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558
  • 开博时间:2005-12-03
  • 博客排名:第1588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女同事或我们生活的故事》

《女同事或我们生活的故事》

在无休无止的年末全体职工大会上
我坐在后排,尽量缩小自己的身体
窗外的冬雨在继续着一片寒冷的单调
室内是各种各样的靴子,大衣
手机,杂志,卷子,收据
在这个集体中我认识的个体不多
有几个女教师,活泼得和校园里的鸟一样
其中一个我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了她的名字
以前我们在路上遇见,还会彼此点头
后来,渐渐地好像谁也不认识谁了

教学量,科研指标,出账入账
论文,学科训练,课题,劳动纪律
有几个女教师拿了奖状,红红的,还不好意思地拍了照
我没有记住她们的名字,虽然我努力了一下
我总是记不住人名,这往往让我尴尬
尤其是那些正教授,英文里是
“教授”前面加上一个 full
圆满的意思。在年终总结里
过了各种关,成了有点危险气息的委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浪女》《君子之交》

《流浪女》

她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
就像从一个男人的怀抱流浪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就像从一个句子偷渡到另一个句子
中间的标点显示出她的坚定和游移
她像一个无用的被虫子蛀过的词语
无法在词语与词语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
于是她开始憎恨,诅咒所有帮助过她的词语
她开始撒谎,发疯,像一个伪造的词
到处破坏句子的正常结构,篡改,删削,污染
她在句子中下毒,吐出乌黑的蛀牙和口香糖
她利用一些词语的善良,形成自己的病句
歪曲着友谊、爱情、诗歌,这些健康的词语
我看见深夜她的眼泪,反射着鳄鱼的青灰色光芒
她的眼睛如火炭般燃烧,直到把眼窝烧成两孔贫寒的窑洞
我听见她喃喃低语,像回声回到自己的洞穴
蜷缩起越来越细长弯曲的爪子
搔着自己的肛门,吐出一些缺胳膊少腿的婴儿
那些小鬼头落地就开始生长,不断释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的夜行列车



午夜醒来,从高大的路基上望去
一簇簇蘑菇似的褐色农房
偶尔有掌灯的窗户,龙门吊
没有围墙的货场上堆着木头和雪
马厩和黑白分明的田垄
(垄沟里落满了雪!)
人世如此荒凉,人们都睡了
有这么多的生活我还没有经历过
“你这尖屁股的魔鬼!求你把我的女人带走。”
邻铺发出梦呓。“你这寂寞的老流氓!”
我不出声地回答。苍白的脸映在车窗上
此刻,它被我的呼吸弄得模糊了
可以在上面写一张明信片
寄给谁呢?铁轨上覆着薄霜
星星渐渐清晰,越过松林和我们低矮的生活
像一排白色的高层建筑在地平线上出现
 (2000.12.11)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的最后一天



……其实也没有什么
只是雪一直在下,改变着风景
像一首诗的写作一样徒劳
土地仅仅是土地,它仍在漂流
倾斜着,像黑暗中的飞毯
朝向宇宙的白色出口
我无法改变什么,甚至我自己
我创造的一切比我长久
它们迫使我沉默,迫使我忘掉
我作为一个人的痛苦
像一群粗心的孩子它们到处乱跑
根本不想听到老父亲的抱怨
水就要烧开了,蒸汽模糊了我的视线
不用朝窗外望去,我就知道
一个人按住帽子仍在向长街尽头的门走着
帽子上的绒球坠得帽子向后歪斜,像个小孩
街上没有别的,雪地里的脚印还没有变得凌乱
 (2000.12.11)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录片



她的裙子像灰色的卷心菜
层层翻开。她还没有什么感觉
风就吹过了春天猩红的树梢
“床太软了。”他们换个角度
继续交流,仿佛在一列火车上

他真的从火车的上铺掉了下来
仿佛只剩下了两个轮子在空转
窗外的风景一动不动
证明他们一直留在原地
她拱起的腰变成肚子贴在床单上
“床真的太软了”

关于这些岁月有一个诚实的说法:
弹簧从床垫中刺出,但无人受伤
他们留下的压痕被别人抚平
证明这是在新影厂最靠里的房间
她换一张床接着背单词
他从后面搂住她,无事可做

要回忆这些必须避开那年的雨水
她不停地换床,但仍嫌太软
软得腰疼。一结束他们便忘了这些
手拉手去吃东西,有点饿和晕
仿佛刚刚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薇薇



她从车站的台阶上向我跑过来
我没有张开手,好像
也没有正眼看她,但我肯定在笑
我在想她刚生下来时我偷她的奶粉吃
放在窗台上的,被姐姐骂
那时我也十八岁
大学正放暑假
我们有四、五年未见了
若干年前回克山老家
我抱她抱得太紧,结果被她挠了
她哭得很伤心
一屋子的亲人都沉默了
那时她有十几岁
我总觉得她还是小孩
但那时她就已经长大了
我们并肩走在红军街的坡路上
谈着她今后的打算
晚上八点的火车,她要去
一个陌生的地方读书
夕光中她上唇的绒毛微黄
“一个幼小的身体等待一个粗暴的世界”
穿过熙熙攘攘的广场时
她突然说,“老舅,
我也写东西,写诗和散文。”
人们都到哪里去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譬如



譬如这个早晨
我的自行车倾斜
超过三个走向暑假末尾的小学生
而一辆挂着橡胶黑鱼桶的摩托
又超过了我,但这并不是比喻
这是真的,这个早晨的一切
都是真的,譬如
回来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
我最怕遇见的人,崔
雄赳赳穿着丝绸大短裤走在路中间
我停下来,问,“最近怎么样?”
“慢慢来吧。”我们谈到早上起来打拳
但肯定没有谈到比喻
哪儿跑出来这么多人
天一下子就黑了,譬如
我摸黑上楼,把煤气罐挪到腰部
像一个怀死胎的孕妇
四楼到了,我松了口气
这纯是早晨不锻炼的缘故
看来还是得去找崔
谈谈早晨起来打拳的事
我说,“看看吧。”
“别看看哪,一看就是一年。”
也是,孕妇的比喻顶九个月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的事物

五月的事物

 (给远人和朝晖)

五月的事物出现得有点儿突然
似乎还没有学会平衡
它被所有的乡下人围住,询问
一只红胸脯的鸟从草棵飞向树梢
离它尽可能远的事物使它温暖

列车穿过湿润的乡野
车上的人背对前方。到了一定的年纪
向前就是向后。这个道理他懂
告别之后,车站马上黑了下来
空荡荡的,像刚刚被水冲洗过
两个朋友走在回去的路上
谈论着什么,有人会在背后突然叫住他们吗

被忽略的,在车窗上反映出来
但还未到正午,还没有午夜绝望
需要多久的观察,才会出现
一些什么,移动,然后消失
树,人,灰尘,细小的,然而又总是
那么温暖

用不了多久,书便会翻完
用不了多久,连喝酒也要付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电话

“你在哪儿呢?”这说明
人们不在惯常称之为家和单位的地方
逃亡还是朝圣?总之是在路上
“有事儿吗?”那么说些什么吧
电话费在午夜降到最低,热情
也降到零度,上帝的电话
在黑暗的支架上震动,无人倾听
打电话的理由是一些事物的消失
像上涨的江水中发亮的东西
“我没干啥。看书,上班,
写点儿东西。找机会聚聚吧。”
那么改天吧,改天聚聚。再见
放下电话,人们继续在路上
但不是凯鲁亚克那样,去跨越
整片黑暗的大陆,寻找一些意义
(或者词语)。上楼,我接着写
“今天天气阴转晴。世界存在着。”
有人从陌生人的床上醒来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的光落在干燥的柳树上

冬日的光落在干燥的柳树上
它们的叶子黄得最晚,仍在寒风中
抖动。是否可以用一些事实
兑换心中空白的感觉,比如
雪地里冒出的热气和一些失常的玩具
时光堆积在窗台上
既不是落叶也不是雪
更不是灰尘,却像冰一样
坚硬,内部充满了黑暗
它们何时才会离开,变成一群
游戏的麻雀撒满草丛
我要说写什么?时光坠落的感觉
仿佛一个人突然在风中停住
费力地回忆刚才想起了什么
寂静和寒冷填满了房屋的裂缝
而不是月光。亲爱的
现在我能告诉你们的
就是这些。瞧,柳树还在摇摆
房间还在缩小。这是冬天
我真想揍谁一顿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最初的苍蝇



它偶然出现在屋中,跌跌撞撞
颤抖地飞着,像一颗卫星
自转和公转。刚刚二月
还没有雨将窗子溶化,屋子还在缩小
风,阳光,尘埃,孩子欢快的叫喊
都在外面。它来自哪个角落
懒洋洋,一边做梦一边飞行
像一粒灰尘带来更多的灰尘
或许它的体内也全是灰尘
它还没有食欲,没有落在
未收拾的桌上。一颗温暖的心脏
放大,收缩,在视野远近出现
嗡嗡声渐渐取代日光灯的电流
许多个夜晚,那令我不安的
死亡的气味,是它的同伴
在某个永远找不到的缝隙
悄悄腐烂,还是来自我的体内
春天最初的苍蝇,腹中携带着
白色的种籽,渐渐坚硬起来
在傍晚的微寒中,成为
天空第一颗明亮的星座
 (1998.2.24)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末读弗罗斯特


我曾像你一样,在沉闷的一天
将尽的时候,去林中走走
希望碰见一只小鸟,乌鸦也好
从枝头把雪尘向我的头上撒
但我从未有过那样的奇遇:
一只小鸟,总是飞在我路的前方
歇脚时,用一棵树把我们隔开
也许我走得还不够远,望得
也不够深。我只看见林表明灭着
另一街区的霓虹,仿佛积雪
浮在树梢。我也不曾把干燥的叶子
踢得脆响。林子进入的一端
还是白昼,而另一端已潜入夜色:
一个清冷的小站,只有货车经过那里
你的诗使我爱上了冬天和黑夜
但已没有齐膝深的大雪,胸脯鼓胀的鸟
让我在人生的中途久久停留
 (1998.2.24)

分类:文章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灵魂的一次观察

晨,6:15,杯子从窗外射进的
冬日的微光中浮上来,引起口渴的感觉
衣服像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纪念一个不存在的人
棉裤则是舞蹈中静止的灰天鹅
弯着长颈,疲惫地伏在地板上
厕所里的水声。哈欠抗拒着时间的到来
数着门下方百叶窗投射的栅栏
妻子的棉拖鞋经过的次数,6:25
牙膏挤出第一截白昼
嘴里隔夜的滋味。6:35
四肢回到原位,像黑夜拆散的机器
自动组合起来,但视觉还未完全恢复
楼道里显得暗些。一个被摘除的门
把他拍出来。雪在林间空地上变黑
电子和空穴开始对流,内脏开始闪闪发光
霓虹灯缠在树身上,也在闪着光
熄灭成五颜六色冰冷的死蛇
心跳和脚步开始合拍。一个句子
在大脑幽暗的屏幕上浮现出来
“自检通过,没有发现情况。”
春天的流行病毒,向树梢流动
鼓胀出一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的旅行



没有暖气的二战时代的午夜慢车
地下工作者蜷睡在木座椅上
小偷(或特务)在对座假寐
车窗上的霜,太阳,早晨
伤风的找人广播像卡进了腐烂的石头
褐色茅屋在旷野远近出现,像隐士早祷
一片霜花在眼帘上化开:大地独自醒来

窗外,一个金色的液体星球不断升起
黑暗和雾汽在退潮,留下白色的浪线
在两个相向转动的星球形成的蓝色深渊中
一群麻雀开始了日常生活,觅食,追逐
但没有足够的力量随火车飞到下一个无名小站
 (1998.1.18)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一首没有写出的诗辩护



有些东西你不能去碰它,它会粉碎你
你一生都在逃避你所热爱的东西
你的冲动扼止在半空,化成了怪物
没有形式的东西,却没有让
阿佛洛狄忒,脚踩海浪凝成的贝壳
在荷叶、鲜花、清风之中
从存在的幽暗中升起。这首诗写下了
它自己的生长。一个人只有被大风
平地拔起,才有可能让视野
超过他周围的事物,超过玻璃幕墙
增殖和复制的速度,找到最原始的
基因,把它像分裂膨胀的孢子
从发炎的视网膜上拔除。这首诗
写下了一个人的渺小,当万物
将他包围,当远方在他面前
像玻璃幕墙竖起,越来越高
 (1997.5.15)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