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575
  • 开博时间:2005-12-03
  • 博客排名:第15667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收到老友仝红写给我的诗,高兴!

我看见你在温暖的灯下看书

一直是以我最喜欢的姿势



看见你腼腆的笑着和人说话

看见你正用难看的字流畅的写作

看见你译我早已读不懂的诗

看见你日渐粗糙的脸庞没有了阴郁

看见马原比你还高与你一样英俊

看见你年轻时的愤怒 逃离

看见你如今的安祥 坚守

看见你的心房常年都在飘雪



隔着无数峻岭河流山川

一转身看见你就坐在我旁边

安静的写小慧 五迁 父亲

那件小棉袄也越来越旧了

也越发穿得合身柔软

好多事你都没在意吧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到远人兄弟写给我的诗,高兴!

远人。70后主要诗人,小说家。


代替一封回信

——致马永波



再告诉我一些更多的细节吧

告诉我两周前的那个下午

你和儿子在河边散步时的情形

在对波浪的凝视中,草地和丘陵变成了背景



但那绝非我们在命运里获得的许诺

在我们眼睛里,世界给出的图案

越来越不规则,以后要发生的事情

或许一直就在那里,从来没打算改变



我将理解那个结局,像我夜里看到的星星

它们在寒冷里燃烧,一颗接一颗陨落

在吵闹的酒馆里,我们谈论诗歌时非常快乐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个人整肃与历史循环

在1994年的《以两种速度播放的夏天》里,我曾经写下这样的句子:



“每十年便要清理一堆怎样的垃圾:草堆,半沉的

檀木箱子,扁平的马。洗发剂的波浪

从上游涌来,在岩石上爆开……”

这里的含义更多的是精神秩序对广义的生态环境(物质的和人文的)的整理,十年象征着历史循环论的阴影始终盘旋在我们头上,所以这里的清理是灾难还是拯救,其性质模糊难辨。当然,从作为信息传达者的作者本身的意识来看,对环境的清理是极其必要的,是乐观的,善的,批判的。十年一个小循环,三十年一个大循环,这在中国,已经几乎成了一个公式。与叶芝以“旋梯”来象征的历史循环论不同,在他那里,历史的开端和结束是以神话中男性神强行与凡人女性的结合为分界点的。他认为人类历史是从野蛮到文明、又从文明到野蛮的循环性的而非线性的发展过程。每一个循环周的期限是两千年。从希腊神话到希腊文化的衰落为一个基本循环周,由此一直到耶稣的降生才引发出一个对立循环周。到文艺复兴时期,第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短风衣看云的女孩

那是个秀丽而寂寞的小镇,孤独的女孩刚刚上初中,她时常躲开同伴,在别人家的矮树篱下面看云,每次总是同样的位置,一看就是半晌。她有些骄傲。当云彩从青山背后涌出,当云彩被阳光射穿,被风驱散,她依然有一些骄傲。她尤其喜欢云堡,一层层,悬在高空,久久不散,仿佛可以踏着阳光涂成金黄的台阶走到上面的广场上去,那里又有一层层锯齿状的墙、塔楼、壮丽的大门。不知道是什么人住在那里。

就在云聚云散中,草绿了又黄,她依然有一些骄傲,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依然那么孤独。就在这个时节,一个怯生生的男孩,一个同年级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边,把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什么啊?”她问。“你自己看吧。”他说。她没有看,她把它老实地交给了爸爸。她不知道爸爸背着她找到了那个男孩,和气地对他说,他们还都小,学习为重,感情的事以后再说。从此,她再也没有和那个男孩子说过话,他依然默默地出现又消失,有时在她班级教室靠近后门的地方坐上一会。

日子真快,就象削了皮的苹果转眼起了红锈。她顺利地考上了城里的师范大学,进了最喜欢的中文系。她不知道他考到了哪里,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以你的痛苦安慰了我们和时代

给一个我敬重并热爱的大师和朋友。


午夜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声音
我们的脚印还没有变得凌乱
深渊中沉睡的卡利班
还没有将混沌的边疆延伸到爱丽尔的翅膀
如此轻盈的呼吸在树梢上消散
形成另一片白色的天空
就在那下面,世界存在着
高大美丽,让我们暗暗吃惊

(录给大师的短信)

生活在别处,美好的事物仅仅在别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有了这样普遍的指认,我们不承认大师就在身边,美好的事物就在身边,就在我们并不为意的时辰。我们本身的未完成态使我们无发分辨那已经形成的壮丽和伟大。是的,伟大和壮丽,这些极端的词汇代表一种肯定的力量,一种在一切都成为专业的精细分工和知识辨析的时代对价值的确信。我相信,人文艺术的根本力量就在于价值的建设。在混沌无形的现实之上,是艺术为其投上明光,以彰显现实存在的本质。如果艺术没有能力为现实赋予形式,如果艺术家没有勇气在魔鬼的面前弹奏七弦琴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师身边

2007年1月28日,晴。



06年5月初的时候,曾给老韦发过短信,不巧他正好在南京,就没有聚。那以后我一直在打地铺,为论文苦斗,直到夏天司机回来,闹牙痛近月余,论文搁置,到秋天又重新动笔,就没能容空去看望这位老友。周日上午,先给FH和LB发短信,“一会去看老韦啊。”然后给老韦短信,“亲爱的大师,一会儿能否接见。”很快,FH回,“这些日子很忙,要准备考试。”LB回,“正在山上滑雪,晚上联系。”老韦则一直没有动静。联系不上,先去学府找几本掂量了多少遍一直没舍得买的书,快到时给AY短信,一起找书。这时老韦电话打来,称中午送个同事,约好下午两点在道里见。在学府和精华找完书,觉得很重,便乘67路返回家中,下车发现老韦短信。赶紧把书送上楼,太饿了,煮碗方便面,吞了下去。又乘67路去道里,老韦和GK已经等得很焦急了,已经从音像店转移到到中央书城五楼。车很慢,在车上睡着了,逛书店还是很累。终于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都是寸头。GK的白发也几乎赶上我了。老韦还穿着那件棕色的皮衣,长长的大围巾,正在那儿翻一本金日成传记,热烈握手。指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读奥登

奥登曾言,“人必须爱上/什么人或什么东西,/否则就会生病。”

爱上了这个冬天,并时时为能够有一小段时间沉浸在思考、阅读和写作中而感到巨大的幸福。论文之余,翻译几首喜欢的诗歌,奥登的,或者别的。萨克斯在上午明亮的阳光中。而四点钟的昏黄像一位老友,准时出现在广阔的外面,隔着玻璃微笑。

Auden,奥登,奥顿,这名字就硬梆梆的,和布莱顿硬糖一样,或者是乡下茅坑里的石头。这个年轻时漂亮的同性恋,老年真的成了一块石头,比如我手头这本厚达926页的collected poems,就沉甸甸的,躺在那双手举着看上一会,手就发酸了。更加之黑白封面上满是裂纹的那张老脸,简直就是时间老人的脸,从石头里凿出来的,因而在周围的黑暗中还飘散着隐约的粉末。记得此书还是大学时的好友,我惟一崇拜过的男人顾宜凡,在美国摩托罗拉工作时寄给我的。这块难啃的石头,真真又臭又硬,还他奶奶的泛黄发绿。

其诗歌生涯大致可分为“英国时期”和“美国时期”。拟主要论述其早期诗学,兼及后期的若干变化。对弗洛依德及马克思的研究/神话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到周伦佑诗集,由衷地高兴了一下

《周伦佑诗选》,花城出版社,“忍冬花诗丛”。编者林贤治先生在序言中阐释了诗丛命名的理念——忍冬,多年生半常绿灌木,多长于田野榛莽间。夏天开花,初开为白色,稍后转黄,黄白间错,故有“金银花”之称。花清香而苦涩,阴干可入药,藤茎亦可入药。“凌冬不凋”,故名忍冬。

诗集封面底色为黑色,上浮一红色物,疑为石头。“周伦佑诗选”为白色大字。设计朴素厚重,而书本身则因采用流行之轻型纸而十分“轻薄”,在手上提着从学府到动力,无有疲累之感。前勒口有作者半身像。我和周兄尚无缘谋面,只在网上见过其照片。这回印在纸上的效果很是清晰。头发略有斑白,戴眼镜,眼睛细长,嘴角紧抿,知识分子的温和中透出严谨与坚毅。这种气质可能与他惨痛的生活经历有关。1952年生的诗人,确实是我由衷佩服甚至敬重的不多的汉语诗人之一,其他当得起我这种情感认同的可能只有黑大春和欧阳江河了。大春系我认定的龙头大哥,虽然我与之诗学理路截然相反,却很奇怪地非常赞赏其潇洒中透出苦涩的诗歌气质。我素来害怕与诗人相处,不自在至极,而与大春在一起却如沐春风,是个可以开怀大笑,可以彻夜畅饮的难得的兄长,也许心性之亲近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人之死

当死亡不再是发生在你之外的远处的事件时,你本己的死亡像一颗始终含在嘴里舍不得融化的糖果开始把甜蜜渗透开来,因为你像个孩子把它含得太久太久,以至你已经忘记了它,而遗忘意味着不在,死亡与我们无关。我们总是倾向于把本来属于自己一部分的陌生的东西外化成我们之外的某物,为之命名,从而也将其与我们自己对立起来。如果死亡仅仅是外部的一个确定事件,是从外面伸来的一支剪断命运线的女神之手,死就和我们无关——因为作为生的一个透明的界限,当此在有生之时,死就像一个不断退远的地平线,生之旅人只可无限趋近而不可跨越。而当此在死亡之后,此在之生业已不复存在。此在只有在死亡中才可以明了死和体验死。此在何时死去?生理学生物学的确定只具有测不准性。再加上灵魂的说法,事情就越发地复杂难解了。

只有生才可以死去。从死者广大而幽暗的国度尚没有人带回来消息,因此,以死来探测死之秘密,永远是一种哑默的虚妄的冲动。那不加解释的文化型自杀者,全部没能回来向我们讲述另一种存在的光景。死既是确定的,又是不确定的。我们终有一死,但何时死,没人能够预测。如果死不是一个可以无限退缩的界限,而就是包含在生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突然如白雪涌上来

今天,我坐在这里,我还坐在这里,这意味着窗外景色的变化并没有改变我所处的这个微渺的位置,伟大的蓝色依然笼罩在万物之上,像一个不变的微笑。如果没有事物形相的变易,我们将感觉不到时间,尽管时间依然在钟表上以精确的刻度存在,但这种与我们主观体验分离的物理时间将是无时间性的,也就是没有意义的。

时间是变化,是运动。时间与季节的变换取得了方向上的一致,于是,从秋天起,落叶的声音将在深夜里铿锵,我们的内心将在自身与外物自然性上的契合中颤抖,期待而颤抖。在秋天金黄的衰败与冬天的荒凉之间,是一片似乎无人涉足的滩涂,我们等待一场雪落下,落下填充这一片渐呈灰色的荒芜。现在,雪已经站住了,站在万物之中,因此我们爱她。

但是时间依然没有被遗忘,因此我们还在继续变老,尽管在宇宙的剧场里我还坐在这个靠窗的位置前,我面对的方向还是同一的方向,但是桌子上的灰尘越来越多了,它们在我体内堆积起来,它们告诉我:万物的内部都是灰尘,万物只有表面是光滑的,其实早已象一个柜厨,被蛾子蛀空了,我们夏天曾挂满美丽飘逸的衣裳。时间的脚步偶尔还会在寂静午夜的小闹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放地》2期纸刊出品

《流放地》2期目录及编辑后记


目录


汤养宗:寄往天堂的十一封家书
独自担当存在的人(马永波)
汤养宗变形记(沈方)
断裂的激情——论汤养宗诗歌文体的意义(张立群)

黄梵:作品
在倾斜与沉湎之间(张桃洲)

哑石:春日十四句
随笔四则

刘洁岷:自选诗
在缓慢黄昏的震颤中楔入灵魂(高柳)

阿西:短章
自言自语

孙磊:处境
事物的汁液(哑石)

鲁西西:原音
访谈——答回地

远人:保存的记忆
宁静、真诚与感动(彭燕郊)

马永波:极少主义之年
词语与对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暖

天气渐凉,却忽然想起,曾经有那么多朋友温暖过我的岁月。有时是一句真诚的话,有时是一件小小的礼物,有时是生存上切实的帮助……诸多的细节一一呈现。

记得99年在北京为生存挣扎的时候,在失业状态中困在六郎庄的小泥巴房里的时候,曾有三个朋友的三句话让我记忆至今。黑大春说,“永波,别担心,除非天大的事,有事你就打个招呼。”阿坚:“哪天你到我这来,我给你拿50,买一袋大馇子,够一个月的了。”简宁听到我电话中说话有气无力的,就说,“永波你是不是营养不好啊,来我这吃饭,我们还能研究研究翻译诗歌的事儿。”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朋友的一句话,也许就能让我们支撑下去。那时我和蒋浩住邻居,那个冬天常常咳血,老蒋以为我得了肺癌,和一些朋友说得准备为老马办后事了,在公主坟地铁前见面,老远他在电话里就哽咽了。到底是兄弟一场。现在我们已很少联系了,我知道他很好。后来也是娄方大姐领我去协和医院看的病,并无大碍。

2002和2003我最艰难的两年,工厂放假,只开560元的工资,一身伤痛,是元正兄始终陪伴在身边,兄长一样帮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世态炎凉的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有一只橘黄色的包吗


你有一只橘黄色的包吗

一只橘黄色的女人的包放在我凌乱的沙发上,在内衣、衣架、书籍、食品袋中间,鲜亮得像一个年轻女人。屋子里很久没有人来了,我对突然增加的这件东西感到不习惯。许多天它一直在困扰着我。我不知道它属于谁,它在那里停留了多久。也许很久,以至终于有一天,我不再觉察到它的存在。当我在习惯中觉察不到它的存在的时候,它就真的消失了。又有一天,我在沙发上摸索着黑背心,我想穿上它,因为风已经不知不觉地凉了起来,告诉我季节已经转变。就在我的手盲目摸索地时候,它又回来了,温暖、光滑,像一个年轻女人的肉体。于是,我给朋友们打电话,问她们是否有一只橘黄色的包,这种询问似乎也成了习惯,它让我那些不解的女友们困扰,以至她们不停地关心起我来,她们平常是不会怎么在意一个老隐士的孤僻的。于是,我一遍遍地道歉、解释,想证明我的忠诚。在这个过程中,这只橘黄色的包又消失了,似乎从来没有过。我总是担心它会突然出现,像一个年轻女人,坐在我凌乱的沙发上,批评着我凌乱的生活。那些没有存在过的事物,左右着我们,像无形的秩序在一个空无的中心周围组织起来。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惠特曼的新驳斥

最近撰写为百花文艺主编的“美国生态散文译丛”总序,在整理惠特曼相关资料时发现,这位大诗人在1855年版《草叶集》的序文里曾经写道:“在所有人类之中,伟大的诗人是心气平和的人。”这种心气平和有利于摆正人与环境(与他者、社会、自然)的关系,使人获得“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谦卑态度,从而将佛教中的因陀罗网予以肉身化。万物有如宝珠结成的网,一颗一颗互相辉映,重重叠叠,无穷无尽,组成一个整体,人作为整体的一个环节也都被包含在因陀罗网中,他与万物是互相依存,互相作用的。

然而,在文艺创作中,这种“心平气和”容易被错误地消解到心满意足、安于现状、见惯不惊、心态平衡、自身具足乃至自给自足等等庸俗层面。这种自身具足实质上不但对创造性行为不利,也是不符合生态文化的根本思想的。

姑且引证普里戈津的耗散结构理论以为说明。普氏提出系统的自组织原理,大意为世界万物都是系统的存在,每一存在都是相对稳定的开放系统,一方面它存在于一定的环境中,与其他事物相互作用,从环境中获得物质、能量、信息,维护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另一方面,系统又有自身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领悟到虚无的人突然停住


一个领悟到虚无的人突然停住

一个美好的日子,阳光、清风、绿树、繁华的街市、彩色的人流。在向前流动的喧闹的人流中,突然有一个单薄的少女停下来,一动不动站在路的中央,也没有任何语言。短裙下露出的雕像般的右腿上有一条由上至下的暗红伤痕。她的黑珠子的小包挂在胸前,紧紧地贴着小腹。她就那么伫立了二十几秒种,然后继续很匀速正常地向前走去。每隔一百来米她就会站上那么一会儿。太痛苦了,失恋了,神经了?她既没有停下来看看远方和周围,似乎也没有在想什么。一切都仿佛是机械的。她让热闹的城市中出现了一小块寂静,她就随身携带着这块透明的、冰冷的寂静移动,她腿上的伤痕难以掩住清晰的青色血管。她是那么瘦弱,散发着苦涩的气息。我终于看见了她的脸,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相貌平庸。
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