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的“白”

子曰:“凤之不现,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76844
  • 开博时间:2004-03-22
  • 博客排名:第231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淘书遇到城管,您会怎么着?

自从昨天晚上在小西天热了一个身,拣得一本《中国佛教史》和一本《中国禅宗史》后,胆气愈壮,大致是又上了班的缘故。今早早早醒来,做好饭,赖了好长一阵子床。看见窗外的阳光还暖,想起前一阵子仓库那位大姐留下的想头,因为他家做的是上海古籍的书,于是兴冲冲地杀向丰台了。

 

在武圣羊杂割喝了碗羊汤,吃了个馍,想起山东鄄城那碗浓白如牛乳的羊汤,真是世风日下,就连羊汤也稀薄了,更别说淘什么鸟书了。遥想成都之九眼桥、光华村、草堂寺、送仙桥;重庆之十八梯、杨公桥、钢花路、石桥铺;济南之英雄山、大观园、山师路;沈阳之怀远门、南湖路……历历,竟有些不堪回首。

 

坐上公交,在村子里左转转右转转,前转转后转转,听说“中国图书网”的仓库也在这儿,一激动就下了车,满路都是尘沙,想找个人问路都找不到,蓦然想起京城淘书狂人王十二和辛子木这一对好基友来,如果他们还在,洒家也就不用受这苦楚了!这里黑压压一片全是仓库,失路失路,书从何处寻去?

 

没奈何,给那位满脸重彩的大姐打了一个电话后,然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丰台半日淘书记

 

汤显祖云:情不知何起,竟一往而深。淘书亦是如此,若网上淘书,就像订个快餐买个盒饭,哪里有“踏破铁鞋”的苦趣,或“沥尽黄沙始见金”的乐趣,更别说“蓦然回首,那书却在,眼皮子底下处”的惊艳了。故吾辈淘书,必身体力行之,手提肩扛之。何况十年痴读,早已人老猪肥,淘书更能减肥。如此一劳多得之事,何乐而不为耶?

 

帝都现在实体书店很不景气,你就不要诧异几千万的大都市居然养活不了几个小书店。来这两年,关门有之,远迁也有之,就连一年几度的地坛书市,也开始变得不固定起来。还好我淘书,只喜欢远远地去捧个冷场,也多淘一些荒僻久远似乎不能再版的书。故时下大热、惊天揭秘之类的,这些统统都不入老衲的法眼。

 

封面烫手的书,哪怕这是一部几十年不世出的好书,但必冷却了去读才更有意味。作者需要沉淀,读者更需要沉淀,一本能够沉下去的好书,当然是不会在乎读者何时去轻叩她的柴扉,她有的是时间等待读者。而当下很多书都逃不过时间的宿命,像卖菜一样被人哄抢一气,然后下架,被送进废纸厂。

&nb

分类:古典 | 评论:1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本情色浮世绘礼赞

 窃以为性在各民族起源的传说中,占有很重要的一部分,但能够如日本贯以始终,并渗透到这个国家的精神内核,除了一些未开发的部族,大约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有时传说,却又近乎是相似的。譬如东西方传说之始,都有一场大洪水。蛇引诱夏娃偷吃了苹果,伏羲、女娲根本就是两条蛇,并且还是兄妹,这不由让人想起日本的天照大神和须佐。可她们又是分别从疲惫的伊奘诺尊左眼和鼻子中跳出来的。而这个身体里跳出二十多位神祇的伊邪那歧命,又多么绝似中国天地之始的盘古啊!还有,伊邪那歧命和伊邪那美命像亚当和夏娃那样结婚了。 

   

  日本远古神话,远比中国同类神话之繁复。翻开手中这本死厚死厚的画册,也是繁复的,作者却又是葛饰北斋、喜多川歌磨、鸟居清长等名家,亦有父子兄弟一门相继的。但是它似乎不能给你以快感,从那扭曲到极度歪曲的身体上,你有时会看到作者点染山川的痕迹,会想到东海道上疲惫的行人、富岳山上冷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与中国小说

吃与中国小说

早年贪恋金庸小说,看着侠客们吃完饭后,总有大把大把的银子买单,却又不敢问这银子从何处来,真是羡慕极了。直到看了古龙的小说,真是一文钱难死了英雄汉,若干苦逼们因为肚子会饿,沦为乞丐,成为杀手,真是现实得让人发慌。最有意思的是王动,应该是属于啃老族吧!每天一动不动,就在床上吃喝,吃完后就用床单擦手,这多么像我曾经的一位同学。在古龙同学一笔笔算来算去怎么也算不明白的生活面前,才发觉金庸小说是童话,是传奇,是始终高拔的凌云之志。

 

看来金大侠是不能做朋友的。他小说里面的唯一能和现实比较靠近的,就是权力。这种权力大致也看不出钱堆出来的痕迹。至于那些准历史,最多也就是和历史开点小玩笑,更不能说成是现实。或许,金庸在现实中是不怎么关心吃喝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萧红和萧军的那些事

  看完电影《萧红》,深深感觉对不起今天被我祸害的朋友们,我曾因喜欢萧红多次向他们推荐这部电影,当我看到敬爱的鲁迅先生屁颠屁颠地拿着写好的序,当着许广平的面满脸淫笑地对萧红说:“你该拿什么来感谢我呢?”并且这句话翻来覆去重复了两次。我第一次在银幕上看见活生生的鲁迅居然是这个样子,这给我强大的心灵留下了多大的阴影导演你知道不? 

   

  很多人认为许广平不待见萧红,就觉得鲁迅跟萧红有关系,作为一个资深的鲁迅八卦爱好者,我在这里负责任地告诉大家:鲁迅不但没有偷看弟媳妇洗澡,和萧红的关系也十分地纯粹。其源头无非是萧红遗言想将自己的骨灰葬在鲁迅墓旁,萧红一生孤苦,只有她祖父和鲁迅对她好,让她感到温暖,这又何尝不可呢! 

   

  说实话,看过海多纪念鲁迅的文字,只有萧红的文字最终压卷。其关键之处,是把鲁迅作为一个人来写的,其它人要么则是把鲁迅作为一个神写的,要么干脆拉倒抹黑无限妖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不是一本黄色小说

  【缘起】 

   

  曾经以为某些意识形态下的小说,出不了黄色小说的窠臼。二者嗯嗯啊啊的最大区别是:一个叫的是满天飞,另一个叫的是满床飞。还有,二者都过度地使用动词,动不动就是什么干啊推倒啊调动啊转向啊之类的。动词过度使用的后果就是高潮,为了取信于大大小小的淫虫们,高潮总是出现的十分频繁。但姜贵的《旋风》,绝不属于此类。 

   

  最先知道此书,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或许看过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中的介绍,但却没有留意,于是也就略过去了。直到前不久在天涯看过一篇书贴,有蒋梦麟誉为“新水浒传”的说法,才对这书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于是在网上一边找该书的相关资料,一边让朋友在淘宝上代购台版。当时虽然下了几个电子文档,但我始终觉得好书应该读纸质文本为佳。尽管五一时海关风声颇紧,但最后还是拿到了这本厚达600多页的书,和胡适及蒋梦麟的阅读过程相较,他们两天时间就读完了该书,我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1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记我的蔬食情缘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记我的蔬食情缘

刚刚下楼买饭看见一胖大姐在那里露天作业——炒菜。动静之大,锅都几乎刮破了,侧首一看,几粒罗汉豆在锅里乱转。真是杀鸡焉用牛刀,胖大姐你是举重还是掷铁饼咋的,这么大的人了何必和几粒小豆子较什么劲呢!如此糟蹋饮食,过后不由让人暗暗叹息。

 

所有的豆类我喜食四季豆、豇豆、扁豆,这些嫩嫩地穿着衣服的豆子。家里通常的做法就是和稀饭同煮,然后捞起来放上辣酱蒜泥一起凉拌。还有就是切碎了蒸米饭的时候用来垫锅,那得先在锅底放少许猪油,然后把切碎了的豆角放进去搅拌一下,再搁上少许盐,把滤干了米汤的米饭放上去。最后在灶膛里轰隆隆烧上一阵大火,闻到豆角的香气就可以了,盛米饭的时候也有门学问

分类:古典 | 评论:1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不是垂涎过别人的坟墓?

你是不是垂涎过别人的坟墓?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是否存在着某些恋尸倾向。首先你得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希特勒说他最好的朋友是狗,你最好的朋友呢?如果狗不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么就慢慢地往下看好了。

 

你是不是感觉过去比现在真实?

 

你是不是要求身边的所有人无条件服从?

 

你是不是对现在忒没有感觉,对死亡、悲剧及他人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你是不是有时经常对着墙壁桌椅板凳以及一根电线杆或一块大石头喃喃自语?

 

你是不是还经常身着深色衣服戴深色眼睛涂深色眼影及深色手指甲油和脚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结局控患者吗?

 

警匪片里面的很多劫匪都想猛干一票然后在国外找个海滨小城晒晒太阳,洗心革面老老实实做人,我们明知道这样不好,但常常也为他们暗暗着急,因为我们胡天胡地忙活完一辈子,最终的也是最简单的希望还是这个。

 

只不过他们一部电影那么长短就可以完成的事,却要我们付出好几十年乃至于整整一生。但很少有人回头,也很少有人真正能够得逞。我们以前寄于给剑侠那么多奢侈的想法,现在多半给了劫匪,少半给了海盗,一丁点儿都没给早已落伍的山贼们剩下。因为,这是什么都追求速度的二十一世纪。

 

《省港旗兵》的前两集及第四集没有完成的事,倒是让第三集里的刘德华算是做到了,《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安迪挖了那么多年的地道也算是做到了,他们倒是在沙滩上晒到了久违的太阳,即使露天野合当众搞基,但也只是晒晒太阳而已,其实他们那样的生活,只不过像一顶晒褪色了的太阳伞,和别的太阳伞没有任何区别,电影通常在这样的一分钟后结束了。

 

这不由让我想起中国古代大量才子佳人小说的作者,他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港台书情结

我的港台书情结我的港台书情结

最近在楼下破书店5元淘得一本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的章诒和《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该店还有一套台版金庸的《碧血剑》和《书剑恩仇录》,以及《姑妄言》的盗印本,但这些索价皆不菲,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今天下去买早餐的时候,还发现了一套香港太平书局所出的梅节先生二校《金瓶梅词话》,看样子绝似盗版,老板得意洋洋地说,这个版本的《金瓶梅词话》十年来他卖了几百套了。我不由暗暗地为梅节先生感到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淘书两茫茫,左提一筐,右拽一箱……

我出生的地方可以说是一个荒僻的不毛之地,父亲爱看书也爱买书,有时出去收账的时候也会顺便搜刮一些书回来,在把家里所有的那些书读完了后,小学时还能和老师换书看,中学时老师就不会那么笨了,他只会想尽一切办法没收你的书据为己有。所以那时再看点书,还得悄悄把老爸杂货店的小商品偷出去换,有时所换得都是外出打工者回家时带回的火车读物,稍微好一点其实也说不出什么好的,无非岑凯伦雪米莉西村寿行,最次的就是那些带点荤的法制故事,差不多毒害了青春期我一半感到压抑一半几近于反抗的心灵。唯一一次例外的就是用一块肥皂换了一本托尔斯泰的《复活》,让我知道在除了打打杀杀的评书和爱得要死的言情小说之外,在我的世界里还能读到如此高贵的灵魂。

 

县城上高中就好一点,至少还有书店可以逛,还有书摊可以买了看,不过文学品位也就仅仅提高那么一点点,上次回家看到那时所买的什么天安门诗抄陈毅诗选左联五烈士文集等等就暗暗感到脸红,也曾先后花了一顿午饭的钱,买了民国所出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和《诚意伯文集》,后一种前两年在家无书读的时候翻过,该书是作者的儿子刘璟所编,该书前面厚厚几十页,都是

分类:古典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我的那些“小闲事”

 

 

 

 

 

听父亲说,我小时候颇聪明,但有时候特笨,别人家孩子走路的时候我却走路一个扑趴,别人家孩子骂人的时候我却怎么也学不会骂人。由于这个,他忒心疼我,很小的时候经常给我几个镍币去街对面的门市部买连环画看。再后来他每次去县城进货的时候,就会先把我扔到新华书店里面,等他把事儿全办完了后才接我出去。直到有一天我说我要买本书赖在书店里不走的时候,他才惊异地发现他的傻儿子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好处。我读的第一本书是《薛刚反唐》,他给我买的第一本书是《罗章跪楼》。多年以后我一直有些纳闷,那时我还看到了张恨水的《水浒人物论赞》,为什么买的不是这本而是那本呢?待到我自己有意存钱快满十岁的时候,我在学校的书摊上买了一本《三国史话》,其中里面曾经说起魏延的反骨,其实我也是有反骨的。

 

我的后脑勺有一块横生的凸出的骨头,三四岁上幼稚园的时候,由于去晚了,只能坐在教室的最后面,个子太矮,根本也看不到什么黑板,女老师够不够漂亮。

分类:古典 | 评论:1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25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7-12-15

冰释234白

2017-12-15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