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1137
  • 开博时间:2005-12-0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搬家到新浪了

  我的新博客地址:



http://blog.sina.com.cn/u/180367621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首次泰山行之五《济南的烧烤》

没到过济南,你不会知道哪里有烧烤,吃了济南的烧烤,你才知道,你以前吃过的烧烤都不能称为烧烤。
下了山,我已经疲惫不堪。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疲惫不堪。那些登山高手们却精神抖擞,仿佛还能爬一遍似的。邓阿姨提出她要请客吃烧烤,光明顶大师兴奋极了,问道:“真的?”后来,吃着烧烤,我才理解了大师的兴奋。
那烧烤店的门面可不怎么样,一个被熏得黑蒙蒙的牌子,用的竟然是农村的那种矮桌子,才二十厘米高,凳子也似乎是一坐就散架的样子。
服务员端上一个小烤炉,又端上一盘羊肉串。这羊肉串和文登的不一样,文登的是肉片,而这儿是肉块,肥瘦相间。我们把它放在烤炉上烤,烤得几乎要滴油再吃,口感真是好,无比地嫩,绝对地香,肥而不腻,瘦而不韧。这么破旧的店竟然能烤出这么高级的肉串,我很想赞叹,可是嘴里却腾不出地方!
最令我回味的是一种别致的肉串——“蒜包肉”,是一块鸡肉和一片蒜相间的一种新兴的肉串,更是美味。后来还有板筋、牛心管,都是难得的。白天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光明顶大师和队员们喝着啤酒,谈笑风生,不亦乐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首次泰山行之四《泰山的水》

邓阿姨带我们溯水而行。她说,泰山的水很清澈,泰山的水很悦耳。我便想象着那泉水叮咚、如击环佩的画面。
还没走到泰山,我发现泰山的水和邓阿姨的描述和我的想象有巨大的误差。车窗外有一条小河,水像脱缰之马一般疾驰而来,溅起几米高的白色大浪,将我脑中的涓涓细流淹没了。到了山中,我更是目击了水的爆发力。由于连日大雨,山洪暴发,水如困兽般在山上横冲直撞,全是轰然作响的喧嚣激流,哪有一条平缓的小溪?!
我们只得趟水过河。苇草被水冲得抬不起头,我一脚踩个空,掉到河里,水立即没过大腿,我一个激灵,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一阵冰凉的急流。它泛着泡沫向下冲,跌的粉身碎骨,再以粉身碎骨之势接着向下冲。我没有看到水的清秀,却见识了水的狂野。
下山时,水温驯多了,可爱多了。大概是由于下山的时候,我们走的是一条较为平缓的路。有时一股水流从旁边草丛中钻出来,顺着台阶一级级垂下去,俨然一座小瀑布,很是别致。
走了几千级台阶后,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片阔大的斜坡,竟是一整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平整如砥,有几十个足球场那么大。更令人称奇的是,石头上竟有一股细流,那股水像一匹薄纱铺在石头上,水面上浮着白色的新月形的浪花,随着石面的高低起伏,真是美丽极了。
走到一座铁桥上,桥上是湍急的水流带着巨大的动能撞到岩石上,卷起漩涡,又咆哮着奔腾而下。向上看,竟然有一股水流从山顶旁的一个深沟中喷涌而出,一路飞流直下,如一匹白练挂在山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首次泰山行之三《泰山的雨》

  我和雨一起来到泰山。
一路上,雨打在车窗上噼啪作响,有时雨刷刷得不快,车窗便似水帘洞一般,哗哗流水。
在泰山脚下,仰头望去,云盖山顶,若隐若现。那团云雾被风吹动,像水母一样轻轻漂流,正所谓“山色空蒙雨亦奇”。
山上,花、草、树被雨水冲刷得光滑青翠,叶子上滚动着粒粒银珠,山石也被冲洗得光亮,一切都似乎镀上一层琉璃。蜗牛在叶片上纷纷抬起它们柔软的头,头上的四个触角伸出很长,无比惬意地挪动身子。脚下的落叶如同海绵一般吸足了水分,踩上去便留下一个积满水的坑。
这是秋雨,打在身上,冰一般凉。光明顶大师的头顶被冲得更“光明”了,如同一块山石。他的身体相当好,不怕冷。我和同伴就不痛了,我们全身透湿,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寒冷,严冬也达不到的冷。前几天我还在沙发上躺着吹风扇,连声嚷热,今天可是着实领教了什么叫凉快!阵风来袭,更是“透心凉、心飞扬”,我打着寒颤叹道:“真是……太……爽了!”
终于登上了山顶,遥襟俯畅,山下的雨竟然成了雾,我处在无边的白茫茫之中。我不能分辨,这是云一般的雾,还是雾一般的云。只见四周一片混沌,像是到了天上宫阙,云雾中隐匿着玉宇琼楼。
山顶上的温度更低,雨也更大,以至于偌大的山顶,空无一人,往日要排队拍照的“五岳独尊”景点被我们包场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首次泰山行之二《泰山的人》

  我的向导们,来自一个登山圈子,9个人。他们年龄都很大,比我父母大,他们都是登山高手,一般是每周爬一次泰山,有的甚至一天一次。
天真是不给面子,我第一次来到济南,迎接我的,竟是连绵秋雨。我们坐着面包车向泰安方向疾驰,我在担心雨会不会越来越大,但向导们似乎满不在乎,大声说笑着。他们人人都是一副大嗓门,说起话来亮若洪钟。我旁边的阿姨似乎已是退休的年纪,说话的劲头却好像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那位传说中的队长——光明顶大师,他坐在我前面,只露出个头顶,呵呵,果然名不虚传,那头顶似乎会放光,成为他全身最醒目的一个标志。大师是一名退役老兵,他总是很开心的样子,什么话茬子都能接过来,真是个老顽童。
车颠簸起来,我们走上了山路。我的同伴在车上睡得正香。那司机的驾驶技术实在高超,这么崎岖的山路,还下着雨,车速竟然不减,180度的大弯“嗖”地就过去了。车上的人一会儿倒向左边,一会儿倒向右边。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山脚下。
下了车,他们都拿出登山杖,换上冲锋衣,背起登山包,戴上棒球帽,都是专业装备。我们两个门外汉打着伞,同他们一起开始进山。
光明顶大师在前面探路,我们在后面跟着。刚进山,一道急流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结果全部人马鞋袜、裤脚无一幸免地湿了。
大师老当益壮,健步如飞,一往无前地走着没有路的路。我起初还像猴子一样蹦跳着,能跟上他,可到后来,我全身湿透,懂得哆嗦,两排牙齿捉对儿打架。再看同伴,两眼无神,脸色更是白得可怕。我俩都气得骂天。他们也都湿透了,可是却乐得唱起京剧。他们自编自唱,一唱一和,逗得我们都笑。突然,光明顶大师指天大吼:“停!”我们吃了一吓。原来他是想让这雨停下来。
一路上,我见识了他们的不同寻常。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有植物爱好者,有摄影爱好者,他们讨论着沿途的植物,他们知道每一棵草木的名字,而我和同伴只能哀叹见识短浅。
天雨路滑,一路上我手脚并用,有些狼狈,并且懂得一塌糊涂。登山队员们却高兴地描述雨水流过身体的快感。尤其是光明顶大师,他一幅快活的样子,说:“这水顺着屁股向下流,可真舒服啊!”我听着,只有佩服他们乐观的份儿了。
上了山顶,我们在一个招待所歇脚。老板听说我们的旅途后,直夸我们:“你们太伟大了!”我们在这个招待所吃午饭。午饭就是我们带的干粮。他们吃得十分痛快,一口大饼一口啤酒,还有一位直接把上衣拉开,来了个“坦胸露乳”,直是豪爽。我和同伴在一旁却不停地打颤。大师见我们冻得慌,便将他带的一套迷彩服给同伴穿,邓阿姨也把她的雨衣穿在我身上。大师还想出一条妙计,他把开水装在矿泉水瓶子里,给我们抱在怀里。这可真是雪中送炭!我们顿感温暖。
大师们的体力可真是好,让一向自诩身体好的我自愧弗如。下山时,我们走台阶,没有尽头的台阶,把我的耳膜都震得嗡嗡响,他们不紧不慢地散步走着,一会儿就没影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首次泰山行之一《在火车上》

  十点多了,火车站前仍挤着形形色色的旅客。我心中交织着兴奋与不安,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坐火车,虽然有一个同学和我一起,但他也没自己外出过。我心中担心着一大堆事情,例如找不到车厢啦,找不到床铺啦,晕车怎么办啦……
同爸爸告别后,我便怀着一种肩负重任的心情隋人流用到了铁轨旁。远方传来了那种沙哑的鸣笛。不久,那庞然大物缓缓停在我的面前。我出奇地幸运——面对的正是我要上的7号车厢门口。我们上了火车,找到了床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地面开始缓缓后退,我们的火车动了起来。车底不知是什么有规律地响着,一声大、一声小的,我和同伴便讨论这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我们俩都是理科爱好者,我们把轮子一秒钟转多少下都算出来了,可还是不知是什么发出的声音。窗外一片漆黑。
那床可是不大,像是为人量身定做的,刚好容下一人。我想,睡在上铺的人醒来时会不会以为自己睡在棺材里了?
我在隆隆声中躺下了,想睡着是做不到的。我只得继续思考这火车的声音。火车上的厕所令我十分不爽,车上大概都是些尿急之人,上厕所竟然需要排队。人们竟然还拿着牙膏去厕所刷牙!
我们就在这一大一小的声音中到了济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姥爷哭了

  姥爷哭了。一向沉默无言、不苟言笑的姥爷哭了,在他的67岁生日那天。
姥爷是农民,虽然已近古稀之年,虽然病痛缠身,但仍然每日“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这天是姥爷67岁生日,妈妈决定在酒店给姥爷祝寿,这是第一次为姥爷在酒店举行生日宴。
这天中午,天色有些灰暗,不时掠过一块巨大的积雨云,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们心中的喜悦。姨、姨夫、妹妹从威海来了,并将姥姥、姥爷从乡下接来,全家人都聚在一起谈笑,真是无比幸福。
过了十一点,我们便开着各家的车,到了一家三星级酒店。进了酒店,我们踏着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台阶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按着位子坐定。姥姥立刻按着她的习惯,“没收”了桌上所有的餐巾。开始上菜了,一会儿就铺了满桌。妈妈买了一个双层大蛋糕,面对一桌精致的菜肴和散发着香味的蛋糕,我们给姥爷点上了蜡烛,为姥爷拍着手唱了生日歌。
伴随着窗外铅灰色的凝重,积蓄了数日的水汽终于降了下来——下大雨了。此时大家已经吃得微饱了,爸爸开了个头,第一个说祝酒词。尔后便开始轮流祝词。最后轮到姥姥和姥爷这两场压轴戏了,先是姥姥。姥姥回忆着过去两个女儿的往事:“两个闺女小时候遭罪了呀!”妈和姨立刻说:“遭么罪?没遭罪,那时跟着爹享福了,吃的穿的都是好的。”我妈说:“我上师范时,又有风衣又有相机,那可是80年代,我在班上都是有钱人。”姥姥的讲话在一片笑声中结束。接下来,全家的长者——姥爷讲话了。姥爷停了停,说了一句:“我跟你妈俩,使劲儿活!”桌上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姥爷的喉咙却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似的,干咳了一声,突然双手掩面,哽咽吞声。在这洋溢者幸福的宴会上,姥爷心中百感交集,喜极而泣。
姥姥和姥爷都是夙婴疾病,姥姥是风心病,姥爷患了脑血栓,左半身行动不便,对于这天伦之乐,姥爷是但愿人长久,但一想到他和姥姥的病,大约就有些悲伤吧。
姥爷老泪纵横,妈和姨也拿起纸巾拭泪。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只听见窗外的雨打在玻璃上,噼啪作响。
姥爷好容易止住泪,平静下来,发出一句感叹:“心里想着的,嘴上说不出来呀!”后来还是姨夫调节了气氛:“爹是高兴才这样的,你们俩别哭了。”
兰亭已矣,一家人欢乐地结束了生日宴会,但姥爷的哭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海钓鱼

  星期五,我和爸爸跟随姨父去海上钓鱼。
姨父是个钓鱼发烧友,一切装备,他都给我们准备好了。
早晨不到6点,我们便出发了。本来还是朗朗乾坤,等走到一个低洼地带,大雾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霎时遮天盖地,路边的树木虽然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周围只有雾,似乎看得见那一团团的液体在翻滚、聚集。
还没看见海,雾便送来海的气息,一种更宽广的气息。到了岸边,雾更大了,能看见的地方只有一方池塘那么大。一片海全被雾锁住了。
我们三人下了车,停在一艘能坐6个人的小船旁,我正想着,这船还挺大,起重机却在船里面吊出一个袖珍版的小船来!那船真可谓是“蚱蜢舟”,我刚踏上一足,它便剧烈地摇晃起来。等到三个人都上船之后,船上便连个耗子也挤不下了。
姨父用橹一拨,船颤巍巍向海的深处驶去。全是雾,除了水什么也看不见,也没有方向。
就这样胡乱漂了一气,我们找到一个泊在海上的大船,我们把小船停在它的旁边,开始钓鱼。爸爸的线刚放出去,便剧烈地抖动起来,竟然钓上一条比目鱼!接着,我们也各有收获。
这时,我想起还没吃早饭,便开始吃面包。一边吃,一边欣赏景色——不如说是欣赏雾。雾海茫茫,只能凭声音判断方向。有铁锨铲土的声音的地方,是码头;有拖拉机轰鸣的,是海岸。不远处有海鸥嘤嘤的叫声,如一群婴儿在啼哭。右边的浮子上还停着一只海鸥,有天鹅那么大,渔民们管它叫“海猫子”。
海面上的小鱼看的一清二楚,它们不时地浮出来,像雨滴打在水面上,有时它们还会一齐跃出水面,煞是壮观。
坐在小船上,就像直接坐在水面上,摇摇晃晃的。小船还漏水,钓一会儿,就得往外舀一阵水,要不就真的坐到水面上了。
海里的鱼真不少,连连咬钩,更爽的是,有时还会两条两条地上钩。其中有一种鱼很厉害,一钓上来就把胸鳍怒张,背鳍也张开,上面全是硬刺,我根本不敢碰手,都是姨父给我摘鱼。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4点。这一天,我们钓了20多斤鱼!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鼻炎

  我不知何时患上鼻炎,这个毛病很讨厌,总是莫名其妙地开始打喷嚏。
这次,它来的很不是时候。我正坐在第一考场想着自己平步青云,节节高升,只用了半年时间就从茫茫人海走到这个群英荟萃之地,不免沾沾自喜。发了语文卷子,便轻松答起来。
考场十分安静,只有蝉鸣从窗外传来。突然,一声巨响从考场后方传来,这声巨响的源头就是我。我也诧异,我怎么会打出这么大的喷嚏,旁边的考生也惊讶地看着我,连监考老师也站起来看了我一眼。
我以为这就完了,谁知道这喷嚏打起来就没完没了,有时像连珠炮,一下三四个;有时像母子炮,一声大的,一声小的,直到打得七窍都要炸了,试卷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点。
这次鼻炎导致的后果是,我的考试成绩退步60多名。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河的上游

  站在姥姥村的东山之巅,那像带子般环绕姥姥村的,是母猪河。
我在姥姥家长大,对母猪河有着深厚的感情,特别是母猪河的北段。想当时,我和妹妹在那里水漂、挖水坑、捉小鱼,每次都玩到姥爷骑车找我们回去。
上高中后,几个月也去不了一次姥姥家,心中不免愁闷。能解这愁闷的,只有那流水环绕的小村。终于,放暑假了,绷了半年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了。坐在去姥姥家的车上,两旁的法桐不断向后移去,终于田野取代了楼房,一望无际的田野,令人心旷神怡。
到了姥姥家,吃过午饭后,我直奔母猪河。
正是盛夏,小路两旁的杨树也从幼年长成了“青年”,翠绿之中朝气洋溢,使这条小路真有一种“道狭草木长”的感觉。翻过河坝,却发现母猪河已经大变模样,岸边堆满了矿渣和烂苹果。嗡嗡的苍蝇使人如置身蜂窝之中,河水也因开采河沙而显得浑浊。我心中既失望又无奈,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现一条鲜有人迹的小路。于是我顺着它向河的上游走去。
不料,这却是一片世外桃源。在河的上游,水质格外清澈,鸟似乎从未见过人类,杜鹃大声唱歌。水鸡也是旁若无人,虽然我近在咫尺,它仍然用那特殊的声音叫着。河两岸的植物像一堆一堆棉花,真是“青树翠蔓,蒙络摇缀”。突然,一只雪白的大鸟从旁边的草丛中窜出来,不知是天鹅还是仙鹤,一身白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柳宗元说“因其境过清,不可久留”,我退出了这世外桃源。看着下游浑浊的河水和两岸的垃圾,我只能向天祈祷,但愿这一片洁净之地能够保住。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