丈
  恩恩怨怨 尽付风中
  遗忘 遗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司机小倪年终被一家私营企业裁员,孰料次年开春,竟意外被民航录用。自此,一向悭吝的小倪陡然大方起来,闲瑕时频频向旧同事发出邀约,来者只需带上嘴巴和耳朵即可——听到的不外乎他去过的国家,以及民航的诸多福利。    
  
  这样的“怀旧”方式,两千多年前的会稽太守朱买臣也曾采用过,只是后者做得更加体面,也更加高姿态——他将贫贱时弃他而去的前妻及其现任丈夫,接到府上来住,好饭好菜管待了一个月,前妻上吊死了。  
  
  从人生的波谷一跃冲上波峰,意气风发的人们急需倾诉——向厚待过自己的人,也向轻慢过自己的人,同时,坚决不放过冷眼旁观的人。他们如此热切,在古代,即使交通不便,即使天下未定,也不能阻止楚霸王项羽衣锦还乡;在今天,则有近在咫尺的网络,供人们招摇于各种校友录、同学群,掀起了一轮又一轮微博炫富潮……
    
  我们爱听这样的故事,不仅因为在这些故事里,可以快意一把自家的恩仇——谁没有关心自己的人,不想让他们得到宽慰?谁没有轻视过自己的人,不想让他们受到折辱?——更因为,每一则故事都有一个光明的结局,还有一个你所熟稔的名字参与其中,增加了其真实性,使得它不复像一个遥不可及的传奇,而是一部振奋人心的励志大戏。  
  
  大多数的人生,既不嘹亮激越,也不波澜壮阔,只是充斥着微小的挫败、细碎的欢喜。这就注定了我们无从获得太多听众。而那些选择留在我们的生命中、做我们的听众的人,必定对我们寄予了深婉的情意,乃至爱意。《半生缘》里,曼桢两度倾诉的对象,可不是爱过她的慕瑾和世钧么?唯其如此,他们才会分享我们的梦想,痛惜我们的磨难,感慨于我们的际遇。  
  
  尘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携带着千千万万则故事,而我乐意聆听的,唯有你一生的遭际。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在岁末温暖的炉旁,且让我烫上一壶好酒,听你漫漫道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青海之在祁连“夜奔”(上)



  虽然在网上看过许多关于祁连的图片、游记,也知道祁连山大草原是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但到了祁连,仍是一片茫然。下车的时候,我们向司机打听从祁连到青海湖可有班车,这一问不打紧,竟替我们捡到一个游伴——姜姐(听上去太像“江姐”,不祥,后来改称姜大姐)。姜姐已经驴行近一月,走川藏线入藏,继而转战青海,和我们搭同一辆门源到祁连的班车,因为目的地相同,遂果断结伴。
  
  进了祁连汽车站,我们又向售票员确认祁连到青海湖的班车,得到的回答是没有直达车,但可以从刚察转。正说着,闯进来几个蒙面小伙,领头的那个直接冲我们嚷:“去西海镇啊,从西海镇可以过去。”他们猛可里冒出来,又个个全副武装,戴着面罩,墨镜,遮阳帽,杀气腾腾,倒唬了我一跳。原来,他们刚游过青海湖,从西海镇搭班车来的。听说我们来自西安,几个男孩纷纷除下面罩,巧了,竟是陕西乡党。头一次遇到专业驴友,又是乡党,不觉大为兴奋,我们就在小小的候车室叽叽叽喳喳交流彼此的信息,约好同游祁连。姜姐不耐烦,将行李丢在我们身边,独自找车去了。
  
  后顾之忧解除了,当下便一心一意专注于祁连的行程。我和W原本计划先找好宾馆,将行李卸下,轻装上路。但时已午后,他们只打算在祁连停留一夜,因而剩下的时间弥足珍贵。这有悖于我们一贯懒散的旅行方式,可我实在对他们太好奇了,很想看看别的驴友是怎么玩的,于是作出了让自己后悔不迭的决定。
  
  草草用过午饭,敲定景点,便包了一辆面包车上路。司机是当地人,非常健谈,然而,我的祁连之行有一大半就毁在他的手里。此次二上青海,祁连是我预想中的重头戏,我本打算在祁连停留两三天。可当我捧着打印的攻略,挨个向他求证:“皇城草原美吗?”得到的回答却是:“就那个样子,照我们当地人看,没多大意思。”“双石桥呢?”“没听说过。”祁连山森林公园、大湖滩草原……总而言之,据他看来,都意思不大。至于驴友必提的卓尔山,也不被他另眼相待。那几个男孩一听说卓尔山要收门票,更加不情愿去了。最后,还是姜姐出示攻略上的建议——“卓尔山是重点中的重点,强烈建议去两次,日落和日出时都很漂亮,绝对不可错过”,力保卓尔山,男孩们才勉强同意了,但前提是晚一点才去,只上去拍拍日落。
  
  三拨游客里,姜姐和几个男孩的心态类似,都喜欢在最短的时间内,观赏到最多的景点,拍到最美的片片——据我看,对他们而言,拍出好片尤其重要。我大约猜得到,他们应当凭借这些片片,在论坛上拥有众多粉丝。姜姐和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男孩们是逢票必止派,她则是逢票必买派。拿姜姐的话说:“收费自然有收费的道理,大凡收门票的地方,风景多半比别处好看。”相对于这两拨勤奋的专业驴友,我得羞愧地承认,我和W是懒汉型驴子。我们每次出行,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景点。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只要稍有几分姿色,总会恋恋地停留几日。果不其然,姜姐听说我们在青石嘴居然逗留了两天,不由大为诧异:“那地方有那么好吗,需要住上两天?”她只用了一天,便把上至门源县城,下至青石嘴的所有景点全部走遍。被她一问,我不禁语塞。到了今日,回顾青海之行,我才可以在心底回答她:我不是贪心的人,也不愿风尘仆仆,疲于奔命。我喜欢慢节奏,即使在路上。这一趟,青石嘴是最让我怀念的地方——我怀念黄昏时在田间偶遇的回族老人,他和蔼地让W抚摸他的小马驹;怀念山上邂逅的回族小女孩,她深深的双眼皮和她戴的小花帽;怀念房东为我们沏的碧螺春,杯面上那几粒鲜艳的枸杞;怀念在七月酷暑,我们坐在火炉旁边啃西瓜;怀念晨光中的青稞,长而饱满的穗绽着金红的光芒;……
  
  车子开到冰沟河森林公园,果然应了司机的话,“意思不大”。男孩中领头的那个更表示:“我一张照片都没拍。”林子里的本地游客倒不少,还支起了烧烤架,在草地上野餐。作为一个都市人周末的野营地,冰沟河还是能够胜任的。我对祁连的信心动摇了,这样看来,司机的话是真的了。还有必要再停留两三天吗?
  一晃已是下午六点,多留无趣,一行人径直杀向卓尔山。
  到了售票口,面包车便不能再上了,我们得步行十分钟,才能爬到山顶。刚下车,我便大呼后悔,对姜姐说:“真是不该在冰沟河浪费时间。”姜姐还是那句老话:“收费有收费的道理啊。没事,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天黑,够玩了。”对我来说,远远不够,依我的性子,最少也得一天。
  
  卓尔山仿佛是为弥补我们一下午的损失而出现的,又像是替遭我们误解的祁连力挽狂澜。就像一个饥寒交迫的行路人,怯怯地叩开一扇门,他原本期待的不过是一块饼,或者一个馒头,然而,令他目瞪口呆的是,主人慷慨地捧出了一桌大餐。卓尔山,便是祁连大手笔奉上的一席盛宴。
  站在山腰望去,山谷里交错镶着一小格一小格青稞和油菜,像一方方晾在坡上的绿手帕,黄手帕,在风里摇摇招展。云影长长地铺在高山草甸上,将它们凝成黛绿,林海、花田犹浸在斜阳里,散发着温霭的气息。最夺目的是一带红岩丘陵,棱角分明,风骨凛然,令我陡然想起边塞,想起“一片孤城万仞山”。
  
  卓尔山的最高处,是一座烽火台,台下一石碑上书:西夏烽火台遗址。西夏?我的第一反应是虚竹,而不是元昊(文盲真可怕)。烽火台上尽是架着长枪短炮的摄友,只待日落。我们的傻瓜相机没有用武之地,也就识时务地下来了。卓尔山对面的牛心山顶,仍有疏疏的几处积雪,山上一面是披金列翠的梯田,一面是莽莽林海,卓尔山与牛心山之间,便是祁连县城八宝镇。
  
  我在烽火台下的草甸上躺了一会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落日吸引去了,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躺在开满鲜花的草甸上,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只是,这片草甸离我的梦想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我在山坡上只寻到一种花,狼毒花,当地人喊它“馒头花”,因为每一枝狼毒花,都是由一簇小花组成的,圆圆的,有点馒头的意思。狼毒花异常的香,茎却是有毒的。我采了一束,一直嗅,一直嗅,直到下山回到八宝镇,同行的一个男孩不禁笑我:“你怎么还在嗅啊?小心中毒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青海之锦绣门源(下)——枕着月光入眠





  我们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准房东——回族妇人也在收摊。游客散得差不多了,没得生意做了。等她收拾利落,我们便随她回了家。
  
  是一处坐北朝南的院落,紧挨着青稞地。土砌的院墙很低,刚进院子,我不觉大为惊讶。房子虽然简陋,却非常新颖,像温室花房一样,由玻璃砌成,屋顶则铺着红瓦。我好奇地问:“住这样的房子,不会有人来偷东西吗?”
  女房东笑了:“不会的,我们这边基本都是这样盖的。”
  
  也是,青海酷寒之地,玻璃房子可以最大限度地享受阳光。青石嘴是个无遮无掩的小镇,裸露在天空下,这大半天里,我们没有邂逅一棵树。莫非此地人格外贪恋阳光?
  
  甫一进屋,是一条长长窄窄的走廊,其作用大约类似于我们的阳台,地上摆了四五盆花,西边铺着一张小小的床。再往里走,是两间大房,都盘着炕。西面那一间,便是我们今夜的落脚地。屋子里还生着炉子,烟囱从屋顶伸了出去。这可是铄石流金的七月呵!但我们见了,却甚是欢喜,随着暮色降临,室外的温度已经越来越低了。
  
  晚饭就是在这个炉子上烧的。七月是门源的旅游旺季,男房东在镇上跑出租,女房东则在观花台下卖酸奶。因此,才用过晚饭,夫妻俩便忙着挤牛奶,做酸奶,做好的酸奶盛进小碗里,摆了一脸盆,坐在炉子上发酵。他们的女儿秀,那个穿黑裙子的小女孩,早早就到阳台上那张小床睡下了。不一会儿,就传来她微微的鼻息。
  
  我们奔波了一天,又别无消遣,也早早歇了。W将靠窗的位置让给了我,情知我要看月亮。这夜是阴历十四,月亮已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9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青海之锦绣门源(上)



  和门源,险些失之交臂。
  门源的青石嘴镇,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花海”。可当西宁到门源的班车在青石嘴镇停下后,我觑起眼朝油菜田望去,心下不免失望,并没有想象中壮观。与此同时,作为这一带的“繁华地段”,小镇未能幸免于尘埃的侵染。每当有大车呼啸而过,灰尘便腾腾地呛人,捂住鼻子几近气绝。原计划在此地停留一两夜,看情形似乎得略作变动了,或许,我们可以将多出来的时间,追加给祁连?
  
  时已午后两点,在一家回民餐厅匆匆进食后,便打车赶往观花台。才下车,早有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跑到我跟前:“阿姨,喝不喝酸奶?”我见W正环顾四野,便微笑着摇了摇头。小男孩失落地向自家的摊位跑去。售票口的对面,扎着一溜帐篷,帐篷下戴着面纱的回族妇人摆下桌凳,兜售酸奶、酿皮、甜醅。观花台是一个绿色的小山包,坐落在花田腹地,山下是一畦一畦的油菜与青稞,空气里尽是油菜花香。虽然已经入伏,起风的时候,还是会感到微冷。又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大一些的穿着黑裙子的小女孩迎了上来,盛情难却,我们便来到他们的摊子上,要了两碗酸奶。摊主是个中年妇人,耳后挽着黑纱,怕我吃不惯,笑吟吟地挖了两勺白糖给我。酸奶的味道着实不敢恭维,尤其有塔尔寺的酸奶珠玉在前,我努力吃了一半,终于放弃了。
  
  信口向摊主打听住宿情况。她说:“镇上有宾馆,招待所。”隔一会儿,又说:“我们家也可以住的,就是条件自然赶不上宾馆了。”“你家在哪儿?”她朝我们来时的方向一指——不远,就在前面那块油菜地的尽头。我望着金灿灿的油菜花与翠绿的青稞,不由心里一动,住在这里,嗅着花香,不比尘土飞扬的青石嘴镇好上千百倍么?W也有此意,当下便和摊主约好,我们先上观花台游玩,等她收摊时一同回去。
  
  登上观花台,才明白有一处制高点的好处。那些高可及腰的油菜和青稞均匍匐于台下,恍若金翠交织的绮丽长毯。观花台的东面,是清一色的油菜花田,绵延至岗什卡雪山脚下。青海的光影是格外诡异的,观花台上还是蓝天白云,油菜花田在艳阳下明丽迫人,雪山却被乌云遮蔽,山体黛黑,只在一线被乌云忽略的蓝天下,崭露出晶莹的雪山尖顶。台下有几幢红顶房子,又有一带白色与蓝色的建筑,与油菜花田构成美妙的撞色。我走累了,便坐在草地上小憩,几个当地的孩子嘻笑着躺在不远处,从斜坡上一迳往下滚,见我在微笑着注视他们,益发得了意。
  
  不知几时,雪山上方的那团乌云愈来愈大,并迅速向观花台包抄过来。阳光黯然退避,台上霎时起了风,我翻出一件开衫,又披上披肩,才没感到太冷。一些游客到底抵挡不住,先后下了山。光影交错的油菜花田却更美了。乌云行经处,投下长长的带状阴影,而云罅,犹有阳光映照花海,一丛明,一丛暗。当云层聚拢时,暗的更暗,亮的更亮。
  出于对乌云的敬畏,也因为冷,我们同其他游客一道,快步离开了观花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青海

  


门源。青石嘴
  
  


  
  


我爱青稞
  
  
  



  


  
  


  
  


这些重磅的云哪
  
  


  
  


  
  


祁连
  
  


  
  


很有风骨的山

  
  


祁连卓尔山顶西夏烽火台遗址




卓尔山对面的牛心山及山下的祁连县城




在烽火台下的草地上小眯了一会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


  


秦岭。暮光。




这么嫩的苜蓿草,真想养几头羊啊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3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往乡村的汽车

  

有几年,我身体状况欠佳,心情也极度抑郁,格外憎恶城市。这种憎恶的宣泄口就是公共汽车。我常常因为在公交车上被人踩了一脚却没有收到道歉而恼怒,或是大热天胳膊不慎被一个面目可憎的汉子碰到而油然生出反感,很多次,我会在半路下车,步行五六站路回家,因为情知稍延片刻,就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心肝肺一并呕出来。
如果坐长途车,我会摘几朵小花,一路嗅过去,依赖它们的清香来对抗颠簸和汽油味。

可是,倘若这辆车途经的不是枯燥乏味的高楼,而是大片的稻田,荷塘,竹林,倘若我身旁坐的不是冰冷的都市客,而是羞缩、和善的乡里人,那么,即便奔驰在最颠簸的乡间小路上,我依然双眸炯炯,津津有味地打量着身前身后的人们,渴望接近他们,融入他们。我对他们,怀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感、归属感。

还记得五年前回老家,刚走进那个小城市的候车室,满耳的乡音,叽叽喳喳,却无比亲切,我激动得简直要跳起来,想拥抱遇见的每一个人。听上去有点夸张,但如果你和我一样,十岁那年便离开故乡,从此每日盈耳的都是板正的普通话,你或许能领会我那种穿越时空、骤然回到童年的感觉。

在这些开往乡村的汽车上,我喜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安份地左顾右盼,研究那些拘谨的人,也研究他们可爱的行李:斗笠、竹箩、扁担、蒲扇、军绿色的水壶、西瓜……在湘西的一辆快巴上,W安置好行李后,大惊小怪地对我讲:“你知道我摸到什么了?”——是一只软嘟嘟、热乎乎,还会动的小东西,直到它呱呱叫了两声,W才确认自己摸到了一只鸭子。

更令这些旅行富于人情味的是,乘客之间往往是相熟的。我听着他们用我听不大明白的土话互相取笑,听着他们偶遇、告别时简短的招呼,听着那些清新又乡土的站名,整个人陡然放松下来,犹如一尾鱼,终于游回自己熟悉的水域。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