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576
  • 开博时间:2005-12-03
  • 博客排名:第1566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王子



还是谈点别的吧
比如黑衣王子流落在草丛
手杖上的花纹早已模糊不清
中午他坐在树下
看树顶叶子纷纷脱落
像满地追逐的红色蝶群
该忍受的都忍受了
马蹄后的灰尘还将扬起
他的目光将如初霜
覆盖世界的草丛
我们将这样谈着话等他
让雾充满屋子
让蝶群在雾中闪烁
炎热过去他会骑马归来
腰间的长剑闪亮
让打水的少女看见他
让打水的少女为他惊呼
那时我们就谈点别的
比如雨季里的土地
城邦、珠宝以及瓷器

(1986.7于西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

父亲

父亲老了
早上点起的灯还亮着
谁也不知道父亲怎么就那样老了
那时我坐在墙角里
吃一块蛋糕
用手抠着里面的李子
我没有看他
什么也不知道

父亲老了
总要把广播开到最响
吃饭时筷子滴滴答答
狂风里的树
也滴着水
滴着水,枝干闪闪发亮

山上的云,拖走了一片树林
我没有想以后的事情
父亲从外面回来
如菊的手撩开结疤的树枝
我没有想以后会怎样
我还坐在墙角里
吃那块吃不完的蛋糕

那一天,仿佛总也没有过完
外面他编的篱笆,还是新的

(1986年于西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在主义

存在主义

我站在这里
我已经在这里
时间是下午
草地还是那一片
小花都不会再有名字
枪还在响
玻璃上啤酒淅淅沥沥
我不能赌输
我有一座房子
是新的

我站在这里
这就足够真实
拥有矿砂的人
在梦中惊叫
我要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
去谈生意

(1986.7于西安)
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6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勃罗·聂鲁达

巴勃罗·聂鲁达

冬天,我去找他
在布拉格积雪的街道
他站在一座房子前面
房门锁着,他在和时间交谈
因为寒冷,我躲入影院
受伤的石头失去了语言
我站在拐角里等他过去
其实我是在海边找他
他应该在我走动的任何地方
和那些受伤的石头或者
一个独自微笑的男孩交谈
那声音像你自己的面容
其实你也不用去找他
你可以碰见他穿过街道和煤矿
你也可以骑上木椅
说我爱您就请您出来
他就会大声说着什么来到院子里
带着鱼和硝石的气息
这时你要备好劈柴
布拉格的冬天很冷
英雄离去的屋子前,他已站了很久

(1986.7于西安)
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我会疲倦

秋天,我会疲倦

天空像塑料布盖着草地
泉水靠在石块上休息
尘土淡漠地落在草丛
那些田间的麦捆
还在沉思
含着浓浓的阳光
我将到达那里
一道土坎,是我们休息的地方
苇草折断了
粘在夕阳上面
秋天,我会疲倦
马的眼睛也变得乌黄
它忍住了
站在热热的草里

许多事这时就会想起
想起春天那场风
夏天那场雨
蝙蝠花的影子一直在飞
想起不久将有一场大雪
覆盖这块麦田
乌鸦在车辙后滑冰
就在那里
留下花纹

那时,我们将有一座小房子
看雪花静静地落
像冻伤的麦穗,不发一言
这样的时光仿佛已千年
循着呼吸会找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题少女画像

题少女画像

看着你时你已长大成人
声音摸着圆圆的水罐
明天即将下雪
你早已离开此地

看着你时你已在远方
在田里愉快地劳动
麦穗在八月贴在你的腰间
儿女们高高大大
岛上的树一直在等你
岸上的船一直在等你
你的声音依然,像雪片落在罐子里

二十年你一定遭遇了很多
我知道你一定认不出我
我在早晨你在黄昏
窖里的酒桶受潮了
你已走出很远,一直走向海洋

在你的目光后我会写上什么呢
你前面的玻璃毛茸茸的
我要带着它去找你
模糊地想着
岛上的笑声和迎面走来的孩子

(1986.7.19于西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处的手

近处的手

那只伏在暗处的手
阴影的女儿
在一封信上签下名字
它代表着什么
爱情?阴谋抑或仇恨
沿着它你找到一条小臂
那皮肤一定又酸又凉
让你想起早上那场雨
以及更远一些的草地上的风
窗外的白马和红色的风标
被树林的海围住
异乡人的宽檐帽水泡一样浮上来
那只手出现在栏杆上了
它不动
你不知道它要做什么
阴影保守住秘密
杯子底的小气泡越来越少
现在那只手放在了额上
海洋一波不兴
船队一动不动
从上面你又看见了什么
气泡还在上升
有什么从阳台的花叶后落下
粘粘的像蛇的口涎
那只手已回到原处
远远地,另一只手在马背上哭泣

(19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卡夫卡

卡夫卡

傍晚, 开始下雨了
卡夫卡的灰呢大衣
颜色更深了
手杖陷在污泥里
眼眶中的黑暗
浮现许多年前的笑纹
他走过铁路桥
向一个女孩子问好
浓雾很快就遮去了一切
他老了,否则不会这样对人微笑
雨在下,水珠从衣领上滚落
在他心里溅起一片片岛屿
写作是没有用的了
他知道雾会散去
那时他将坐下来休息
几只昆虫在一朵花上
闪闪发光,细声曼语

(1986.4.7于西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诗

情诗

隔着一张桌子爱你
隔着许多年代
新鲜的梦,呈现低潮的海水
纷纷的木花在手指下涌现
真实的海立在远处,像一块刨平的木板
隔着许多层衣服爱你
隔着惟一的海

屋顶比我们支起的头更高
明月比屋顶更高
我从各个角度爱你
隔着许多未清理的灰烬
我们同属于这扇门
随时都可能被推向严冬
屋子里是惟一一个夜晚
我们注定要离开
注定在一个时刻消失

隔着皮肤爱你
隔着夜晚爱你
隔着一阵阵风,盯视你
我在远方
隔着几张女人的脸
爱你,然后失去你

(1985.12.13于西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瓶

古瓶

在你里面,有一个海
夜里,那些美丽的小兽
就从上面下来
伸出足一下一下试温度

石子坠入海里
小兽们都缩回了足

早上,一个男孩把你捧到窗外
石子送给了一个小姑娘
你还在梦中转动
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8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饿瘪了的虱子

从前有个人把饿瘪了的虱子放在一个树洞里,过了很长时间,也许是一年,他又好奇地去看那虱子还在不在,结果扁如纸屑的虱子盯住他手指肚就吸了起来,很快就成了个大紫茄子,那人回家不久就死了。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返回无名

返回无名



谁写下了诗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写出诗歌。有时我真的希望人们不再有版权意识,发表时也不再署名。一个无名的文本摆脱了过多的主观性,从而进入了一个现实的空间。即使不是荷马,也总会有一个人来写下奥德修斯的流亡。即使但丁不曾生活过,地狱也同样存在。一个唯名论的时代也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可悲的是还是有太多的人把写作当做自我表现的工具,而不是通过写作将自身纳入更广阔的人类历史与生活中,从而与他所写的事物同在,从而和宇宙的浩然之气贯通。对于体察了写作奥秘的人来说,他恰恰是通过对自我地狱般的深入,在地狱最底端找到通往炼狱的出口,一个倒置的洞。也就是对自我的深入和超越。诗歌最终只能是忘我。

对无名的渴望要求我们在倾听自己内心的同时,倾听到天籁或神启。在对自我和世界的双重超越中完成语言的转化,在语言中变形成“另一个”。伟大诗歌产生的必然前提是其作者的消失,只有这样,它才具备和万物一样的自在具足的客观本性。这里的“作者之死”和解构主义者的含义不同,它不是在文本互文性的背景中产生的。它要求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个人有限性与诗的生长

个人有限性与诗的生长



“语言是存在之家。”这意味着,在突然抓住你的词语后面隐藏着更多的东西,一个世界。如果你能捕捉住电光一闪的瞬间,通过语言的运动和转化,你就有可能发现存在的矿藏。

从发生学的角度看,诗歌的生长的确有其神秘之处,甚至带有命定的意味。有时往往在不经意间,你的头脑中涌现出一个句子,甚至只是一个词语,有时甚至只是一个回荡的声音和旋律。你觉得有什么就要降临,你微微警觉,感觉自己如容器正在慢慢倒空。你等待着,耐心而机警,像雪地上的猛兽一样宁静。在这样的时刻,你的自我似乎已经在消融,变得迟滞而被动。对,就是这种“被动”,使你听命于比你的自我更大的存在,使你倾听和凝神。你倾听的就是语言。

有时,这个句子会顺利地生长成一首诗,有时,你则以为它没有什么用处,有时,你为了整体考虑把一个句子从一首诗中删除,可不定什么时候,你突然发现,它自己悄悄长成了一首诗。这样的时刻,也是顿悟的时刻,你的自我必须沉默。

对词语的发现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便谈谈

随便谈谈



 写作的神秘性(尤其是诗歌写作)有时迫使写作者保持沉默。那既是对感觉的丰富性的尊重,也是对读者理解力的充分信任。常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诗人才去愚蠢地解释自己的诗。从发生学的角度谈论自己的诗歌常使我窘迫。起初总是会有一些零散的经验片断在头脑中闪烁,固执地发出一种萦饶不去的旋律,也许只是一些词语本身在吸引我,在强调被我注意。我想这种固执里面一定有着内在的原因,那就是一些经验、感觉总在滋扰着你,就像一些尚未具备外表的事物,迫使你为它们的存在找到形式和借口。从极端的意义上说,不是你在写作,而是语言自身在通过你说话,是语言在要求显现自身。你所能说出的一切都是由语言所决定的,你只是个工具而已。语言(或者意象?)凸现的时刻是一些陌生化的时刻,你感觉生存变得轻盈,出现了一些“空”的时刻,清新、超越而又充实的“空”,在那样一种微微警觉的瞬间,你似乎和万物和谐地共处于同一房间,你开始注意到日常被忽略的东西,而每一件东西都因存在而显得庄严,那是你的自我与物的存在与世界相遇的时刻:于是,诗由此产生了。

分类:文章 | 评论:1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语言

语言



 在儿童尚未掌握我们人类的语言之前, 他的存在是依然沉浸在一种朦胧的神秘之中的。他与他所来自的那个大自在大生命仍有着息息相通的关联, 他仍能时时地回去, 借助睡眠、凝神、记忆或遗忘。我们看见他在音乐和光亮中睡去, 听见他在梦中的呢喃, 我们听不懂那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我们被排斥在他的梦境之外。我们甚至会嫉妒, 他在那睡眠的小门内在和谁如此亲密地絮语。孩子是天使, 可他带来的福音我们凡人的耳朵是无法承接的。慢慢地他开始熟悉我们尘世的规则。光环在消散。幽冥中的小门在渐渐合拢。随他到来的鹳鸟都已离去。他的眼睛四下转动, 开始试着理解和接纳一个陌生、粗暴,充满危险和敌意的世界。

 在生命的过程之中有两个阶段人几乎仅仅是灵魂。学语前的孩童和渐落形骸的老人。在孩子,他的自我尚未完全形成,因此在他与世界之间尚不存在自我这一中介,而这中介恰恰是造成隔膜、偏差、误解乃至矛盾纷争的根源。他分不清自身和他物,生命和非生命的区别。在老人, 欲望消除身体衰颓之后,他将获得清明的智慧,一生的经验使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