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601
  • 开博时间:2005-12-03
  • 博客排名:第1568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致青年诗人

我以忘记的速度写下诗歌
我不再关心你们,请原谅我的死亡
关于生活我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们
至于诗歌,我把它当做回忆
仅仅是回忆,是回忆的回忆
是对大脑的抄写,一张
词语结成的蛛网,所谓现实
只不过是网上露水的闪光
因此,将诗歌人生化或者
将人生诗歌化,都是危险的
前者会堕落为散文,而后者
则往往奉献给历史,几具漂亮的
尸体(这有实例可考)
本来可以生活的却没有生活
本来可以幸福的却两手空空

不要指望缺少睡眠的爱情
她眼圈发黑,使诗歌骨质疏松
培养肉体懒惰的习惯,使它可耻地发胖
(诗像鸟,与骨骼轻盈有关)
也不要同情那些老人,死亡会
收留他们。趁着嘴唇还鲜艳、柔软
亲吻吧,能吻多久便吻多久
只是别变成撕咬。要学会保存体力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年诗人



语言为行动开路。他终于痛打了另一位
水平比他低的,理由是他总缠着要求被
修改,现在他终于被修理了,不是他
垂直的抒情诗,而是他早衰的脊骨

轻轻的一拳。“只是轻轻的一推。”
他在报社给并不美丽的女同事
讲解气功,当场教训一个业余作者
(在他早年的工厂时期,他们

是一个诗社的元老)。早上他用口语
对付意象,晚上又用性对付爱和形而上学
在书店,几个大学生使他超越了现实
“里尔克不行,找机会给你们看看我的诗!”

这让人想起一个走红的诗人,他在诗中写道:
“你们要读我的诗,我的诗是智慧的诗。”
两者的区别,是口语和书面语的区别
他们拥有相同的口型和读者

他用胡言乱语使自己摆脱绝望,使他人
陷入绝望,像里尔克将自己的绝望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片段



(一)

遗忘,战争,争吵,做爱,骑自行车
早上取牛奶晚上喝,不加糖,不加水
在车上数树影,数不清,便去数窗户
在心里划方格,一划,二划,三划
强迫症,退却,进入,中间是预习课
死亡呛人的白灰味越来越重了
写诗,一个同事走进来,“干啥呢”
“扯淡”。人们都离开了
这时代人们的素质造就了我的孤独
孤独的人是与永恒所爱的人在一起
“五.一”去沈阳办正经事
三百页的书,足够进入历史的。何必呢
历史是一个席位吗?(在一张圆桌边)
是一次冗长的宴会,谁坐得最久
谁就能看见那最终到来的公主?
一个朋友借走了采访机,里面有另
一个朋友的录音,说着痛苦与诗的关系
所有的话题在他嘴里厌倦地死去
没有死亡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早就够了
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简历:阿赫玛托娃


……随着死亡逼近,童年渐渐清晰:
皇村树木高大的公园,多马驹的牧场
大喷泉和古色古香的火车站
一些地名──熬德萨、塞瓦斯托波尔
古镇赫尔松涅斯。5岁开始讲法语
11岁写出第一首诗,我妈妈能把它们
倒背如流。在中学我对上课感到厌倦
但我写了大量有关皇村的平庸的诗歌
当革命的回响隐隐传来
我便去了基辅,念中学的最后一年
在女子高等学校,我对拉丁文
发生了兴趣。21岁我嫁给古米寥夫
去巴黎欢度蜜月,后来我恨他
我在彼得堡正式开始写作
安年斯基的《柏木雕花箱》
让我忘却了尘世的一切
这时我和曼杰施塔姆在一起
还有其他的人,但你们不会知道
缪斯没能从遗忘中打捞起他们的名字
“阿克梅”使我们心系希腊(罗马)
我周游过意大利北部的这些地方:
热那亚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一个雨天想起潘狄翁和他的女儿



没有足够的材料能够想象他
或者她的美丽,以及当时的雅典
夕光照射下巍峨的神庙。故事的悲惨
在一本书中,缩成注解中简单的一行
宙斯在其中写下“雨”
于是所有的雨都是在一本书中
一个人把书揣在口袋里走在雨中
奇怪他的女儿为什么变成了燕子
而不是夜莺或者别的什么
叫声尖利,刮擦着地面
出没于白色的门廊和拱柱之间
它们常常成为某种罪行的见证者
但无论在当时的雅典还是现在
都无人能懂得它们的话语
在纸上恢复一段历史的工作
终于让位于地下商业街的建设
建筑在空洞上的城市嘲笑着真实的城市
它的人口在增加,而燕子越来越少
并日益消瘦,不是因为悲伤
而是缺乏食物和青草过滤的空气
在黄昏的水面上它们匆匆映出
窄窄的面孔,向栅栏后的地下室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寒冷的午餐

寒冷的午餐

 (献给麦可)

寒冷的午餐持续到暮色降临
在酒精和虚弱造成的困倦中
黑暗在加深,又是这样凄惶的早春
他们刚刚在黑暗中跳上一辆街车
向城市更黑的一端驶去
告别的声音像一团黄色的烟雾
在空中慢慢消散。去年夏天
我们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吵了一架
真好笑,我们又慢慢凑到了一起
不再提过去的事。那家快餐厅还亮着
我向里面望去,靠窗的座位
一对年轻男女前后摇晃,像在互相敬礼
我又看见你细长的手指敲着桌子
敲着,直到我完全进入了黑暗──
我总是忍不住想拨打那个号码
仿佛你仍在那里等我
四年,太多的事发生
我却总是记起我们一起吃快餐
戴着塑料手套,捏着刀,像两个凶手
(我在给你的挽歌中写过了
近来我总是重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谈话



“好日子快到了。”“但将有一段泥泞
丑陋的日子。”不知为什么,这时我总是想起
四轮轻便马车穿过泥泞的呼啸
乌鸦,眼泪,墨水,青苹果一样
硬梆梆的少女,和那些毫无结果的
故事。天色暗下来。入夜的骚动
从街上传来,灯在厨房里晃动
像透明的果实。“我们都有些消沉
我真担心会一沉到底,再也浮不起来
好在朋友们都来看我,这让我
感到温暖。但在好日子之前
总会有一段日子,泥泞而丑陋。”
我嗑着瓜子,像一个漠不相关的人
“我们来一杯白兰地如何,不加冰
我们相识以来,九个年头已经过去
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包括这个
春天的夜晚。”白兰地辛凉的气味
刺激着麻木的感官
“我们都过于消沉,消沉──
我们身边的事物都在死去。但消沉
也许是某种隐秘的智慧,懂得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致哑石

岁月

 (致哑石)

我知道放下电话之后,在广元竹香弥漫的夜里
你们还会继续谈到我,想象着我如何
低头穿过我在诗中向你们描绘过的街景
在暮色中去幼儿园,想象着
红色圆顶上落下了阴影和余晖
灯火通明的酒店前飘扬五色的三角旗
笑声的泡沫堆积在门口,仿佛搁浅的大鱼
在唱一首挽歌。电流穿透了
几千公里的沉寂。第一次读你的诗我暗自心惊
想象你是个沉思的家伙,有副漂亮面孔
92年我们终于见面了,你的绿眼睛
让我惊奇。与许多人的会面打消了
我对他们成就所怀有的钦佩之情
你依然神秘,像一只分泌水晶的怪鸟
在盆地眩目的光中漫不经新地飞行
将经过的一切──黑暗,街巷
门楣和夜晚河流的闪光
都变成纯粹的虚无。我们一起喝酒
还有云飞,一个真正的土司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一个普通日子的悼词

被我写下的一切都已永恒,只有它正在死去
白色,巨大,有着皱缩的皮肤
又小又亮的眼睛,在无穷年月的沙滩上搁浅
破风箱一般喘息。潮水挥舞着花束退去
像一群崇拜者把冠军拥上前台。今天
我刚刚写下《永生者言》,在其中一个永生者
发表了关于时间、事物永恒循环的见解
按照他的经验,这个日子将不断地重现
我(或别的什么人)将一次次写下同样的诗句
没有丝毫的变化。多么可怕而无聊
有人从剑中看见神,有人从火焰中
或者从互相反射的镜中……眩目的中午
我终于看见了:一个巨大白色的轮子
那些善的事物,雨滴,火焰,花瓣,圣徒
聚拢在轮轴附近,那些恶的
则以一个四肢大张的无赖为代表
从高速旋转的轮缘离心飞入虚空
……一件事物的存在应当能向其他事物
投去淡淡的光影,没有什么仅凭自身存在
光也不能,光只是在光中行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奇妙的收藏

每天我都希望能为我的收藏
增加些什么: 硬币, 揉皱的纸币, 一瓶子空气
一些词语和一些破碎的句子
事物和事物的名称
杂乱地堆放在一起
有时它们会互相混淆
一些纸币失踪了, 你能在纸上找到
“一些纸币被抚平后买了冰冻天使”
那是一种冰淇淋的名字
常常是这样: 肥皂,“喉管”
组成了——“一块肥皂卡在夏天的喉管里”
而“理智”和“工棚”则自动组成
“理智可怕的工棚”, 出现在一页书中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像一个小贩
默默穿过低矮的工棚

事物不断地变成词语, 消失
实体的钥匙插入词语的锁孔
打开的是语言的抽屉
未完成的诗, 写好待发的信, 照片背后的题辞
它们介于词和实体之间
因为它们需要一双阅读的眼睛
以变成完全的词语
“抽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纯粹的工作

用一个上午, 写下一个句子----
“夏天的亲人步步紧逼
在每一寸泥土, 洒下热泪。”
第二天又把它划去
这些日子我写得少多了
我决心多写一些

“我看见夏天的亲人
像镜子互相梦见。”
或者“我想起去年你在希腊
在采石场沉思的表情。晚霞和牛奶……”
夏天的精力在分散——
云层上灰色的闪光, 玻璃上的污渍, 蝴蝶
燕翅上的水滴, 高塔, 海中消失的脚印
看起来事物之间没有太多关联
其间的空隙, 完全可以自由穿行

又有一日我写下: 事物
只是用虚词松松地连接着
在棋子码成的堡垒后
有人在不断转动纸折的大炮
“夏天的亲人步步紧逼
渐渐露出微笑和牙齿。”
是否我修改了字句, 事情就会改变
甚至会推迟时间和命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湖谈话

外部世界也就是内心世界,比如
松树遮暗的湖上一个人细数胡须
然后去数蓝色的飞燕草,因此看见
船头插入了沙岸:我们进入内部世界的方式
似乎有些粗鲁,但或许没人会受伤
在那里会拾到些什么?残缺的贝壳
脚印?还是一些怪诞的树枝

远处的沙洲传来野鸭孤寂的鸣叫
它们像遗弃的锡罐,一只一只
隔得远远的,几乎没有光泽
偶而有一只,挣脱一小片云影
又降落在另一片云影中
为什么你把这些:秋湖,叶子,我们
皱巴巴的耳朵,呼吸和风之间的思想
称做你的内心世界,尽管

没人会对自己每一件事物中的形状
感到满足。薄雾是从湖上
还是从你的眼睛中升起
你看不见我。我已经沉默
可你以为我依然在说
说着你想象中我该说的话
(汩汩的水声更清晰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连通器:一道做错的物理题



来自物理学的原理,应用于
生活,爱情,和在没有加油站的地方
为汽车加油:一根塑料管子
捅入幽暗的油箱,司机猛吸一口
于是从塑料桶里,混合了全部夏天热力的液体
开始上升。司机漱了漱发紧的牙,转头吐掉。
这之后:汽车启动
在原野上越跑越快
奔向白色的城市,啤酒,高塔

而通常是这样,两件透明的容器
由黑色的管子连接,搁置在
不同的水平面上,经过一番交流
动荡,调解和补偿,最后
达到了平衡。液面静止的高度
将是相同的
天使们经常利用这个原理
在伊甸园缺水的时候
用彩虹,汲取人间的水灌溉

在两个诗节之间,有某种看不见的联系与过渡
把能量和紧张传递到下一节
主题由此能够
继续,或者将最初的冲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的下午听某职业中学文艺汇演



包里揣着《博尔赫斯传》和一只烧饼
在操场上我站在人群外边,看一个涂口红的女生
对另一个没涂口红的女生说──
“我那个特短,一分钟就完事。”
话刚说完她就长大了,在婚姻中她是否会
遇到同样的问题?只是她不会再次想起
这个下午,和轮到她之前的那种急迫和紧张
孩子们在唱一些街上流行的歌
扩音器掩盖(放大?)了他们声音中稚弱的部分
几个年轻教师在边上散漫地交谈
不时纠正一下某个男生的坐姿
天阴下来,阳光和水洼一块一块的
孩子们的面孔不断地从萨克斯管中飘出
一个圆滚滚的小姑娘在吩咐几个瘦长的男生
不时地笑一下,捂嘴,手仿佛又要推拒又要抓取地
在那些男生中间舞动。她已经唱了两首
她还要为别人报幕。当我的儿子长大
这些面孔会漂得满世界都是,抓也抓不住
我的目光向上,望着学校红色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最后的蚊子



夏天最后的蚊子
保存了时间的毒血
它来自窗外那广大的黑暗
却不知道,不是寒冷
而是灯光使它体内的意志
更加盲目。它迂回地接近我
红外线探测系统
因电视的热度而紊乱
无力,苍白。这夏天最后的蚊子
已被疲倦拉松了关节
再发不出螺旋桨的嗡声
但我仍是敬畏
这卑微的造物
它与一个夏天的消逝有关
它要拯救的不是自己,是时间
和它体内饥饿的上帝
使它的行动显出庄严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